第三百七十四章 刺耳的绰号 - 《侯沧海商路笔记》 小桥老树 - 藏书堡 - Powered by Discuz!

藏书堡提示:你现在浏览的网站是非法恶意镜像网站

请访问原网站:www.cangshubao.net
返回列表 发帖

第三百七十四章 刺耳的绰号

第三百七十四章 刺耳的绰号



侯沧海听说陈天岛被断指之事,心里“咯噔”一下。他刚刚在黑河张氏腊肉馆和陈天岛发生了冲突,被免职的陈天岛就被人断掉手指,从时间线来看,很容易让人联想到自己身上。若是此事传到海强耳朵里,还没有办法主动解释,颇为不利。



侯沧海很快又将此事抛在一边,专心做其他事。经营这么大一家企业,必然要有很多对手,必然会得罪不少人,若是对手或是得罪的人出了祸事都往自己身上背,成为负担,那么什么事情都不用做了。


    “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侯沧海默念这句话,没有将这个流言当作包袱,只是当成一根蛛丝,轻轻抹掉。


    梁毅然听闻此事,特意找到侯沧海。



“我找杨亮问了此事,警方判断是有人寻仇。到底谁做的?”凡是沧海集团的夜行,梁毅然都很清楚。他知道此事并非侯沧海所为,觉得很纳闷。



侯沧海道:“陈天岛以前在综合执法局工作,后来就黑河镇又搞拆迁,得罪的人多了。如今他被免职了,落井下石的人多了去。”


    梁毅然道:“发生这事的时机不多,极容易让人联想到是你下手。”



“当时陈天岛将小兰撞伤,导致流产,这么大的事情,我都依规行事,没有报复。在张氏腊肉馆发生这么一点冲突,我更不致于下手。这事我们不用跟任何人解释,越解释越说不清楚,就当成一件传闻。”


    山南有句俗语:黄泥巴落进裤裆里,不是屎也变成了屎。


    陈天岛手指被砍之事,就是那块黄泥巴。


    梁毅然又道:“陈天岛、詹军与丁老熊有接触,我怕此事引起丁老熊注意,会打草惊蛇。”



“事情发生了,我们只能见招拆招。”侯沧海下意识摇了摇头,由丁老熊想起妹夫杨永卫的事,问道:“最近乌天翔有什么动静?”



说这话时,侯沧海顺便拿起手边的诺基亚的智能手机。杨永卫的产品叫做“大家生活”,可以在手机上搜餐馆,比起另一家只在电脑上的同时代产品“大家点评”更加灵活。杨永卫多次坚持“以后是手机的天下,不争夺手机就要死”,这个观点似乎是对的。



“乌天翔在频繁调动资金,我总觉得他安静了这么久,肯定有大行动。只是我们掌握不了。其基金在投资上做得很正规,除了杨永卫的项目外,还投了另外一个互联网项目。”梁毅然说话之时,用手抚着满脸胳腮胡子,其气质与没有留胡子之前迥然不同,变成了两个人。



监察和综合信息中心,有一项重要任务是监控一大恶人,乌天翔也是监控重点对象。监控乌天翔有两手,一是汪海公司在明处通过公开信息,收集乌天翔掌控基金的动向;二是通过李天立,继续隐秘地监控其来往邮件。


    在梁毅然建议之下,李天立挂上了信息中心二室主任职务,有虚拟受限股,还有年薪。



表妹周红蕾见男友拿这么高的工资,心里很不安,曾经特意询问过此事,侯沧海当时微笑着回答道:“为什么给李天立高薪?他是人才啊,帮助我们在各大论坛造了多少势,很有价值。他如果不读博士,可以到梁总部门,也可以到你嫂子管的部门。读博士期间,也可以兼职。”



“有个能干的表哥真好。”周红蕾只知道李天立帮着表哥在论坛上发贴,不知道更加隐秘之事。总觉得发几个贴子给这么多钱,有点受不了。不管表哥如何解释,都认定是表哥有意帮助自己家。


    聊了一会儿,梁毅然起身走到门口时,侯沧海问道:“李南松想做什么?除了综合中心,其他皆可以选。”



“她以前是急症科护士,前些年日夜颠倒,太累了。好不容易脱离单位,趁机休息一段时间。等想工作以后,她再考虑出来工作。如果怀上小孩子,那就得生了小孩再说。”



梁毅然如今身家颇厚,除了在沧海集团的年薪以外,更主要身家来源于在山南建材和岭西矿业两支股票上赚取的丰厚收益。他得到乌天翔大体上操作计划以后,悄悄地埋了一些仓,最终大赚。有了这笔钱,梁毅然有底气让李南松休息一段时间,而不急于上班。



梁毅然离开不久,韦苇走过来,微笑着道:“有一个叫张燕的小姑娘,说是黑河老腊肉餐馆的,是你的老熟人,想要见你。”


    “她找我有什么事,让她过来吧,确实是老熟人。”侯沧海得知张老板女儿要过来,不由得又联想起陈天岛。


    几分钟后,身穿职业装的张燕出现在侯沧海办公室,手里还提了一个盒子。



“侯总,这是我爸带给您的腊排骨,算是为那天事情陪罪。事情发生在我们店里,不管是谁惹事,我们理应负责。”张燕从小帮着爸爸打理小店,待人接物落落大方。



侯沧海接过盒子,当场打开,深吸了几口气,大赞。他母亲也做腊排骨,味道不比张家差,只不过母亲每次做腊排骨都要忙累一番,产量很低。而张家每年批量生产腊排骨,还能保持美味,这就很不简单。


    聊了几句,侯沧海直截了当地道:“你今天过来,除了送排骨,还有其他事情吗?有事就说,别客气。”


    张燕道:“侯总,我想到沧海集团工作。”


    听到这个请求,侯沧海笑了起来,道:“你是黑河张氏老腊肉的少老板,明明有大把钱可以赚,为什么要到我这里来?”



张燕认真地道:“有几个原因,一是我爸身体尚好,年龄也不大,经营老腊肉店没有问题;二是我从小在店里长大,天天接触的就是老腊肉,也想换个活法,否则这一辈子太没有意思了;三是开个小店没有社会成就感,比如那天几个社会青年就能欺负我们,虽然我们比他们有钱,但是他们欺负我们,我们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在张燕说话的时候,侯沧海想起了一个细节,那是他第一次请詹军在黑河老腊肉馆吃饭时的小细节,当时张燕还在读大学:



【即将上任的党委书记请客,自然不能让其本人掏腰包。作为办公室主任,侯沧海时常要应付突发情况,身上长期都带得有从财务室借出的现金。等到安排妥当菜品,他便给年轻的女服务员打招呼,道:“今天的菜就由我来结。”


    极为年轻的女大学生眨着眼睛道:“侯主任昨天还有一桌,挂在店里的,是不是一起结?”



侯沧海当时很讨厌这位多嘴的张家大小姐,如果不知道詹军还挂得有一桌也就算了,知道了却不主动结账便显得自己办公室主任不懂事。他用不满的眼光看了小姑娘一眼,道:“昨晚多少?”


    张家大小姐俏丽的脸上带着甜美微笑,道:“七百五十七块。”


    这笔款没有超出侯沧海的支付范围,他点了点头,道:“好吧,等会一起结。” 】



回想起往事,此时再听到张燕陈述理由,侯沧海对这个机灵的小姑娘挺有好感,此刻沧海集团仍然处于缺人状态,便准备接受张燕。


    等到张燕讲完,他打电话将杨兵叫了过来,由杨兵安排张燕。


    杨兵带着张燕刚走不久,韦苇又走了过来,道:“来了一个叫吴建军的人,说是世安厂的,是你的老朋友。”


    如今听到吴建军三个字,侯沧海便觉得头疼。但是作为从小一起长大的老友,现在父母还住在一个院子里,他还必须得见。



心宽体胖的吴建军进门就道:“我读中学的时候跟着侯子到过面条厂,那时面条厂大门敞开,如入无人之境。现在面条厂戒备森严,和堡垒一样,看来江湖传言确实有几分道理。”



吴建军无意说出部分真相,侯沧海心里一紧。他表面上很平静,在吴建军面前更没有摆起“总裁”架子,扔了一枝烟,随意地道:“什么江湖传言?”



吴建军道:“沧海集团有钱有势,侯沧海为了报新仇旧恨,找人将陈天岛的手指砍了。而且不仅是江湖传言,公安也有人这样分析。”


    “躺着也中枪啊。有人这样想,我也没有办法。”



这确实也是心里话。侯沧海经营这么大一家企业,手底下近千号人,每天都要遇到不少是非,若都往心里去,那就没办法过日子。



闲聊几句,吴建军道:“我知道侯子如今事情多,就不久聊了。抽个时间,约检察官一起吃饭。我们三兄弟应该定期吃饭,长期不见面,感情会生疏。我找你是件小事,江州面条厂要搞天上的街灯,肯定要重新装修。我最近开了一家建材店,想弄点生意。”



对于侯沧海来说,这是小事,痛快地道:“你认识陈杰的,等会我给陈杰打电话,你直接和他联系。或者,你直接找江莉也行。”


    “找江莉,她在企业里做什么?”



吴建军当医药代表时,手法相当粗暴,十天有九天混迹于娱乐场所。正因为太了解娱乐场所,在他的眼里,江莉就是从歌厅里面出来的小姐,不管现在是什么身份,这一点难以改变。



侯沧海道:“陈杰主要负责房地产这一块,江莉是房地产公司副总。把大方向订下来以后,具体事情就由陈杰、江莉和老杨书记说了算。你做建材,正好要找江莉。县官不如现管,找江莉最稳当。”



吴建军心里泛起很复杂的情感,对江莉有嫉妒,对侯沧海有不满。在他心目中,凭着他和侯沧海光着屁股一起长大的交情,肯定应该在沧海集团分得更大利益,而现在侯沧海不认旧情,让一个小姐掌了大权。


    他压住醋味,道:“侯子,干脆我到你这里来工作。”


    侯沧海笑道:“我们是兄弟,可以如现在这样合作,最好别弄成下级和下级。我给江莉打个电话,你再去找她。”



在侯沧海带着小团队前往高州成立二七高州分公司时,吴建军不愿意离开南州,找了苏松莉打了侯沧海的腰枪,再毅然脱离小团队,从此错失成为沧海集团创业成员的良机。等到他醒悟过来时,轻舟已过万重山,永远错失成为创始人团队的机会。


    吴建军带着复杂情绪去找江莉。



江莉正在小会议室主持会议。参会人有设计师,也有矿务局的部门领导,谈论的事情很具体,一时半会停不下来。半个小时后,素面朝天的江莉来到隔壁,对吴建军道:“贱货,真不好意思。我知道你的事情,没有啥大问题。改天有时间,我到你的店去看一看。”



在二七公司,所有人都叫吴建军为贱货,大家叫得自然,吴建军听起来顺耳。今天江莉按照二七公司的习惯称呼吴建军绰号。这个绰号钻进了吴建军的耳朵中,如此刺耳,让他很愤怒。


    离开了江州面条厂以后,吴建军决定到皇冠夜总会喝一杯酒,以解心头之怒。


    (第三百七十四章)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离开了江州面条厂以后,吴建军决定到皇冠夜总会喝一杯酒,以解心头之怒。

TOP

吴建军心里泛起很复杂的情感,对江莉有嫉妒,对侯沧海有不满。

TOP

侯沧海笑道:“我们是兄弟,可以如现在这样合作,最好别弄成下级和下级。我给江莉打个电话,你再去找她。”

TOP

侯沧海听说陈天岛被断指之事,心里“咯噔”一下。他刚刚在黑河张氏腊肉馆和陈天岛发生了冲突,被免职的陈天岛就被人断掉手指,从时间线来看,很容易让人联想到自己身上。若是此事传到海强耳朵里,还没有办法主动解释,颇为不利。

TOP

天上的街灯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