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第2299章 不以为然

    不过乔梁随即想到,刘本涛的话也不能全信,乔梁就不信刘本涛不动心,特么的,在体制里混的,谁不想获得提拔重用?刘本涛现在虽然也是正处,调任松北主持工作的话,尽管从级别上来说只是平调,但就担任的职位而言,绝对是重用,刘本涛会不想去?他要是信了刘本涛的话才见鬼了,刘本涛现在估计是看骆飞调走了,他这调动肯定也落空了,而他如今又平安无事地出来了,所以故意打个电话来跟他卖好,尼玛,当他傻呢?

    心里将刘本涛的想法猜了个七七八八,乔梁也懒得理会这厮,反正他握着刘本涛地把柄,随时能拿捏对方,对方既然想在他面前演戏,那他就静静地看着对方表演。

    刘本涛听乔梁的口气里带着质疑,立刻又道,“乔县長,我说的句句属实,咱们也合作过两次,你看我哪次不都配合得好好的?”

    “嗯,刘秘書長,我相信你,说不定今后我们还能有合作的机会。”乔梁咧嘴一笑。

    刘本涛一听,嘴角都抽搐了起来,乔梁这话分明是日后还会使唤他办什么事,刘本涛忍不住在心里大骂,偏偏嘴上还得笑着附和,“能帮乔县長做点什么,我也是乐意之至的。”

    “嗯,那没啥事就先这样吧。”乔梁砸着嘴,不想和对方废话。

    挂掉电话,乔梁想着骆飞,不由无声笑起来,骆飞想一棍子将他撸到底,结果现在自己先玩完了,活该!

    想着骆飞的事,乔梁目光很快又变得阴沉,他这次的事,说到底是楚恒在幕后搞鬼,骆飞固然也想收拾他,但说不定也是被楚恒当枪使了,当然,也不排除是楚恒见骆飞有收拾他的意思,顺势借刀杀人,但不管是哪种可能,楚恒都是幕后的始作俑者之一,但他藏得太深了,骆飞这次完蛋了,楚恒依旧是岿然不动,继续稳稳坐着常务副市長的位置。

    对待楚恒,无论怎么小心谨慎都不为过。乔梁心里默默想着,今后一旦抓住机会,必须给予楚恒致命一击,但如果不能一棍子将对方打死,那就不能轻易动手,否则一旦给楚恒翻身的机会,这家伙绝对能再爬起来!

    乔梁现在对楚恒可以说是深深忌惮,因为他对楚恒太熟悉了,所以深知对方的能力,不管他怎么痛恨对方,都得承认楚恒的能力是出类拔萃的。

    一路想着心事,乔梁回到松北后,直接就到了县大院的办公室。

    已经快十点,县大院里留下来加班的人并不多,但乔梁回来的消息,仍跟長了翅膀一般,迅速传了出去。

    乔梁回来了,那意味着乔梁没事了!

    这些日子,乔梁被带走的消息在县里边传得沸沸扬扬,大家都在想乔梁估计完了,虽然市里边至今仍没有对乔梁的职务做出任何处理,但大家都认为乔梁被撤职那是早晚的事,只不过市检刚对乔梁调查没几天,所以市里边没急着对乔梁做处理,但后续被处分肯定是跑不了的,谁也没想到,乔梁突然就回来了。

    办公室里,乔梁看着熟悉的工作环境,突然有种久违的感觉,他离开的日子其实不算長,但却感觉仿佛离开很久了。

    乔梁秘書傅明海听到消息后第一个赶过来,看到乔梁,傅明海激动万分,“县長,您可算回来了。”

    “小傅,看到我这么高兴?”乔梁调侃道。

    “看到您回来,我心里就踏实了,感觉有了主心骨。”傅明海高兴道。

    乔梁笑了笑,要说傅明海是真心关心他,乔梁肯定是相信的,毕竟他的前途也关系着傅明海的前程,傅明海作为他的秘書,只要他好,傅明海日后自然也会跟着好,所以傅明海这会表现得如此激动,乔梁相信傅明海是发自内心。

    同傅明海聊了几句,乔梁就给副县長兼县局局長蔡铭海打了过去。

    蔡铭海显然也刚得到了乔梁回来的消息,立刻就道,“县長,我马上就过去。”

    给蔡铭海打完电话,乔梁想了想,又给姜秀秀打了过去。

    约莫过了十多分钟,蔡铭海和姜秀秀先后赶了过来。

    乔梁被关小黑屋的那些天,蔡铭海和姜秀秀虽然也都去看过乔梁,但并没有聊及具体的工作,乔梁现在回来,首先关心的就是县里边之前几个重点案子的查办情况。

    黄青山和姜秀秀分别坐下后,姜秀秀道,“蔡副县長,还是您先跟乔县長汇报吧。”

    “女士优先,姜检先来。”蔡铭海道。

    “你俩也别推来推去了,老蔡,你先来。”乔梁笑着点蔡铭海的名。

    蔡铭海闻言也没再推脱,道,“县長,那我先给您汇报下刘良和刘金义父子的命案,这两个案子都已经宣布告破,之前撞死刘金义的肇事司机已经抓到了,他已经承认自己是收了钱才撞死刘金义的,经过我们办案人员层层抽丝剥茧,在强大的铁证面前,黄青山终于承认了自己买凶杀人的犯罪事实。

    至于刘良在看守所死亡一案,同样是黄青山在背后策划,而我们局里边的副局長陶望则暗中提供了协助,最终伪造成了刘良因为突发心脏病死亡的假象,同时,在刘良和刘金义父子俩的命案中,姜辉也参与了一部分……”

    蔡铭海娓娓道来,跟乔梁详细汇报着案情,说到最后,蔡铭海脸色逐渐变得严肃起来,道,“在刘良和刘金义父子这两起关联性的命案中,苗書记存在着一些知情的情况,至于苗書记是否有参与并对某些行为进行授意,则需要上面进行调查,我已经按相关程序,将一些涉及苗書记的案情,提交给了上面。”

    蔡铭海依旧习惯称呼苗培龙为苗書记,事实上,苗培龙的案子,目前仍处在纪律部门调查审查的过程中,还没有定性,但苗培龙要是牵扯进了命案,那问题就更大了。

    乔梁听着蔡铭海的话,脸色变得分外复杂,苗培龙跟命案扯上了关系,对方的问题恐怕远比他想象的严重。

    轻叹了口气,乔梁心想苗培龙走到今天这个地步,委实是可悲可叹。

    乔梁沉思间,蔡铭海又道,“刘良父子俩的命案,说到底还是跟下洋镇的石矿利益纷争有关,下洋镇的治安状况一直不太好,跟石矿衍生出来的利益争夺有很大的关系,所以我们接下来准备专门组织一场针对下洋镇治安大整顿的行动,代号为‘清风’,旨在打击下洋镇存在的以宗族势力为代表的恶势力。”

    “很好,这场行动不仅必要,而且十分及时。”乔梁点点头,“老蔡,我很欣慰,我进去这些天,你们县局也没闲着,相关工作有条不紊地推进,并且取得了卓有成效的成果,尤其是对重大案件的侦破,大大鼓舞了士气。”

    “县長您不在,我可也不敢有半分懈怠。”蔡铭海笑道,“不然我怕您回来把我狠狠批一顿。”

    乔梁笑了下,刘良和刘金义父子的命案能够彻底告破,蔡铭海在这里边肯定付出了巨大的努力,蔡铭海才来松北工作没多長时间,他发觉蔡铭海两鬓都有那么几根白头发了,之前蔡铭海刚来的时候可没有。

    “老蔡,这些日子你是真辛苦了。”乔梁看着蔡铭海说道。

    “辛苦一点没啥,只要能把工作做好,不让老百姓骂娘,说咱们是尸位素餐,那就值得了。”蔡铭海说道。

    “没错,干好本职工作,这是咱们最基本的职责。”乔梁点头说道,说完看向姜秀秀。

    姜秀秀接过蔡铭海的话头,道,“我们和县局深度协作,在相关犯罪案件的侦办中提前介入,有的案子已经开始进入诉讼程序,吴長盛杀死黄红眉一案,我们已经向法院提起公诉。”

    “吴長盛这个混蛋,判他个无期都算是便宜他了。”乔梁听到吴長盛的案子,拍着桌子道。

    “吴長盛的案子肯定是要从严判罚,这个我们会在量刑上提出建议的。”姜秀秀点点头,又道,“还有县局原副局長陶望的案子,目前我们也在全力侦办中,这个案子牵扯面可能会比较广,陶望毕竟在县局干了多年的副局長,而且他又是从基层上来的,在咱们松北的警务系统干了二十多年,他的问题,我认为比原来孙东川的问题影响会更大……”

    听到姜秀秀提到孙东川,乔梁才想起孙东川这个前副县長兼县局局長到现在还杳无音信,自从他逃跑之后,就跟人间蒸发了一样,没有一点消息,不得不说,这孙东川挺牛逼,藏匿的本事很强,到现在都还没被抓住,难道他早就跑到境外去了?

    “这个孙东川挺厉害嘛,到现在都还没查到他的下落。”乔梁道。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我相信他最终跑不了。”蔡铭海道。

    乔梁点了点头,没再提这事,孙东川早就是过去式了,查找他的下落是办案部门的事,犯不着他操心。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谢谢楼主的更新和分享!

TOP

感謝樓主的更新與分享!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