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第1337章 左相

    “左医生,你哪天休息?”护士长笑么么的进到办公室里,逮住了刚回手术室的左慈典。

    左慈典一脸茫然的看向他,接着一个激灵的坐起来:“病人出问题了?”

    “病人好着呢。”护士长一把拽住左慈典,让他坐了回去,接着笑笑道:“别的事,好事儿。”

    “哦……”左慈典这才坐了下来,连坐了几天手术的眼神,释放出瞌睡的光。

    护士长随手扯一把凳子坐旁边,道:“左医生,你离婚也有两年了,有没有再找一个的想法?”

    这要是平时,左慈典早就反应过来了,但他这些天又是做手术又是学解剖的,累都要累死了,此时才醒悟过来,问:“您是又要给我介绍对象了?”

    “怎么,又给你介绍对象,你还不满意了?”护士长昂头,有点不满意。

    左慈典终于清醒过来,智商有所恢复,忙道:“没有没有,怎么会不满意,我是感谢您的关心……”

    护士长微微点头,又道:“老实讲,要不是看你最近特别上进,我也不会介绍对象给你。”

    “恩恩。”左慈典乖乖的点头。

    这种时候要是表现的太过于自我,那不是对别人,首先是让介绍人不高兴了。

    护士长向来喜欢左慈典的态度,她的眼神从左慈典的糙脸上一瞥而过,才道:“我这边是有个朋友,年龄比你小四岁,单身离异,但没有孩子,条件是非常好的,人收拾的也干净利落……”

    她在这边认真的介绍着,表情颇为认真。

    在医院里,就左慈典这个年龄段的医生,离婚的并不少见,但通常就是两类,一类是已经功成名就或即将功成名就的,他们不管离婚没离婚,都喜欢找年轻漂亮的小护士或医药代表,既不需要护士长来介绍对象,护士长也不敢给他们介绍对象。

    另一类则是沉沦下僚的各色人等,统一的特征是失去了前途,既没有向上的动力,也缺乏向上的途径。说是在医院里混日子有些刻薄,但从结婚的角度来说,扣除编制和工作的价值以外,残值低的可怕。正如以前的左慈典。

    不过,如今的左慈典的价值倒是增长了不少。他当然还是长的很残,甚至比其他人的残性更强一些,但左慈典跟着凌然,不光赚钱要比第二类人多的多了,技术也有增长。

    骨科的手术有多赚钱,护士长最是清楚不过了,所以,眼见着左慈典最近一些时日在狂做骨科手术,护士长立即想起了自己的一位好朋友。

    左慈典犹豫了一下,道:“听着感觉也合适,就我这两天实在脱不出空来……您没看我的手术表吧。”

    护士长猛女摇头。

    左慈典道:“我明天7台肩关节手术,还要处理急诊这边的情况……”

    “那你赚大了。”护士长惊呼。

    “您可别。”左慈典咳咳咳三声:“这是最近的手术多……”

    “也就是凌医生了。”护士长啧啧两声,道:“别的医生想做这么多手术,他也没机会。”

    左慈典装作憨厚的样子笑了笑,没好意思反驳,因为事实如此。甚至于,同在凌然组,也不是人人都有狂做手术的机会的。

    别看那么多的住院医和进修医生都要累的半死的样子,但他们首先是服务于凌然的手术的,而在凌然的手术之外,那么多的病人的日常看护,病例撰写等等,全都是事儿。只有这部分的付出之后,下级医生们才有做手术的机会,可依然要受制于手术室的数量,麻醉科和手术科的配合,病源的数量和种类等等。

    简单来说,就是工作很多,可依旧有吃肉喝汤的区别。

    左慈典以前是喝汤的时候多,如今则是又吃肉又喝汤,虽然胀归胀,心情却是极好的。

    “我看看……那就是周五,周五我看你就放假了?”护士长掏出手机看了眼排班表。

    左慈典嘿嘿笑两声:“周五我是不用做手术了,不过,周五我得出去……”

    护士长皱眉:“老左,相亲这种事,宜早不宜晚……”

    “我是跟凌医生出去的。”左慈典摆摆手,道:“您可能不知道,凌医生这边给自己安排了义诊。”

    “义诊?我怎么不知道。”

    “用的是下沟诊所的名义。”左慈典微笑。

    “哦……”护士长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不是你想的那样……”

    “去哪里义诊?”护士长打断左慈典的话。

    左慈典迟疑了几秒钟,道:“十二泉山的十二泉庙,你知道吗?就那附近的村子。”

    护士长也是老云华人了,可还是想了一会才有些印象,道:“那可不近,路也不好走。”

    “恩……”

    “行吧。”护士长想起左慈典今天做的七台手术,却是毅然道:“那就周五,我们也上十二泉庙去,就当礼佛了。”

    “啊……那……那……人家能同意?”左慈典倒不是太反对。

    护士长沉声道:“她那边,我劝劝去。但话说在前面,这位可是我闺蜜,就算相亲不成,你也不能把人给得罪了。”

    “明白。”左慈典人精一样的,道:“委屈了我自己,也不能委屈你闺蜜呗。”

    “你有这个精神就好。”护士长更满意了,赞赏的点点头,道:“那行,就约周五的中午了,我们自己开车上去。”

    “那个……”话说到这里,左慈典想想,道:“不如这样,周五早上,我看我们这边的交通工具能不能多安排两个人,要是不行,你们再开车上去。”

    “不用。我们自己开车去,不高兴了,随时可以下来……”

    “我们正常是准备坐直升机去的。”左慈典缓声解释。

    护士长愣了一下,旋即大喜,道:“那不行,你必须得安排上,实在不行,我找凌医生说去!”

    “别别……”左慈典苦笑。心情倒是轻松了一些。云利这次准备派出的直升机本来就有空余的座位,义诊这种事儿,按说也没什么人抢,他还是有信心要两个座位的,就是不好太确定罢了。

    ……

    周五。

    护士长带着闺蜜,来到了云华医院。

    闺蜜40岁出头,瘦的很知性的样子,皮肤白皙而紧致,只是眼角有些皱纹,不得不仔细化妆一番。

    “你们医生真的有这么忙?要约到工作地点?”闺蜜不是太满意的样子。

    护士长郑重其事的道:“别的医生不说,左医生的话……奖金很高的。”

    闺蜜撇撇嘴:“长的可是真不好看。”

    “他上次跟凌医生去了趟泰国飞刀,回来的时候,手腕上戴的绿水鬼。”

    “他这个年纪,戴黑水鬼有点骚气了吧。”

    “哪个年纪戴就不骚气了。”

    两人说着笑了起来。

    护士长带着上电梯,又发了条微信确认,这才带着闺蜜上了楼顶平台。

    闺蜜并不知情,只当是先去办公室里等人。

    到了楼顶,才略感诧异。

    “之前没确认交通工具。”护士长给说了一句,再拉着闺蜜拐了一个弯,才见三驾直升机排成一列,静静地等在那里。

    “我去!”闺蜜不由惊住了。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谢谢楼主分享。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