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1165 我想摸一下

    “开玩笑的,您怎么还当真了。”吴冕眯着眼睛,抬起双臂,捋了一下头上的大兔子耳朵。

    “……”男人怔了下,哈哈大笑,“吴医生,我就说么,一台手术几百万人民币,这特么也太贵了,全世界有几个人能请的起。您这是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

    “你看看情况,等疫情结束多走几家医院。”吴冕认真说道,“要是想找我手术,就来八井子。”

    八井子,好土气的一个名字。

    “我按照国内三甲医院收费做手术。”

    “嗯。”男人点了点头,见吴冕伸出拳,他笑着也伸出拳头,和吴冕撞了一下,当作是约定。

    “吴医生,别的不说,您这素描是真好,8张素描把手术过程讲的很清楚,我一个外行都看懂了。”患者欣赏着吴冕笔下画出来的素面,赞叹道。

    “在国内上班的时候当住院总,每天吃住在科室里,患者有什么事儿都来找我。很多患者担心手术是不是能成功。

    恐惧来源于未知,他们没见过大体老师,不知道手术过程,更增大了惶恐程度,所以我试着用素描画出来手术过程。画着画着,就学会了,也算是住院总的一种技能。”

    “这几张纸能给我么?”患者拿着素描爱不释手。

    “当然,您要是喜欢就拿去好了。”吴冕把8张纸交给男人。

    “画的可真好,没想到您竟然还有这个才艺。”

    “这回清楚了吧。”吴冕道,“我再重新讲一下重点,您的情况重点不在于手术,而在于术后的肢体康复。一般来讲没有BGM的医生会让您24小时左右下床运动,我会让您术后麻醉劲儿过去就下床运动。过程很痛苦……”

    “呃,是不是我会发出杀猪一样的惨叫声?”

    “形容的很贴切,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吴冕笑了笑,“我在协和上班的时候做过几例类似的患者,每天的惨叫声传遍整个走廊。我是要亲自监督的,术前都说好,深蹲不到位我会亲自去压。”

    男人本来想开个玩笑,但一想到吴冕说的那个画面就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别说术后10几个小时,就算是现在让他深蹲到位都做不到。切口万一咧开怎么办?大出血?还要抢救?

    他怔怔的看着吴冕头顶黄色的大兔子耳朵,每当说话的时候,兔子耳朵都会晃啊晃的,一点都不像是其他医生传说中那么厉害的样子。

    不过看起来倒是蛮亲切的。

    “那就这样,然后……”

    “吴医生!”

    挡板后面有个患者看了很久,他见吴冕“处置”完一个患者,连忙说道。

    “哦,怎么了?”

    患者,女性,27岁……吴冕早就用眼角余光看清楚患者的样子,相关信息在心里。

    “您会看皮肤科的病么?”女患者问道。

    “略懂。”吴冕捋了一下兔子耳朵。

    “那您稍等我一下!”女患者特别喜欢吴冕头顶的兔子耳朵,早就想上去摸一下。

    她跑过挡板,来到吴冕面前,喘了几口气才好一些。

    “运动要慢,恢复期或许会很长,不能着急。”吴冕告诫道。

    “是,吴医生,我知道。”女患者笑呵呵的看着吴冕,问道,“我两个小腿上长了大理石纹。”

    说着,她拉过凳子,把鞋子脱下来,裤腿挽上去。

    “大理石?是不是在地上睡觉咯出来的印?”男人问道。

    “不是,再说就算是有印,也不应该在小腿上。就算是在小腿上,也不能像影印上去的么。”女患者说道。

    “去医院看过么?”

    “没有。”女患者道,“之前每天996、007,回家累成了狗,随便洗漱一下就睡觉,连男朋友都没有,哪有时间去医院。”

    “那您是怎么发现的?”

    “来方舱医院住院治疗,开始有点害怕,但住了一天我就习惯了。条件再不好还能比公司条件差?我们老板年前说了,建议我们年后买帐篷,省得还得坐地铁、打车回家,浪费时间。”

    “呵呵,您老板的脸真大。”吴冕笑呵呵说道。

    “真特么不是人啊!”男患者也没走,在一边闲聊着。

    方舱医院住的时间久了,连续剧都不知道追什么,赶上吴医生看病,正好在这儿看看热闹。

    “谁说不是呢,我之前也是没想明白,哪里还没吃口饭的地儿呢。吴医生您说我把最好的年纪都用来帮老板挣钱了,一个月工资加五险一金不到……”

    女患者一边唠叨着,一边把裤腿挽起来。

    “我是来方舱医院仔细洗澡的时候才发现腿上有大理石一样的花纹。您说我是不是胖的?皮肤都受不了了呢?我听人说妊娠纹就是这样,可我也没怀孕啊,而且是在小腿上。”

    患者右侧小腿胫骨侧有一块网状黑红色的花纹,吴冕伸手按了按,大理石花纹烙在皮肤腠理之间。

    “您是文员?不接触化学物质吧。”吴冕问道。

    “嗯,我就是个普通的打工人。”

    吴冕知道女患者领会错了自己的意思,但她所说的打工人也从侧面说明了自己想要询问的问题。

    “平时怕冷?”吴冕用手指轻轻顺着“大理石”条纹一点点的移动,嘴里轻声问道。

    “……”女患者的腿微微抖动了一下,她口吻古怪的说道,“吴医生,您怎么知道的?看小腿皮肤就能看出来我畏寒?您应该号脉吧。”

    “哦,不是中医理论。”吴冕道,“我猜,我先猜一下,您看准不准。”

    “嗯!”女患者点头,但随后小声问道,“吴医生,您现在的姿势,我特别想摸一下。”

    “……”

    “兔子耳朵。”

    “……”

    “看着特别萌,可以么?”

    “摸吧。”吴冕晃了晃头,头上的兔子耳朵晃动了两下。

    “我猜您CBD的温度不高,老板是不是为了省电,连中央空调的温度都不肯提高?”吴冕说了一句四六不靠的话。

    “吴医生,您是算命的么?还是一直监视我的日常?”女患者开了个玩笑,两位高血压大妈的脸色却很不自在,在她们听来,这和指控吴冕偷窥没什么区别。

    “所以呢,您或是您的家人给您拿了取暖设备。”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谢谢楼主分享。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