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1163 苦口婆心

    “吴医生,你该不会说的是反话吧。”一个患者满脸诧异的问道。

    “当然不是,对于大部分原发性高血压,确实很难停药。

    因为高血压直到目前为止,仍是不可治愈的疾病,仍需要长期甚至终生服药控制来控制,降压的办法有两个:健康生活+降压药。但是吃药么,如果条件允许,还是不吃的好一些。”

    “呃……”两个老姐妹面面相觑,心生疑窦。

    “部分高血压患者,一边吃着降压药一边积极的改变不良生活习惯,开始经过戒烟戒酒,健康饮食,控制体重,坚持运动,规律作息等等健康生活习惯。

    通过一段时间的努力,血压越来越好,已经无需再服用降压药,那自然可以停用降压药。

    不过呢,停用降压药,一定要继续监测血压,继续坚持健康生活方式。”

    吴冕开始掰着手指头和患者讲什么时候该停降压药物。

    “再有呢,就是吃降压药吃出来低血压的情况。

    任何原因导致的低血压,都应该先停药,甚至会出现头晕、黑蒙、晕厥等,停药后还要密切监测血压,寻找造成血压严重降低的原因是关键。”

    “第三呢,是继发性高血压,原发病得到控制的情况。比如说肾源性高血压,下了支架,让肾动脉通畅,维持一段时间药物治疗后血压稳定,可以缓慢停药。”

    “我们这么做不行?”一个患者很敏锐的感觉到吴冕是在DISS她们停药的方式不对,略有敌意的问道。

    “我不知道啊,不会点穴,二位可以咨询一下那位陆师傅。”吴冕轻巧的把事情扔给陆九转。

    “吴医生,你是不是觉得我们停药停的太急了?”

    “当医生的总是胆子小一点。”吴冕眯着眼睛,捋了一下头上的大兔子耳朵,说到,“我从前遇到一个患者,听了口服降压药后没注意监测血压,结果3天后晕倒,送医院检查发现是脑出血。”

    “……”

    “血压高,导致脑血管被憋爆了,就是传说中的血压比身高还要高,血就呲出来。”

    “吴医生,你别吓唬我。”一个患者小声说道。

    “真事,整整80ml出血,我做了4个小时手术才下台。显微手术,把……”

    “是把头盖骨掀开的那种么?”隔壁的一个患者探头问道。

    方舱医院里就是热闹,讲个病情都会有人把掀起你的头盖骨这种老的已经落满灰尘的段子。

    “哪有那么恐怖。”吴冕眯着眼睛说道,“打两个孔就可以,现在手术都是微创,您说的是去骨瓣减压清创手术,术式比较古老。”

    “不做是不是轻一点就瘫痪了,严重的话人就……”隔壁的患者继续问道。

    吴冕笑了,这人有点意思,在帮自己吓唬两位自行停药的患者。

    “差不多是这样,但是别说的那么明白,多吓人。”吴冕道。

    “知道了。吴医生,您忙完能来我这儿一下么?我有点别的事情问您。”

    “现在说,要是不介意的话。”吴冕见两个高血压的患者神情不定,知道不能再多说什么,便询问那个患者。

    “稍等啊。”患者走过来,吴冕知道他的资料,已经连续两次阴性,明早如果再是阴性的话就要出院。

    “老早就想咨询您,明天我可能要出院,所以今天可能是最后一天见到您,和您请教一下。”患者一路小跑过来,客客气气的说道。

    “您说。”

    “我走路外八字,蹲不下去。从前没有坐便的时候,每次蹲着上大号都特别苦恼。得拉着门把手,要不然就蹲不下去。”患者说道。

    “看出来了,外八字很明显。”吴冕道,“还有别的症状么?”

    “有一次门把手松了,我差点没掉茅坑里去。”

    “呃……哈哈,后来呢?”

    “注意着呗,特别烦。我髋部看着有点窄,呃……正常来讲男性应该不会在意这个,但我总是觉得我有点畸形。”

    “还有呢?”吴冕继续追问。

    “尾椎骨那一片有点突出,从背后看有点尖屁股的感觉。而且坐久了或睡觉保持一个姿势久了,有时髋关节连带着附近的腿会麻麻痛痛的,这与普通腿被压麻了的感觉不一样,像是从骨头发出来的痛。”

    “侧面看屁股有点翘,我觉得你是女孩儿的话应该很喜欢自己的体型。”吴冕笑道。

    “吴医生,您也会开玩笑啊。”

    “当然。”吴冕道,“那面有张空床,您躺下我查体看看。”

    “谢了。”男人客客气气的说道,“我听其他住院总说了,您编纂过《诊断学》?”

    “是我老师编纂的,我就是跟着打个下手,看看有没有错别字。”

    两名高血压的患者怔了一下,她们没想到方舱医院里萌哒哒的住院总竟然来头这么大。

    那他说的会不会有点道理?

    吴冕简单查体后让男人起来,“诊断是臀肌挛缩,咱们这里脱裤子查体不方便,我说几样可能您参考一下。”

    “嗯嗯嗯。”

    “臀肌挛缩综合征是由多种原因引起的臀肌及其筋膜纤维变性、挛缩,引起髋关节功能受限所表现的特有步态、体征的临床症候群。”

    “国内外对此研究的文献不是很多,主要原因除了瘢痕体质、遗传因素之外,主要因为肌肉注射导致的。”

    男人右手握拳,一下子砸在左手上,“吴医生,我就知道您肯定行!”

    “我猜对了吧。”

    “想起小时候扁桃体经常发炎化脓,动不动就被我妈拎着去打针,那会常用的抗生素好像就只有青霉素,每次打完针屁股都要痛好久。后来总打针的地方屁股邦邦硬,再往后就这样了。原来这叫臀肌挛缩!”

    “是。”吴冕捋了一下兔子耳朵,“和四环素牙一样,都是特定时期的特定疾病。”

    “怎么治疗?”

    “严重的需要开刀做手术,但两条腿外侧会留下一条长疤痕。”吴冕在他双腿外侧比划了一下,男人吓了一跳。

    “这都什么年代了,怎么还做这么大的手术。”

    “我没说完,你这个挛缩程度不算轻,但也不是最重的,可以做关节镜微创手术。”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谢谢楼主分享。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