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第232章:破戒指



“其实我这个人自由散漫惯了,怕是不能适应上班的这种事,所以,谢谢各位前辈的好意,我确实是做不了这事”。陈文甲委婉的拒绝了这三人的要求。


这倒是让这三人非常意外,尤其是苍文墨,这下给气的,自己带他来就是为了让他在这些人面前露一手,然后顺理成章的进入到博物院那浩瀚无垠的库房里,一窥其中那些安睡了多少年的奇珍异宝,以陈文甲的天资,那些不见天日的古字画肯定是能复制出来的, 这些东西只要是拿出去那就是天价啊。


可是这么好的机会陈文甲居然给拒绝了,苍文墨虽然不解,但是也不好当面和陈文甲掰扯起来,但是两人一上车,苍文墨就不乐意了,问道:“老弟啊,这多好的机会,你怎么就……”


“墨叔,这事太刻意了,不好,再说了,这些人哪个不是人精啊,到后来一想到今天的事,他们肯定是觉得我们是有所图的,所以,这个时候得抻一抻,而且他们知道我的水平了,肯定还会找我,就算不是博物院找我,他们个人也得找我,目的嘛,很可能和你一样”。陈文甲说完笑了笑。


苍文墨点点头,明白陈文甲是什么意思了,这是要放长线,现在这线是短了点,也急切了些,所以还得慢慢来才行啊。


陈文甲和苍文墨去了李玉兰的画廊,这里因为有陈文甲画的那副画,每天都有不少人来看,而且来了就会看看其他的买走几幅画,画廊的生意一下子好了不少。


刚刚下了车,苍文墨进了画廊,陈文甲的手机响了,接通之后才知道是山木文秀打来的。


“陈先生,我想和你再见个面,现在……”


“可是我们该说的都说完了,你有什么事,可以在电话里说,我现在有事,不方便”。陈文甲说道。


“可是,你如果不见我的话,可能我们以后就没机会见面了”。山木文秀说道。


陈文甲很奇怪,他很想说,我和你也没啥交情,不见面就不见吧,这有什么大不了的,可是话没说完呢,就听到对面山木文秀一声尖利的叫声,接着就听到电话里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过来。


电话挂断了之后,陈文甲看了看手机,进了画廊,他知道,对面的山木文秀一定是出事了。


“出什么事了?”苍文墨看陈文甲的脸色不太对,问道。


“一个陌生人给我打电话,没事,乱糟糟的”。陈文甲说道。


本来他也没把这事放心上,但是到了夜里,他的手机再次响起来,接通后,对面是一个男人的声音,抄着蹩脚的普通话,一听就不是中国人。


“陈文甲,对吗,你现在按照我的要求来我这里,否则,我就会去找你,把你的朋友都宰了,我知道你的朋友在哪里,唐州的,北京的,哦,对了,你现在的女朋友就在我的手上……”


“你他妈的谁啊?”陈文甲问道。


“你他妈的别管我是谁,现在就过来找我,否则,山木文秀就去见阎王了,哦,对了,把我的戒指带来交给我,否则,你会死的很难堪”。这个男人的普通话真是让人头疼,但是他表达的意思倒是很清楚,陈文甲也听明白了,这一定是山木文秀在中间捣了鬼。


陈文甲不知道山木文秀和这个打电话的男人是什么关系,一个破戒指自己明明早已给她了,可是这个混蛋又来找自己要,还说山木文秀是陈文甲的女人,这他妈的扯的什么淡啊?


“好,你在哪,给我个地址,我让警察去找你”。陈文甲坐起来,看看时间,凌晨一点多了。


“我会把这个地址发到你的手机上,你来找我,来得晚了,你就替山木文秀收尸吧”。


“那你现在把她宰了吧,我和她没什么关系”。陈文甲说完,又躺下了。


“那好啊,那你的其他朋友呢,你不要了吗?山木文秀告诉我她们在唐州的地址了,还有地图,我很容易就能找到她们……”


“你狗日的还是把地址发过来吧,我去找你”。陈文甲不得不又坐了起来。


陈文甲起来的时候惊动了苍文墨,苍文墨闻言坚决不让陈文甲出去,这也太危险了。


“没事,我不是一个人去,我找个人和我一起去,邢辉”。陈文甲说道。


“靠谱吗,这人是干嘛的?”苍文墨问道。


“那个女人来北京找我之前,找到了我师父的孙女,刚刚那个人说知道他们在唐州的具体地址,肯定不是胡说的,所以,这个人要是打发不了,将来麻烦大了,也不能搬家吧?”陈文甲问道。


“要不然我多叫几个人一起去吧?”苍文墨问道。


“不用,我找邢辉一起去,他是国际刑警,现在求我办事呢,肯定是会帮忙,再说了,北京这地他比我熟,不至于掉进别人的坑里,我现在给他打电话,让他来接我”。陈文甲说道。


果然,邢辉没有推辞,答应立刻就过来,陈文甲等着就好了。


苍文墨虽然不想让他去,但是看他这样子是非去不可,他还要去俄罗斯,要是这事处理不好,的确是走的不安心啊。


陈文甲在街上冻的哆哆嗦嗦,邢辉好一会才开车过来。


“卧槽,你住的地方离这里多远啊,早知道我打车去得了,你再晚来一会我就冻死了”。陈文甲说道。


“堵车”。邢辉说道。


“瞎扯,这都几点了,还堵车?”


“不是路上堵车,是我住的地方,车被堵小区里出不来了,这人是干嘛的?”邢辉问道。


“不知道是哪里的孙子,但是和三木太郎有关系,我刚刚见了山木文秀,三木太郎的妹妹,把那个戒指给她了,结果这男的说戒指在我手里,还说我去晚了就得给山木文秀收尸了,这他娘的什么事啊?”陈文甲说道。


“那戒指你真给别人了?”邢辉问道。


“真的,不就是一个破戒指吗,不值钱,我要人家那玩意干嘛,好歹也是人家哥哥的遗物”。陈文甲说道。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谢谢楼主的更新和分享!

TOP

感謝樓主的更新與分享!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