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第266章 掂量

    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杀人于无形的方法叫做捧杀,但是钟向阳对庄文石这种评价绝对算不上是捧杀,最多是变相的打小报告,只是这种手段更加的高明而已。

    一般打小报告是说某人的不是,但是钟向阳的方法是夸赞庄文石,让庄文石在领导眼里的形象立体起来,这一次调整的方向都是乡镇干部,那么毫无意外,只要是上了这个名单的,都要去乡镇工作,而庄文石的家在县城,只要是去了乡镇,要么是住在乡镇,要么是来回跑,其实这是钟向阳对信息科科长齐振林的回馈。

    有庄文石在的科室,这个科室的领导很难有什么作为,这颗老鼠屎能把这个科室的人都搅和的烂七八糟,这就是本事,所以让他提一格,发到乡下去,至于去哪里,到了哪里谁倒霉,那就是另外的事了,自己该做的也就是能帮齐振林把这人清理出信息科而已。

    当然,这种事除了自己和秦铭阳知道之外,不能告诉任何人,包括齐振林,秦铭阳肯定不会到处说,所以这事不会有人知道是钟向阳捣鬼了。

    年底的时候两件事让人揪心,尤其是云山县的领导们面临的压力就更大了,一个是人事调整,县里有县里的人事调整,市里有市里的,但是经济数据出来之后,云山县的领导们彻底心凉了。

    县长羊良平拿着数据表进了秦铭阳的办公室,钟向阳照例送上一杯白水,自从自己当了秘书之后,每个第一次来的领导都是白水,但是这一次秦铭阳的脸色极差,没有任何的反应。

    “全市十七个县市,我们倒数第一,这次有的玩了”。羊良平说着,将数据表递给了秦铭阳。

    羊良平来这里之前已经和秦铭阳打过电话了,两人在电话里沟通了几句之后,羊良平就被叫了过来。

    “这样下去不行啊,再这么下去,市里肯定又得拿我们开刀了,开发区的事情去年还没处理完,现在经济数据又是这个样子,看来很难翻身了”。秦铭阳说道。

    “是啊,齐书记,我也想这事呢,要不开个全县干部大会吧,把明年的招商引资任务分配下去,责任到人,谁完不成任务,就地免职,让那些有能力招商引资的人上,经济数据再上不去,我们都不好交代了”。羊良平说道。

    “嗯,让我想想,我们洪山这个地方太穷了,云山县更是穷的到头了”。秦铭阳说道。

    羊良平知道这个决定还是要秦铭阳点头才行,但是经济发展不上去,打板子的还是自己这个县长,可是经济上不去,他这个书记也别想爬上去,这次开会,在大会上被市领导各种挖苦,唉,那滋味真是没脸见人啊。

    羊良平走后,秦铭阳再次拿出来刚刚龚蓓丽送来的人事调整表,拿出笔勾勾点点,秦铭阳这几笔就决定了一些人的命运。

    羊良平回到了办公室,脸色阴沉,秘书陈涛敏送进来一杯茶。

    “秦书记的秘书是不是确定下来了?”羊良平问道。

    “是,钟向阳,我从综合科那边得到消息了,是秦书记亲自确定的,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不过有个新消息,秦文泉去了吴家村管区了”。陈涛敏说道。

    羊良平一愣,问道:“秦文泉去吴家村管区干啥?不是开除了吗?”

    “公职是开除了,但是他好像是搭上了一个老板的关系,在吴家村管区那个养殖场做事,替市里的一个老板看着工地呢,还有碎石场,那个老板是市里政法委副书记曲莘婉的老公,名字叫滕南春,当地人都叫他滕总,我有个亲戚在吴家村管区,我打电话核实了一下”。陈涛敏说道。

    他说的云里雾里,羊良平听了半天没听明白他想说什么意思,于是皱了皱眉,陈涛敏也感觉到了领导的理解能力出现了偏差,于是继续说道:“钟向阳是吴家村管区出来的,而且和那个老板好像是很熟悉,这件事有些复杂,有个女人叫闻静和钟向阳以前纠缠不清,而闻静是徐阳冰以前的女人……”

    陈涛敏这么绕来绕去的说了一大通,羊良平总算是有些明白他说的话里话外的意思了。

    “你去找耿成安,告诉他,派人盯着钟向阳,不管是什么过错,都要及时通知我们,秦文泉刚刚因为酒驾被开除了,就别在这上面下功夫了,他现在成了秦书记的秘书,这次调整,很多人肯定会想着找秦书记汇报工作,经常来我这里的几个人,你找找他们,让他们去找钟向阳,别空着手去,告诉他们,机灵点,别让人看出来”。羊良平说道。

    “是,我现在马上去安排……”

    “做事要长脑子,秦文泉刚刚因为喝酒的问题出了事,你再去找钟向阳喝酒,你觉得他会轻易掉坑里吗,笨不笨?”羊良平问道。

    “是,领导,这事是我没想清楚……”

    “你不但是没想清楚,你还得想想为啥钟向阳就能成功上位,想想这和秦文泉去吴家村管区替市里的老板看场子有什么关系,等这些都想清楚了,你就知道钟向阳不是那么好对付的,我刚刚见过这个人,温文尔雅,没有一点秦文泉的影子,这就很不好对付”。羊良平说道。

    我们在生活里或者是春节过节的时候,总是会遇到在官场混的亲戚朋友,下次你可以感觉一下和这些人握手,是不是就像是握住了女人的手,绵软的很,事实上,你在官场混的时间长了,也会变成这样略带阴柔的气质,因为只有那些不阴不阳,不显山不露水的人才能活的长久,像是你们看过的丁长生,那只能是活在小说里,在现实的官场中,这样人早就死了几百次了。

    说这些你们可能不信,但是看看历史就能明白这话里的意思了,那些高调的能吏有几个有好下场的,汉朝的张汤,明朝的张居正,大清的年羹尧,还有前几年刚刚被拿下的x和,着实得好好掂量一下自己的分量,再看看自己能捅多大的窟窿。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谢谢楼主的更新和分享!

TOP

你在官场混的时间长了,也会变成这样略带阴柔的气质,因为只有那些不阴不阳,不显山不露水的人才能活的长久

TOP

谢谢楼主分享。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