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第231章:拢



“那当然,我懂,这点事还能和你们要钱吗,不过呢,我有个条件,我刚刚和你们介绍过了,这小伙子不错,是个学习书画的材料,你们呢,以后带带他,再说了,这次帮忙的也不是我,是他”。苍文墨说着,拉了陈文甲一下,把他推了出来。


陈文甲当然知道这是苍文墨的良苦用心,这几个人的名声比自己师父还大,要是和这些人混熟了,或者是成为熟人,那么他们的社会资源远比苍文墨和自己师父加起来还要多。


“他?老墨,你没搞错吧,怎么,一听说不给钱,你就开始推出个小毛孩子来对付我们?”老张问道。


“咳,真不是那么回事,你们看看就知道了嘛,要不先试试?”苍文墨问道。


几个人看苍文墨也不像是胡扯淡的样子,长长的叹口气说道:“唉,现在来看,也只能是死马当作活马医了,老墨,我说啊,你现在在这个圈子里混的是越来越滑溜了”。


从这几个人的言语里可以听出来,他们对苍文墨那是相当的不满,可是不满归不满,可是没人想出来更好的办法,在他们认识的人里面,苍文墨是制作赝品最厉害的人了,他们想着让苍文墨尽快制作一副赝品,反正都是放在玻璃柜里展出,也不许人近距离观看,就是走个过程而已,回头对那幅发霉的古画要好好的修复,那就需要时间了,贸然对古画进行修复的话,一旦出了问题谁担得起这个责任呢,那可是真迹。


“哎呀,你们这几个老顽固,现在是一代更比一代强,别以为就你们厉害,你们看看这年轻人的手笔再说也不迟嘛”。苍文墨极力推崇陈文甲道。


几个人无奈,走到了书房的画案前,老侯戴上手套,慢慢的将古画展开,而此时,陈文甲一直没说话,这个过程中也没自己插话的机会,而且这些人都是和自己师父平辈的大家,自己还是听着的好。


他站在老侯的身边,看着老侯将这幅画慢慢展开,展开之后,苍文墨的眉头拧成了一个疙瘩,因为这幅画的中间部位好像是受潮了,污损的部分占据了整幅画的三分之一,怪不得他们说这幅画短时间内修复不好,原来是这么回事啊。


这是一幅《明 仇英晚风游山图轴》,陈文甲站在画案前,老侯还想将手套递给陈文甲,但是被他拒绝了,摆摆手表示不用,老侯说道:“这幅画很珍贵,不戴手套不能碰,这屋里热,手上难免有汗渍……”


“我知道,我不碰,放心吧,我就是看看”。陈文甲说道。


陈文甲的话让这几个人心生疑窦,但是再看苍文墨,这老家伙坐在客厅里自斟自饮喝起了茶,一副风淡云轻的样子,老张走了出来,坐在他的对面:“老墨,你不是在耍我们吧,这孩子能干啥,连欣赏都不懂的欣赏,怎么会画的出来,你这是在和我们开玩笑吗?”


“是不是开玩笑,等等看不就知道了吗?”苍文墨胸有成竹的说道。


老张回头看看还在聚精会神看画的陈文甲,而老侯不离左右,就是为了阻止陈文甲直接上手,但是自始至终,陈文甲都是背着双手,左右查看,甚至还会绕到了桌子的对面倒着看这幅画,这一看就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这几个老头都快撑不下去了,尤其是伺候在一旁的老侯,更是搬了凳子坐在一旁陪着。


直到陈文甲说道:“行了,收起来吧”。


此时,苍文墨才从客厅里站起来走到了书房的画案旁,陈文甲从老侯的手里接过来他们早已准备好的画纸,铺在了宽大的画案上,手里握笔,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弯腰躬身,一手扶着桌案,一手开始了作画。


此时,屋里的几个老头都围了过来,他们要的是临摹,可是哪有这么临摹的,原作早已收了起来,就放在另外一张桌子上,装进了盒子里,陈文甲说他早已看完不用了。


三个人都没抱什么希望了,觉得被人耍了,下一步就该对着苍文墨破口大骂了,可是当陈文甲的笔落在了纸上,笔走龙蛇开始作画的时候,他们刚刚张开的嘴巴此时渐渐的闭上了。


随着毛笔在纸上起起落落,点点墨迹成了另外的风景,渐渐的,这些墨迹连起来,就成了刚刚画上的线条,图案,以及点点滴滴,每一枚叶子都开始生动起来,刚刚大起大落的笔迹,此刻被后面的小勾小点连接起来,就成了现在图案的雏形。


不知道什么时候,老侯回身将原作拿了出来,再次打开,老张走过去帮他扯着,然后掏出来老花镜,不断地看看原作,再去看看渐渐成型的赝品,三个人的眼里露出了惊人的色彩,他们不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因为一幅画就算是临摹,也得耗时很久,到底是修复快还是临摹快,他们是进行了测算的,最后决定先用临摹的糊弄过去再说,可是他们也没想到赝品的制作比他们想象的要快的多。


从看图,到最后赝品成型,前后不到三个小时,最后陈文甲将笔放在了砚台上,向后退了几步,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可能是屋里确实是热,也可能是作这幅画耗费了他太多的体力,总之感觉有些体力不支,不得不坐下来好好休息一下。


“没事吧?”苍文墨走过去,拍了拍陈文甲的肩膀,问道。


“没事,歇歇就好了,有点累”。


“要不,出去喝杯茶?”苍文墨问道。


于是陈文甲没有理会围着这幅赝品啧啧称奇的老头们,到了客厅里和苍文墨一起喝茶,直到两人把一壶茶喝光了,这三人才回头找陈文甲。


老侯此时眼里像是冒出了绿光,走到陈文甲的对面坐下,问道:“你刚刚说你的老师是谁?”


“萧德昌老先生,他是我师父”。陈文甲站起来彬彬有礼的说道。


“唉,博物院里就是缺你这样的人才,你愿不愿意到博物院来工作?”老侯热切的问道。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谢谢楼主的更新和分享!

TOP

感謝樓主的分享與更新!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