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第265章 及时刹车

    陈再生站起来说道:“我该走了,再不走就赶不上回去的车了”。

    徐阳冰点点头,淡淡的问道:“你觉得我还有机会吗?”

    陈再生闻言又坐了下来:“你还有多少年出去?让她这么一直等着你出去吗?血是一点点变凉的,心也是一点点变硬的,该放手时就放手吧,再说了,你不是和她都说开了吗,还惦记什么呢?”

    “你知道我在她的身上耗费了多少精力,一句放手就轻易得放开吗?”徐阳冰问道。

    “不然呢?”陈再生皱眉问道。

    徐阳冰摇摇头,没说话,站起来回了监房。

    陈再生出了监狱,抬头看看天,再看看身后的大铁门,他想到了钟向阳,只要自己还活着,就得时刻盯着他点,绝对不能让他走了徐阳冰的老路,官场的风险一点不比车祸少,所以,看清自己的路,该怎么走那也是自己的事,就像是徐阳冰现在这个样子了,还是没想明白自己该怎么做呢。

    钟向阳就任秘书之后,还是第一次见龚蓓丽到秦铭阳的办公室来谈事情。

    龚蓓丽是县委副书记,管官帽子的,平时不怎么见她的人,这一次倒是近距离看到她,果然是与众不同,她没走钟向阳这边的小门,直接走了走廊里的门,敲了敲门就推门进去了。

    “秦书记,现在有时间吗?”龚蓓丽问道。

    秦铭阳可能也习惯了她的这种作风,点点头,放下了手里的文件,说道:“坐下说吧”。

    “秦书记,这是我和老侯这几天忙活着端出来的大盘子,你看看哪里不合适”。龚蓓丽问道。

    钟向阳起身给龚蓓丽倒了一杯白水,而不是茶,在不知道对方什么喝什么不喝的情况下,最好是一杯白水,龚蓓丽抬头看了一眼钟向阳,接着就看向了秦铭阳。

    钟向阳退了出去,然后带上了门。

    “秦书记,秘书定下来了?”龚蓓丽问道。

    “对,这小伙子叫钟向阳,刚来的,还在熟悉中,这家伙,怎么倒了杯白水?”秦铭阳一抬头,看到了龚蓓丽面前的玻璃杯,说道。

    “没事,喝茶午觉睡不好”。龚蓓丽笑笑说道。

    秦铭阳看了几眼龚蓓丽交过来的名单,不是很满意,所谓她和老侯端出来的大盘子,其实就是年底要调整的人员名单,干部调整向来都是各个单位最要紧的事,也是最引人注目的事,因为这样一调整,就关系到很多人的命运和前途。

    龚蓓丽看到了秦铭阳脸上的不悦,但是没吱声,这个时候他不说话,自己插什么嘴,到时候真的搞不下去的时候再说。

    “老侯也是这个意见吗?”秦铭阳问道。

    “对,他今天感冒了,刚刚来电话说让我先把名单送过来给您看看,他来了之后,我们再碰头也行,这个名单是我和他一起商量过了的”。龚蓓丽点点头说道。

    “这几个人我不是很熟悉,回头让干部科把档案调过来我看看,县委办的人没有合适出去的吗?”秦铭阳问道。

    “我们先紧着下面的干部,县委办多是年轻人,要是我们身边的干部提拔的太多,怕影响下面基层干部的积极性”。龚蓓丽说道。

    “但是,那也不能一个也没有啊,这样的话,谁还会为我们服务,适当的也得提拔几个,让大家看到希望吧,不然的话,以后谁还会来县委办工作?”秦铭阳说道。

    龚蓓丽闻言点点头,外面都说秦书记护犊子,看来是真的,但是也不能提拔太多县委办的人,否则的话,都挤破头来领导的身边工作,那这县委办未必能找到真正有工作能力的人了。

    钟向阳放下了手里的活,时刻听着隔壁房间里的动静,一旦叫自己呢,就立刻过去,虽然关着门,但是领导屋里的对话也能听那么三言两语的,只是连不起来而已。

    龚蓓丽坐了一会就回去了,走的还是走廊的门,并未经过钟向阳的这个房间。

    钟向阳悄悄进去把龚蓓丽的杯子收了,秦铭阳此时说道:“以后龚书记来,泡龙井”。

    “是,我记住了”。钟向阳刷完了杯子放回了柜子里,刚刚要走,秦铭阳叫住了他。

    “你来县委办几个月了?”秦铭阳问道。

    “三个月了”。

    “嗯,对这里都熟悉了?”秦铭阳问道。

    钟向阳不知道秦铭阳问这话是啥意思,于是老实的把熟悉的程度限制在了自己工作过的地方,也就是信息科,秘书科的人还没认全,综合科就更不用说了,呆了也没几天,都不是很熟悉。

    “我在信息科呆的时间最长,对信息科最熟悉,其他科室暂时还谈不上熟悉”。钟向阳说道。

    “是吗,信息科,嗯,信息科,信息科的人员情况怎么样?”秦铭阳拿了支烟,钟向阳立刻拿了打火机上前弯腰给他点上了。

    “对我都挺好的,我刚来时对县委办的情况不是很熟悉,他们教了我不少东西”。钟向阳说道。

    秦铭阳点点头,说道:“那你说说信息科的情况”。

    钟向阳没有实话实话,主要还是说了他在信息科学到的东西,以及怎么把文章越写越好,至于帮他的事情,几乎是照顾到了每一个人,说的那是真情实意,让人一看就觉得他是在回味当初的感人事迹。

    “难得啊,这次调整的大多数镇上的干部,如果说让你推荐信息科的人,你最想推荐谁?”秦铭阳破天荒的问道。

    其实这不是他第一次这么做,以前也是经常和秦文泉讨论,他要的是下面的人对下面的人的感受,因为这些感受是他感觉不到的,来自群众的声音总是最真实的,所以他是要调查,而不是要做决定。

    “嗯,我觉得是庄副科长吧,他的年龄最大,而且经验丰富,在各个科室都待过,我觉的一般的工作他没有不能胜任的……”钟向阳把自己能想到的溢美之词都给了庄文石,甚至是闷着良心说了很多本不属于庄文石的优点,说到最后连自己都觉得有些过了的时候,及时刹车了。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谢谢楼主的更新和分享!

TOP

官场的风险一点不比车祸少

TOP

谢谢楼主分享。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