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第264章 硬道理

    “他的第一个女朋友是省卫生厅厅长的女儿,人家也是高学历,第二个女朋友就是闻静,闻静是谁你比我清楚吧,当年徐阳冰那么横,还是栽倒在闻静的石榴裙下,我就奇了怪了,你掂量一下自己,你自己哪里比这两人强,优势是什么,你除了你爹之外,你自己本身有啥?”齐丽红的话就像是刀子,一层层的将耿小蕊的自尊和高傲剥离,这真的是降维打击,你最赖以骄傲的东西被人踩在脚下是什么感觉?

    “你和我说这些是什么意思?”耿小蕊的愤怒到了极点,下一句话就要爆发了。

    老练世故如齐丽红,岂能看不出来这点,于是说道:“我问你这些是想帮你,我不是来挖苦你,也不是想打击你,我是想让你知道对钟向阳这样的人,该从哪里下手”。

    耿小蕊一下子惊呆了,“你有这么好心?”

    “不然呢,我闲的,大早晨没事来找你唠嗑吗?再说了,我这么做呢,不是为了你,也不是为了我,是为了钟向阳,你听说了吗,钟向阳正式成为秦书记的秘书了,你想,你家的老底都在云山县呢,要是你对钟向阳不好,他在合适的时候说句对你爸不利的话,你家的小鞋还不得堆成山啊?”齐丽红问道。

    “听说了”。

    “那就是了,我知道你们耿家和羊县长走的近,那你说这云山县树说了算?”齐丽红笑眯眯的问道。

    耿小蕊有些恼火的说道:“你就告诉我,我该怎么做?”

    “唉,你还是太年轻啊,刚刚为了显示自己年轻,还叫我阿姨,阿姨呢,没什么招,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你自己看着办吧,我来就是想告诉你,你那些招都不好使”。齐丽红说道。

    耿小蕊闻言岂能听不出来这里面的情绪,于是说道:“姐姐,姐姐,我错了,刚刚我说错话了,我改,以后就叫你姐姐”。

    齐丽红也没端着,因为她知道,这样家庭出来的小孩,好脾气那也是一阵一阵的,趁着她这会脾气好,赶紧再上点眼药,把这事给办完了,剩下的事就让她自己去寻思吧。

    “知道错了?那好,我也不耽误事了,单位刚刚就打电话让我回去呢,我就长话短说吧,你看,这男人和女人之间不合适是因为啥呢?”齐丽红问道。

    耿小蕊摇摇头,没吱声。

    “唉,这两人要是能好上,你身上总得是有点能让对方看得上的地方吧,你身上有啥,你父亲给你攒下的财富,在云山县的地位,对吧,但是这两样钟向阳都不稀罕,他自己当初也有点钱,都用在棋盘镇吴家村的搬迁上了,所以你就明白了吧,他对钱没那么大的需求,你家有再多的钱有啥用呢?第二点,地位,人家自己靠着自己的能力去给县委书记当秘书了,人家秦书记以后也得往上升迁吧,眼看着钟向阳就能跟着出了这云山县,你们家在云山县的那点地位对他来说还有用吗?”齐丽红一层一层,一条一条,从头到尾把耿小蕊和她家里都说的一文不值,当然是对钟向阳来说一文不值。

    一句话,你有的,人家不稀罕,你没有的,人家才稀罕呢,这他妈的什么道理,绝佳的道理。

    “是不是感觉很绝望,你的这些优势对你来说,非但不能帮你反而是拖累了你,你该怎么办?最好的方法就是你也把这些东西都看成对你的拖累,不在乎这些,两人的三观一致了,其他的就都好说,没钱可以去赚,没地位可以慢慢去挣,一句话,你得把自己的头低下来,别整天骄傲的和只小公鸡似的,他不吃你这一套”。齐丽红说道。

    这一席话,把耿小蕊说的是真的没脾气了,齐丽红就像是一个算卦的,说的这些事情,耿小蕊往自己身上一一套过去,那是真的很对路。

    “你自己好好想想吧,至于我,你可以忽略不计,我和他长不了,你真正的敌人不是别人,而是你自己,他喜欢你,别人再怎么骚,他还是喜欢你,他不喜欢你,别人就是不骚,也轮不到你,好好想想我说的对不对?”齐丽红说道。

    其实换了任何一个人来说这些话,都不会有这样的效果,但是齐丽红能,闻静来了很可能会和她吵起来,什么问题都解决不了,因为她把自己当做了局内人,可是齐丽红不是,她把自己当做局外人去和耿小蕊谈,谈的却是局内的事情,这样就让耿小蕊有代入感,可是她自己却站在局外的角度上看的真切,但是却又让耿小蕊感觉到她和自己没有竞争力。

    一样的话,换个人,换个角度,说出来的效果绝对是不一样的,这就是谈话的艺术。

    回去的路上,在等红绿灯的时候,齐丽红给钟向阳发了信息:耿小蕊那里都搞定了,继续对她保持冷淡,效果会更好,以后的事以后再说,至少她现在不会用你我的事情给你添堵了,放心吧,小屁孩而已。

    钟向阳在办公室里正在写文件,看到这条信息之后一愣,他没想到齐丽红的执行力这么强,昨晚才和她说了这事,今早就去找耿小蕊谈了,确实是厉害。

    “收到,谢谢”。

    “不用谢我,要谢就谢优秀的自己,你要是一滩烂泥,我怎么用劲,你都上不了墙,你是那块料,不用我说,人家也能看的清楚,再说了,这个世界上有几个瞎子呢,所谓的埋怨这个,埋怨那个,不过是自己瞎了,看不透别人子在干什么而已”。齐丽红回复道。

    “好有哲理啊,那我得空得好好向你学习一下”。钟向阳说道。

    “是吗,可是昨晚你说的可不是哲理,你说我有很多褶皱,你到底是想研究哲理,还是想研究褶皱啊?”齐丽红调侃道。

    钟向阳真是有些无语了,因为他发现,在开车这件事上,自己确实不如齐丽红,未来的路还很长,握紧自己手里的方向盘才是最值得做的事情。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谢谢楼主的更新和分享!

TOP

一样的话,换个人,换个角度,说出来的效果绝对是不一样的,这就是谈话的艺术。

TOP

谢谢楼主分享。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