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权谋第2266章

权谋第2266章

在两位“酒仙”的期待目光下,王厂长沉默了2秒,之后他用坚定表情举起了右手说了两个字:“啤的”。


   

不知是王厂长的回答令唐可可感到“意外”,还是因为他过于认真的表情和不搭调的答案之间产生了滑稽,总之半秒之后,唐可可夸张“咯咯”的笑着。


   

笑完了,唐可可还指了指萧博翰,对王厂长说:“你知道我们萧总能喝多少?也是一瓶,不过是白的。”


   

唐可可话音未落,萧博翰手在唐可可的大腿上轻轻拧了她一下,这个问题萧博翰不觉是一个可以用来炫耀的话题。


   

王厂长也连连的说:“萧总海量,海量啊,我是自愧不如了。”


   

萧博翰也是淡淡的一笑,劝起了菜,今天三个人也都是没太多的拘束,一不小心,一瓶酒喝了个精光,萧博翰是没多少反应的,不过这个王厂长是有点醉意朦胧。


   

见喝的差不多了,唐可可说:“王厂长,要不今天喝到这里吧,一会我们萧总陪王厂长出去活动一下?”


   

王厂长虽然是有点醉意阑珊的样子了,但一听唐可可这话,眼睛还是一亮,嘴里说说不用,不用,不过态度并不坚决,萧博翰看了一眼唐可可,知道唐可可分析的不错,这个王厂长只怕是好这一口了……


   

这里是柳林市最繁华的一条街道,高楼林立,旺铺成排,迪厅,酒吧、游乐室、影院、桑拿城、ktv、酒楼、饭店……数不胜数。


   

心语迪厅是夜晚最热闹的一个地方,灯红酒绿,人气鼎盛,动感的音乐,甜腻的声音,混杂着火辣的身姿,迷人的笑容,构成了一道道香艳旖旎的风景,如那春天里暖暖的轻风,迎面扑来,熏人欲醉。


   

而此刻,萧博翰和王厂长坐在心语迪厅里。


   

四周围,三五成群的围坐着的一批一批的年轻人,交谈的,拚酒的,玩闹的,喧杂的声音源源不断地传来。而间的舞池之,此刻正灯光闪耀,在明快劲爆的音乐声,十来个身姿窈窕的舞女正扭得起劲,白晃晃的玉腿反射着微微的光芒,迷人眼目。


   

“两个先生刚来啊。”身边忽然传来一个清脆的女声萧博翰转头一看,一个很漂亮的女孩正站在自己的身后,她的手里端着一杯红酒。


   

“嗯。”萧博翰轻声答着,随即问道,“要不要坐下来喝点?”


   

“行啊,我在叫个姐妹陪你们吧?”这女孩说。


   

“好吧,不过我这朋友多喝了几杯,恐怕要找个懂事一点的。”萧博翰暗示了一句。


   

这个女孩很领会的暧昧一笑说:“没问题,我们都懂事,你看那个女孩怎么样?”


   

萧博翰随即转头望去,但见不远处,一张圆形墨黑大理石桌的边,优雅地端坐着一名红衣女郎,长发披肩,玉脸含俏,此刻,她正用那纤纤玉手轻举着酒杯,微笑着望着自己。


   

萧博翰脸堆起一个笑容,轻轻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随即疑惑地问身旁的这名女孩:“她是谁啊?”


   

“你不认识?”


   

“好像没见过。”


   

“啊!那她怎么会对你笑,她一定是觉得你长得特别帅,是哦是哦,看来她也和我一样,都是花痴……”这女孩话到一半,忽然发觉自己说漏了嘴,赶忙把嘴巴合,同时脸一红,风也似的逃了开去。


   

留下的是爆笑的王厂长和一脸尴尬的萧博翰。


   

很快的,刚才那位女孩过去在那红衣女子身边说了几句话,那红衣女郎微微一愣,随即脸泛起一丝微笑,竟然一手端着杯子,一手抓起桌的一瓶红酒,离座而起,慢慢地向这边走来。红衣女郎来到近前,盯着萧博翰的脸,杏眼含笑,轻声问道;“我能坐这吗?”


   

“当然。”萧博翰微笑着答道,红衣女郎身所散发出的迷人风韵,也让他有点怦然心动。红衣女郎缓缓落座,将红酒放在一旁,露出一个迷人的微笑,道:“我怎么感觉好像在哪见过你?你叫什么名字?”


   

“是吗,哈,我也觉得美女你有点面善。不过我的名字很不好记。”萧博翰微微一笑。


   

“呵呵。”红衣女郎轻声笑道,“这还保密,是在怕什么?”


   

“你说呢?”萧博翰盯着她的眼睛,不答反问。


   

“呵呵呵……有意思。”红衣女郎轻声笑着,仔细端详着萧博翰,纤纤玉手轻抬,缓缓地举起酒杯,道:“人生何处不相逢,相遇既是有缘,来,我敬你一杯。”


   

“谢谢。”萧博翰举起酒杯,一干而净。


   

“呵呵……够爽快的,这性格,我喜欢。”红衣女郎说着,拿起桌的酒瓶,给萧博翰重新斟满。


   

刚才那个女孩也早坐在了王厂长的身边,两人很快投入进去了,唧唧歪歪的,再也不管萧博翰这面的事情了。


   

萧博翰看着王厂长和那女孩腻腻歪歪的样子,心暗自摇头,为什么男人都是这幅德性呢。


   

他还没有想完,听一声:“干。”


   

红衣女郎玉手一抬,一杯红酒下肚,玉面之红霞渐染,娇艳之气逼人而来。萧博翰一呆,忍不住细细打量着红衣女郎,但见她杏眼含俏,面若桃花,如瀑黑发轻轻披散,一身火辣的赤红短装下,滚圆的香肩轻松地敞露在外,晶莹而白嫩的肌肤,在绚烂灯光的映射下,闪耀着异的光辉。


   

红衣女郎将萧博翰的神色看在眼里,玉面掠过一丝得色,轻声道:“大哥,我……漂亮吗?”


   

“呵呵,漂亮,很漂亮。”对女人的恭维话,萧博翰向来是不会少的,即使对方再丑,他也能说得天花乱坠,哄得对方开心,只是这次,他说的是真话。


   

红衣女郎盯着他的眼睛,忽然将身子微微前倾,如玉面庞缓缓凑近,吹气如兰地道:“大哥,我好喜欢你,今晚我们好好玩玩,你愿意吗?”


   

萧博翰一愣,瞪大双眼望着近在咫尺的美女,现在的女孩怎么变得如此直接,不过同时他忽然清晰地感觉到,这位艳丽风骚的红衣女郎身,竟然散发出一种勾人心魄的妩媚。


   

“大哥,我带你去个安静点的地方,单独交谈,如何?”红衣女郎轻轻吹着气,媚声媚语地道,“保证不会让你失望的。”


   

萧博翰第一次有点不知所措,这样发展太快了一点,自己今天是专门来陪王厂长的,他一时没有回答,任凭那浓郁的芬芳一点一点,肆无忌惮地钻入鼻,让他浑身酥麻欲醉。


   

这么香艳的一位美女摆在面前,要说没有一点心动,那绝对是骗人,可是……萧博翰内心激烈地挣扎着,酒精的作用,让他有点飘飘然,如在云雾里。


   

“放心,我可不是出来卖的。”红衣女郎见他犹豫,媚态更足,荡人心魄的迷离眼神直勾勾地盯住萧博翰,语笑嫣然地轻声说道,“让我们一起去,尽情享受人生的乐趣吧。”“可是……”萧博翰说到这里,看了一眼坐在那面沙发的王厂长。


   

“你是说……放心好了,他们比我们还急的。”


   

说完,这红衣女郎站起来,走到了刚才那位女孩的身边,把她从王厂长怀里拉了出来,伏在他耳边说了几句什么,两人都嘻嘻的笑着。


   

等红衣女郎再回来的时候,萧博翰已经看到王厂长站起来了,看样子他是急不可耐,萧博翰对红衣女郎说:“结账,我们走。”


   

很快,一行四人离开了这里,坐外面萧博翰的汽车……


   

繁星点点,月上柳梢,皎洁的月华悄悄地流泻下来,将地面铺洒得银白一片。夜色碧蓝的天空,几朵白云悠然自得地在半空轻轻漂浮着,让这偌大的城市,在喧闹与繁华之,微微地透露着几分静寂,几分柔和。


   

今天的酒喝得并不多,可是,萧博翰却有一种淡淡的沧桑和点点的忧伤,这感觉似一双双温柔的纤纤玉手,轻轻地,一次又一次地拂过心湖,在那本是如镜般平静的水面微微触碰,接着,便看到一圈一圈的涟漪,慢慢地,向着四面八方荡漾开去。萧博翰忽然发觉自己并不是个传统意义的好男人,虽然他曾一度认为自己是,但至少,在今夜,当他面对一个千娇百媚的美丽女子的诱惑之时,显得不够镇定沉着,他的内心竟会情不自禁地涌起一种冲动,一种欲将她紧紧地抱在怀温柔抚慰地冲动。


   

“这样的想法对吗?”萧博翰轻声地问道,可是,没有人能够给他答案。


   

一个红丹丹地火辣身影俏生生地立在他的面前,那芙蓉般俏丽的容颜瞬间印入眼帘。


   

望着眼前的男子,红衣女郎绝美的面容慢慢地浮起了笑意,越来越浓,“你在自言自语的说什么呢?大哥。”


   

“我在想接下来我们应该做点什么。”萧博翰忽然有些动情。


   

“接下来啊,那一定是该办正事了。”红衣女郎轻声说着,玉手微抬,向自己胸前伸去。


本书即将结尾,请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西门也吹雪”。

未完待续

感谢楼主的分享与更新

中伏第18天;

国际左撇子日(1976年);

法国医生加斯顿·奥丁声明他已经发现、分离并培养了癌细胞(1912年);

八·一三”事变,抗日战争中淞沪会战爆发(1937年)。是抗日战争中第一场大型会战,也是整个抗日战争中进行的规模最大、战斗最惨烈的一场战役,彻底粉碎了岛国倭寇“三个月灭亡华夏”计划;

牢记历史教训,时刻警惕岛国倭寇的亡我华夏的侵略野心!

国民革命军陆军一级上将,曾任中华民国副总统、代总统的李宗仁出生(1890年);

古巴革命领导人菲德尔·卡斯特罗诞辰纪念日(1926年);

英国护士和统计学家,近代护理学与护理教育创始人弗洛伦斯·南丁格尔逝世(1910年),享年90岁。南丁格尔精神:不畏艰险、甘于奉献、救死扶伤、勇于献身的人道主义精神

人生中三样东西成就人:

①天时,

②地利,

③人和。

人生中三样东西最无价:

①健康,

②善良,

③真情。

人生中三样东西最无常:

①成功,

②财富,

③机遇。

TOP

请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西门也吹雪”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