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权谋第2262章

权谋第2262章

“那么你高兴什么呢,他潘飞瑞在不在和你有什么关系,现在我们还是脱身不得。”


“不!颜永你错了,我能脱身。”


“你能脱身?什么意思?”


萧博翰唇角就挂起了今天晚上第一次的嘲讽的微笑,说:“我当然能脱身了。”


颜永的心开始下沉了,身体也有点发凉了,他从萧博翰的话中听出了一下不好的预兆:“你意思是你一个人脱身,要留下我。”


“嗯,大概是这个意义。”


“你什么时候走,我留多久在这?”


“我过几个小时就能走吧?但你会永远的留在这里。”


“永远是多远?”颜永今天晚上第一次,也是平身第一次感到了一种恐惧的滋味。


“你上学的时候,语文一定学的不好,永远就是永永远远,一辈子,一万年的意思吧?”


颜永眼睛就眯了起来,他冷冷的看着萧博翰,声音有点颤抖的说:“为什么?”


萧博翰也看着颜永,很长时间都没有说话,两人沉默了许久之后,萧博翰的脸上就显出了一中难以描述的悲哀,他的眼神后来就散乱起来,他感到心在慢慢的开始滴血了,他说:“我的童年很快乐,虽然母亲去世的很早,但我有一个爱我的老爸,他给了我所有的父爱和母爱,他什么都依着我,他是一个大哥,一个真正的大哥,但在很多时候,当他看着我因为调皮摔坏了腿脚,胳膊的时候,他还是会抱着我流泪的。”


萧博翰有点哽噎着说不出话来了,但颜永眼中的恐惧却越来越多了。


在稍微的停顿了一下之后,萧博翰又接着说:“但有一天,突然之间,我就失去了他,再也见不到他,听不到他假装着生气骂我的声音了,而这一变化就让我从此之后失去了快乐,失去了幸福和依赖,给我留下的只有回忆的痛苦了。”


萧博翰的泪水顺着双颊留了下来,打湿了身前的衣服,他甩一甩头,让泪水尽量离开已经模糊的双眼,说:“就是你装乞丐的那个夜晚,就是你和孙亚俊配合着刺杀老爹的那个夜晚,这一切就开始了。”


颜永浑身颤抖了起来,他本来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但今天他真的领教到了惊恐的滋味了,他不怕死,因为早在多年前他就已经视死如归了,但他还是不由的会颤抖,带动着脚上的铁链簌簌作响,他不是为自己担心和恐惧,他是为萧博翰用如此大的毅力和顽强每天周旋在自己的身边,还能和自己谈笑自若在担心,他是为他一生都崇拜和仰慕的苏老大在担心,更为半生暗恋的苏曼倩在担心。


这个萧博翰太让他恐惧了,他在仇人面前还能笑的出来,还能温文尔雅,还能眼露温存,这才是最为可怕的事情。


那么,恒道和永鼎的合并也不过是萧博翰复仇的一个步骤了,那么……但没有时间在留给颜永去发现和分析了,因为在坑道的最深处,响起了一个坚定,沉稳,又让人揪心的脚步声。


一个人影从坑道的最深处走了出来,他的脸上也挂满了泪水,他是鬼手,他和颜永都在想着自己最为崇拜的那个人,颜永想的是苏老大,鬼手想的是萧老大。


他来到了萧博翰的面前,从衣兜里掏出了一块纸巾,轻轻的帮萧博翰擦去了泪水,说:“博翰,不要伤心了,我们从今天就开始报仇了。”


萧博翰用力的点点头,说:“是的,从今天就开始。”


鬼手拥抱了一下萧博翰,他没有给萧博翰解去手铐,脚镣,他来到了颜永的身边,用一种死神般冷酷的眼神看着颜永,说:“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吧,你已经很幸运了,你已经多活了好长时间了。”


颜永此刻已经不再害怕了,他知道结果已经出来了,自己已经尽力了,以后的事情那就只能听天命了,所以他很镇定的说:“你们会怎么对付苏曼倩和苏老大呢?”


“这个问题等以后你见到他们的时候再好好问问。”


“为什么你们要等到现在才对我动手?”


萧博翰说话了:“因为你还不是一个一无是处的人,我们还要借用你一次,来让潘飞瑞毁灭,所以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你为我们恒永公司也算是出了大力,我们会好好的安葬你,以感激你这次的行为。”


“你是要嫁祸于人?”


“你一直都很聪明,和你这样的人说话真的很省力气。”


颜永不想在说什么了,现在一切都清楚了,他叹口气,不得不对萧博翰生出了一种敬佩来,自己能败给这样一个对手,死而无怨了。


鬼手就把手伸向了腰间,拿出了一柄寒光闪闪的军刺,萧博翰却在这个时候说话了:“鬼手,用桌上那柄切肉的刀,注意,不要把上面潘飞瑞的指纹弄掉了。”


鬼手就装上了自己的军刺,从兜里又拿出了一张餐巾纸来,很小心的垫着纸,拿起了桌上那柄潘飞瑞用过的匕首,他很少用这样轻巧的力度来握着一把钢刀,不过这一点都没有影响到他娴熟的技巧。


于是,静静的,颜永也没有大呼小叫,鬼手也没有咬牙切齿,一切都是那样安静的,那样自然的,他把颜永脖颈上的大动脉切开了。


血开始喷涌而出,一朵朵美丽的血花,让这个黯淡的矿洞显的分外诡异……


鬼手离开了,萧博翰还在被拷着,他还有一项工作要做。


萧博翰的脱困是第二天的事情了,警方在一个晚上的调查中,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结果,就在大家有点失望的时候,一个匿名电话打到了苏曼倩的那里,他说他是潘飞瑞的手下,知道萧博翰绑架后的藏身地点,他把那个矿洞的位置告诉了苏曼倩。


这让苏曼倩又惊又喜,不等她给蒋局长汇报,蒋局长的电话已经追了过来,要她和警方一起赶过去解救萧博翰。


很快的,大家就找到了那个坑道,在全副武装的特警们确定了里面没有危险之后,蒋局长和苏曼倩也走进了坑道。


   

好多束电筒照亮了整个坑道,他们也看到了奄奄一息的萧博翰了。


   

“博翰。”苏曼倩一声哭喊,冲过去抱住了萧博翰。


   

萧博翰有点迷迷瞪瞪的:“是你吗,曼倩?”


   

“是我。博翰,我来救你回去!”苏曼倩一边流着泪一边拼命解着绑在萧博翰手上的手铐,但那绝不是他能够解开的,蒋局长一摆头,上来几个特警,帮着苏曼倩解开了萧博翰手上,脚上的镣铐。


   

这时被打开铁链的萧博翰确信自己被解救了,抱着苏曼倩浑身颤抖着,却哭不出声来。他好象还没从恶梦中走出来…….


   

苏曼倩拍着萧博翰的后背流着泪说:“博翰,我们回家,我们回家,一切都过去了。”


   

萧博翰哽噎着,他看到了苏曼倩对自己的真心,他开始有点恍惚起来,他不知道自己以后将要任何面对苏曼倩,她是自己仇人的女儿,可是她对自己又是如此的信任和痴爱,这样就带给萧博翰了无尽的困惑和无奈。


   

苏曼倩又看到了已经冰凉的颜永了,她再一次的放声大哭起来……


   

在下山的路上,是鬼手把萧博翰一路背下去的,因为萧博翰的腿脚被铁链磨得肉都烂了。他们的车走的很慢,生怕摇晃的厉害会让萧博翰再一次的晕倒,不过还有很多警车却飞也似的从他们车子的旁边超过去了,因为就在刚才,萧博翰已经对蒋局长诉说了自己被绑架的经过,还指正了潘飞瑞在临走的时候对颜永下了毒手。


   

那柄带有潘飞瑞指纹的刀已经被公安局的技术人员小心的装了起来,有那把刀和萧博翰的指正,已经可以宣告潘飞瑞算是彻底的完蛋了。


   

所以警方就不再耽误,抓捕潘飞瑞成了他们接下来要做的第一要务。


   

但萧博翰在懵懵懂懂中还是问出了一个问题:“蒋局长,为什么潘飞瑞没有对我下手。”


   

蒋局长很快就帮着萧博翰找到了一个合情合理的理由:“颜永已经没有什么价值了,潘飞瑞杀他毫不奇怪,其实你也是要被杀害的,不过潘飞瑞为了谨慎起见,怕万一还用得上你来威胁苏曼倩,所以暂时留你几天,等他完成了所有交接手续,那个时候,他恐怕就要对你下手了。”


   

萧博翰听的毛骨悚然,他有点畏惧的说:“潘飞瑞真是心狠手黑,想想我现在都有点后怕啊。”


   

萧博翰他们回到了自己的别墅,


   

回来后苏曼倩就帮着萧博翰把他全身上下擦洗的干干净净,像清洗一只被遗弃在街头很久的流浪狗,她又把萧博翰的胡须,头脸都收拾了一下,总算让萧博翰恢复到从前的样子。


   

当苏曼倩从厨房端出热气腾腾的鸡汤,色泽鲜亮的猪肘,香味扑鼻的黄花鱼,萧博翰的眼睛那一瞬间都红了!看着他狼吞虎咽的样子,若不是苏曼倩拉着他,估计连盘子都能吃进去。



本书即将结尾,请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西门也吹雪”。

未完待续

感谢楼主的分享与更新

中伏第10天;

德国思想家、哲学家、革命家、教育家,全世界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的伟大导师,马克思主义创始人之一弗里德里希·冯·恩格斯逝世纪念日(1895年),享年75岁

人生中三样东西成就人:

①天时,

②地利,

③人和。

人生中三样东西最无价:

①健康,

②善良,

③真情。

人生中三样东西最无常:

①成功,

②财富,

③机遇。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