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第456章 用心机智退官少 8

晚饭后。原小生先给王云平打了电话。问王云平在不在住处。因为照片的意见无法达成共识。两个人已经很长时间沒有单独在一起待过了。王云平在电话里一听原小生的声音。口气明显有些兴奋了起來说在。又问原小生是不是要过來。原小生听王云平几乎亢奋的声音。心里就感到别扭。还是客气说一会想过去汇报一下近期的工作。王云平自然满口答应。马上打电话把晚上的所有活动全部推掉了。

    呆呆地坐在沙发上。王云平总觉得应该在原小生來之前做点什么。可一时又不知道做什么好。电视里呜哩呜喇的声音。让王云平感到一阵烦乱。干脆将电视关掉。在屋里徘徊了几圈。这才想起工作了一天。脸上的妆也有些花了。头发也有些杂乱。应该重新梳妆一下。

    刚坐在梳妆台前。又觉得与其梳妆。倒还不如洗个澡。穿上浴衣。可又觉得毕竟还不到八点钟。这样做未免让原小生一眼就看出來自己在故意为之。还是坐下來重新梳妆了一番。直到完全满意为止。

    重新坐在沙发里。看了一下墙上的挂钟。发现时间竟然已经过去了一个多小时。而原小生还沒有踪影。心中就有些焦躁不安。暗骂原小生说话不算数。骂完了。不禁噗嗤一声笑了出來。暗想自己这个县委书记什么时候变得跟少女一样了。竟然如此沉不住气。哪儿还有半分县委书记的样子。原小生是说要过來汇报工作。但并沒有说几点过來。自己在这里干着急又什么意思。难道真的为了等原小生过來汇报工作吗。

    想着想着。王云平就感觉浑身一阵阵燥热难受。干脆跑到卫生间里冲了个凉水澡。这才稍微好了一些。

    反正把晚上所有的活动都推掉了。也不会有人打扰。从卫生间出來。王云平干脆慵懒地靠在沙发里。重新开了电视。打开新闻频道。看了一会。一向只看新闻的王云平。却突然觉得这些新闻是那么的枯燥乏味。甚至感觉那些被彪炳以“真实可靠”烙印的新闻。全是在弄虚作假。干脆换了个言情剧。竟然也能渐渐入迷。不一时便被里面的女主人公感染的热泪盈眶。

    十点钟。原小生才敲响了王云平的房门。原小生之所以选择这个时候找王云平。完全是因为担心來的太早。会碰上其他人。恐怕又是一场是非。

    开了门。原小生见王云平满脸的泪痕。脸上不禁一阵愕然。眼睛就在王云平的脸上多停留了几秒钟。王云平也意识到了自己刚才看电视剧留在脸上的泪痕。伸手擦了一下。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刚才看了一部电视剧。挺感人的。让人忍不住落泪。”

    如果是南素琴或者付颖的话。原小生恐怕要调侃一番。但面对王云平。原小生只能哦哦地应了两声。

    进屋坐定。王云平给原小生倒了一杯茶放在茶几上。在原小生的旁边坐下來。翘起二郎腿。因为穿着睡袍。那白深深的长腿就原小生面前几乎露到了根部。看着原小生道:“如果我沒有记错的话。这恐怕是从我來到条山之后。你头一次一个人來找我吧。”言语中隐约有些爱昧。

    原小生毕竟是个血气方刚的男人。一眼看见王云平的长腿。几乎有些难以自已。心口猛地别别跳了几次。脸色也不禁有些红了。急忙稳了稳情绪。微微笑道:“大家工作都很忙。我也不便打扰。”心里却想。自从你住在这间房子里。只要你在房间里。就是人來人往。从來沒有断过人。难道让我也凑这个热闹吗。

    王云平笑了一下道:“说的也是。來之前我也沒有想到条山的工作会这么复杂。不过各县情况也基本一致。河湾县又何曾不是如此呢。这也许就是一种通病吧。当然了。从河湾到条山。你的角色发生了重点变化。自然比以前忙的多了。”说着朝原小生媚笑了一下。接着问道:“你不是有什么事儿要给我说吗。是不是关于老城区改造的事情。”

    原小生沉默不语。有些不知该如何出口。如果跟王云平单纯的工作关系。很多事情要好处理的多。就像跟樊凡一样。自己会毫不客气地捅他一刀子。让他去他该去的地方。然而。面对王云平。原小生总是有些犹豫不定。因为从王云平的眼神中。原小生看到的是一种真切的绵绵情意。虽然这种情意对自己而言。有些不合时宜。但那毕竟是王云平的真情。

    “我今天过來并不是跟你说老城区改造的事情。而是想向你证实一件事情。”原小生用了一个过度的手法。希望能以此让王云平有个心理上的准备。

    王云平大概也能从原小生的眼神中看出來。原小生此來有些不对劲。脸上不由陇上一层尴尬的神色。还是道:“什么事儿。你说吧。”

    原小生这才道:“你能告诉我。那些照片……是怎么來的的吗。真的就是马威拍下來的吗。”

    王云平愣了一下反问道:“这难道还会有错吗。那些照片是马威亲手交到我手里的。而且他还说。这些照片只不过是视频截图。视频现在还在他手里。难道你不相信我说的话。”

    到这个时候。王云平还在撒谎。王云平也不想想。自己既然能问出这样的话。肯定是掌握了一定的证据。要不然怎么会突然问她这个问題。

    原小生兀自点了点头。忽然抬头看着王云平道:“你不要再骗我了。这些照片根本就是你一手炮制的。我知道你的良苦用心。但是……你有沒有想过。你这样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做法。会有什么样的后果。我告诉你。你跟马威那种人沆瀣一气。最后只会害了你。”

    王云平怔怔地看着原小生半天才道:“小生。你在说什么。我怎么一句也听不懂。你说我跟马威沆瀣一气。怎么可能呢。”

    面对王云平的死不承认。原小生只感觉心中隐隐作痛。要说原小生对王云平一点感情也沒有。那是根本不可能的。王云平漂亮、大方。而且身上那种一般女人所不可能具备的高贵气质。都是男人所无法抗拒的。更何况。如果沒有王云平。原小生也不可能一步步走到现在这个位置。只是年龄上的差异。让原小生不愿意接受这样的现实而已。

    沉默了一下。原小生只好放缓了口气道:“我明白你的良苦用心。也知道你心里想的是什么。但是……你觉得你这样做有意义吗。”

    王云平再要是死不承认。也沒有任何意义了。摔了一下头发。脸一下就拉了下來道:“是。我承认。是我故意录制的视频。然后交到马威手中的。但是我这样为了什么。你自己心里应该清楚。自从我到条山之后。你理过我吗。除了工作之外。跟我多说过一句话吗。我给你说。只想跟你保持情人关系。你答应我了吗。为什么别人都可以得到爱情。为什么别人都可以卿卿我我、甜言蜜语。偏偏我就不能呢。我哪儿比别人差了。除了比付颖那个狐狸精和你那个**南素琴年龄大了点之外。我哪儿不如她们了。我不相信。也不会不甘心。”

    王云平声泪俱下。原小生从來沒有见过。在自己印象中一向刚毅果敢的王云平也有如此一面。怔在那里半天不知道该如何应答。

    正如自己所料。王云平目的无外乎是想借助马威之手逼自己就范。把自己的和她的关系变成既成事实公开化。以此满足自己的**。为此。她竟不惜身败名裂。

    女人是疯狂的。特别是面对爱情。无论什么样的女人。都无法逃脱她们的宿命。

    在条山工作的时候。原小生一直以为。王云平跟诸多政坛女强人一样。已经淡漠了自己的感情。然而。女人终究是女人。爱情在她们心中永远是至高无上的。之所以沒有变得疯狂。是因为她们沒有找到自己的真正需要。一旦找到。她们便会用尽一切手段。达到自己的目的。哪怕明知道结果是苦涩的。也会在所不惜。

    “云平。其实……你误解我的意思了。”面对已经失去理智的王云平。原小生最终还是决定坦然面对。“如果我对你沒有丝毫感情的话。会刻意回避吗。但是如果我们真的做了情人。保持这种不正常的情人关系。对你我都沒有什么好处。我今后将无法面对南素琴。而你也只会越陷越深。这又是何必呢。”

    王云平大概也沒有想到原小生会说出这样的话。在她的心中大概一直认为。原小生的内心并不愿意跟她在一起。而两个人之所以能那么多次在一次。都是自己逼迫的结果。

    原小生表白。让王云平的已经心灰意冷的内心稍稍得到了一些安慰。她看着原小生。半天不敢相信这些话是出自原小生之口。然而。男人终究是男人。由此她也开始渐渐体会到。原小生已经开始变得越來越成熟。越來越像一个真正的男人。而不再是曾经的大男孩。

    “哎。。”王云平长叹一声。怔怔地将目光转向了窗外。

    窗外是一望无尽的黑夜。像一眼看不见底的黑窟窿。又像是一个难以醒來的梦魇。掉进梦魇中的人。永远不知道自己活着为了什么。什么时候才能真正走出这个梦魇。
超越自我 创造奇迹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