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第106章 偶 遇

   似乎是年龄相仿的原因,四个人在一起聊得很是开心,周景虽然年轻,但毕竟位置在那里,要谨慎些,通常不太喜欢多说话,稍显木讷,其他三人则很是愉悦,方案能通过,让众人都如释重负,很有成就感,而论起酒量,两位电视台的美女也毫不逊sè,竟然喝了个旗鼓相当。

    一个小时后,两瓶五粮液就见底了,众人却仍余兴未消,白景云提议去歌厅唱歌,大家欣然同意,没有开车,步行去了附近的一家KTV,进了包房,点了果盘和啤酒,开始唱歌跳舞,作为电视台的女主持人,白景云自然多才多艺,歌喉婉转,极为动听,方璐也毫不落下风。

    晚上十点半钟,众人都醉得厉害,白景云似乎还算清醒,把车钥匙甩给楚南诏,说是给他创造机会,就拎着小包,摇摇晃晃地往出走,周景有些不放心,就跟过去,把她扶进车子,开车送她回家,白景云住的地方,在市广播电视局附近,是栋崭新的粉sè建筑,看着很是气派。

    “好了,就这样吧,我自己能回去。”车子停下,白景云睁开了微眯的眼睛,推开车门,醉醺醺地走了出去,周景叹了口气,拿着她丢下的皮包,从后边跟过去,两人进了电梯,白景云就坚持不住了,双手扶着电梯侧壁,蹲下身子,全身酥软,似乎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周景扶起她,低声道:“几楼?”

    白景云摇了摇头,含糊地道:“我没醉,别碰我,让我歇会儿。”

    周景有些无奈,提高音量,再次问道:“景云小姐,你住几楼?”

    白景云看了他一眼,似乎想起什么,就向前一步,伸手按了九楼的按钮,电梯门倏地合上,在一阵震颤当中,缓缓向上驶去,轿厢里一片黑暗,阵阵幽香传来,让周景的鼻子痒得厉害,忍不住想打喷嚏,但还是忍住了,而手掌下面那温软滑腻的触感,也给他带来了异样的感觉。

    “叮!”电梯门打开,周景将她扶出,出了拐角,却忽然愣住了,只见前边的门边,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竟然就是顶头上司,市长姚胜利,这让他感到有些不安,竟觉得进退失据。

    姚胜利看到两人,也少许有些意外,但很快恢复常态,离了几步远,就颔首道:“回来了?”

    “是啊,晚上我们几人出去聚餐,景云小姐喝多了。”周景笑着点头,小心翼翼地扶着白景云走过去,很隐晦地给出了解释,其一是聚会的人很多,并非孤男寡女,其二是白景云饮酒过量,不得不送,借以洗清嫌疑,当然了,他也觉得事到如今,任何解释其实都是多余的,还要看领导的主观想法,如果领导对他这个人不信任,问题就麻烦了,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白景云忽然笑了笑,伸手理了下额头的秀发,醉意盎然地道:“没醉,我没醉!”

    “还说没醉,眼睛都睁不开了!”姚胜利皱着眉头,看了她一眼,很自然地挽起她的胳膊。

    周景像是解脱了,就说:“胜利市长,那我先回了。”

    “别急,进屋坐坐吧,等会儿一起走。”姚胜利似乎也有所顾忌,对周景报以真诚的一笑。

    周景觉得很为难,但稍微一琢磨,就觉得贸然离开也不好,会让姚胜利也没法解释,要是之后再传出些闲话,自己就卷进是非里了,更何况,白景云以前也提过,她和姚胜利的感情很微妙,介于爱情与友谊之间,相对而言,还是很纯洁的,并没有发生过出轨的事情,如果避讳太多,反而会授人以柄,想到这里,他就没有立即离开,而是点头道:“好吧,胜利市长。”

    姚胜利打开皮包,从里面找出一枚钥匙,把房门打开,扶着白景云进屋,帮她把高跟鞋换下,白景云就挣脱了,赤着雪白的小脚,走到沙发边瘫软地坐下,嘴里嘀嘀咕咕,不知讲着什么。

    “进屋吧,别拘束!”姚胜利笑笑,把周景让进屋子,将白景云扶进卧室,放到床上,细心地为她盖上被子,来到客厅,冲了两杯茶水,放到茶几上,叹息道:“醉成这样,真不像话。”

    周景摸出香烟,抽出一颗,递给他,自己也燃上,微笑道:“抱歉,见景云小姐和小方玩的开心,多喝了几杯,没有阻止住,让她醉成这个样子,我有责任。”

    姚胜利点点头,又狐疑地问:“哪个小方?”

    周景笑笑,轻声道:“是景云小姐的同事,也是电视台的记者,她俩关系很好。”

    姚胜利笑了,夹烟道:“她在电视台的情况,不太清楚,景云和你提过么,她是我老师家的孩子。”

    周景愣了一下,摇头道:“没有,她只是说,和您是很好的朋友。”

    姚胜利叹了口气,脸上现出复杂之sè,皱眉道:“景云是我高中老师家的孩子,她和老师闹得很僵,去世时都不在身边可能到现在还耿耿于怀吧,劝过她很多次,就是打不开心结。”

    周景听了,心情忽然变得轻松起来,对方挑明这种关系,无论真假,对两人都是一种解脱,少了许多的猜疑与解释,就笑笑,轻声道:“难怪,她好像很健谈,却始终回避家里的事情。”

    姚胜利皱眉吸了口烟,凝视着电视柜上方那张漂亮迷人的单人照,像是沉浸到回忆中,微笑道:“我们两人,都是从陇川出来的,老家是个很贫困的县城,当时我家庭条件不好,没有房子住,就租在郊区的一间破瓦房里,外边刮风下雨,屋里也跟着跑冒滴漏,经常休息不好,那时在高二,学习成绩还不错,在全校也都名列前茅,老师对我很好,来家里几次,见这个样子,怕影响学习,就接到他家里住到高考结束,现在想想,真是师恩如海啊,很难报答。”

    周景微微一笑,释然道:“难怪呢,感觉景云小姐对你很依赖。”

    姚胜利笑着点头,伸手比量着道:“她那个时候,只有这么高,每天跟在我身边跑来跑去的,调皮极了,没想到,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再次见面时,都出落成陇川的一枝花了。”

    周景笑笑,又有些奇怪,随口问道:“那她和父亲的关系,怎么会搞得那样僵呢?”

    姚胜利吸了口烟,蹙眉道:“是家里的事儿,老师没有别的爱好,就是爱喝酒,醉了之后,脾气就很暴躁,对师母不太好,有时也会动手,师母去世的早,就因为这个,耿耿于怀。”

    周景叹了口气,轻声道:“可惜了,那她现在没什么亲人了?”

    姚胜利点点头,就感慨道:“是啊,三年前回陇川,见她生活得不开心,就调了过来,方便照顾,我待她又像是晚辈,又像是小妹子,可时间久了,外边有误解,被些别有用心的人传了闲话,闹得满城风雨的,好像是男女关系一样,我是不在乎的,身正不怕影子斜,对吧?”

    周景微微一笑,轻声道:“是啊,很多人都喜欢猎奇,编排领导的风流韵事,无中生有的事情不少。”

    姚胜利笑笑,把香烟熄灭,丢到烟灰缸里,拿起杯子,看着周景,意味深长地道:“上次的事情,还要感谢你,要不是你帮忙解围,家内不知要闹成什么样子,她其实知道我和景云的关系,就是醋坛子一个,每次和我生气,都故意找茬闹事,拿这件事发泄,女人嘛,没办法!”

    周景暗自吃惊,没有想到,对方已经知道了上次的事情,心里很是郁闷,却故作轻松地道:“没什么,当时事出突然,看到景云小姐出现状况,情绪不太稳定,都跑到海水里去了,怕出意外,就想帮忙解决,没想到,竟然是您爱人,事后想向您解释,又怕领导怪罪,就没有提出来,还请市长不要见怪。”

    姚胜利微微一笑,喝了口茶水,风轻云淡地道:“怎么会呢,你帮了大忙,从那天之后,她好多了,也不再闹了,这女人只要不生气的时候,还是很理智的。”

    周景笑笑,点头道:“是啊,人在盛怒之下,智商为零,所以在任何情况下,都要保持理智。”

    “说的好。”姚胜利放下杯子,双手交叉放到小腹上,向卧室方向努努嘴,就说:“你在滨海考察时,干得很不错,也很吃辛苦,景云都讲过了,还打了两次电话,让看方案,我瞧了之后,确实感觉很好,涵盖面很广,细节也不错,可cāo作xìng强,本想在会上丰富完善,没想到,节外生枝,受到了干扰,搞得很不愉快,不过还好,方案本身是过硬的,这样落实就可以了。”

    周景微微一笑,沉吟道:“上午的会议是有点意外,好像讨论得太激烈了些,其实没必要的。”

    姚胜利淡然一笑,双手摸着沙发扶手,慢条斯理地道:“没办法,人事问题嘛,向来都很敏感,也是同志们都关心的问题,现在想想,也不全怪老崔,是我提前没有沟通好,大家五五开。”

    周景笑笑,就说:“也是,他昨儿晚上才回来,市委那边催得还急,难免会出些沟通上的问题,只要静下心思,仔细想想,相信崔市长会理解的,都是为了工作嘛,何必搞得太僵呢。”

    姚胜利喝了口茶水,微笑道:“是啊,先冷处理吧,屁大的事情,吵吵就算了,没必要激化矛盾。”

    周景点点头,谨慎地道:“市长说的极是。”

    姚胜利看了下时间,就起身道:“这段时间,你先不要忙别的,就和老罗,柳副部长他们几个,狠抓落实的事情,方案再好,也要看实施的效果,碰到歪嘴和尚,再好的经文都没用。”

    周景笑笑,跟着起身,抓起公文包,递给姚胜利,点头道:“市长说的是,我会用心干!”

    姚胜利点点头,悄悄走到卧室门口,向里望了一眼,就叹了口气,摆手道:“走吧,咱们出去谈,别人还好,电视台那个老张,要注意下,那是个小人,最喜欢挑拨离间,搬弄是非了。”

    “好的,我会注意的。”周景微微一笑,把客厅的灯光关了,跟在他的身后,小心翼翼地离开,两人一起进了电梯,到楼下的台阶上,又站着聊了几分钟,才握手告别,各自开车离去。

感谢楼主的分享

TOP

感谢楼主的分享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