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9章 心病 - 《超级衙内》起点小说 - 藏书堡 - Powered by Discuz!

藏书堡提示:你现在浏览的网站是非法恶意镜像网站

请访问原网站:www.cangshubao.net
返回列表 发帖

第989章 心病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第989章 心病
  
  越是不想听到,不想见到的人越会在你意想不到的时候出现。
  
  张子剑听着电话走出门口,对着闫妍说道:“稍等。”快速的回到自己办公室,关上门后,问道:“怎么想起给我电话了。”
  
  “张子剑你还是人吗?这么长时间也不找我,甚至看都不看看,知道我多受伤吗?”可能知道张子剑忙,耐心的等着张子剑,可听到张子剑的口气,好像忘记她似的,一想到自己的伤痛,心中带出火气来。
  
  张子剑轻微的一侧头,心道:“还是火爆脾气啊!看来真和李宝恩似的,唯一的不同就是李宝恩不会把伤痛说着嘴上。”
  
  张子剑带着玩世不恭的笑容,又有点阴冷的说道:“怎么,还想试试?”
  
  听到张子剑话中带着冷气,闫妍不自主的打了个冷颤,想起自己那种痛不欲生的难受样,再也不希望来一次,可感情的事儿,就是因为想个人才驱动着思想,不是想要做点啥而驱动。
  
  像是说说话亲个嘴啥的,到也浪漫啊!非要来个你死我活,有人受伤才成?那不要享受,更不叫爱,要是恨一个人,这么玩还成,但也不是一般人能受得了的。
  
  要不是有太多的疑惑,闫妍内心还是有些抵触,不敢打这个电话。
  
  “不想,问你个事儿?”闫妍咬着牙说道。
  
  “问吧?”听到闫妮子说不想,张子剑心道:“还算是个正常人。那种玩法个给谁也不像再来一次。”
  
  心情有些好,口气也松了点。听着闫妍问道:“你是不是有病。”
  
  “呃!”这话有些诡异,闫妮子的野蛮,泼辣,啥手段也见过了,甚至不要脸的举动也有过,就算埋汰人,也不带这么埋汰的,打个电话。告诉对方,你是不是有病。
  
  张子剑楞了一下后,大声对着电话讲道:“你才有病呢?你们全家都有病,尤其是你,你病的最厉害。我看把你送精神病院去都能强制执行。”
  
  “不是。你听我说。”闫妍一听就知道张子剑误会了。还以为打着电话骂他呢?
  
  “我没时间听你瞎啰啰,还有,我上班时间不要给我电话,晚上也不行。”说着张子剑挂上电话。两手掐着腰,脸上也带着气愤的面容。随后走到办公桌前,把电话放心,拿出根烟来点上,猛吸一口。
  
  闫妍听着被挂断的电话。心里也恨的痒痒,不就是问问情况吗?有没有病,你自己比谁都清楚。
  
  “难道他真的有病?不然干嘛听到会发那么大的火?”闫妍也放下电话,同时歪着头在瞎想。
  
  自打那天,闫妍糟了老鼻子罪后,就一直想不通,别人没啥严重的,为啥到了她这里就特厉害。
  
  疼起来非常的想去医院,可真到事儿上。尤其是隐私方面,就算想去医院都有些羞,虽然在自己喜欢的男人面前,该怎么疯,怎么浪。都无所谓,可到了医院,那就不好意思跟医生讲,我这是被干的。
  
  那天要不是服务员进来收拾房间。闫妍还躺在床上,又饿又疼的。一点办法都没有,服务员帮她拿过她的手机来,她联系了几个好友,又给服务员点钱,照顾她的饮食和卫生。
  
  第二天,来了她的两个要好的姐妹,其实她的伤也算轻点,虽然还肿着,但没昨天那么厉害。两个姐妹也算是过来人,当听闫妍说后,也看看伤,都是一副惊讶的样子,很好奇,这到底是怎么干的?
  
  两个好姐妹,就告诉她,其实第一次,没这么厉害,说疼,疼上两三天也算正常,但不会到了外部肿胀,甚至疼的下不了床。由于没见到床上那摊血迹。也不好定论大出血,要是大出血的话,闫妍也不会躺在这里和她们说话聊天,而早去医院救治了。
  
  当然,作为姐妹们,也想知道,这位平时疯浪洁身自爱的高贵公主,看上谁了,被谁上了,再说这里也不是她们的底盘啊,要是在酒吧或者歌舞厅玩耍,被人下点药,啥的,那不是白便宜人。
  
  旁击侧敲的追问,就是没问出来,闫妍就说一句:是谁,就别问了,反正是我喜欢的人。
  
  两人知道问不出什么来,也劝着闫妍去医院治疗,但闫妍没好意思的,就让她们去医院问问医生,怎么处理,好在她们也有些经验,无非就是弄点消炎药,看看效果,不行在去医院做个检查。
  
  还别说,三天时间就消肿了,但里面该疼的还是疼,虽然小解的时候,还是沙沙的疼,但比那天轻多了。
  
  三人没事就聊天的说一些经验,反正闫妍也算是过来人了,听着两姐妹大谈男人,尤其是在床上的那些功夫,看似威猛,其实也就那么几下,纯属蜡烛抢的。
  
  甚至还问闫妍,他的多少,用了多长时间,问的闫妍脸红脖子粗的,但答不上来,自己清醒的时候,人家已经进入自己的身体,他什么时候做完的都不知道,那时候已经昏睡过去,醒来的时候,人已经走了。
  
  怎么说?而且还不能把张子剑说出来,虽然平时自己胡闹些,但这儿不能犯混,平时说说闺房隐私的话,当个笑话啥的,都没事,但有些事儿要传出去,带来的后果可不敢想象,再说,两位姐妹嘴也不很严。
  
  不知怎么说起,男人来,两位经验算是丰富的姐妹,告诉闫妍怎么保护自己。要是不想要孩子,除了算日子,就吃药,再就是带个保险,一般自己男人很少喜欢带保险的。
  
  这些小技巧,闫妍也默默的记在心里,接着听姐妹说,要是男人经常出去风流,人也花心的话,那可得注意了,不然带会来一些病,治起来可麻烦的很,有些病根本治不了。
  
  不说还好,一边听的闫妍脸色就变了,张子剑这样的人,女人少吗?之前还跟日本女人玩了一同,虽然是阴差阳错,但谁知道小日本会不会带着病啊!
  
  想起自己身子来,就有些后怕。得,甭等着好了在说,也甭啥害羞的,直接去医院做个检查。
  
  到了医院还没敢跟医生说明白,就查个血啥的,看看有病菌没有。
  
  血液来看,正常,但具体的她不说,也看不出啥来,这一趟算是白去了,好在有两个专家级的姐妹,说血里没问题,那就没问题了,可能是他那里,没洗干净等因素。
  
  闫妍也是个不放心的主,这事儿和个心病似的挥之不去。等到好的差不多了。回到自己的底盘,找个熟人,花钱看现场直播。弄的办事儿的都不好意思做,至于那个含苞未放的小姑娘,更别说边上还有个姐看着。
  
  要不是看在钱多的费份上,谁也不愿意被人看着做,男的倒无所谓,赚着钱白玩着处,这种好事八辈子都找不到一会,不就是看吗?可能想学技术,把所看过小电影中的动作一一展现出来,虽然折腾的人家小姑娘不轻,但主要是动作不断的变化,再就是累啊!
  
  没有预想中那么疼痛,女主角虽然疼的皱着眉头,但可以忍受。比自己那个轻多了。人家都能下地去洗个澡。至于床单上的血迹,也比自己那个少一半还少。
  
  到底是哪儿的事儿呢?这事儿真和心病似的,一个不成,那就多找几个试验品,侧面的多观察参观。
  
  喝,闫妍再自己区域内,成了名人了,喜欢看现场直播。而且给的门票价格都不低啊!尤其是喜欢看破~处的场面。
  
  家伙大的,小的。也都看了。就看到一个肿的,而且不算太明显。但和自己那个肿差距太大了。除非把男人的家伙弄成40钢管那么粗实的。
  
  除了高度怀疑张子剑有病外,甚至还想到一个可能,能达到和40钢管那么粗的玩意,在房间里,没别的东西可代替,顿时想起一个可能,会不会消失的电话,通话手柄到有那么粗。
  
  甚至还听说,有人都能用手,也能放进去,可能吗?不会也把他的手也放进去吧!
  
  这件事真把闫妍弄的和神经质似的,赶回南三亚后,立马给立马打个电话,先用排除法来测试一下,先说张子剑有病,也是试探的问,结果,还真试探出来了。肯定有问题才会反应那么激烈。
  
  这下,闫妍再次紧张起来,上次检查,说明没啥问题,可能时间太短,检测不出来。顿时立马飞回去,再次做个详细的检查,这次还找了熟人,签了保密协议。
  
  得,啥病没有,身体很健康,就连最嫩的地方,伤害最严重的地方,都检查了,多长时间了,早好了。医生也检查不出来,除了睡眠不足,身体缺乏微量元素外,没啥毛病,健康的很。
  
  心情大好的闫妍,再次杀回南三亚,打算在牺牲一次,想真真切切的体验一回做女人的滋味。先前,看现场直播的时候,别说自己那个难受了,以前没感觉啥,就算听到点哼哈的,下面也是有点湿润罢了。可自打有过那种经验后,那种如泉般的泉涌,阴湿了内裤。
  
  也不想想,以前有层膜保护着,出来的水当然小了,但没那层膜了,还不和决口的大堤一样,涌入洪水般的流出!
.
本文字更新由藏书堡提供,转载本章是为了宣传该作品。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请有能力的订阅VIP,或者给予推荐支持。您的支持,就是作者最大的动力。

谢谢楼主更新
各行其是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