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第六十九章 第二类公子哥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第六十九章 第二类公子哥
  
  一听这话,姜云辉不由就是一怔,官场中人对自己的前途是最为看重的,可孙平却甘愿为了这个女人放弃如日中天的事业,很显然,他对这个女人和小女孩儿当真是用情至深。
  
  原本姜云辉对于孙平这种有家有室却还在外面乱搞的人是颇为不耻的,可面对神色诚挚,目光中充满了幸福和挚爱的孙平时,他却又怎么都恨不起來。
  
  别人或许不知道孙平的底儿,但姜云辉很清楚,孙平本身并沒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可却是中宣部副部长苏维东的乘龙快婿,而苏维东又是去年刚登顶的最高首长王书记一手提拔起來的嫡系干将之一,圣眷正浓、前途无量,只要不出什么原则性的大问題,日后进入政治局是沒有什么悬念的。
  
  都说背靠大树好乘凉,有这么一位厉害的泰山关照,孙平的大好前途也是指日可待,少说要比别人少奋斗二十年,但如果他和许晨的事情一旦曝露,激怒了苏维东,别说似锦的前途了,恐怕在苏维东的报复打压之下,下场也绝好不了去。
  
  一步天堂,一步地狱,按理说,但凡有点头脑的人都知道该何去何从,因此,听到他的这番话姜云辉不禁甚感错愕,但随即,他对孙平的敬佩又油然而生,毕竟爱美人更爱江山,能为了真爱放弃一切的,这世上并不多见。
  
  “总之,好自为之吧。”一时间,姜云辉不由就有些嘘唏,本想再劝说孙平几句,可话到了嘴边,却不知道又说不出來了,嚅嗫了半天,只说出一这么一句來。
  
  孙平对姜云辉露出了一个满是感激的笑容。
  
  姜云辉和邢谓东离开半晌后,许晨才期期艾艾的带着小女孩儿走了上來,在孙平身旁坐了下來,满脸惶惑的问道:“今天是不是给你惹祸啦!”
  
  孙平就笑笑,轻轻握住许晨的手,安慰她道:“你别瞎想,沒事的!”
  
  “怎么会沒事。”许晨急得都快要哭出來了,“我今天就不该來湖岭,要不然你也不会……”她知道,來湖岭看孙平是要担很大风险的,可孙平因为公务缠身,已经将近一个月沒有回首都了,小雅想爸爸不行,天天哭着闹着要爸爸,她也是沒办法了,这才不得不带着女儿飞过來,不曾想,刚才到机场,就给孙平惹下了天大的麻烦。
  
  孙平心头也忐忑,姜云辉和邢谓东虽然沒说什么,可被他们撞破了此事,这就等于自己往自己脖子上套了一个绳套,并且亲手将绳索送到了姜云辉他们手上,只要他们需要,随时都可能勒紧绳索,让自己喘不过气來。
  
  姜云辉虽年轻,但行事却犹如翻云覆雨,老辣之极,当初孙杰主动请辞的原因虽然不为人知,但许多人都纷纷猜测,铁定是被姜云辉拿捏到了把柄,不得不如姜云辉之意,将位子让出來,既然姜云辉能这样对付孙杰,自然也可以旧计重施。
  
  尤其姜云辉和邢谓东关系好,邢谓东虽不能查他,但要把这事捅到省纪委甚至是中纪委去并不难,到时候,苏维东知道了别说保自己,不落井下石就不错了,到时候自己这官当不当倒是沒关系,可要是连累了许晨和小雅,那可就麻烦了。
  
  孙平可是知道的,老婆苏红霞的脾气可是出了名的爆裂的,心胸也极为狭窄,真要让她知道了许晨和小雅的事,那她还能饶得了她们母女俩。
  
  但姜云辉临走时的眼神,似乎又让他看到了一丝希望,他隐约觉得,姜云辉也是用情至深的人,他能够理解和体谅自己,也不会将这一切捅出去的。
  
  “这个孙平,唉……”刚出麦当劳,邢谓东提起孙平不由就直摇头。
  
  在他看來,孙平正如姜云辉说的那样,是在玩火,稍有不慎就会引火烧身、自毁前途,经他手处理的干部,少说有五成是抵挡不住女色的诱惑而一步步堕落的,他沒想到,平日里看起來作风严谨的孙平,居然也会在这上面栽跟斗。
  
  “呵呵,英雄难过美人关,这要搬上荧幕,也会被传为一时佳话嘛。”姜云辉就笑呵呵的说道。
  
  邢谓东也笑笑,又问道:“那你打算怎么处理!”
  
  “处理什么。”姜云辉又笑着问道:“难道有人向你们纪委反映了什么情况!”
  
  “呵呵,我那里谁的举报信都有一大摞。”邢谓东笑着说道,可心里就明白了,姜云辉并不打算在这件事上大作文章,至少说现在还沒有这个打算,不由就有些替姜云辉感到可惜,这么好的机会,拿捏到了孙平的痛脚,还怕他以后不乖乖的听话。
  
  “也有我的吧。”姜云辉笑着问道。
  
  邢谓东笑而不答。
  
  其实有沒有谁的举报信并不重要,只要组织想要查谁,那自然而然就会有谁的举报信,就好比上次对付程涵一样,随随便便就能收罗出一大叠的证据來。
  
  姜云辉也沒有继续问下去,而是换了其他的话題,但凡干部,几乎就沒有不被人整黑材料的,自己强势而來,一系列的动作更是触及了许多人的利益,沒有自己的举报信那是不可能的。
  
  一路无事,既沒有什么突发事件,也沒有许多桥段上的艳遇,飞机抵达首都机场的时候是下午三点,明晃晃的太阳,照得人懒洋洋的。
  
  “嗨,姜大哥,这里。”随着人流刚走出机舱,姜云辉就听有人大呼小叫道,转过头去一看,只见飞机舷梯一侧停着一辆极为拉风的银色跑车,而车旁还站着一个二十多岁的男子手里还拿着一副墨镜,他看起來年龄并不大,五官端正,虽不算帅气可也满面英气,穿着打扮也很阳光。
  
  “这小子怎么來啦。”姜云辉不由就嘀咕了一声。
  
  “呵呵,姜书记,來接你的。”邢谓东就压抑住内心的震惊,笑着问道,他也是从首都出來的,自然知道,首都乃天子脚下,不是地方所能比的,真正能够将车开进机场里接人的绝不是普通人。
  
  四九城里的公子哥,基本上可以分成两种类型,一种是姜云辉这种,致力于仕途发展的,这种还好,因为身在体制中,很多方面都比较守规矩,行事大多不太张扬,另一种,就是不愿意受约束,不想在仕途中发展的。
  
  正因为他们无拘无束,所受的牵绊比较少,因此更为嚣张,行事也少有顾忌,这种公子哥就更不好招惹了,因为你一旦招惹了,所面临的报复是你永远都难以想象的。
  
  而看刚才这年轻人的做派,很有可能就是属于后者的公子哥。
  
  姜云辉点了点头,走下舷梯之后,就笑骂道:“这家伙,消息还蛮灵通的嘛。”男子不是别人,正是好久不见的路翔宇。
  
  路老爷子是鼎力支持王书记的,王书记去年能顺利登顶,路家的支持自然是功不可沒,因此,随着王书记的地位日益稳定,路家自然也是水涨船高,而路翔宇,作为路家唯一的子嗣,日子也过得越发滋润了。
  
  “那是,你也不看看这里是谁的地盘。”路翔宇得意的一笑,“知道你的航班后,我提前大半个小时就來了,呵呵,够意思吧,來,看看我这新买的跑车,今儿刚提到车就來这里了,也让你尝尝鲜!”
  
  “够意思个屁。”姜云辉就骂道:“跑车好看不中用,就只能坐两个人,我们一起就來了两个,难道你自己走回去啊!”
  
  认识姜云辉那么久,邢谓东还是第一次听他说粗话,微微一愣之后,不由又哑然失笑,想想,以前姜云辉的公子哥本色,或许也就是这样的吧。
  
  “两个。”路翔宇就挠挠头,东张西望了一下之后,讪讪道:“沒听说芸珊姐去了湖岭啊!”
  
  “你还好意思自诩消息灵通。”姜云辉白了他一眼,又指了指一旁的邢谓东,说道:“这是我们湖岭的纪委邢书记,和我一起來的,你说你开个跑车來,能干什么!”
  
  “嘿嘿,这你又沒提前说一声,谁知道啊。”路翔宇打了个哈哈,又朝着邢谓东大大咧咧的打了个招呼,“老邢你好啊。”他中组部部长家的公子,自然是沒有把一个小小市纪委书记放在眼里,要知道,能去他家里坐坐的,最次也是副部级以上的大员,而且还都是手握实权的。
  
  可他越是大大咧咧的,邢谓东就越是忌惮,根本就不敢托大,忙笑着说道:“你好你好。”他虽然不知道路翔宇的身份,但所谓往來无白丁,姜云辉身份不凡,能和他相交,关系看起來又如此熟络的,能有普通人。
  
  他邢谓东在湖岭还算是个人物,可真到了随便扔个石头都能砸中一个厅级干部的四九城,却又什么都算不上了。
  
  “尊重点,别沒大沒小的。”姜云辉就沒好气的骂了他一句,又给邢谓东介绍:“谓东书记啊,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好兄弟路翔宇,倒弄了家贸易公司,性子就是这么大大咧咧的,你别和他一般见识!”
  
  “哪能了。”邢谓东笑了笑,突然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整个人脸色猛的一变,顿时就拘谨起來。
.
本文字更新由藏书堡提供。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请有能力的订阅VIP,或者给予推荐支持。您的支持,就是作者最大的动力。
看书会友。

谢谢楼主更新

TOP

感谢楼主的更新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