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第一百四十四章 康玉珍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第一百四十四章 康玉珍
  
  在延山县郊区,有一座占地数百亩,金碧辉煌,装饰极度豪华,集休闲,娱乐,家居为一体的康氏会馆。这康氏会馆的主人,便是延山县大名鼎鼎的富商康玉珍的。
  
  康玉珍,雪山市商会的副主席,为上市公司康氏集团的董事长,一生颇为传奇,相传,其白手起家,十二岁时从学徒工做起,跟大多数传奇的老板一样,身上有诸如聪明,能干,精明等成功的要素。但他的成功还是在九十年代的服装热潮。在捞得第一桶金后,康玉珍一发而不可收拾,这么多年来,进军多行业,硕果累累。
  
  如今,他的康氏集团已是集电子,服装,零售等多元化的商业巨无霸,2000年时,更在香港成功挂牌,具体的财富有多少,没有人知道。
  
  所有人并不知道,康玉珍除了是一个商人外,他还有另一身份。那就是原来雪山市地下世界三势力之一,黄龙会的幕后老板。
  
  自古官,商,黑便不分家。康玉珍,做为一个成功的商人,在黑白两道自然有其强大的能量。黄龙会在雪山市地下世界中,最为神秘的势力之一,他没有其他帮那么老牌,也没有四爷某省某会那强势,但却胜在深不可测。
  
  几年前,势力强盛的康玉珍对于新晋的黑社会呼凯龙和洪哥两人虎视眈眈,一夜之间,曾派出三百多人,要砸康玉珍的场子。一夜之间,那三百多人好像从人间蒸发了似的,再也没有出现。
  
  后来,这事也不知道是怎么了结的,反正后来有康玉珍能说话的地方,没有康玉珍所辖的黄龙会了。所以康玉珍多年已经不在延山县立足了,此刻他跟随着公司已经南下广州了。
  
  这次,康玉珍回来肯定是知道 呼凯龙的集团已经覆灭,要不肯定不会回来的,这里面应该是隐藏着一定的故事。当然了,康玉珍走了但是多年来,也是一直关注着延山县的事情,他的目的可以说是昭然若揭。具体这么多年康玉珍混的怎么样,还真没有人知道,所以也是相对的比较神秘,
  
  今天,康玉珍还是跟往常那样,穿着他那件白色的唐衫,坐在他家后花园的摭阳伞之下,喝着最新鲜的牛奶。
  
  康玉珍大概五十多岁,虽然年纪有些大,但他看起来很年轻,精神头很好,一双眼睛炯炯有神,闪动间射出凌厉的眼神,脸上异常红润,瘦弱的脸上没有一丝潺弱,很有气势,一头黑发,输得井井有痛,一丝不苟,对,跟我国演艺界的影帝的陈宝国有些相似。
  
  康玉珍常在外露面的负责人孙飞翼如一条狗那般站在易康玉珍的身边,眼中露出异常尊敬的神情。天下间,没有人比他更了解康玉珍的可怕了。他知道,康玉珍他生平最敬重的只有真正的强者,对于弱者都是不屑一顾,现实社会中就是这样,能吹牛,说大话的人都让人生畏,另眼相看。
  
  康玉珍抿了口牛奶后,拿起今天的雪山市早报,问道:“他还没有来吗?”
  
  孙飞翼忙道:“我去看一下吧?”
  
  康玉珍摇了摇头,一副什么尽在他掌握的样子,道:“不用了,他会来的。”
  
  “康董,为什么这么肯定啊?”
  
  “不为什么,因为我说过他会来,他就一定会来。”
  
  就在这时,一位身穿黑色西服,带着墨镜的中年人走到康玉珍身边,问道:“康先生,曹重阳来了。”这中年人走的时候,每一步的距离都一样,刚柔并济,非常和谐,显然也是一位练家高手。
  
  “嗯,请他进来吧。”
  
  大概在五六分钟后曹重阳一笑在两位黑色保镖的带领下,来到了康玉珍身前。曹重阳一笑,长得高高大大的,有北方人那种高人魁梧的身材,而且多年身居高位的他,自有一种气势,这使他在康玉珍身边的这一些杰出人物面前,显得毫不逊色,还略占上风。
  
  “康玉珍?”今天曹重阳在刚起床时,就接到了一个莫名的电话,约他下午在延山宾馆公馆见面,说有能力助他摆脱目前的困境。
  
  这段时间,被苑二狗为了童大康的案子搞的团团转,又有江米咪在背后用力,令他一点办法也没有。可恨的是他如今只有防守之力,而无力进攻,处境极其尴尬。今天接到这个神秘的电话,曹重阳也就将信将疑地来了。
  
  为了他自己的人和以后的仕途,他不来也得来。
  
  只是他实在想不到约他的人竟是康玉珍。康玉珍虽然现在不在雪山市,也不在延山县有什么大的生意。但是曹重阳知道,康玉珍乃是商界的名流,曹重阳是认识的。看着康玉珍身边的孙飞翼,曹重阳有些明白了。
  
  “曹书记,稀客啊!请坐。”在见到曹重阳时,康玉珍已经起身了,跟他握了一下手后,指着桌边的另一把椅子道。
  
  曹重阳也算的上是智慧,冷静的大人物,在一刹那的失神后,便恢复如常,道:“我实在想不到约我的竟然是康先生。康先生在商界,也是神通广大啊!”
  
  见到孙飞翼的奴才样,他终于知道了神秘莫测的原来黄龙会的后台老板是谁了?康玉珍呵呵一笑,道:“就是整两个小钱,什么神通广大。”
  
  曹重阳看了一下康玉珍,问道:“不知道康先生找我来,有什么见教啊?”
  
  曹重阳道:“早晨时,我不是已经跟你说了吗?”
  
  曹重阳紧盯着康玉珍,笑了笑问道:“康先生如何帮我?“
  
  康玉珍站起身来,笑了笑说道:“我听说你的一个朋友被纪委给搞起来了,是不是?”
  
  “呵呵,大家都知道的事情。”
  
  “嗯,虽然大家都知道,你作为市委书记却没有办法将他弄出来。”
  
  康玉珍的话可以说是一针见血,说的曹重阳不得不重新审视一下康玉珍了,听他的口气好像对童大康的事情是了如指掌。
  
  曹重阳依然保持着微笑,表情上是十分的放松。笑了笑说道:“康先生,有何高见?“
  
  “哈哈。高见倒是没有,具体环节是不是出在延山县县委书记苑二狗的身上?“康玉珍直言说道。
  
  “哦?说来听听?”曹重阳有点震惊。
  
  康玉珍坐了下来,笑了笑说道:“曹书记,这个苑二狗的背景很深,据我所知,他的背景你还不一定真正的了解。呼凯龙是谁去抓的知道吗?”
  
  曹重阳凝视了康玉珍一眼说道:“省厅去的啊。”
  
  “错,是苑英才亲自去的,还得到了某省黑社会老大龙四庆父女的支持,省厅去的人只是摆设。”
  
  曹重阳听了康玉珍的话,除了震惊还是震惊。他根本不能相信康玉珍所说的全都是真的。康玉珍看着曹重阳狐疑的表情,淡淡的笑了笑说道:“也许你不相信,但是这是事实。这有几天的时间,苑英才去哪里了?他不在延山县这是事实吧?”
  
  康玉珍的话令曹重阳不得不信,此刻,他感到康玉珍不只是一个商人这么简单了,如果要是真的,这么机密的事情康玉珍都知道,确实令人匪夷所思。
  
  “嗯,苑英才是请假了。”
  
  “这不就对了。”
  
  曹重阳抬起头来看着康玉珍,不慌不忙的问道:“你到底是谁?”
  
  “我,康玉珍啊?都老朋友怎么不认识?”康玉珍玩笑道。
  
  重新审视康玉珍是目前最主要的事情,他的身份绝对值得怀疑。为什么康玉珍能这么清楚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这肯定值得深思。
  
  “呵呵。”曹重阳稳定了一下情绪,看了康玉珍一眼问道:“康先生,这些事情你是怎么知道的?”
  
  康玉珍微微的笑了笑说道:“曹书记。这个暂时真有点对不起,我是无可奉告,以后你会明白的。”
  
  看着康玉珍神秘兮兮的样子,曹重阳肯定是猜不透、既然是猜不透的问题,目前情况下肯定要放一放。曹重阳依然保持着平静的表情,说道:“刚刚你说要帮助我摆脱困境,有何良策?”
  
  “你想不想摆脱困境呢?”
  
  “呵呵,这个问题,你问的就等于问一个大学生1  1等于几一样?面对困境谁能不想摆脱呢?”
  
  “既然这样,我跟你说句实话,苑英才只要拿下,一切全都在你的操控之中,是不是这样?”康玉珍笑道。
  
  “嗯。”曹重阳点点头,接着说道:“按照情理上来说,是这个道理。”
  
  “既然这样,这个事情我来过问吧,会很快搞定苑英才的。”
  
  “那我先谢谢康先生了?”
  
  “哈哈。、”康玉珍爽朗的一笑说道:“曹书记,咱们没必要这么客气,你也知道我的为人,既然答应了你的事情,肯定会不打折扣的办完。”
  
  “谢谢。我就静等佳音了?“
  
  “行。“
  
  “那我告辞了?“曹重阳笑了笑说道。
  
  康玉珍回头看了孙飞翼一眼,说道:“送一下曹书记。“
  
  “好的。“孙飞翼恭恭敬敬的说道。
  
  在孙飞翼的送下,曹重阳走出了康玉珍的房子。此刻,曹重阳也顾不上康玉珍是不是对自己有点大而化之,它主要考虑的是康玉珍的身份,值得深思,调查。
  
  作为一个市委书记,和一个商人说话,都这样,显然康玉珍不是商人这么简单。
.
本文字更新由藏书堡提供。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请有能力的订阅VIP,或者给予推荐支持。您的支持,就是作者最大的动力。
看书会友。

在孙飞翼的送下,曹重阳走出了康玉珍的房子。此刻,曹重阳也顾不上康玉珍是不是对自己有点大而化之,它主要考虑的是康玉珍的身份,值得深思,调查。
  ' w$ F0 H. P  q! j2 z
  作为一个市委书记,和一个商人说话,都这样,显然康玉珍不是商人这么简单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