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第1110章 我要未来

(藏书堡 .cangshubao.net)        企业内部出现这样的问题,不用问也知道是约翰派驻在企业内部的工作团队干的,不过还有一点,随着佳峰的员工越来越多,随着中层管理站稳脚跟,形成内部利益派系,这种情况也正常。

    多少大型企业最终不是死于外部,而是内部斗争。

    一路走来,以终端产品,商业模式,产业制造,核心技术,这些多个维度互相支撑起来的商业帝国,这条路比陆峰想象中的难,尤其是核心技术方面,涉及到了国际争夺,大国核心争端之中。

    这就不是一个人,或者是一家企业能够硬抗下来的。

    陆峰对国际各国在九十年代的定位了解的并不多,这是他的短板,毕竟上一世他只是个商人,而且是一个不太可能够得到这个层面的‘小商人’。

    他以为自己最起码能掌控一条较为低端的芯片产业链,依托国内市场的繁荣,从其他产品上赚钱,补贴芯片开发,决胜在十几年后。

    谁能想到欧洲这么怂!!!

    随着时间的推进,佳峰把董事局会议的地点设置在了一家五星级酒店,方便各大股东下榻,开会,随着一些小股东的到来,热闹了起来。

    十二月十五号,随着一架私人飞机降落机场,机舱门打开,约翰在几个人的陪同下走了出来,回过头看了一眼这架波音737,朝着身边人道:“这么好的一份儿礼物送出去,还希望能得到一些实质的回报。”

    “现在的情况,他比你清楚,个人利益最大化才是最好的选择。”旁边人说道。

    约翰微微点头,表示同意这个说法,在约翰眼里,佳峰的未来是确定的,作为最为突出的一家华夏企业,在目前国际局势中,被拿来开刀,再合适不过。

    所以在约翰眼里,现在不谈未来,就谈钱!

    半个小时后,陆峰接到了电话,约翰邀请他中午一块吃饭。

    陆峰挂了电话,出门开车直奔约定的酒店而去,到了地方,约翰一行人刚刚订好包间,约翰看到陆峰脸上露出了笑容,走上前道:“好久不见了啊,这一次我可是沾了你的光,坐着私人飞机来的。”

    “我可没说一定会接受你的飞机。”陆峰握着他的手道:“最近我听说集团内部的一些持股管理层闹腾,这事儿你知道不?”

    “怎么了?影响业绩嘛?”约翰深吸了一口气道:“这企业越大,内部管理就越麻烦,现在才哪儿到哪儿,按照国际大企业的发展来看,最好是引入先进的管理理念和管理团队。”

    “啧!”陆峰砸吧一下嘴,说道:“要不直接卖了,啥心都不用操了。”

    “哈哈哈哈,这倒也是个办法。”约翰毫不遮掩道。

    “看的出来,你们内部对于投资佳峰这件事儿,还是不太满意啊,这两年来我努力的做业绩,依然无法换来投资人的信心。”陆峰盯着他道。

    “时代浩浩荡荡,非人力可挽回,你如果是个欧洲人,施罗德绝对鼎力支持。”约翰很是诚恳道。

    “是啊,时代浩浩荡荡,还没等开演呢,你就觉得不行。”陆峰不想跟他讨论这些事儿,说道:“吃饭吧。”

    在包间里,刚坐下来约翰就跟陆峰分享了下半年欧洲的几场重要会议,施罗德集团作为大财团,能够探听到一些重要会议的议题和商谈结果。

    米国人下半年往欧洲跑的比较轻快,连威胁带哄的,总结起来就是两个字,封锁!

    约翰在饭桌上说这些事情,就是想让陆峰看清楚形式,他放下手里的筷子,开口道:“你凭实力关注军事嘛?”

    “不关注,没时间。”陆峰随口道。

    “那你知道,这半年来有多少军舰开往了这边,周围有多少军事基地,那些个国际银行今年下半年对你们的态度,还有国际顶尖的行业协会,不说芯片半导体,工业重装机,现在已经彻底封死了,大型的盾构机,重型龙门吊,高端机床,还有被誉为‘工业母机’的各类机床。”约翰朝着陆峰认真道:“就像是你渴求的光刻机一系列产业线,在绝对的实力面前,国家都会显得很渺小,更何况企业,甚至是个人。”

    “所以你投降了?”陆峰抬起头盯着他问道。

    “不不不,不是投降,是你们的话,识时务者为俊杰,我们需要活着,幸福的活着,需要钱。”约翰开解道。

    “看来咋俩需要的东西不一样。”陆峰沉声道。

    “那你需要什么?”约翰有些好奇,这个世界还有人不需要钱?

    “我需要未来!!”

    约翰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一挑眉,又把筷子拿了起来,吃了好一阵方才开口道:“失去了西方,真的没有未来,你可以去看看世界其他国家,现在你们的经济刚刚起来一点,可能这就是顶峰了吧,这样的一个经济,没有市场的。”

    “有没有市场你说了不算,既然你已经认定了,那好,我们可以回购你手里的股权,把你们先前投资的二十亿美金退回。”陆峰问道:“怎么样?”

    约翰耸了耸肩膀,感觉自己在听一个笑话,开口道:“这样吧,你现在还有百分之十的股权,这一次董事局大会可以制定个分红,你拿一笔钱后,那架私人飞机送你,我们再出五个亿美金,收购你手里的股权。”

    “然后呢?现在的佳峰就像是一个婴儿,你要把这个婴儿转手卖给米国,然后把它溺死在水盆里,对嘛?”陆峰盯着他沉声道。

    “可是它在这样的一个家庭里,根本长不大的,换成钱,是你现在最合适的办法。”约翰沉声道。

    “我不卖!!”陆峰用手微微一拍桌子道:“永远不可能卖!”

    “这不是以你的意志力可以转移的,你完全可以等国际形势好一点,拿钱再创造一家企业,等到米国可以让你在那边招揽人才,可以开展研发中心,可以跟因特尔,德州仪器这些企业合作,你再开始也不晚。”约翰劝解道:“你要懂得国际上的厉害关系。”

    “我知道引入资本,降低自己的股权会让公司失去控制权,都说引入资本是引狼入室,没想到,我引进的不是一头狼。”陆峰看着他嗤笑一声道:“是一头猪!”

    “你说什么?”约翰彻底被陆峰惹恼了,用手一拍桌子大声呵斥着。

    “我说你没有胆子,在全世界都不看好的情况下,我们若是取得成功,所获得的利益不知道多少倍的增长,你们不就是博收益的嘛,高风险,高收益嘛。”陆峰朝着他道。

    约翰看着他哼了一声,说道:“我又不是傻子,你如果不答应,那我相信明年的董事局大会,你会答应的。”

    “吃饱了,下午还有事儿,先走了。”陆峰拿起桌子上的毛巾擦了擦嘴,丢在桌子上站起身走了。

    陆峰的这种反应,约翰丝毫不觉得意外,他们也没想到事情转变的这么快,国际上的事儿,风向说变就变。

    这么做并不是约翰本人的意思,而是企业的意思,至于这么庞大的一家全球金融企业听谁的,我想这是不言而喻的。

    这个世界不管什么事情都是要讲立场的,商业从不是中立,连艺术都无法中立,更何况商业呢。

    约翰朝着旁边带来的四十多岁男子说道:“我觉得今年你先担任集团事务总监吧,不希望太直接的刺激他,主要还是看今年董事局的表决情况。”

    约翰非常清楚陆峰对佳峰的掌控力,他想要在公司里站住脚,就必须瓦解这种掌控力,哪怕陆峰表面上已经退出管理层,约翰认为依然不够,他应该拿股权套现后去消费,去度假。

    下午,三点多,陆峰坐在家里一言不发,以目前的状况来看,最好是找一笔资金进来,把施罗德集团给顶出去,可是二十个亿美金的资金,国内根本找不到,除非是国家层面出钱。

    现在就算是一些省,也没这么多钱。

    陆峰思来想去,还是觉得需要稳定住自己的这一方阵营,拿起电话给冯志耀打了过去,电话接通后,那头颇为公事公办的口气问道:“我是冯志耀,你哪位?”

    “是我,陆峰。”

    “峰哥?你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冯志耀略带惊喜道。

    “这大半年来一直都忙嘛,今年得空了,就想问问你最近怎么样?老爷子身体好点了吗?”陆峰问道。

    “下半年越来越不行,现在都住在医院里,熬着呗,这么大年纪了。”冯志耀声音里满是无奈,似乎对于结局已经认了。

    “会好起来的,不要太担心了,马上就是董事局会议了,你们公司今年派谁来?”陆峰问询道。

    “还是我呗,忘了跟你说了,我已经定了明天的船票,上午十点半就能到港口,这大半年来工作越来越忙,正好跟你吃个饭,好好聊聊。”电话里冯志耀略显激动。

    感受的出来,他这半年的时间成长了不少,话语之间多了几丝稳重。

    “好,我明天亲自开车去接你。”陆峰高兴道。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