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第两百五十章 元始天尊:官方行者,到此集结

达成进入第二关的条件是什么?

  杀猴子? 杀树妖?显然都不是,不然大家早进森林中部了,何苦被困在外层,面临树王的复仇,张元清认为,达成进入第二关的条件是选择阵营。

  乍一看,进入第二关的要求(需达成条件),显得毫无头绪,乱七八糟且自相矛盾的信息,不去招惹就不会有危险的山猴、树妖,信息错综复杂,而危险和副本难度不匹配。这就显得整个攻略的过程,又迷茫又轻松。轻松到仿佛是来登山游玩。

  没有给灵境行者一个强目的性的主线,所以,大部分人此刻都处在迷茫状态。达成条件什么条件

  但如果把所有信息汇总、提炼,会发现外层区域里的所有信息,其实都在告诉灵境行者一件事∶矛盾来源于阵营的不同。

  灵境行者在原始森林里做出的选择,便是阵营选择. 这个副本里有两大阵营一,遗失之城;二,原始森林。

  张元清一直以为,自己是没有做出阵营选择的,因为正是参透了这一点,他才没有猎杀树妖换取积分。但刚才看到那条信息后,他才意识到,杀猴和杀树妖是一样的。猴子是森林的守护者。

  现在的他,和那些杀树妖换积分的灵境行者一样,都是遗失之城阵营。那么,遗失之城阵营的人,该怎么达成进入第二关的条件?答案摆在眼前一清理掉敌对阵营的boss。也就是杀死树王和猴王。

  但张元清觉得,阵营的选择是可以更改的,支持他做出这个猜测的依据有两点∶森林阵营的条件太苛刻。

  现在回想起来,想成为森林阵营,条件应该是不违反注意事项里的内容,这个注意事项,不是单独的某块告示牌,而是所有告示牌上的内容。

  因为副本里总有几个没有杀过树妖和猴子的家伙,比如积分榜排在末尾,还是3分的几个奇葩。可是这些人,显然也没进第二关。

  由此可以推测,他们应该是违反了告示牌上的注意事项,就像张元清就和登山客交谈过。当时没觉得有什么异常,现在想来,那会儿就已经变成遗失之城阵营了。

  选择遗失之城如此简单,选择森林阵营如此困难,困难到一个人都没有,这是很不合理的。二,阵营对抗。

  既然是阵营对抗,那总得有个敌对的阵营吧,可现实是,所有人都进不了第二关,所有人都是遗失之城阵营。当然,不排除所谓的阵营对抗,是灵境行者对抗副本BOSS。如果阵营可以更改,那要怎么改呢?

  根据目前所收集到的情报,张元清发现个端倪. 注意事项。

  他从注意事项里,发现了两条特殊的内容。

  "长途跋涉中,如果你感觉身子不适,可采摘野果充饥。""如果遇到山鬼,可以向猴子求助。"

  其余注意事项,都在警告你不要怎么做,只有这两条,是告诉你应该做什么。山鬼要等天黑后出现,暂时不做考虑。采摘野果充饥这个注意事项,或许可以尝试

  他先前没注意到这一点,是因为采摘野果和不能吃色彩艳丽的菌类、水果,产生了矛盾。

  可是,刚才问灵得到的信息,让张元清意识到,"野果"指的是森林里随处可见的果实,而是猴群占领地盘里的果实。这就能解释为什么注意事项会出现矛盾,因为根本就不是同一种果实。

  反正也没法子了,采摘果实试试,不成的话,就去推boss 想到这里,张元清望向身边的少妇和少女,沉声道∶“我需要去验证一个猜想,如果成功,大概就能进入第二关。”“真的”牡丹仙子成熟艳丽的脸蛋,绽放喜悦,又有些不太相信。张元清点点头∶30

  LING

  "你和导盲犬先留在此处,不要随意走动。"说完,他看见浅野凉眼里闪过黯淡。深吸一口气,张元清道∶

  “我会留下这具阴尸帮你,不要小瞧她,她比你更强。”浅野凉清纯的脸庞露出笑容,她感觉自己没有被抛弃,感激道∶王泰,你果然是正义的伙伴。

  感觉被发了一张好人卡代沟太深,张元清懒得解释了,“嗯”一声,闭上眼睛,施展神游。灵体出窍,穿透树冠,直入云霄,越飘越直到感觉灵体的上升达到极限,这才停下来。

  张元清俯瞰原始森林, 郁郁葱葱的树冠遮蔽了大地, 除了森林, 几乎看不到其他东西。

  他凝聚精神力,观察着近处、远处的动静,很快发现东边几公里外,有一口规模不小的水潭,水潭附近,是一片果林,一串串红色浆果,沉甸甸的挂在枝头。

  渺小如蝼蚁的猴子们,在枝头,在水潭边,欢快嬉戏。找到了张元清欣喜的收回目光,转而望向那棵参天巨树。

  发现树王的攻击频率已经降到最低,六七根垂下的藤蔓,多数在攻击树底下,一棵棵树木在它的抽打中折断,清理出一片视野清晰的真空地带。

  张元清隐约看见许多身影,冒着头顶不断劈下的藤蔓,正往树下集结。打算合力推boss?这可不是正确的选择他嘟哝一声。

  当然,如果吃果子改变不了阵营,他会热情的赶过去一起推boss。

  张元清灵体下降,回归肉身,丢下阴尸血蔷薇,下达守护浅野凉的命令后,朝东边狂奔而去。此时,树王底部,一众灵境行者在经历了部分牺牲后,终于成功会师。

  抵达这里后,来自头顶的攻击基本已经停歇,每一位灵境行者,都化解了至少一次攻击,进入短暂的安全期。会师的灵境行者们,根据各自的组织聚拢在一起。

  以赵城隍为首,包括孙森森、茅山术士、袁廷在内的八位夜游神。

  以阿一为首,包括我命由我不由天、人性本恶、百无禁忌、踏碎凌霄等,足足十八名邪恶职业。以寇北月为首,包括良臣择主而弑在内的两人。

  以姜精卫为首, 过河卒、白虎万岁、卖火柴的小男孩等, 总共二十四人。五行盟成员牺牲了六人。

  此外,就是唯吾独尊、天下皆白、九漏鱼这些或属民间组织,或形单影只的散修,以及外籍灵境行者。人数最多,足有四十四位。总共九十六人。

  "良臣,你怎么跟一个无名小卒混一起?"百无禁忌微微皱眉。寇北月还没说话,小胖子已是愤怒的跳出来呵斥"大胆你怎么跟我老大说话的。"

  胖子的老大周围的邪恶职业们,纷纷用一种"自求多福吧"尸体在走动"之类的眼神看寇北月。我,我不是他老大寇北月被瞧的很不自在,本想解释,但少年爱面子,拉不下脸。森系轻熟女打扮的“我命由我不由天”,目光在五行盟成员里一阵搜索,蹙眉道∶"元始天尊呢,他怎么没来?"

  此言一处,守序阵营和邪恶阵营,纷纷望向五行盟众人。

  姜精卫张口就要一句"你管得着吗"慰回去,但被过河卒按下,穿着迷彩裤的青年淡淡道"进副本后,就没见过他。"

  身材敦实,模样憨厚的管中窥鲍出声附和∶"我刚才找了一圈,没有见到元始天尊。

  闻言,不管是守序职业,还是邪恶职业,难免有些失望,面对圣者境的boss,他们需要元始天尊这样的顶级战力。"不会是害怕到藏起来了吧。"

  “可能是想坐收渔翁之利,看来你们官方所谓的天才,不过是个卑鄙小人嘛。”邪恶阵营里,响起阴阳怪气的声音。"找死?"姜精卫竖眉道。她顺势鲁起袖子,一副要万军丛中,取汝首级的姿态。

  姜精卫心情很不好,来这里后,既没见到元始天尊,也没见到关雅姐姐。身边都是些半生不熟的同事。

  "小姑娘年纪不大,脾气不小,爷教你句名言牛头"

  火师遇到邪恶职业,两种极端性格碰撞,差不多只有干架的结果,那邪恶职业正要使出对付火师的杀手锏,便见太一门的赵城隍,掏出一把黑色手枪,扣动报机。砰砰

  那名邪恶职业侧身扑倒,机敏的躲开子弹。脸色冷峻的赵城隍,目光冷冽的扫过众人,开口道∶"一群乌合之众,再说废话,直接开战!"

  是的,那家伙若是说出那句话,在场的火师都会向他宣战,那么守序和邪恶两大阵营,只能开战,散修阵营里的唯我独尊,沉声道

  “我们时间不多,放弃无意义的冲突,谁在挑衅,我第一个杀他。”他显然也了解火师的禁忌。

  唯我独尊容貌清秀,但过于阴柔,眉间凝着戾气,单看面相,就能感觉出此人亦正亦邪,喜怒无常。唯我独尊看向五行盟众人,继续道

  “我没有和这么大的家伙交手过,不知道该怎么打,哪个木妖出来说几句。"说话间,众人看向了树王。

  他们根本看不到树王的全貌,面前的是堵宛如城墙的树干,延伸向极远的地方,甚至看不清树干的弧线。灰褐色的树皮呈明显的鳞片状,一块一块地密集拼接。五行盟里,一个朝气蓬勃的年轻人开口道

  "对付树妖最好的办法是火攻、砍伐,后者可以直接忽略,火焰一时半会很难点燃它,要知道,树皮底下全是水分。

  "最后一个办法,有了自我意识的植物,便不再是纯粹的植物,会诞生出一个寄宿意识的核心,我们称它为树心,找到它,毁灭它。"众人听的连连点头,那年轻的木妖走到树干边,伸出手,凝神感应片刻,道∶"树心在我们上方,五十米高的地方,藏在树干里。"这时,一个散修高声道∶

  "我建议你们早点动手,它在看着我们。"

  众人顺势看去,只见粗壮如城墙的树干上,长出了一双双没有睫毛,没有感情的眼睛,森然俯视着众人。年轻的木妖说道∶

  “我距离下一次攻击还有三分钟,足够爬到树心位置,还有没有木妖跟我一起上”超凡境的灵境行者,不具备飞行能力,擅长攀爬的木妖,正好有了用武之地。当即就有三名木妖,两男一女,从散修群体里走出来。

  四名木妖沿着陡峭的树干往上攀爬,他们几乎没有落脚点,仅靠凹凸不平的树皮抓力。但这不影响他们的速度, 擅长攀爬的木妖们, 宛如壁虎般, 灵敏的向上。底下的众行者,昂着头,凝神观望。

  在四名木妖攀爬到三十米高度时,他们胸腹处的鳞片状树皮,突然裂开一道长满利齿的口子,如同树干张开了血盆大口。"啊。

  三名木妖猝不及防,被一口吞入树腹,惨叫声戛然而止。

  五行盟的那名木妖青年,反应最快,在树皮裂开的瞬间,果断松手,身子往后一躺,让自己做自由落体运动。他相信,底下的同伴会接住自己。“啪”

  一道黑影掠过天空,狠狠抽在下坠的木妖青年身上,血肉之躯在半空爆碎,残肢断臂混淆着内脏、鲜血,啪嗒啪嗒坠落。掉落在人群里,掉落在试图去接人的五行盟同事身上。"他不是还有三分钟的安全时间吗""怎么回事,牛,全死了."

  惊叫声四起,哪怕是邪恶阵营,看到这一幕,脸色都不太好看。

  回应他们的,是一条条从天而降的藤蔓,碎碎评地面出现一条又一条的沟壑,在场的灵境行者们或利用灵敏闪避,或利用道具格栏

  但抽打而来的藤蔓实在太多太密集,瞬间就有三人被抽的四分五裂。树干上,一双双眼睛,依旧冷漠俯瞰,如视蝼蚁。

  管中窥鲍单膝跪地,双掌按在地面,只听轰隆连声,地面拱起,泥土凝成两只巨大的手臂,掌心朝上摊开,庇护底下众人。见状,在场的土怪们有样学样,纷纷动用控土能力,让地面升起一双双手臂,摊开一张张掌心。"嘟嘟嘟~"

  密集的藤蔓疯狂抽打巨手,土块簌簌掉落,手掌不停崩解。

  "boss的行为规律变了,安全时间无效,赶紧的,我们撑不了多久。"管中窥鲍咆哮道∶"你们几个牛逼的,这时候不上,还等什么时候?"

  他的咆哮声里,赵城皇身躯涌出蓬勃的阴气,皮肤深处透出青黑,粘稠的漆黑占满眼眶,十指长出乌黑利爪,肌肉纹起,黑色血管爬满全身。

  在他脚下,冰霜迅速游走,于地面凝成薄霜。

  好强目睹赵城隆的变化,感受着沛莫能御的阴寒气息,在场的散修、邪恶职业,心里一凛。赵城隍已是如此可怕,打败他的元始天尊,又是什么样的怪物?赵城隍身形消失。

  旋即,众人看见树干上,出现一串串凝结寒霜的脚印,时而在左,时而在右,轨迹飘忽不定。树干不停的张开木刺交错的嘴巴,但总是满上一步,没能攀咬到夜游状态的赵城隍。

  十几秒后,只听”碎“的一声,五十米处,霍然凹陷出一个三寸的拳印,撕裂坚硬的鳞状树皮,撕裂坚硬的纤维。啪嗒!

  赵城隍稳稳落地,拳头血流如注,露出白骨。他大口大口喘息,沉声道∶

  "树干坚不可摧,必须合力才能打破。"

  话音落下,阿一瞳孔侯然收缩,眼白变成琥珀色,皮肤角质化,覆盖坚硬甲胄,双腿变成强健有力的后肢,背后鼓起,生出鞘翅

  喻喻薄翼震动,掀起狂风,冲天而起。"带我一起!"姜精卫高声叫道。

  她疾冲几步,纵身跃起,试图抓住阿一的双脚。

  阿一空洞冷漠的竖瞳,看她一眼,主动降低高度,双臂一捞,抓着姜精卫的胳膊,带着她直冲天际。这个过程中,他迅捷的宛如苍蝇,时而横移,时而俯冲,避开一条又一条抽来的藤蔓。不多时,抵达了五十米的高度。

  阿一骤然疾冲,把红发少女甩向宽如城墙的树干,自身则一个俯冲,迎向当头劈来的藤蔓。

  他的手掌瞬间化作骨质长剑,朝天一舞。半截粗壮的藤蔓斩断,坠向下方。这给姜精卫创造了宝贵的时间。红发少女身体”呼“的一声,腾起熊熊烈焰,她如同一枚炮弹,拖曳着尾焰,重重撞在赵城隍打出的拳印上。"轰!"

  一轮赤色焰火炸开,高温瞬间碳化了该区域的树皮,恐怖的冲击波则撕裂下大片坚硬的纤维,拳印扩大,制造出一个深深的裂囗。姜精卫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嘴角沁血,闷哼着坠落。

  遭受重创,宽阔如墙的树干内部,发出沉闷且愤怒的咆哮,震的山林簌簌作响。无数道藤蔓怒须般舞动,抽向地面,抽向空中的阿一和姜精卫。

  眼见铺天盖地的藤蔓抽向自己,阿一果断的收敛鞘翅,抱膝蜷缩,他体表的角质疯狂滋长,团团包裹,形成一团坚硬的骨球,"啪啪啪"

  藤蔓疯狂抽打,让坚硬的角质球布满裂缝,沁出墨绿色的鲜血。角质球急坠而下。

  同样急坠而下的还有姜精卫,她手里握着一枚黄色玉佩,这件源自土怪职业的道具,在形成防御屏障的同时,加重了姜精卫的质量,让她快速坠向地面。

  姜精卫脑子虽然不聪明,但与生俱来的战斗天赋,让她不需要思考,就能自然而然的知道什么时候,选择什么道貝。"缺口愈合了"

  一名斥候眼力惊人,高声提醒。

  姜精卫刚才炸出的缺口,正迅速愈合。圣者境的树王,自然精通回复能力。当是时,相貌阴柔的唯我独尊,掌心托起一方黑色印玺。印玺表面雕刻浪涛,材质似玉非玉,似石非石。'轰!

  一道直径达数米的水柱,自印玺中喷薄,冲天而上。

  唯我独尊的身躯半透明化,仿佛与水融为一体,借着冲天的水柱逆空而上,无视过程中抽来的藤蔓,很快低达姜精卫炸出的缺口

  他身体恢复实质,抬手召唤出一柄蓝色冰晶凝成的长刃,狠狠凿入正不断收缩的缺口。"咔嚓"连声,冰壳覆盖了脑袋大小的缺口,并向周围蔓延。回复顿时受到有效遏制。"砰

  远处传来一声浑厚有力的枪响,回荡在森林上空。凝结在树干缺口的冰壳立刻炸裂,伴随着溅射的木屑。"砰碎碎。

  枪声接二连三响起,子弹不停的射击在同一个位置,每一枪都让缺口加深一分,扩大一隐藏在幕后的射击者,不但有一件威力可怕的武器,还有堪称绝顶的枪法。树底下, 茅山术士取出一根缠绕白布条的哭丧棒, 丢给阴尸, 操纵着他奔向树王。孙森森小嘴一张,吐出一道道怨灵,它们彼此交缠,编织成一条由怨灵组成的虚幻长鞭,哭丧棒和打神鞭,默契的抽打在树干。

  头顶张牙舞爪的藤蔓,瞬间僵住,继而软绵绵的垂落。树王灵魂受创,陷入呆滞。

  抓住机会,巫蛊师们纷纷化蛊,展开鞘翅、羽翼,带着一个个火师、蛊惑之妖拔空而起,冲向五十米高处。一时间,火球、火矛、火刀,相继炸开,热浪滚滚,火光冲天。而一位位蛊惑之妖利用破甲兵刃,制造出流血效果,遏制树王的回复。

  邪恶阵营和守序阵营的灵境行者, 罕见的并肩作战, 齐心协力下, 打出成吨伤害。

  树干五十米处的缺口,木屑横飞,不断加深,不断扩大,渐渐流出殷红的液体,纤维也越来越少,嫩红的血肉呈现。

  "看到树心了!被一层肉壁包裹,刺不破!"1 一名蛊惑之妖急速下坠,大吼道

  下一秒,他就被藤蔓生生抽碎在半空,并有越来越多的火师、巫蛊师,像蚊子一样被拍的血肉模糊。树王挣脱打神鞭和哭丧棒的影响,感受到了强烈的危机,疯狂反扑。

  与此同时,周围的树木纷纷凸显出人脸,充满恨意的盯着众人,密集的藤蔓、树根,或卷或绕,攻击众人。散修们无力对付树王,竭尽全力的纠缠来自树妖的袭击。“送我上去!”

  一名双手各持直刀的青年低喝道。"九漏鱼,交给你了,

  管中窥鲍双掌往地面一拉,九漏鱼脚底的泥土隆起,一只擎天巨手破土而出,托着他高高冲起,巨手刚冲起十几米,数条藤蔓交错着拍打下来,碎碎连声,土石凝成的手掌四分五裂。九漏鱼纵身一跃,看似惊险实则灵巧的从藤蔓交错的缝隙中跃出,不可避免的往下坠落。"哗啦"

  水柱冲天而起,恰好喷在九漏鱼身上,又把他往上顶了几米,并正好避开横扫而来的一根藤蔓。于此同时, 姜精卫大步奔出, 掌心凝成一团泛白的火球, 如投铅球般, 奋力顶出。轰

  火球在九漏鱼下方炸开,狂暴到难以想象的气浪,瞬间把他推飞,但无序的气浪也让九漏鱼丧失了平衡,不受控制的在空中翻滚

  当是时,修复伤口的阿一振翅而来,犹如一架战斗机,接着九漏鱼,带着他笔直扬冲,送入直径达一米的缺口。啪嗒

  九漏鱼双脚踩住缺口边缘,脊背后仰如弓,双刀爆发出刺目的白光,以一种劈柴的姿势,奋力将两把刀凿向被肉壁包裹的心脏。大股大股的鲜血从缺口中喷出,把九漏鱼染成血色。

  漫天挥舞的藤蔓顿时一滞,接着无力垂落,那一双双嵌在蛇鳞树皮上的冷漠眼睛,缓缓闭上,隐回树干中。四周的树妖,也跟着失去活性,还原成普通的植物。临近水潭,张元清施展夜游,隐去身形,悄然前行。

  很快,他看到了水潭,还有围着水潭生长的一棵棵果树,枝头挂着沉甸甸的浆果。

  但张元清没有立刻采摘浆果,不是因为那些在枝头攀爬,或在水潭边互相抓虱子、嬉戏的山猴,而是忌惮躺在谭边青岩上,呼呼大睡的猴王。

  猴王身长约三米,体表覆盖厚实绵密的白毛,掌心和手指是黑色的,脸庞也是黑色的。一只毛色亮丽的黄毛猴子,慵懒的靠在白毛猴王怀里,时不时甩动一下尾巴,轻柔的叫唤一声。这时,一只体型比黄毛猴子稍大的公猴,悄悄靠近,一把将毛色亮丽的猴子搜走,一路拖到几米外,然后翘起尾巴,趴在毛色亮丽的母猴身上,急速耸动。

  母猴开始是不愿意的,叫了几声后,就匍匐在地,掀起屁股,半推半就了。胆子太大了吧,偷偷摸摸搞王的女人?猴王这都不醒张元清信心足了几分。

  但是,圣者境的猴王,必然拥有强大到可怕的感官,如果偷偷采摘时被发现,他根本跑不掉。夜游能掩盖气味和声音,但掩盖不住奔跑时造成的动静,比如身体触碰到树叶、灌木,使其摇晃。保险起见,得想个办法引走猴王张元清心里一动,默默退走。等退到自觉安全的距离,他解除夜游,吐出小逗比。"阿巴!"

  小逗比趴在地上,歪着头,看向主人。

  张元清蹲下身,摸着胎毛稀疏的脑袋,对这个出生刚几个月的婴儿委以重任∶“你爬到那边,去摘一串果子,摘完赶紧跑,有多远跑多远。”小逗比"阿巴"一声,灵活的划动四肢钻入灌木丛中。张元清则再次施展夜游,向水潭方向摸去。他回到原来的地方,默默等待。

  大概半分钟后,他看见水潭对面的灌木丛,探出一只胎毛稀疏的脑袋,接着,不足成年人手臂长的小婴儿,沿着一棵果树,快速向上爬行。

  张元清目光时不时警向酣睡的猴王,之所以选择小逗比,而不是自己神游,不是召唤鬼新娘,正是因为小逗比气息弱。虽然猴王不是夜游神职业,但毕竟是圣者,精神力强大,难保后两者不会被它感应到。

  很好,它没有发现小逗比见猴王依旧酣睡,没有察觉到领地里来了一个弱小的灵体,张元清松了口气。在他的注视下,小逗比沿着树干爬到树枝,抱住一串红色浆果,运用灵体力量,奋力一折。咔嚓

  那串浆果离开了树枝,直直坠落,小逗比顺利从树枝上掉下去,脑袋顶着浆果,划动四肢,逃的飞快。。"吱吱~"

  见到这一幕,树上的几只山猴惊呆了,指着那串自己飞走的浆果,发出急促尖锐的叫声。吱吱声引来更多的山猴注意,继而是越多的吱吱,最后惊醒了酣睡的猴王。几米外,正激烈繁衍的两只猴子,陡然僵住。公猴呆呆的看着苏醒的猴王,挠了挠"吼~

  猴王愤怒咆哮,饥比尖牙,一口咬住还深 深嵌在母猴身体里的公猴脖子,致命摇摆。而旁边的山猴们上蹿下跳,指着远处吱吱尖叫。

  猴王侧耳听了几秒,漆黑的眼睛里闪过怒火,吐出死透了的公猴,沉沉低吼一声,高大沉重的身躯腾跃而起,直接越过十几米宽的水潭在"咚咚咚"的狂奔中,追击胆敢盗取族群口粮的小贼。见首领出动,山猴们这才敢追上去。

  见事不宜迟 张元清快速奔向水潭,临近最近一颗果树,腾空跃起,折下一条半米长的树枝,上面缀着四串红色浆果。

  树枝刚折断,便在夜游的影响下,消失不

  张元清不做停留, 扭头就跑, 同时向小逗比下达丢弃浆果, 速速逃命的指令。灵仆没有实体,不会制造任何动静,猴王休想锁定小逗比。

  一口气奔出数百米,他背靠着一株乔木停下来,一边等待小逗比会和,一边审视手里的半截树枝。"有没有效果,吃一颗就知道了."

  张元清摘下一粒龙眼大的红果,塞进嘴里,浆果酸酸甜甜,入口即化。股暖流涌入胃部,旋即通向四肢百骸,带来慵懒的暖意,驱散疲惫。"嗤嗤

  他身上冒气一阵阵虚幻的黑烟,体内有什么污秽被净化了。

  浆果有治疗伤势,恢复体力的功效,难怪说在身体不适时,采摘野果使用,这股黑烟是怎么回事,我好像被净化了张元清心里一动,有了猜测∶

  净化黑烟代表着他的阵营被清洗,或发生了转变。"回去验证一下,看能不能进入森林中部。"

  很快, 张元清与小逗比会和, 吞下小灵仆, 返回与导盲犬、牡丹仙子分别的地方。

  场面一片狼藉,树木倾倒,沟壑纵横,泥土大块大块的翻出,就像经历了一场规模浩大的砍伐,留下满目疮瘦。

  浅野凉浑身浴血的躺在地上,胸腔剧烈起伏,她的冰魄刀斜插在身边,她的左小腿弯折,骨头刺破皮肉,鲜血流消一地。血蔷薇木然的站在一旁,浑身泥污,背部T恤裂开,穿在内里的纳米紧身作战衣也撕裂了,露出雪白玉背,背部绽开血肉。

  牡丹仙子蹲在浅野凉身边,手掌轻按小腿伤口,柔和的绿光在掌心闪烁。这是回复术士的治疗技能。

  可迅速止血,修补伤口,但要接续断骨的话,就显得力有未逮。

  "看来是躲过第二次危机了。"张元清走上前去,审视一番,确定导盲犬没有生命危险。听见熟悉的声音,牡丹仙子心里一喜,扭过头来,愕然的盯着张元清手里的一截树枝,道"你,你去了那么久,就带回来几串红果?"张元清丢下几粒红果,道"喂给她吃。"

  说罢,径直走向远处的告示牌,在牌边停了停,深吸一口气,大步向前。这一次,他轻松越过告示牌,没有遭遇无形屏障的阻碍。【叮! 您已进入森林中部。支线任务一已完成, 奖励积分20点】【叮! 您是第一个达成条件的旅客,奖励100点积分。】【叮! 您的阵营为 山神! 请牢记自己的阵营。】【叮!支线任务二刷新中请组队】任务提示音到此结束。

  需要组队才能刷新任务?一个人进入不行?张元清沉吟几秒,退回告示牌前,看了一眼告示牌,发现上面出现了一幅地图。

  一幅及其复杂的迷宫图。

  线条画的乱七八糟,十个脑子也记不住啊张元清咕哝一句,收回目光,看向导盲犬和牡丹仙子。浅野凉苍白的脸蛋已渐转红润,弯折的小腿恢复笔直,挂着冰魄刀,一病一拐的走来,喜滋滋道∶

  "我的腿好了,王泰,我会报答你的,如果能活着离开杀戮副本 嗯,你刚才进第二关了对吧我看到你进去了,你是怎么做到

  怎么报答,雪女式报恩的话,我可以期待一下,

  "吃了果子就能进去!"张元清随口解释,望向丰腴少妇∶"牡丹,你吃了吗。牡丹仙子微微领首以一种无比古怪的眼神盯着他看。她刚才,刚才看到元始天尊冲到积分榜榜首了。

  不会吧,不可能吧,阴尸不对啊性格也不对,但王泰又这么擅长攻略副本牡丹仙子芳心”突突”的跳,她也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她深吸一口气,正要问出心里的问题,却发现天色一下子暗了下来。最后一缕余晖,沉入了地平线。夜幕降临。

  牡丹仙子耳边传来副本提示音

  【叮!生活在森林里的山猴们,惨遭外界游客的屠戮,猴王愤怒不已,准备迎接它的怒火吧!】【叮!夜幕降临,隐藏在山中的山鬼即将出现,请尽快逃离此处,进入森林中部区域。】

  猴王,山鬼,果然和他推测的一模一样牡丹仙子忍不住再次看向王泰,刚想说什么,心里陡然一沉,急呼道∶"五行盟的同事们危险了。"“成功了”

  看着九漏鱼摧毁包裹在肉壁中的那团心脏,看着周围的动静消失,底下的灵境行者们大喜过望。他们各施所长,牺牲了十几位灵境行者,付出的代价可谓惨重。但还好,总算推掉这个boss了,这么多高手合力,就算圣者也杀给你看。"他奶奶的杀戮副本,这才外层啊,比S级 副本还要可怕。"一名火师碎了一口。"等,等等,为什么没有任务提示?没有积分奖励?"一位散修疑惑道。

  话音落下,众人突然看见高处的九漏鱼,纵身一跃而下,那仓惶的姿态,仿佛在躲避什么可怕的东西。下一刻,鳞片状的树皮上,一双双没有睫毛的冷漠眼睛,再次睁开。无力垂下的藤蔓,陡然间恢复活力,张牙舞爪。一位木妖叫道

  "是复苏,它连复苏技能都会"

  复苏是木妖职业的招牌被动,就像夜游神的自愈能力。

  濒临死亡时,复苏能力可让木妖起死回生,但血条减半,身体进入虚弱状态,不复崩峰。两大阵营的灵境行者脸色微变。

  树王比他们想象的更顽强,看来还得死不少人才能彻底解决掉它。而此时,最后一缕余晖落下,雪上加霜的事情发生了。

  【叮!生活在森林里的山猴们,惨遭外界游客的屠戮,猴王愤怒不已,准备迎接它的怒火吧!】【叮!夜幕降临,隐藏在山中的山鬼即将出现,请尽快逃离此处,进入森林中部区域。】零时间,在场的灵境行者,脸色煞笔,眼底涌现绝望。"完了。"

  “要打三个boss?一个圣者境的树妖就如此难缠,三个boss,不是让我们团灭吗。”

  “开什么玩笑,杀戮副本不应该是守序和自由阵营对抗吗,怎么变成副本虐杀我们了??”散修心态直接崩了,官方和邪恶组织的成员,勉强能稳住,但也有些手足无措,斗志全无。高傲如赵城隍,冷漠如阿一,此时表情都有些僵硬。

  这副本不对吧,怎么会是这种难度。根本就是要让我们团灭在外层区域。“我们是不是,从一开始就弄错方向了? 推boss不是正确的方法。”袁廷提出质疑。周围的人顿时沉默了。

  这时候,再极其遥远处,传来一声雄浑的高呼∶

  "我是元始天尊,所有官方行者,到此集结!………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