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205 两鬼带着四个二

【藏书堡 .cangshubao.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华国最不能统一的是什么?张凡觉得是口味,这玩意别说统一了,甚至都不能当话题来说。

    比如这两茶素医院越来越多的外地职工,有三川的有陪都的,他们对外的时候很统一,都是巴蜀人士,都爱摆龙门,叽叽呱呱的,可破坏他们的关系也相当简单,就一句话:到底是陪都的火锅好吃还是三川的火锅好吃。

    然后瞬间分崩离析!

    而就夏天的饮食中毒和腹泻,因为涉及到饮食餐饮,华国东西南北都不一样,沿海的往往都是海鲜中毒,张凡去鸟市进修的时候,亲眼见过这么一个事情,一个妇女被鱼刺扎了一下,没当回事,结果导致要截肢。

    而云贵那边食物中毒的,大多数是因为各种菌子,而且大多数都是神经性毒素中毒的,吃完后干什么的都有,有说和齐天大圣开房的,结果给猴吹了一宿毛的。

    西北这边往往是是腐肉致病。

    张凡抵达医院的时候,都已经从分院开始调集医生过来了。群体性的暴发性的事故是最可怕的,这玩意一個操弄不好,不光会死人,说不定就会弄成恐慌。

    人吓人,真的是吓死人的。

    当太阳升起来的时候,医院的急诊中心大厅里还弥漫这一股子螺蛳粉混合着臭豆腐的味道,“你们昨晚加餐了?”

    一个小护士扭着鼻子问昨晚上夜班的护士,“你昨晚才加餐了,你可别说了,再说我都要吐了。”

    当大家觉得昨晚就是王炸的时候,正儿八经的王炸才来到。

    “张院,鸟市医院申请转院。”

    熬了一夜的张凡,虽然不是很累,但就是乏,虽然饿,但是也有点膈应,不太想去吃饭,可王红不光给张凡端来玉米糊糊,还拿着西红柿炒鸡蛋来办公室,张凡想说有没说。本来就有点膈应,看着西辣蛋呃逆有点止不住。

    听到鸟市申请转院,张凡好奇了,“他们怎么想通了?是什么病号。”

    说实话,对于茶素医院最不服气的不是其他省份的医院,而是鸟市的医院。申请转院,哪是下级医院向上级医院申请的。

    他们为了不承认,茶素医院是上级医院的事情,从来不申请转院,颇有一种反正我不承认,就没这一会事情的感觉。

    可这一次,他们申请转院了。

    “说是被动物咬伤的,疑似狂犬病发作。”

    张凡刚还面带微笑,听完吸了一口冷气。“患者已经出发了吗?”

    “快到了,患者家属强烈要求转入我院,昨晚本来要坐飞机,可当地医院不敢出健康风险证明,航空公司没让患者等级,家属直接包了一辆120连夜从鸟市出发,早上不知道走了什么途径,让鸟市的医院不得不发出转院申请。”

    “这叫什么事情啊!全部都是搞突击。这是来给我考试的啊。这样,准备好场地,让在家的院士、长河学者,让国际医科大病理系生理系,微生物系的教授、各科室副高以上的医生准备大会诊。”

    虽然欧阳各种和鸟市医院斗气,不过对于鸟市医院的诊疗水平,张凡还是相信的,能让他们咬着牙申请转院,看来真是棘手。

    薛飞刚换下衣服,想要回家的时候,一辆鸟市的120快速的进入到了急救中心的下车平台。

    “尼玛,鸟市拉肚子的也要送过来啊。”

    120汽车一停,四个男护士抬着患者就下来了,薛飞一看,他心里咯噔一下,狂躁症?

    担架上是个年轻的姑娘,直接用一巴掌宽的绷带裹的如同木乃伊一样,就这样,嘴里还发出哈吃哈吃如同野兽一样的低吼声。

    患者都没进急诊中心,直接被送进了ICU。

    “到底什么情况。”

    张凡一边安排专家体检治疗,一边快速的询问转院医生。

    “患者家属自述患者两周前被蝙蝠咬伤,当时未重视,昨日患者忽然出现怕光、怕水,狂躁等症状。”

    医院里,专家们已经汇聚过来了,国际医科大的教授们也过来了,差不多一百多人的团队汇集起来了。

    “镇定降温,现在最主要的问题是镇定和降温。患者已经高烧,再加上这种剧烈的躁动,会加剧患者的病情。马上进行血尿便常规,脑脊液检查,明确患者体内细胞数量。

    马上检查抗原。”任丽快速的下完口头医嘱后,看向了张凡:“张院,现在怎么办。”

    这个时候,患者的妈妈,看着挺富态的女性,已经是满目狰狞了,“张院,救一救孩子吧,钱,我们有。”

    已经出现症状的狂犬病,早些年有一例成功治疗,但也只有一例,后来不光其他国家想复制这种治疗方式,就连华国也曾复制过,无一例外的全部都失败了。

    而这个患者家属,估计也多少了解一点医疗。所以,当得知孩子可能是狂犬病后,第一时间就强行从鸟市来到茶素,她知道,如果孩子现在能被救活,估计也只有茶素医院了。

    张凡只是简单的点了点头,然后让老陈和家属开始交代病情,家属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让签字就签字,让按手印就按手印。

    甚至老陈给家属说道:“我们会对她进行实验性的治疗,或许会家属死亡速度。”

    说实话,目前在临床上对于狂犬病的治疗,没有什么常规的治疗,这玩意一旦爆发,患者几乎都是在一到五天内死亡。

    现在既然患者家属有强烈的抢救欲望,张凡索性放手一搏。

    很多人觉得进了医院,抢救不抢救都是医生的事情,其实这话是错的。

    患者进入医院后,抢救不抢救是患者爱人和直系亲属的事情,比如没有家属,这个时候医院在紧急时刻,可以申请医院负责人的同事,而实施抢救。

    如果有家属,必须征得家属的同意,很多患者,比如当遇上抢救只有一线希望,不抢救只能等死的时候,往往都会选择不抢救。

    这个结果,很让人心塞,但这就是实施。

    而且,有个特点,儿女容易放弃父母的治疗,接下来就是爱人放弃伴侣的抢救,最少见的是父母放弃儿女的抢救。

    当然了,很多都是因为张凡不想说但不得不说的原因,钱。

    一场抢救,大多数其实就是用钱来卖命的。有些人一辈子省吃俭用的三十年的钱财,说不定在抢救室内也就是几小时的花费。

    时间太有限了,张凡现在不确保这个患者什么时候死,说不定下一秒就会死亡。

    “来不及了,不管有效还是无效,我们还是要试一试的。现在我下令:任丽同志带领临床组对患者进行深度麻醉状态,高晶晶同志带领医学基础组,立刻提取患者的抗原做动物培养实验,分辨出病毒的DNA。

    居马别克通知带领生命维护组,全力支持患者生命。现在行动起来。”

    ICU最大的间病房里,患者躺在病床上,大量的氯胺酮、苯巴比妥之类抑制大脑的药物,直接让患者的大脑进入了大脑宕机状态。

    而生命维持组,也开始给患者各种支持,呼吸机、生命检测仪,各种蛋白,各种营养药物已经打开了通道。

    这个时候,其实说白了,就是给患者争取时间,争取让患者自身产生出抗体来对抗狂犬病病毒。

    虽然不是整个医院,但整个医院的高手这个时候都在ICU内评估患者的治疗方式。

    深度麻醉,这玩意不是闹着玩的,玩好了是医院的精彩,玩不好就是患者脑死亡了事。

    ICU内的各种信号灯红的,黄的,绿的,闪来闪去的如同外星球的飞碟一样,看着好像很好看,其实这全部都是用钱来堆出来的。

    患者20多岁,家里是据说是搞小商品批发的,虽然不是什么当地首富,但也有上千万的家底,说良心话,如果没有这个家底撑着,一般人家的存款,绝对支持不住ICU内的这些仪器闪一周。

    就当张凡觉得今天这位估计是最严重患者的时候,妇产科的吕淑颜直接把电话打到了ICU内,ICU不像手术室。

    手术室里面电话其实很多的,走廊的墙壁上,手术室内部的空闲地方,都是各种的座机。

    而ICU不一样,只有一部电话,而且这个电话绝对不能用来私人之间的联系。

    现在吕淑颜打进这个电话,说明情况很严重。

    “张院,有孕妇出现早产,但是患者明显高烧,冷战。胎心目前极不稳定……”

    “我来了!”张凡挂了电话,就朝着妇产科跑。

    一进妇产科,张凡就看到病床躺着一个大肚子孕妇,而孕妇这会如同被电击一样,不停的抖动,“我怀疑孕妇感染了不知名的细菌,而且有大概率已经穿透胎盘屏障,胎儿也已经被感染。”

    “足月的孩子?”

    “足月!”

    “大剂量光谱抗生素准备,立刻进行剖腹产。”

    “张院,会出现脏器衰竭的。”

    “没得选了,现在只有两条路,一尸两命,或者……”

    手术的难度不高,但目前维持状态就是一个考验。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