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第852章 新掌教竟是第三境界!

  白骨大圣正文卷第852章新掌教竟是第三境界!随着最后一声暮鼓落下,鬼洞鬼城陷入黑暗,死寂。

  此时的鬼城空荡荡,成了一座空城,哪还有白天时候的热闹繁华,只有饭桌上做好的饭菜还在热气腾腾冒着热气。

  但更诡异的是,饭菜能热一夜而不凉掉,就像是时间停止。

  不止是其它地方的人消失不见,就连五脏道观也是空荡无人,晋安、算命先生、小飞紫儿那对兄妹,全都消失不见。

  正殿里只剩下神像、灵牌一动不动摆放着,注视着道观外的黑魆魆世界。

  平静。

  空旷。

  黑暗。

  就是这座鬼洞鬼城的所有。

  ……

  ……

  呼。

  一股阴风吹刮进大门敞开的五脏道观,吱呀,观门被风推开,在这个诡异黑夜下让气氛陡添几分阴冷。

  “一更人、二更火、三更鬼、四更贼、五更鸡!关门关窗防火防盗!”

  道观外的巷子响起一个沙哑吆喝声。

  然后就看到一名身着更夫黑衫的酒槽鼻小老头,鬼头鬼脑走进道观。

  更夫小老头一走进道观,便看到了坐在位置上一动不动的晋安、玉阳子、算命先生几人。

  此时的几人如同被时间法则封印住,失去动弹、思考能力,端坐如石像。

  难怪玉阳子说每到晚上就失去记忆,记不得晚上发生过什么,原来这才是这座鬼城的秘密,人遭到了时间法则囚困。

  手里拿着竹梆、铜锣的更夫小老头似早已知道鬼城里多了几张活人面孔,直接走向端坐不动的晋安、算命先生、小飞紫儿几个大活人。

  “一更人、二更火、三更鬼、四更贼、五更鸡!关门关窗防火防盗!”

  更夫小老头仿佛就只会这一句话,来来回回唱着,他绕着几个活人转来转去,满眼都是新鲜感。

  这个时候,他那只红通通,特别巨大的酒糟鼻耸动几下,人身上的阳气被他吸走。

  这是个食人精气鬼。

  晚上看哪家门窗没关好,就会啖人阳气。

  就当小老头的狗鼻子快轮到晋安时,

  滋啦——

  滋啦——

  黑暗虚空,似有点点火星在碰撞,就像是两块打火石在相互碰撞,火星频率越来越高,越来越快。

  那并不是火星,而是元神念头在激烈运转,碰撞,思维想要跳出禁锢,不知道是不是更夫小老头幻觉,他好像看到了被时间定住身体的晋安眼珠子忽然转动了下?

  更夫小老头抬手揉了揉眼睛,不敢确定的再次看向面前晋安,晋安的眼珠子果然在动,正慢慢转动眼珠子看向他这边。

  虽然转动眼珠子的动作很缓慢,可的确是在转动眼珠子!

  《道法妙术七十二变》!

  第十变!

  禁邪术!

  轰隆!

  一声晴天霹雳,晋安身影拔地而起,冰冷瞪视吓傻原地的更夫小老头:“一个食人精气鬼也胆敢在我面前装神弄鬼,蚍蜉撼树,不知死活!”

  这更夫小老头不仅是个食人精气鬼还是个机灵鬼,一见情况不对,扭头就跑,跑得比一溜烟还快。

  不是晋安不去追赶更夫小老头,而是这个地方实属太古怪,他刚从时间囚笼世界脱困出来,重回现实世界,更夫小老头,包括前一刻还跟中了定身咒一样不动坐在旁边的玉阳子师叔、算命先生他们也全都不见了。

  晋安冷眉扫视四周,时间囚笼很可能是把人拉入另一个特殊小世界,外边的人看不到那边情况。

  接下来他用禁邪术破去此地邪法,一一救出玉阳子师叔、算命先生、小飞紫儿他们。

  几人刚重回现实世界,都察觉到自己身体有些虚弱,双腿发麻,连站起身的力气都没有,缓了好一会才恢复点体力,能够站起来。

  当晋安说出刚才的经历,说他们身体虚弱是因为被一个食人精气鬼吸了阳气与魂魄,几人吓得都是面色微变。

  “走,我先带你们离开脱离鬼城,然后我再去帮你们找回被偷走的阳气与魂魄,免得有鬼东西借你们阳气还阳。”

  此时的鬼城里,依旧是个空无一人的空城,蓦然,死寂,空旷的鬼城里响起晨钟敲响。

  时间未到却敲响晨钟。

  这就叫阴阳颠倒,生死相冲,在不对的时间办了不对的事,使一座鬼城的人如梦惊醒,发现自己已经身死,刹那,无边怨气与死气冲天而起,轰隆隆!

  轰隆隆!

  山摇地动!

  地面晃动!

  人死后所化的无边骷颅海,从一座座民房冲出,如白色潮水淹没向五脏道观。

  “先退回道观里!”

  但是一城的骨海数量实在太庞大了,如怒海狂涛拍来,小小的五脏道观根本挡不住骨海的淹没。

  “找柱子抱住!”

  晋安话落,元神出窍,观想三头六臂托天大魔神,一座身高数丈的大魔神拔地而起。

  三头六臂托天大魔神伸出两只托天臂膀,在一阵剧烈摇晃中,居然将五脏道观连同地基,整个从地面硬生生拔起,原地留下一个黑乎乎大坑。

  道观里的众人被晃得晕头转向,慌忙去抱身边东西。

  只有晋安身子稳如磐石的矗立在道观里,继续元神斗法。

  看到晋安站着不动,五脏道观整个被元神拔起,托天飞起,道观里的人们全都露出震撼表情,能轻易托举起一座道观,以后岂不是能搬山?

  这就是第三境界的元神搬物神通吗!

  可要说最感到意外的,还是玉阳子师叔,两人重逢短暂,还有许多细节并未询问,比如玉阳子师叔就下意识认为晋安就算资质再过人,也只是年轻一辈里的第二境界高手。

  万万没想到新掌教竟是第三境界!

  能够做到元神搬物!

  “祖师爷显灵,时隔千年,我五脏道教终于再出一名第三境界!师兄,你如果在天有灵,就助他走出更远的路!”

  此时,骨海已经临近。

  如同山呼海啸。

  地面剧烈震荡。

  “管你是哪路牛鬼蛇神!今日踏平了你的神殿庙宇!”三头六臂托天大魔神目无惧色,说话如雷鸣,一身气势桀骜不驯,就见其中一条托天臂膀举起一只红葫芦,然后拔掉葫芦嘴。

  轰隆!

  焚天阳火如赤色洪流冲刷出,整个阴间都被这件十万阴德法宝所发出的纯阳气息充斥满,火烧鬼城,连绵不绝。

  但凡被香火愿力烧到的骨海,成片成片真空,一个照面就被烧成虚无,这件纯阳法宝威力惊人,令骨海无法近身。

  与此同时,不断有大道感应。

  阴德一百!

  阴德一百!

  阴德一百!

  短短瞬间,就斩获到十几万阴德!

  香火愿力如洪荒赤流,还在焚烧骨海,大道感应还在持续!

  “不出来?那我就烧光你的徒子徒孙,拆光你的鬼城,逼你出来!”三头六臂托天大魔神气势如古,六只眼眸开阖间,气势桀骜睥睨。

  他的法宝实在太多了!

  三头六臂托天大魔神又祭出一件十万阴德法宝,刻着雷部三十六雷神名讳的仿道教神器震坛木,迎面大涨,化作一座雷光弥漫的山峰,将东市附近的一座座神殿庙宇砸倒,推成废墟。

  看着大发神威的晋安,道观里的几人全都吃惊,果然不愧是号称陆地神仙的第三境界,这种毁天灭地手段,也只有那些志怪神话中的仙人才有。

  关键是三头六臂托天大魔神此刻还托举着一座五脏道观。

  火光熊熊,烧红了阴间,整个鬼城都被阳火点燃,化作火海,建筑物全被大火吞噬。在火海里,有建筑物成片成片的轰然倒塌,再次把五脏道观里正紧紧抱着柱子的几人惊到。

  这就是第三境界的怒火吗……

  可轻易覆灭一城一地……

  已经超越世俗凡人的范畴,已经超凡!

  小孩心性纯真,没有大人的思想复杂,小飞紫儿这对兄妹此时睁大眼睛看着满城火海,脑海里只剩下一个念头:“原来我们五脏道教这么厉害!”

  鬼城火海还在快速蔓延,当烧到东市一座庙宇时,忽然,天降大雨,想要浇灭漫天阳火。

  阴雨绵绵。

  这些雨水并非普通的世俗无根水,而是阴间黄泉河里的阴雨。

  自古水火不容,阴雨与阳火对抗,一时间阳火无法烧到庙宇,但阴雨也无法短时间浇灭阳火。

  “藏头露尾!在我眼里都是不入流的小道尔!让我看看你到底是哪路牛鬼蛇神!”

  这里是阴间,晋安并未动用气血如烘炉旺盛的肉身,而是元神杀向庙宇。

  “师叔,接下来恐有一场大战,我先送你们出鬼城。”

  晋安元神分念,一边是元神奔杀向庙宇,一边是把五脏道观送出鬼城。

  以他获得的那么多机缘,又经过元磁圣山醍醐灌顶七次,虽然才是第三境界初期,可元神之强,并不弱于第三境界中期。

  晋安肉身虽在道观内,但一点都不影响他元神留在鬼城内斗法。

  这换作第二境界时,是连想都不敢想的事。

  元神斗法,肉身搏杀,只可做到一样。

  哪像现在,肉身元神齐出手,一心多用,互不影响。

  身影如巨人的三头六臂托天大魔神举起另一只巨大手臂,此臂掌心托举着一枚眼球,正是《天魔圣功》里的心魔劫。

  心魔劫眼球眨动间,照见庙宇内,庙宇内空无一物。

  第五变!

  天目术!

  天目术与心魔劫融合,掌心里的眼球出现惊人变化,金光灿灿,神道推演,如天悬巨大黄金瞳,再次去照庙宇。

  天目术,不惧敌人飞天遁地,隐形变化神通,可直视本质,令蛇虫鼠蚁,山精野鬼原形毕露,无所遁形。

  这次的天目术在庙宇里照见了手持竹梆、铜锣,身穿打更服的更夫小老头。

  原本还伸长脖子朝外望的更夫小老头,发现悬在天上的巨大黄金眼球正照向自己,他惊慌失措,慌忙跑进庙宇内。

  可很快他发现外界的巨大魔神无法突破结界抓到自己,他又小人得志的走出来,挑衅三头六臂托天大魔神。

  “师叔,还记得《五脏秘传经》上记载的探囊取物道术吗?”五脏道观内,晋安忽然转头朝玉阳子师叔人畜无害一笑。

  玉阳子师叔一怔,不解晋安为什么突然提起这事,点点头:“新掌教说的可是与赠术相对应的探囊取物术?”

  “哈哈,正是。”

  “今日我就为师叔大变一个食人精气鬼。”

  晋安在五脏道观里转一圈,在更夫小老头走过留有鞋印的地面,掌心拢起一捧黄土,双掌合拢轻轻糅合,捏出一个小泥人。

  随后,他将小泥人往地上一丢,神色威严的连喊三声长长长,小泥人抽芽长大,眨眼功夫就长成一棵大树,大树硕果累累,结满了人参果。

  这些人参果并非是三朝未满的小孩,而是成年人体形的人参果。

  其中一颗人参果瓜熟坠地,咔嚓,泥胎裂开,掉出来一个灰头土脸的小老头,正是酒糟鼻的更夫小老头。

  这惊奇一幕把在场的人都看得表情一怔。

  更夫小老头刚开始还有些发懵,没搞清楚状况,当看到熟悉的五脏道观环境,以及看到晋安时,他吓得亡魂大冒,刚扭头想跑,就被晋安的血气方刚压得趴在地上抬不起头来,皮肤被阳刚血气灼伤,不住兹兹冒烟。

  “一个食人精气鬼还不配我接连动用几件法宝,我问你,住在庙宇里的是哪路牛鬼蛇神?”

  “你如果回答得干脆,我也让你死得干脆!”

  晋安眸光冰冷,威胁道。

  7017k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