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小草立刻以人形出现在旁边,看到季枫手里拿着的令牌时,她脸上的表情凝固住了。

        好半天,她都没有说话。

        季枫也没有催促,甚至还主动把手里的令牌递了过去。

        小草几乎是机械式的伸手接过令牌,眼珠子直勾勾的盯着令牌上刻的蓝字。

        最后,她启唇说道:“这是他的令牌。”

        这个她指的是谁不言而喻。

        从认识以来,小草只跟他们透露过自己认识的唯一一个人——前城主蓝三江。

        虽然不知道他们究竟有什么样的过往,但是无疑这个人对小草非常重要,所以,没有人怀疑她说的是假话。

        确定了这令牌的身份之后,众人都欣喜若狂,他们忙碌了这么久,总算是找到东西了。

        接下来只要找到核心区的通道就行,至于这通道的位置,很简单,小草就知道。

        不过眼下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大家一致抬头看着面前白茫茫的一片。

        他们首先得从这里离开才行。

        在这云雾缭绕的地方转了半天,他们也没发现什么,某种程度上这鬼地方和他们先前呆的沙漠很相似。

        同样的空无一物。

        既找不到门也看不见机关和怪物。

        当然,这多半是暂时的,按照以往的规律,只要他们一直待在这里,迟早会有怪物主动跳出来找他们的麻烦。

        若是以往,他们还有耐心慢慢在这里耗,但是现在此行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他们只想立刻离开这里赶紧去核心区,完全不想再在这里浪费时间了。

        而且这样继续走下去,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谁也不知道眼前这秘境是不是最后一关,万一这后面还有一个秘境,之后又有一个秘境……子子孙孙无穷矣怎么办?

        他们总不能一直在这里耗着吧?

        不过现在再想原路返回也不行,季枫并没有忘记之前在森林里那扇被莫名其妙封死的门。

        往前走看不见头,往后退又无路可退,想到这里,就连找到令牌的喜悦都被冲淡了几分。

        “艹!还以为找到令牌就大功告成了呢,结果出不去!真是白高兴了。”

        雄鹰哥忍不住骂道。

        戴琳也感到很憋屈,默默的点了点头。

        小草则似乎还沉浸在自己的情绪里面,依然愣愣的低头看着令牌。

        众人急着寻找出路,也没有多加在意他她,任由小草一个人站在那里发呆。

        双手无意识的摩挲着磨砂质感的令牌,小草不断的在脑海里回忆着蓝三江。

        许多原先模糊不清的记忆也渐渐的清晰起来,她逐渐回想起了更多关于蓝三江的事情。

        她很早就认识这个人了,甚至可以说,她是看着蓝三江长大的。

        第一次遇见蓝三江的时候,他还只是个刚满十岁的孩子,似乎是因为贪玩偷了当时在任的城主——也就是他父亲的令牌偷偷溜进密室里玩。

        也亏得他聪明,知道要拿着令牌进来,因此一路上都畅通无阻,先前那些密室里的机关也没有被触发,直到他进入了森林里。

        也不知道他到底干了什么,把那棵常年昏睡的古树给惹恼了。

        当时因为受伤陷入沉睡的小草,察觉到了旁边古树愤怒的情绪,或许是出于求生的本能,怕那家伙愤怒之下不小心伤到自己的本体,所以就挣扎着醒过来了一瞬。

        就是那一瞬间,她看到古树伸出粗壮可怖的藤条重重的朝着一个孩子身上甩去。

        那孩子似乎也被吓呆了,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

        那藤条上携带着古树的灵力,一旦真的打中,那孩子恐怕就算是不死也只剩一口气了。

        没有来得及多想,小草立刻出手把那孩子救了下来。

        那古树竟然也没有深究,发觉自己的攻击被挡下之后就继续睡觉去了。

        后来小草才知道,有那令牌在身,古树的攻击根本就落不到蓝三江身上。

        所以他当时一动不动并不是因为被吓的腿软动不了,而是心里清楚自己不会受伤,所以压根懒得动。

        不过他当时也没有马上表现出来,反而还非常认真的对小草道了谢。

        小草当时来到这秘境时,因为处于重伤状态,所以身体本能的开启了自保模式,使用秘术遮盖住了自己的气息,就连那古树都不知道她的存在。

        但是当时的蓝三江,却能准确无误的一眼找到她本体所在的位置。

        然后认真的冲着那棵不起眼的小草道谢,还往她周围的土里浇了许多利于植物生长的灵药液。

        这让小草对他产生了一丝兴趣。

        但她当时重伤外加记忆缺失,轻易不愿同别人亲近,所以对此也没有什么反应。

        没过两年,这小孩又进来了,来到林子里以后,他又跑到小草的本体处,灌溉了大量灵药液之后才离开。

        后来他进入秘境的次数越来越频繁,好像是在找什么东西,又像是只是进来随便看看的,不过每次进来,都不忘给小草浇浇“水”。

        次数多了,俩人就这么熟了起来。

        她亲眼看着蓝三江的身形慢慢变大,自己的伤势也恢复了不少,蓝三江并不只是来她这里。

        或者说,这片林子只是他进来和出去时路过的地方罢了,有时候不急着出去,他就会停下来跟小草聊聊天再走。

        小草记得,他有一次透露过,有了这令牌,不仅可以不受伤害的在这些密室里自由活动,还可以进入一个神秘的地方。

        那个地方的具体情况,蓝三江没有多说,不过小草依稀记得,他称那里为:神宫。

        而且他似乎笃定了神宫就在这些秘境里面,他一次次进来就是为了找到神宫的位置。

        从十几岁,一直找到了三十多岁。

        最后一次见到他时,他的面容已经没有年少时那么年轻了,不过却神采奕奕的,精神十足,激动的跟她说自己大概找到了神宫的位置,等他从里面出来,或许可以想办法彻底治好她的伤。

        说完他就急匆匆的离开了。

        小草起初并没有太在意,毕竟这人以前也说过不少次自己疑似发现了神宫的所在地,但最终都是无功而返。

        她并不觉得这一次和以前有什么不同。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