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第2229章 大结局

  ,全科医师

  太阳从不知什么地方升起已经1个多月再也没有落下。

  这里是挪威最北边的城市。应该叫小镇。

  谢敏带着一个小女孩在湖面上划着小船。

  “奶奶,什么时候我可以见到爸爸?”小女孩已经有1岁半了,长得极为可爱。

  “想爸爸吗?”

  “不想。想妈妈和奶奶。”

  确实,在小女孩的印象中,爸爸是什么一个东西,大人是很难猜测到的,也许,就是一个布娃娃,或者说一只矮脚狗。

  湖面总是那么澄清,森林总是那么安静。谢敏选择这里静养确实是选择对了。

  整个镇只有378人,大多数都是渔民。

  这里的鱼实在是太多了,渔民们只需要付出很轻松的劳动,一年的收成就很不错。

  也有专门做旅游服务的。

  这里的旅馆总是爆满,500张床位,入住率总是在100%以上。不过,有规定,也不会超过110%。

  这里的人很富足。半年的白天,半年的夜晚。

  谢敏准备等孩子长到3岁的时候,她们就离开这里,刘牧樵的第一个女儿是要接受城市生活的。

  小女孩至今还没有取名,只有小名,曦曦。

  小女孩是谢敏心头的肉,疼爱极了,晚上睡觉,也不要妈妈,就粘着奶奶。

  谢敏每天会陪她做游戏,讲故事。

  谢敏看了看时间,“我们回去吃饭,妈妈给你做了好吃的鳕鱼。”接着,轻轻地摇动船桨。

  “妈妈,奶奶说我3岁了就可以见到爸爸了。是不是,我睡一觉醒来,就3岁了?”曦曦高兴地伸出手,要妈妈抱抱。

  “多吃鳕鱼,等曦曦长到妈妈这个位置的时候,你就3岁了,那时候,你就能见到爸爸了。”

  “好,我喜欢吃鳕鱼。”曦曦从母亲的怀里挣脱下来,捧着自己的碗开始吃鳕鱼。

  ……

  刘牧樵额头微微有些汗水。

  手术有些难度。

  他最近开了几个高级宝盒,其中,最令他得意的是,终于开到了心外科技能。

  今天,他是做第3台心脏冠状动脉搭桥手术,这比需要体外循环的瓣膜手术简单多了。

  只是,这台手术的对象,令刘牧樵微微有些紧张。

  手术的对象是刘翰墨。

  到现在才知道,刘翰墨并没有和谢敏在一起,他就在沪市做他的企业,虽然老婆死了,但他并没有离开原来的那个大家族。

  他是不能离开的。

  刘翰墨得了严重的冠状动脉粥样硬化症,支架,并不适合他,他必须做搭桥手术。

  自然,他需要世界上最厉害的医生帮他手术。

  他咨询刘牧樵。

  “谁最厉害?”

  “我。”

  “你做了多少例这样的手术了?”

  “两例。一例二尖瓣和三尖瓣置换术,一例法洛氏四联症,都非常成功。”

  “仅仅两例,你就说你是最厉害的?”

  “是的。因为,我有3万例实例。这是谁都比不了的。”

  这句话很难懂。

  不过,刘翰墨没有怀疑。因为,刘牧樵会的医学技能,还没有不是最厉害的。

  再说,刘翰墨不相信他,还能相信谁?

  事实上也是事实,刘牧樵的手术运用了完美级技能,才比较好完成了血管延伸与吻合。

  要是换个别人主刀,手术就会要大打折扣,效果最多只能达到50%。

  50%的效果也能活下来,还可以活很多年,但是,不可能超过15年。15年是极限。

  刘翰墨还不到60岁,再活15年也就是70多岁。

  现在这个年代,活70多岁,

  未免太可惜了。

  刘牧樵的手术是成功的。

  刘牧樵使用了宗师级别的心脏搭桥手术,成功地让刘翰墨的三根心脏血管并联起来,今后万一哪一根阻塞了,另外两根就会起到供血作用。

  人体很精妙,但这种并联技术只在大脑里使用一次,刘牧樵就是受到了大脑动脉血管的启示,把几根血管并联起来。

  刘牧樵没有问刘翰墨,谢敏的去向。

  刘翰墨似乎也刻意回避了这件事,可以这样认为,刘翰墨和谢敏并没有和好如初。

  刘牧樵不想问。

  虽然他并没有责备谁的意思,但当初的恩怨,多多少少影响了他这一代。

  这些,刘牧樵准备把它忘记。

  父亲给了他生命,刘牧樵也给父亲30、40年的生命。当然,他们之间并不是简单的数学加减法。

  刘牧樵最后检查了刘翰墨的心脏,万无一失了,他决定关胸。

  他自己来。最后的缝皮也是他自己来。

  他用的是美容缝合,拆线之后,几乎看不到明显的伤痕。

  他缝合得很认真,一针一针,就好像是在做整形美容手术,他继续使用完美级手术技术。

  做完手术,走出手术室,他见到了两个同父异母的弟妹。

  他们并没有多少感情可言,他们的母亲王娜灌输了仇视刘牧樵的教育,多多少少对他们有些影响。

  他们很担心刘牧樵会和他们争遗产。

  “手术结束了,达到了我的预期。”刘牧樵淡淡地说。

  “多谢。”妹妹努力笑了笑。

  “半个月后可以出院,我可以用我的私人飞机送他回沪市。uu看书如果你们不介意的话。”刘牧樵说。

  “不了,我们的飞机就停在清江机场。”弟弟说。

  “那好吧。我明天要去国外,刘翰墨――我父亲出院,我就不送了。喔,对了,有件事我要跟你们说清楚,德欣医院,我准备归还给父亲。然后,我买下来,献给国家,作为安泰医院的一部分。你们不会反对吧?”

  “不存在反对,父亲已经给你了,你没有必要买下,父亲也不会要你的钱。”弟弟说。

  “如果他不要,我就把这笔钱作为一种慈善基金,用刘翰墨的名字冠名。”刘牧樵下定了决心,他不需要刘翰墨的任何资产。

  刘牧樵事实上已经是首富。

  他需要的不是钱。他想要的是积攒更多的高级宝盒,开一本宗师级的《全科医师》的大书。

  他登上了去日内瓦的飞机。

  他被世卫组织聘请为首席医学家,今天去参加“全科医师专业委员会会议”,组委会决定刘牧樵作为唯一候选人,参选世界全科医师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

  除了参加会议,他顺便应约在16个国家作学术报告,还有7台大型手术要做,其中,给某国女王换心脏是这次出国的重头戏。

  随他出访的还有去年的医学诺奖得主夕羽。

  姜薇和苏雅娟朝飞机挥手告别。

  飞机起飞了。

  苏雅娟打开劳斯莱斯幻影的车门,她和姜薇相继坐了进去。

  小黄是刘牧樵劳斯莱斯的专车司机。

  “姜薇姐,你准备给宝宝取什么名字啊?”

  姜薇笑了。

  笑得很甜。

  ――大结局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