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我真是实习医生啊

  【大医精诚状态持续开启中】

  【已习得心脏搭桥手术】

  【冠状动脉粥样硬化狭窄,取患者本体血管塔桥,另辟蹊径,恢复心脏血供】

  【已习得经导管主动脉瓣置换术】

  【经股动脉置入导管,将人造心脏瓣膜输送进入心脏,替代原有瓣膜功能】

  【已改良自体心脏移植术式】

  SSS级的心脏移植术后,系统奖励的【大医精诚】状态让苏杰惊喜不断。

  对于一名医生来说,一辈子能专精一门技术,就已经可以算是行业大牛了,并不是说欲望太低,实在是能力有限。

  身体的奥秘即便以现代医学的眼光看来,依然布满迷雾,让人捉摸不透,找一项难度偏高的技术,穷其一生去钻研,以期有朝一日自己能在无数前人的基础上创新,这已经是很多医生可望而不可求的梦想了。

  可当苏杰拥有了【大医精诚】状态后,只要是现存的技术经验,他都能很快的掌握,而他需要的做的,就是在掌握了前人的技术前提下,不断推翻它。

  六月初的几周时间内,苏杰就又掌握了好几种心外科四级大手术技术,同时再一次改进了心脏移植手术。

  这次的病人是一名中年妇女,因为心脏肿瘤慕名找到东南医院,希望能通过猪心移植得到延续生命的希望。

  但在苏杰联合全院相关科室讨论后,发现这个病人的情况或许并不需要替换心脏,她原有的心脏功能完好,而且肿瘤的发展还没有到无法切除的地步。

  只是切除的难度很大,肿瘤大部分位于心脏后方,严重侵犯左心房、左心室和二尖瓣等重要部位。

  常规的手术切除方式几乎不可能,但苏杰却突发奇想,提出自体心脏移植的手术方案。

  苏杰的想法其实也很朴素简单,既然手术最大的难题就是肿瘤位置靠后,手术过程中很难操作,那么直接将心脏搬出,处理完之后再放回原位,行不行?

  创新的想法提出很简单,但想要真正将它落实,却需要大量的讨论和实验。

  好在经过整整三天的全院激烈讨论,最终大家还是认可了这个方案,决定试一试。

  手术如期进行,过程十分顺利,病人在停循环的状态下,被摘除了心脏,鲜红温热的心脏被摆在器械台上,由苏杰紧张的切除包裹在后方的肿瘤。

  整台手术进行的非常快速,在处理完病人心脏上的肿瘤后,苏杰很快就将它原位放回。

  整个过程和心脏移植的流程很像,但却又像魔术戏法一般,自始至终,这颗心脏都是病人自己的,并没有供体心脏出现在手术间内。

  而创新术式的好处还不仅仅是快速。

  ‘移植’了自己心脏的病人,术后避免了排斥反应的危险,从根本上杜绝了器官移植术后死亡风险最高的并发症。

  【大医精诚】状态的效果实在是让苏杰爱不释手,这或许并不像解锁终极术式那样,让人及时行乐,但却奠定了苏杰未来职业生涯不断开拓进取的基调,节省了他大量学习前人经验技术的时间。

  在别人还在孜孜不倦研习前人所学的时候,苏杰却已经站在这项技术的最前沿,考虑着该怎么往前再迈一步了。

  医院里的工作每天都在继续,重复但又不枯燥,而在另一边,六月中旬的东南大学终于迎来了最后的告别,苏杰这一批毕业实习生终于要和自己五年的大学生活挥手,即将走向人生新的篇章。

  穿着学士服的毕业生们,在大礼堂接受了校长的拨穗,浓重的仪式感让他们深刻的意识到,一切真的就到此结束了,他们即将要和青春告别,与自己人生中最自由自在的一段时间说再见。

  “我们建个同学群吧。”

  “对啊,大学五年,班上很多同学微信我都没有。”

  “大家以后多在群里说说话,以后有机会一定要聚一聚,十年同学集会,听着就很过瘾。”

  或许很多人都知道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这种同学群在很短的时间内也会变成死群,被遗忘在角落里,再也不会有人在里面说话。

  但此时此刻,大家还是忍不住都拿出了手机,进入了群里,找到那些五年都没有说过一句话的同学,加上联系方式。

  这个时候班长高声喊道:“走吧,去操场拍毕业照了!”

  于是一群穿着学士服的毕业生纷纷向着操场走去。

  今天阳光正好,操场草坪上站满了身穿学士服的毕业生们,温煦的阳光落在他们青春无限的脸上,衬着他们的笑容格外的灿烂。

  “哇塞,安楠你快看,这是我们班租的毛绒道具吗,还租了三个,毛茸茸的大狗真可爱。”

  穿着学士服,脸上画着淡妆,乌黑的长发随意披在肩上的杜安楠转头看去,只见不远处的草坪上正站在三个憨态可掬的毛绒人偶。

  是三头狗,哈奇士、金毛还有一头泰迪。

  估计是哪个班租的道具,给毕业照增加一些趣味性,短短的时间三头毛绒大狗周围就围了很多的毕业生,大家都兴致勃勃的掏出手机,想要和三头大狗合拍点照片。

  倩倩也想去拍照片,可杜安楠却兴致缺缺,摆摆手表示自己不想动。

  看着倩倩离开的背影,杜安楠有些失神的望向操场的入口处,可惜苏杰的身影并没有出现,这让杜安楠忍不住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一直以来,杜安楠其实都很能理解苏杰。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苏杰的时间并不仅仅属于自己,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去做,很多病人要去救。

  但再善解人意的女孩,也会有变得蛮横的一天,今天是毕业典礼,一辈子只有一次,杜安楠很想要苏杰能陪在自己身边,两个人穿着学士服,相互依偎着拍张照片留恋。

  就在前几天,杜安楠还凑巧在微博上看到了一个博主发的‘从校服到婚纱’挑战,有好多情侣都发了照片,第一张是毕业照的合影,第二张则是婚纱照。

  说实话,杜安楠也有一个小小的心愿,希望能以后参加这个挑战。

  可惜今天苏杰依然有手术要忙,早早就和杜安楠说了不能来拍毕业照,这让杜安楠今天一整天都有些闷闷不乐。

  “平时忙也就算了,为什么今天这么特殊的日子也不能陪陪我呢,真是个大猪蹄子……”

  东南大学的操场上,到处都洋溢着欢乐的气氛,身穿着学士服的毕业生们发泄般的释放着自己的能量,似乎想给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留下许许多多深刻的记忆。

  杜安楠到这一刻才明白什么叫做快乐都是别人的,而自己什么都没有,和周围欢乐的人群格格不入的她,撅着嘴巴微微叹了声气,起身准备走远一点,离人群远一点。

  可就在她从草坪上站起来时,突然感觉到面前的阳光被什么挡住了,抬眼一看,才发现那三个毛绒人偶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自己的面前。

  一头金毛、一头哈士奇,还有一头泰迪,毛茸茸的,很可爱。

  站在最前面的金毛伸出了手,将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递到了杜安楠的面前。

  “给我的吗?”杜安楠奇怪的指了指自己得鼻子,疑惑道。

  金毛没有说话,只是晃了晃脑袋。

  周围的毕业生们也都围了过来,好奇的看着三个毛绒玩偶想干什么。

  杜安楠伸出手,拿起毛绒手掌上拖着的盒子,她现在心里还想着这是不是什么游戏,在操场上随机找一名幸运毕业生,给一个小礼物什么的。

  “真的是给我的吗?”杜安楠不太自信的又指了指自己的小琼鼻。

  金毛还是晃了晃脑袋,它的头套似乎有些太大了,一晃起来整个脑袋都东倒西歪的,看的十分滑稽。

  “噗嗤。”

  杜安楠忍不住笑了出来,但又觉得这样似乎不太礼貌,于是赶紧捂住了嘴巴。

  金毛拱了拱手,似乎是在催促杜安楠赶紧打开盒子。

  杜安楠于是乖巧的打开了盒子,精美盒子里装着的,是一颗心脏模型,惟妙惟肖。

  这种模型一般是用来教学的,基本上是按照人类心脏一比一复刻的,以前在课堂上杜安楠就看见过有老师展示过。

  金毛这时候比划了几下,示意杜安楠继续打开这颗心脏模型。

  周围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有些人真的只是围观,表情显得十分迷茫,可有些人却明显知道事情的发展,眼神中更多的是期待和按奈不住的喜悦。

  不知道为什么,此时此刻的杜安楠心脏突然咚咚咚快速跳了两下,她看了看眼前的金毛,迟疑了片刻,然后掰开了这颗心脏模型。

  一掰为二的心脏模型内部也呈现出人体心脏的形态,而就在心脏窦房结的位置,一枚戒指静静躺在那里,今日份温煦的阳光撒在上面,让它闪闪发光,迷人眼睛。

  杜安楠差点没有抓稳手里的心脏模型,她低声惊呼一声,然后眼泪便不由自主的夺眶而出。

  一瞬间,杜安楠就明白了一切。

  窦房结里的戒指。

  这世上只有一个人会送给自己这样的礼物。

  “小苏!”

  杜安楠一头扎进了面前的金毛怀里,穿着不合身毛绒人偶服的苏杰踉踉跄跄后退了两步,差点没被杜安楠一头撞倒。

  “你差点把我撞死。”被杜安楠摘下头套的苏杰无奈的说道。

  “你骗人,你说你今天要去做手术。”杜安楠哭哭啼啼的趴在苏杰的怀里说道。

  “我可没骗人,我刚刚下手术台。”苏杰笨拙的动了动胳膊,一下子就把杜安楠逗得破涕为笑。

  就在这个时候,刚刚还在周围看热闹的毕业生里面,立刻冲出了一群人,他们手里或捧着鲜花,或拿着音响放着抒情的慢歌,或只是单纯的围过来鼓着掌,脸上洋溢着热烈地微笑。

  直到这一刻,大家才反应过来,这是什么情况?!毕业季求婚?

  鲜花被交到苏杰的手中,伴随着舒缓悠扬的音乐,苏杰单膝跪下,他的声音在此刻变得无比的温柔,充满磁性:“安楠,我爱你,嫁给我好吗?”

  就在几分钟前,杜安楠还埋怨苏杰再这么重要的日子竟然丢下自己一个人,校服到婚纱的浪漫记忆可能没办法实现了,可现在,穿着毛绒大狗服的苏杰却单膝跪在自己的面前,而自己的手里,则拿着那枚被放在窦房结里的求婚戒指。

  苏杰这时候说道:“窦房结是心跳的起始,安楠我第一次遇见你,你就成为了我的窦房结,我的每一次心跳,都是为你而跳动的,嫁给我好吗?”

  杜安楠又忍不住哭了起来,她撇撇嘴说:“这明明是我的网名。”

  苏杰笑了笑说:“但也可以是我的情话灵感来源。”

  “你是不是早就预谋好了的?”杜安楠突然有些小生气的说道。

  “你们女孩子不都喜欢惊喜吗?”

  “不,我不喜欢。”杜安楠突然说道。

  “……”苏杰顿时愣住了,看着突然撅起嘴巴的杜安楠,大脑一时间有些短路。

  “我只喜欢你。”

  杜安楠直接一把抱住苏杰,整个就像是树袋熊一样挂在苏杰的怀里:“我愿意!”

  真是一生不愿服输的少女,土味情话也要和自己一较高下嘛……苏杰有些头疼的苦笑两声,随即笨拙的一把将怀里的少女紧紧抱住。

  一直站在旁边默不吭声的哈士奇和泰迪这个时候默契的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咔拍了两张照片。

  “这两条狗狗真可爱,你们也过去呗,我给你们四个人夜拍张照片。”

  这个时候有热心的毕业生靠了过来,摸了摸哈士奇的头套,笑着说道。

  哈士奇和泰迪却同时转身快步走开,步伐显得慌张又急促,欢笑声渐渐被他们抛在了身后。

  “奇怪,怎么跑走了?”那名毕业生疑惑的抓了抓脑袋,但很快注意力又被甜蜜的求婚现场吸引了过去。

  而就在操场的门口处,哈奇士和泰迪见四下无人,终于停下了脚步。

  哈奇士显然闷得不行,一把拽掉了头套,露出了一张和可爱毛绒大狗完全不符的沧桑面容。

  “老江,你不闷吗?现在没人了,还不快点喘口气?”李明辉一边大口喘气,一边撞了撞旁边的泰迪。

  泰迪犹豫了片刻,但还是无法抗拒新鲜空气的诱惑,摘下了头套,露出一张颓圮的苦相,开始大口喘气。

  “我两这老骨头,为什么要来掺和这种事?”李明辉不满的嘟囔道。

  江武冷哼一声:“苏杰找你的时候,你明明很开心。”

  “我装的,你才是心口不一,嘴上说不愿意,穿衣服的时候那叫一个配合。”

  “哼,苏杰是我学生,他求婚这么大的事情,我帮帮他怎么了?”

  两人斗起嘴来没完没了,对于周围的警惕性也大大降低,等到两个察觉到不对劲,想要带上头套遮羞的时候,却发现刚刚还在脚边的头套不知道什么跑到了苏杰的手里。

  “两位老师,都等着你们拍照片了,赶紧一起来吧。”

  一手拎着一个头套的苏杰,身旁靠着的是小鸟依人的杜安楠,纤细的手指上已经戴上了那枚闪闪发光的戒指。

  而在他的身后,则是一群表情忍俊不禁的毕业生们。

  “这不是江武医生?看不出来看不出来啊。”

  “李明辉医生平时虽然也很开朗,但没想到会选哈士奇,不过还挺配的。”

  “他两真的好骚哦……”

  李明辉:“……”

  江武:“……”

  ……

  ……

  “都看镜头啊!”

  “都看这边,老苏、安楠你两靠近点。”

  “额,江武医生、李明辉医生,你两别往外躲了,躲不掉的……”

  杨宇晨调整好相机,设置好倒计时,然后快步冲向了人群。

  咔嚓。

  苏杰、杜安楠、李明辉、江武……一张张熟悉的面孔,一段段难以忘怀的记忆,一个个写满幸福的笑容,全部定格在了这一刻。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