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第961章 离谱!

    【藏书堡 .cangshubao.net】,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澧河县开发区管委会班子进行调整,管委会副主任汪照辉调任茅坪乡党委书记,另外几个副主任陈希、王登都另有任用,陈希调任县委办副主任,主抓接待工作,应该说这也算重用。

    而王登则调任纪委常委,纪委副书记,则更是破格提拔,这在澧河县纪委内部也是引起比较大反响,王登在纪委的资历并不算老,之前他有心一直在纪委发展。

    从纪委办公室主任,看能不能往上爬到常委,然而现实中走到这一步实在是太难,竞争压力大啊关键是他年龄上也不占任何优势,在那样的情况下,王登最后还是原地踏步。

    可以说他是心灰意冷之下到了开发区的,来了开发区之后,他的工作态度和工作绩效也一般,唐俊跟他谈过话,谈话之后并没有重用他就说明很多问题了。

    然而就是这么一个相对边缘化的副主任,这一次也得到了提拔,而且是破格提拔,这首先对开发区内部的干部来说是有很大震撼的。

    王登个人能力一般,工作态度一般,但是谁让他在开发区这个光荣的团体之中呢开发区现在是香饽饽,谁跟开发区搭上了关系都能得到好处,从王登这一个例子大家就得到了共识。

    而更让人觉得惊讶的还在后面,这一次开发区重新要任用几个副主任,县委组织部门还犯难了,因为主动申请,单位推荐,领导建议的符合条件的候选人竟然有二十多人。

    这二十多人中最离谱的其中还有乡镇党委书记也主动申请,组织部领导找他谈话,询问其为什么要想加入澧河开发区。

    对方的回答振振有词,他道

    “澧河县开发区是一个能够接触到国内好企业家的平台,是一个能够实打实学到经济运行规律的平台我一直在基层工作,擅长和老百姓打交道,但是短板也很明显,那就是在经济方面的知识比较少,对外面世界的了解比较少。

    开发区能够弥补我这个短板,我希望自己能够跟随唐县长多学一点怎么搞发展的本事,从而也给自己的未来打出一个相对广阔的空间”

    不得不说,对方的这个想法没有错,但是明眼人还是能看出来,乡镇党委书记进开发区,他们看重的还是开发区是副处级单位。

    他们以乡镇一把手的身份干副主任,后续可能设常务副,而在常务副这个位子上,他们是有希望再进一步的,而进了那一步就可以成功实现从正科级到副处级的跨越。

    这个事情组织部门反馈到了县委郑小林书记那边,郑小林书记明确表态道

    “你们不要担心,有我们乡镇党委书记踊跃的申请,说明我们开发区的工作对我们干部有很大的吸引力

    对这种申请究竟怎么处理,我的意思是你们组织部门还是要征求一下开发区主要领导的意见,看看唐县长他怎么看这个问题

    开发区的干部队伍建设,我们要集中优秀的人才,在行政级别上面,在资历上面我们不设限制”

    组织部有了这个反馈便去找唐俊,唐俊一听有这个事情,第一是觉得好笑,第二觉得欣慰,但是最终他跟组织部反馈道

    “这样吧,开发区的工作不同于我们传统行政工作,资历我们要看,但是也不能光看资历如果这位干部愿意和我们其他的人同台竞争,我觉得可以给他一个公平竞争的机会

    现在想进我们开发区的同志很多,我们组织部门完全可以搞个公开竞聘,有了竞聘竞岗,第一是保证干部选拔任用有个更公平,更公正的环境,第二也能保证能够选到真正适合开发区,能够给开发区带来新气象”

    唐俊提出这个要求,组织部连夜开会研究,组织部长芮小成听到下面人给他汇报了这个情况之后,心里很是感叹。

    他心想也就短短一年不到的时间啊,澧河政坛的变局实在是太大了,谁能想到在郑小林的时代,唐俊竟然也能一路高歌猛进,甚至比秦吉春那个时代更厉害了呢

    实话讲,芮小成和曹成刚两人的关系是比较紧密了,最早两人就一起搭班子,一起干工作,曹成刚对芮小成的帮助也很大。

    两个人都是县委常委了,那自然在很多工作方面需要协同合作,在这方面芮小成也是持非常积极的态度。

    可是两个人从一开始就没有能搞清澧河的情况,曹成刚几次和唐俊直接对垒都落了下风,在这其中芮小成都是曹成刚的坚定支持者。

    芮小成想想这个经历,真的是有无限的感慨,长江后浪推前浪啊,澧河政坛的格局彻底的变了。

    组织部的办公室就在县委这一栋楼里面,从芮小成的办公室去见曹成刚相当简单,曹成刚还是党群书记,管党群人事这一块的事情,这么大的事情芮小成想了想还是得跟老曹汇报。

    他踱步去老曹的办公室,看到曹成刚的办公室里面似乎有点萧瑟,本来特别爱干净的一个人,办公桌上今天堆满了杂七杂八的材料,什么党校的资料,政协、人大那边转过来的一些报刊资料等等,凌乱得很。

    曹成刚坐在一大堆资料的后面,低着头在打盹,这个模样没有了之前的那种领导的气派和神气,给芮小成的感觉唯有颓废,对,就是颓废

    芮小成叹了一口气,心想老曹也老了,去了年龄不服老不行。

    芮小成还记得年轻的时候两个人一起搭班子的那会儿,有时候遇到了委屈,曹成刚最常讲的一句话就是“熬”,反正我们年轻,领导不公平我们就熬走领导,只要能忍耐等待,总会有年轻人的机会

    芮小成在政坛摸爬滚打这么多年,越来越能体会曹成刚这个“熬”字诀的厉害,也正因为有这个“熬”的心思,让芮小成成了很多事情。

    但是现在他看到曹成刚在想到这个“熬”字,忽然觉得特别的讽刺,曹成刚都这一把年纪了,他还能熬吗跟年轻人他能熬

    相反,现在是年轻人在熬他了

    “曹书记,您休息”芮小成道。

    曹成刚醒过来看到了芮小成,笑了笑道

    “小成,你怎么来我这里了我听说这段时间你们组织部门忙得很,上下协调,干部考察,干部考评,尽是事儿”

    芮小成从曹成刚言辞之间感受到了一股酸味儿,他便叹口气道

    “最近我一直盯着扶贫的工作,毕竟这是头好大事儿,部里的事情都是丁部长去弄我也没有搞清楚情况

    今天我回来之后老丁跟我做了一个汇报,我才知道这段时间我们的工作竟然这么多这不,我把老丁的汇报归拢了,今天特意来向您汇报来了”

    曹成刚摆摆手,道

    “行了,现在你跟我汇报与否已经不重要了如今澧河的局面你还没有看清楚吗小成啊,已经没有我曹成刚说话的份儿了,我这个党群书记已经没有什么人支持了”

    曹成刚的情绪忽然之间变得有些狂躁,这一幕搞得芮小成非常尴尬,大家都是县一级领导啊,在正式的场合怎么能这么失态呢很显然,曹成刚失去了作为一个县领导应有的冷静,这个工作汇报没有办法继续了。

    “书记,您是分管我们党群的书记,我跟您汇报是必要的组织程序,还请您别让我为难”芮小成道。

    曹成刚点点头道

    “行,行,你汇报吧,我听着我能不能把你这些汇报的东西都否定我觉得你们的工作都没有做好,那你们是不是还要重新做”

    芮小成一听这话便有些后悔,同时他又为曹成刚的状况很担忧,曹成刚这种态度怎么能继续干县委副书记

    芮小成把自己的眼镜摘了下来,用纸巾擦了擦,他戴上眼镜,然后立刻再一次和颜悦色的和曹成刚沟通聊天,表现出了极大的耐心和诚意。

    兴许芮小成的这一番诚意让曹成刚也有点没有办法发力,他的情绪渐渐的稳定了,芮小成趁着这个机会道

    “书记,您一直在休息,估计昨天晚上也没有休息好这样好不好,关于工作的事情我们不谈,就谈点高兴的事情

    我记得你们家的曹睿应该大学毕业了吧我听说是考上了沿海的公务员这可是一大喜啊,沿海的竞争比我们这边要激烈很多,沿海的公务员非常的难考,曹睿能够上去,可以说把很多燕大,京华的学生都比下去了呢”

    芮小成开始和曹成刚拉家常,曹成刚的神色更加缓和了,两人聊了一会儿,双方的谈兴都比较浓了,芮小成恰好接到了一个电话,然后遗憾的向曹成刚提出告辞。

    他从曹成刚办公室出来,脸上的笑容迅速的淡去,脸色变得无比的阴沉了。他甚至都没有回头看一眼曹成刚的办公室,只是在心里下定了决心,以后再也不来这里受这窝囊气了。,请牢记:,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p>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