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第一千九百零八章 以身饲刀

眼看胸膛心脏就要被一刀搅碎,被牢牢冻结在原地的沈落,此刻却露出了一丝笑意。
  他的视线突然下移,闪烁的目光里仿佛在说:“正等着你呢。”
  卢修心中顿时大骇,合而为一的刀身也忍不住地颤抖了起来,但紧接着,他就看到沈落的手动了。
  准确的说,是沈落整个人在这一刻都动了起来。
  先前刻意压制,没有完全释放的太乙后期气息,此刻尽数释放开来,其手中轩辕神剑骤然一震,剑鸣之声仿若龙吟。
  一股强大气机从沈落周身迸发,直接震退后方白川。
  他手中长刀在身前一划,刀身上墨绿刀光裹挟,重重斩在了鬼啸长刀上,发出“轰隆”巨响!
  与此同时,沈落右手紧握的轩辕神剑笔直向上穿刺而去,一道金色剑光,贯通万丈。
  卢修连同鬼啸长刀被一刀劈飞,口吐鲜血地翻滚了出去。
  “砰”的一声爆裂声响起。
  直冲高空金色剑光刺中那有如血月般的赤血珠,后者顿时好像是冰雪遇到烈日一般,血光不断收缩,试图抵抗剑光中蕴含的浑厚力量。
  然而,轩辕神剑对魔气的克制远超想象,赤血珠在收缩回本来大小的瞬间,终究还是抵挡不住,爆裂开来。
  沈落左手鸣鸿刀,右手轩辕剑,浑身气息强大无比,身形一步迈出,缩地尺便带着他来到了吐浑竺的身前。
  赤血珠乃是他的本命法宝,又与他的法则之力息息相关,此珠的崩溃令他受创极重,此刻根本没有力量抵抗。
  沈落冷笑一声,没有丝毫废话,手中轩辕神剑横扫而过,将其一剑枭首。
  吐浑竺的脑袋“骨碌碌”滚落在地。
  但紧接着,落地的人头竟是突然凌空跃起,朝着沈落急飞而去。
  “飞头僵……”
  沈落大感诧异,立即与之拉开些许距离,再次一剑斩落。
  那疾飞而来的头颅口中冒出汩汩绿色浓雾,所过之处,虚空“滋滋”作响,竟是连灵气和魔气都无法经受,被其腐蚀消散。
  “小心些,那是巫蛊之毒。”聂彩珠立即喝道。
  沈落目光一凝,剑光斩落在了那飞出的头颅上,怦然作响!
  吐浑竺的脑袋顿时四散炸裂,爆发的毒雾朝着四周极速扩散,蔓延向了沈落。
  沈落随手一挥间,一片炽烈火焰迸发而出,将那毒雾引燃,燃烧起大片泛着绿光的熊熊火焰。
  火光中,无头的吐浑竺身躯不倒,脖颈上一团肉瘤鼓动,竟是再次长出一颗脑袋。
  耳目稍作恢复之后,他便一刻不停地想要逃离,沈落哪里肯给机会,身上遁光一闪,就追了上来。
  “滚开。”
  吐浑竺此刻已然大骇,手掌一挥间,身前立即浮现出一面白骨巨幡,幡面之上一团黑气喷涌,无数阴魂鬼物汹涌而出,朝着沈落扑了上去。
  “摄魂幡。”沈落一眼就认出了此物。
  他看着那些阴魂鬼物,一个個身披残破甲胄,手持腐朽兵刃,皆是阴兵模样,赫然是阴岭山古墓中被他们收走的军魂,便收了挥剑之势。
  这些可是他日后进阶天尊境界的筹码,可不能一剑斩了。
  沈落对这些阴魂鬼物没有杀心,那些阴魂鬼物在吐浑竺的操控下却想要生撕活剥了他,浩浩荡荡涌了过来。
  “嘿嘿,拿来吧你。”沈落一声轻喝,抬袖一挥。
  只见一道黄色光芒电射而出,里面隐现钱币的影子,一闪而逝地打在了悬在半空的摄魂幡上。
  摄魂幡当即剧烈一震,其上涌动的黑气停歇盘桓,不见有新的阴魂继續涌出,但一時之间竟也没有直接落地。
  那些释放出来的阴魂们也像是失去了指令的傀儡,一个个悬在半空中,漂浮摇晃着,不再继续移動。
  “居然没能直接击落?”沈落看着落宝金钱死死贴在摄魂幡上,就仿佛与之镶嵌在了一起,不禁有些意外。
  而只顾逃亡的吐浑竺更是心惊不已,他原本打算等万鬼近身之时,就释放摄魂幡内蕴含的摄魂法则之力,即便不能重创沈落,也能暂时困住他。
  可眼下,他竟然无法催动那白骨巨幡了。
  吐浑竺已经顾不得其他了,双手再掐一个法诀,身形瞬间化作一道乌光远遁,可速度却无法与沈落比拟。
  沈落身影追上他的同时,一股磅礴的法则之力也已经倾轧而下,吐浑竺只觉得身上扛起了一座雄山大岳,速度越发慢了下来。
  “沈落,我魔族与你不共戴天。”吐浑竺心知自己在劫难逃,歇斯底里喝道。
  话音响起的同时,他的神魂和丹田同时炸裂。
  轰鸣声中,一圈狂暴气浪裹挟着无数魔气,朝着四周涌去。
  尽管沈落及时使用缩地尺躲避,也仍是被魔焰波及,半边魔躯被火焰烧伤了一大片。
  四周更有滚滚魔气朝着他的伤口涌去,试图侵袭他的肉身。
  沈落强行压下伤势,目光一转,去寻找白川的身影,可周遭却已经半点都察觉不到他的气息,竟是趁着他斩杀吐浑竺的时机,已经逃走了。
  沈落目光微凝,抬手一招,收回落宝金钱。
  没了主人的摄魂幡也随即掉落,所有外放阴魂受法宝牵引,纷纷被拉扯回去,尽数融入了幡面。
  沈落将那白骨巨幡招至手中,随手收了起来。
  他目光一转,有些意外地发现,卢修眼见吐浑竺身死,竟然没有逃走。
  此刻的卢修,双眼中怒火喷薄,整个人立在原地,浑身上下笼罩魔焰,手中鬼啸长刀上的一个个微小的鬼脸,此刻竟然好像是活过来了,一个个张口挣扎,仿佛要从刀身上挣脱出来一样。
  “沈落,今日我定要爲魔族,除了你这祸害。”卢修怒喝一声。
  下一瞬,鬼啸魔刀便活了过来,其上无数鬼脸从刀身延伸而出,纷纷张口撕咬卢修肉身,竟是一口口将他吞了进去。
  这已经不是人刀合一了,而是魔刀反噬,吞噬了主人。
  就在魔刀将卢修吞噬的瞬间,刀身之上浮现血纹,一股强大无比的气息发散而出,将沈落锁定,浓烈无比的杀意狂涌而出。
  卢修以身饲刀,最后唯一的执念,就是诛杀沈落。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