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第614章 混战(求订阅月票)

  星门正文卷第614章混战昏暗的混沌,今日亮堂了起来。

  五行之光,照亮了天地。

  时光仿佛被静止。

  李皓也好,方平也好,仿佛并不意外对方的选择。

  时光,出现的那一刻,其实就是人性最大的欲望。

  渴求长生不死。

  渴求掌握未来,渴求改变过去。

  修道修道,修成了时光,哪怕真的无敌了,也改变不了内心对未来的探索欲,对过去的改变欲,对长生不死的贪婪。

  所以,人人都在谋求时光。

  可今日····…时光炸裂了。

  它的使命,也该完成了。

  混沌,就不该出现有人可以掌控的时光。

  李皓的确不意外。

  能掌控万界,打破欲望的封锁,本来就能克制欲望,无敌的欲望。

  万界具体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

  但是他知道,自己的欲望、贪婪都被锁在了其中,只要这位能走出来,代表,他对欲望的克制,走到了极致。

  这样的人,能打破时光,李皓不稀奇。

  他露出了笑容。

  此刻,在这时光爆炸的刹那,他也抓住了机会,探手入混沌,截断了五行之道,擒杀了一位九阶。

  这也是混沌中,第二位战死的九阶。

  比混乱,更悲哀。

  刺眼的光芒,照射了整个混沌。

  这一刻,一尊尊九阶强者,目瞪口呆,忽然间,有些失神,不是因为五行被杀,而是因为····忽然空落落的,时光,真的被摧毁了!

  那我们怎么办?

  混沌怎么办?

  时光没了,如何利用时光,去稳固整个混沌大道,去固化灵性?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已更,有需要自行搜索察看。

  他们,也许一辈子无法恢复巅峰了。

  不止如此,若是长期下去,灵性耗尽,那也代表,他们的寿元,走到了尽头。

  至于五行之死,死一位九阶不算什么。

  可怕的是,时光没了。

  “为什么?”

  “为何如此……”

  “我们······何去何从?”

  一位位九阶,仿佛心灵上受到了摧毁的创伤。

  百万年啊!

  我们从百万年前,就开始等待,虚度百万年时光,一直都在等着时光成熟的那一天,为何··会是这样的结果?

  此刻,有人抓了一把身旁那流逝的光芒。

  这是时光··…对吗?

  一定是的!

  他们抓着身旁不断流逝的时光之力,仿佛瞬间有些苍老了,有人看向天方,有人看向劫难,有人看向天空·…···

  此刻的他们,甚至顾不上那个炸掉时光的人了。

  一个个的,失魂落魄。

  “为什么啊?”

  有人仰天咆哮,为什么啊?

  “苏宇!”

  有人怒吼,仿佛彻底疯狂了。

  有人却是哈哈大笑:“时光啊时光,到头来,终究是一场空,什么长生不死,什么灵性汇聚,什么大道永固,都只是个笑话,我们唯唯诺诺百万年,我们苟且偷生百万年,我们等啊等,等到了今日,等到了时光毁灭···…还等什么?还有多少百万年可以等待?”

  “是他……毁了我们一切的希望!”

  有人看向苏宇,顿时疯狂了,眼睛通红,大道波动,仿佛要强行汇聚所有力量,恢复巅峰战力!

  杀死他!

  “李皓也是畜生,也许他早就知道……”

  “杀了他们!”

  “……”

  一位位九阶,疯魔一般,此举,不易于断了他们的前途和出路,他们不年轻了。

  时光纵然还有人可以重修,可需要多少年?

  此刻,一声叹息,响彻天地:“二位道友,何必呢?二位都曾修炼时光,此刻,也许还能汇聚时光,吾等也无意和诸位为敌,只求一条生路罢了,若是二位愿恢复时光,剥离时光,稳固混沌,和平共处,有何不可呢?”

  天方叹息声响彻天地。

  两人都曾修炼过时光,此刻,虽然时光破碎了,可也未必不能重修。

  苏宇笑了笑,一脸的柔和。

  你们都要,我才不给啊!

  越是要,越是不给。

  不要,我还可以考虑考虑,你们越是想,我越是要摧毁它,让你们绝望,让你们疯狂,真有趣!

  远处。

  李皓消失了,并未再次浮现。

  只是声音幽幽传来:“天方,摧毁了时光,才是你的机会,你的万道,已经走到了极致,有人掌握时光,你永远也无法成就时光,而今,你有希望了,何必如此!”

  幽幽笑声,宛如魔音。

  刹那,一位位九阶,瞬间醒悟,一个个看向天方,露出了一抹异色,你··…·…可以吗?

  天方叹息一声。

  “李皓,你明知道不可能,为何···还要如此去说呢?你已真的成魔,时刻不忘以魔道影响诸帝!”

  “魔?何为魔?”

  李皓笑声幽幽:“时光又非我摧毁,魔,也不是我,这混沌之乱,也非我主动挑起,魔,怎会是我?我乃江湖人,江湖只出侠客,哪有魔呢?

  远处。

  苏宇不断倒退,闻言,也笑了起来,笑骂一声:“老魔头,别装了!我只是代办罢了,摧毁时光,不是你一直怂恿我做的吗?”

  “你在时光长河之中,留下了缺口,可以随意被人汲取长河之力,将时光内部核心之力,不断流向万界万族万民,这可不是我做的!”

  苏宇又笑:“你将开天的理念,一直传承了下来,传承到了每一个万族修士的心中,有本事,就去混沌开天,现在天地,算什么天地?我的,才是最强的!”

  “你留下了三身之法,过去现在未来,过去不可改,未来不可追,看到了未来的,无一例外,都是悲剧收尾,所有看到的未来,都是假的,都是虚幻的……如大梦一场!”

  “这一切,别说没有你的影响?”

  他嗤笑,嗤之以鼻。

  我为何摧毁了时光?

  和你真的无关吗?

  当然,和我自己也有关系就是了。

  只是,万界强者,真能崛起,必然都有一些自我想法,如死灵之主,开死灵长河,如他,开宇宙长河,唯独没人想着,继承时光长河。

  这些理念,从开天那一日,就深入了人心。

  强者,自我开天!

  时光,终究只是外人的。

  他只是疑惑:“时光老梆子······好吧,李皓前辈,你要炸,自己炸就是了,为何非要多此一举,让我来呢?”

  李皓不理。

  苏宇眉头跳动,好一个李皓,我问话,你还敢不理!

  不是个东西!

  此人明明自己也可以做的,为何,非要让我出现呢?

  他其实,也一直在想。

  就在他思索,推测的时候,幽幽叹息声响起:“不一样的,我不是你,时光一开始,就被我所发现,我继承了时光之力,帮助很大,我是直接受惠人,你明白吗?”

  这话一出!

  苏宇瞬间明悟,忍不住笑了,又忍不住骂了一句:“你这人……虚伪!”

  懂了!

  这一次,他真懂了。

  明白了。

  言下之意,李皓是直接受惠于战,所以,时光之力,来源于战,对方,算是他半个老师,半个恩人,他摧毁了时光,相当于吃完了奶骂娘!

  所以……他自己不愿意这么做,只是将战的传承,继续传承下去。

  偏偏,又留下了一些理念。

  更是留下了自身欲望,克制时光,克制天地,克制所有想崛起的强者。

  想崛起,打破欲望!

  而能打破欲望的人,必然会真的理解一些东西,从而·······若是够狠,必然会打破时光,打破限制。

  而苏宇,继承的是李皓的时光,而非战的。

  这一刻,苏宇彻底明白了。

  “原来如此···你这人,真虚伪,这么说,你觉得我,忘恩负义,所以,我会打破你留下了的时光,而你不会,是吗?”

  李皓笑声再次传荡而来:“那倒没有,只是我,是银月武师,武师,终究有几分撕不破的颜面,武夫武师,都说,这天下,最是负心读书人··…读的书多,还是很好的,读多了,打破心中的神!而我·····终究打不破武师的颜面,江湖客,多少在乎几分名声罢了!”

  苏宇失笑。

  远处,人王刀落,撇嘴,笑了。

  李皓!

  这家伙,虚伪到了混沌皆知。

  他自己不愿,不想,所以,开了新天,出了新人,新人破了时光,而他,可没破,不是他做的,可明眼人,都知道,就是这孙子影响的。

  还装呢!

  可是……名义上,也的确不是他做的。

  “早说啊,早说,我一刀劈了完事了!”

  人王哈哈大笑,“何必这么麻烦!”

  “那太浪费了!”

  李皓笑声再起,“好歹,利用一下,培养一位强者出来,挡枪也好,还是其他,真要白白劈了,岂不是太浪费了?苏宇道友,能够崛起,也是我心中所愿……”

  苏宇则是瞬间变脸,冷笑:“我讨厌别人安排我!安排我的一切,李皓,你算老几?”

  他翻脸极快,仿佛比李皓翻脸还要快!

  他讨厌命运被人安排!

  而李皓笑声再次传荡:“我可没安排你,我开的天地,你鸠占鹊巢,怎好意思说,我安排了你呢?你若是不愿,不想,不要,没人逼你,我老师,才是我选定的继承人,这新天,是我开辟的基业,你夺了,我不找你,已是仁慈,你怎能说,是我安排你呢?都说读书人是翻脸快,看样子,你要倒打一耙了?”

  两人对话,这一刻,仿佛无视了那些九阶帝尊!

  而那群九阶帝尊,此刻,仿佛还在时光破碎中沉沦,有人默默听着他们的话,有人好像在想着什么,有人却是在尝试,时光破碎,能否此刻,修炼时光!

  时光唯一,也许,此刻时光破碎了,他们还有希望修炼成功。

  那苏宇闻言,呵呵一笑:“我这人,恩怨分明,既然是你的时光,今日,破碎了,也算圆了你心意,你我两清了!以后,各走各路,我可不是你的传人······”

  “没这么想过,我也不喜欢,有什么传承,我五禽门,也不再收人。

  9”

  李皓声音响起。

  那边,正在吞噬五行之道的袁硕,欲言又止。

  我都没开口呢!

  我才是正牌的五禽掌门,你这家伙,一句话,岂不是断了我五禽传承了?

  真是……算了。

  有你一个,也够了。

  此刻,甚至都遗忘了,其实,还有徒弟的,只是·……昔日,门徒离去,只留下了李皓这关门弟子,而今,在他眼中,也只有李皓,才有五禽风范了。

  “哈哈哈,那就好!”

  苏宇大笑:“你这人虽然可恶,不过,也算干脆!挺好,就这样,断了时光,也断了这群人念想·····”

  话落,朝着那群九阶看去,笑道:“时光没了,诸位还要和我为敌吗?我也不是好惹的,现在,大家没什么利益纠葛了,倒是混天皇要证道九阶了,真正的九阶,比诸位都要强·····要我说,此刻,最强者才该杀,你们盯着我,一直为了时光,毫无意义,我觉得,我们可以联手,先打死混天!”

  “……”

  四方安静。

  一直往后遁的混天,脸色微变。

  随着时光破碎,这群九阶断了希望,而自己,继承了秩序混乱,此刻,却是在迅速强大,还真有希望,超越他们,毕竟这群人,灵性都不足。

  反而是他,灵性还算足够,主要是那苏宇,给的秩序之道,仿佛灵性很充裕。

  混天脸色变幻,迅速喝道:“不要上当了,此人将我当成第二个混乱利用!”

  说罢,再次喝道:“混乱愚蠢,非要不自量力,掌握时光,而我,只是修秩序,和诸位并无太大冲突……”

  此话一出,苏宇身后,一人怒发冲冠,一脸不爽!

  只是,很快,又撇嘴安静了下来。

  他说的是混乱,又不是我。

  我又不是混乱!

  不过····…我好像也是混乱?

  大概以前是吧!

  苏宇侧头看去,那人翻了个白眼,一脸不爽,看什么看?

  信不信本皇锤你?

  好吧,打不过。

  苏宇若有所思,笑了,看了一眼武皇,这家伙······继承了混乱意志?

  怎么会呢?

  不算太强啊。

  听这些人的意思,混乱乃是九阶帝尊,强大无比,比李皓师父还强···

  武皇虽然在乱古时代崛起,也算是天地霸主之一,可后来被文王他们镇压,很凄惨的,九阶,怎么混到了这个地步呢?

  又看向四周隐匿不出的李皓,有些想法,也许·……那家伙,除了他师父,对其他人,都做了一些手脚,真是个黑心之人。

  还说我黑心,他才黑!

  否则,一位九阶,转世,也不至于混的这么惨,一到太平时期,就被镇压了起来,一到乱世,才会凄惨亮相,等到了太平了,又被镇压!

  有些哑然失笑,这位时光之主,心狠手辣,也好意思说读书人负心。

  当然,那家伙,既然传承了神文之道,恐怕也没少读书。

  爆掉时光,并非为了杀敌。

  只是为了将九阶分化罢了!

  没了时光之道,眼前的这群九阶,不可能人人都想着杀死他,有人绝望了,有人死心了,有人自己都迷茫了,这样,才是分化这群人的关键!

  而混天,才是他推出来的挡箭牌!

  就如李皓,给自己推一个挡箭牌一样。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已更,有需要自行搜索察看。

  这位年轻的宇皇,走出来的刹那,其实就知道,该如何最快去分化这群人。

  他嘴角微微上扬。

  又朝远处看去,微微扬眉,那李皓,刚刚擒拿混沌大道,直接格杀了五行,实力显然也极其强悍,并未如他人所说,废掉了·……这很正常,苏宇也不相信李皓废了。

  只是,这家伙一直不出现,而是在暗中游走,到底要干嘛?

  略有不解,但是对混沌的消息知道的太少,他也没法去判断猜测。

  此刻,一群强者,稍显混乱。

  一心要杀他的人,现在一部分出现了分歧。

  他也不多说什么,迅速带着人,朝着新武那边飞去,有几位九阶,迅速飞起,劫难当前,怒不可遏,眼神有些冷厉疯狂:“想跑吗?摧毁了大家的希望,你以为,大家会放过你吗?”

  他咬着牙,又看向远处的天方,厉喝道:“天方,纵然你有千万般谋划,这几人,都是大敌!那李皓,废了吗你一直放任人王强大,放任李皓强大,甚至放任这苏宇强大······不断削弱我们这些九阶,你忘了,谁才是你的老友?”

  今日,他怒了。

  将心中郁结的一些愤怒,宣泄了出来。

  天方!

  是你,造成了今日恶果。

  你到底要做什么?

  李皓也好,人王也好,包括这苏宇,强大都有一个过程的,而在这个过程中,天方其实都提供了一些便利。

  包括李皓在天方获得了一些传承,包括前些天,人王不断吞噬世界,天方其实也可以阻拦或者拖延的。

  包括新天地强者强大·····…若是他不捣乱,而是让混天迅速找到,也许,也有办法,打断他们的时光流速。

  没有时间,对方怎么强大起来?

  这一切,都有天方的影子在其中!

  天方,到底要做什么?

  劫难心中升起无数念头,咬牙,怒喝:“天方,你难道想靠着我们这些九阶陨落,灵性回归,彻底恢复巅峰?你有把握,杀死他们全部,从而由你一人,掌握混沌,对吗?”

  我们都死了,灵性溢散,足以支撑天方回归巅峰实力了。

  是这想法吗?

  还是说,别有用意?

  此话一出,那些九阶,迅速变色,这猜测,也未必是假。

  一位位九阶,此刻,迅速联合,分成了数方。

  其他人,都离开了天方。

  一部分去了劫难帝尊那边,一部分,汇聚到了混天附近,唯独天方附近,此刻,也是空无一人,一众九阶,都是心有戚戚,有些悲哀。

  我们……曾几何时,成了他人的棋子了!

  可今日,他们发现,他们就是棋子。

  天方,也许一直都在用他们落子。

  天方帝尊,微微皱眉:“劫难兄多虑了,我早就说过,只要时光稳固,大家都可以回到巅峰,最快更新来biquu点cc都可以恢复到当年的状态,甚至延寿长生,不死不灭!混沌虽大,也小,纵然我一人独霸混沌,老友全部死去,一代新人换旧人,独霸混沌,很有意思吗?”

  “我做一切,也不过是希望时光成长起来,能够完成我们的目标罢了

  ……”

  叹息一声,摇头:“唯一没想到的,只是······他们居然真的炸掉了时光!”

  劫难眼神冷厉:“你万道俱全,既然他们炸裂了时光,你为何不能修成?”

  “你不懂……”

  他摇头,叹息,“因为,时光的灵,死了。”

  灵死了?

  劫难微微一怔。

  此刻,天方看向刚刚那虚影出现的方向,轻声道:“是啊,灵死了,战是时光修士,也是一代时光,同时,他也是时光的真正的灵!刚刚······他彻底死去了!昔年,他修成了时光,也许正如他所想,所言,他后悔了,想要灭绝时光,可惜,哪怕他自杀,也做不到,真正断绝时光的灵······这么多年,也许,他找的,就是一位能有狠心,灭绝他的灵的传承吧。”

  此刻的他,仿佛能理解,也能明白,战,为何会自杀。

  也能明白,为何,他找的人,一个比一个狠毒无情了。

  也许,这才是他要找的人。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已更,有需要自行搜索察看。

  找一个,能真正灭掉他时光的修士。

  时光的灵,彻底死了。

  时光道,彻底消散了。

  众人都是心中一震,那时光,再也无法修成了吗?

  “战可以··…·…你不可以?”

  劫难还是保持怀疑:“你是不是担心,你修成了时光,大家也会对你出手,逼你交出时光之道,稳固混沌天方,哪怕你交出了时光,你也是最强者!”

  “而今,时光被灭,我们无法恢复巅峰,寿元都已到了生命尽头······这么下去,大家都是死,真到了这时候,我不保证,大家会不会彻底疯狂!”

  他眼神有些发红:“真到了这地步······我死,谁也别想好过!”“你一定还有办法,对吗?”

  他咬紧牙关,你一定还有!

  李皓这些人,虽然很强,也是后起之秀,崛起极快,可你天方,才是我们那个时代,最强者,最天才,最有才情的修士。

  你就这么被人挫败了?

  你百万年的计划,就这么容易崩塌了?

  我不信!

  别人不了解你,我很了解,劫难之界和天方距离太近了,他知道天方的厉害。

  昔年,秩序强大,建立九重天,唯独避开了天方所在的四方域。

  秩序那种人,古板,强大,森严,都不敢进入四方域建立九重天,可想而知,对这位,也是极其忌惮的,最终秩序身死,天方,成了混沌第一,真正的第一人。

  就这么容易,被几个小辈,挫败了所有计划吗?

  天方摇头:“劫难··……没了时光,再多的计划,也没用······”“你骗我!”

  劫难之主暴怒,他怒吼一声,看向四周众人,咬牙:“他们不给咱们活路,咱们还迟疑什么,犹豫什么?今日,时光没了,这群人,都藏着掩着,觉得我们是他们的肉,那就拼了!昔日,都能成就九阶,谁还怕谁吗?今日,没人给我们活路,那就摧毁了混沌,摧毁混沌本源,让大家一起死!一切谋划,在混沌破碎的时刻,都会呈现出来!你们,有人愿意和我拼一次吗?”

  有人眼神闪烁,有人叹息一声。

  也有人,此刻满心绝望,听闻此言,最终,还是有九阶站了出来,轻声道:“是啊,到了这地步,咱们灵性还在持续消散,百万年的封锁,也挡不住寿元的流逝,这么下去,迟早都是死!”

  “混乱、五行,先走了一步,这些人,一点点蚕食我们,劫难,既然都到这地步了··…··那就一起死!”

  一尊九阶走了出来,刹那间,气息动荡天地。

  原本实力就强,此刻,忽然更强三分!

  天方微微凝眉。

  那人眼神有些冷厉,体内,生死之气溢散,正是生死帝尊,他看向四周,冷笑一声:“到了这地步,还怕什么呢?今日,燃灵一战,纵死,也不会便宜小人!既然不知敌我,那就·····全部杀死!天方也好,李皓也罢,方平,苏宇,都可杀!”

  此话一出,众人纷纷变色。

  就连劫难,也仿佛微微一怔,看向生死,这家伙·…···

  真的在燃灵!

  生死帝尊,仿佛彻底绝望了。

  他冷笑一声,瞬间消失,直奔苏宇众人而去,声音传荡:“劫难,帮我阻拦他们,我杀死那人,夺回我死亡之道,今日在场的,都别想轻易离开!”

  苏宇身后,死灵之主微微皱眉,瞬间出手!

  轰!

  天崩地裂,轰鸣声响起。

  强大的死灵之主,实力不弱,此刻的他,大道40以上,换算成不规则之道,起码也堪比六七千道则的修士。

  可对方,是一位燃灵的九阶!

  强大无比!

  苏宇眼神一冷:“出手,击杀他们!”

  轰!

  一本本书籍,瞬间浮现,无数神文,动荡天地。

  这些人,居然要先拿他开刀,原本以为,断了时光,会让这群人彻底死心,没想到,这些九阶,彻底绝望之下,居然疯了,要杀死所有人!

  这一刻,又有九阶浮现,瞬间燃灵,直奔人王而去。

  人王看向那人,笑了:“阴阳!”

  是阴阳道主!

  而阴阳道主,一脸平静,只是看着他们,迅速靠近,语气正常:“杀了你们,夺新武阴阳,也许还能帮我延长一些寿元,恢复一些灵性!吾等昔年,能走到九阶,也曾历经生死,只是,老了老了……就怕死了!一直寄希望时光,可以让我们长生不死,让我们恢复巅峰······”

  到头来,一场空罢了!

  既如此,就放弃这不切实际的幻想。

  拼了!

  杀死人王,夺取新武,为我延寿!

  “春秋!”

  有人低沉笑着:“枯荣之道,也不错,你既然来了,也别走了,大家一起玩玩好了!”

  刹那间,两尊九阶,燃灵走出!

  一个个九阶,仿佛彻底疯狂了。

  天方看着,微微凝眉,看向远处的劫难,原本,大家未必会如此疯狂,可劫难一再怂恿,而今,这群人,自知寿元不多,灵性消散,都抱着一起死的心思,疯狂起来。

  这么下去·……也许,今日真要鱼死网破。

  也有九阶,直奔袁硕而去,有人怒喝一声:“杀死五行,也不过靠你徒弟无耻谋划!你一个只能靠着徒弟,强行进入八阶,甚至进入伪九之境人,也配和我们齐平?李皓既然不出,杀死你,他还能不出吗?”

  袁硕闻言,怒骂一声:“你说谁呢?”

  “废物就是废物,吾等进入九阶,都是一刀一枪杀来的,你靠什么?”

  那人言语轻蔑,此刻,光暗齐出,冷笑一声:“袁硕,你不过一蝼蚁罢了,杀你,是你的荣幸,我等李皓出来,再杀他!”

  话落,光暗齐出!

  后方,银月诸强,纷纷浮现,一个个面色凝重,迅速朝着袁硕这边赶来。

  这群九阶,居然先疯狂了起来!

  “杀死混天,夺他之灵!”

  此刻,又有数位九阶,直奔混天而去。

  混天气息动荡,此刻,也是暗骂一声,麻烦了,这群九阶,都是寿元不多,时光毁灭,一个个都疯了,抱着必死之心,非要和他纠缠·····他也难受。

  他不由暴喝:“李皓实力恢复了,一直在暗中游走,必有谋划,你们和我们厮杀,便宜了他··…··”

  又道:“天方实力强悍,天方世界一直存在,也必有谋划,你们纵然杀死了我们,最终也不会是你获利!”

  这一刻,他只想彻底将水搅浑了!

  既然都疯了,不如一起拉下水!

  那时候,就看谁能熬到最后了。

  ……

  天方之主身边,附近,此刻,的确出现了几位九阶。

  都不言语。

  也没出手。

  只是,几位九阶,都无声无息地看着他,许久,有人开口:“天方兄,当年我们信任你,和你一起进入了混沌深处,扎根混沌大道,自封百万年岁月!”

  “而今··…···你等待的时光,消散了,我们…···想要个说法!”要个说法?

  天方轻声道:“各位,你们要什么说法?”

  那领头九阶,平静无比:“既然时光彻底溃散了,今日大家都没了出路,天方兄,你实力最强,灵性最多,不如···分一点给大家,你已经活了两百万年!你又不愿出手,一直都在敷衍,不如……分给大家,大家帮你完成未来宏图!”

  天方失笑,“你们······要杀我?”

  分灵性给他们!

  这不就是要杀他吗?

  他们,真疯了。

  “是天方兄······不给我们活路!”

  “你真把大家都当傻子吗?只是因为一直以来,大家都觉得,时光浮现,真能固化混沌,哪怕你有所想法,大家也不见得一定要如何·······可你,破了我们的希望!”

  “你知道,绝望是什么感觉吗?”

  几位九阶,愈发痛恨,疯狂起来。

  你谋划什么,我们不管。

  大家陪着你,一起自封了百万年!

  到头来,时光没了,你如此淡然,什么说法都没,你这么自信,是否代表,正如劫难所言,你的灵性,一直都很强!

  既然如此·····

  那就逼出你的真面目!

  “请天方兄上路!”

  那领头修士,一声低喝,灵性燃烧,瞬间朝着天方杀去,刹那间,数位九阶,同时出手!

  天方微微皱眉。

  迅速消失,可一个瞬间,仿佛被锁定了一般,虚空震荡,一位九阶浮现,大道之灵震荡,仿佛整个混沌都震荡了起来。

  不止如此,这些人,仿佛早就谋划过,想过,如何去对付天方。

  只见天空之间,瞬间浮现一条条粗大无比的道则。

  封印之力,弥漫四方。

  不止如此,一条接连一条的锁链,迅速贯穿天地,天方身影浮现,微微扬眉:“看样子,你们早就存了联手杀我的心思!”

  “天方兄混沌第一人,谁人不知?合作多年,若是一点防范都没······那我们,岂不是真的愚蠢到家了!”

  天方叹息:“秩序锁链·…··…我倒是没想到,杀死秩序之后,你们还留了一手!”

  “昔年,你怂恿大家,杀死秩序,看来,你很忌惮秩序,既如此…··用秩序锁链,锁定虚空,我倒想看看,你能不能打破封锁!”

  这些人手中,几乎是同时浮现出一根锁链,都很强悍,仿佛秩序规则打造而成。

  锁链浮现,直接将四周虚空全部封锁了镇压了!

  天方没说什么,只是朝四周看了一眼,大战就这么爆发了。

  时光一破,这群人都绝望疯狂了。

  此刻的他,不算太意外,意外的是,李皓····到底在做什么?

  他师父那边,也是岌岌可危。

  刚汲取了一部分五行大道的袁硕,虽然不弱,可此刻,他的对手只有一人,若是再多一两位九阶,必然瞬间崩盘!

  而李皓,居然还没出现!

  李皓,去哪了?

  ····

  “打起来了!”

  此刻的李皓,在远处笑了一声,真打起来了。

  也对,时光没了,其实也能预料到的。

  九阶虽然自封多年,也显得有些贪生怕死,可真到了拼命的时候,可没什么弱者。

  幸好,苏宇这群人走出来,多了一些人手,否则,还真难应付。

  这时候,他看向混沌大道,仿佛弥漫整个混沌,无数道则,疯狂震荡了起来,而这种情况下,隐约间,仿佛看到了一条狗,正在疯狂朝上蔓延。

  黑豹!

  九阶很多,虽然都不是巅峰,可燃灵之下,一个个战力都在迅速恢复,强大无比,这么下去,别人先不说,银月这边,老师带领的银月修士,恐怕要第一个崩塌。

  当然,可能和春秋相当。

  人王、苏宇那边,倒是更强一些,而混天也在疯狂强大,天方更是底牌无数,这些人,大概都不会被轻易杀死。

  倒是春秋和银月这边,最不安全。

  侧头朝远处看了一眼,人王还在艰难抵挡阴阳帝尊,而那苏宇,则是和劫难杀的不可开交,剩下的万界修士,正在联手对付生死几位帝尊。

  都显得有些艰难。

  李皓却是没太当回事,这些家伙,也许都有一些底牌,没有施展出

  毕竟,此刻,还没出现伤亡。

  他再次看向混沌大道,笑了一声,忽然,整个人开始朝着混沌大道蔓延而去,一刹那,远处还在鏖战的强者们,纷纷一怔!

  下一刻,混沌大道疯狂震荡!

  一股股强悍的大道之力,蜂拥而出。

  大道之中,一位位九阶声音响起。

  “混账东西,还想浑水摸鱼!”

  “李皓,不要自寻死路,你看着也就罢了,还想此刻深入混沌本源,痴心妄想!”

  “杀了五行,你真以为,大家不记得你了不成?”

  “……”

  哪怕都在鏖战,可谁会真忘了李皓的存在,这家伙,之前可是趁乱搏杀了五行道主的。

  此刻,他居然想深入混沌,一个不小心,被他截断了大道法则,那就是下一个五行了,众人对他都有防备之心的。

  李皓也不说话,继续蔓延而上,大道疯狂震荡,一股股强大的大道之力,朝他镇压而来!

  连带着,远处的战斗,都好像被削弱了一些。

  而李皓的眼前,无数大道,宛如鞭子,朝他疯狂抽打而来!

  李皓双臂强悍,化掌为拳,一拳打出,一些大道,也在震荡,却是依旧牢牢堵住了他的去路,不给他继续蔓延上去!

  妄想!

  此刻,远处,甚至有几位九阶,迅速撤离了战场,直奔李皓所在地而来,一个个眼神冰寒!

  原本想着,先杀死了其他人,再来收拾李皓。

  这家伙非要自寻死路!

  此刻,行踪暴露,那就杀了他!

  真以为自己无敌了吗?

  至于李皓,为何能恢复这么强大的战力,大家现在还不确定原因,可再强,也没到能斩杀九阶的地步,五行死的太冤了!

  几道身影,迅速朝着这边赶来。

  而李皓,依旧还在和那些混沌大道纠缠,也没退走之心。

  余光,朝着远处看了一眼,最后看向了天方,天方······若是还有秘密,秘密应该都在混沌本源深处才对,也只有此地,才能埋藏他的秘密。

  这家伙,李皓其实也有些疑惑····到底要做什么?

  他也好,人王也好,苏宇也好,崛起过程中,其实都有些天方的影子。

  此人和战,一直都好像蔓延在他们身边。

  百万年前,战和此人见过面,到底说了什么?

  也许,今日都能揭露了。

  ps:很快要完本了,感觉应该一个星期左右吧,暂时判断应该20号的样子,上下差距不大,提前说一下。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