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第2300章 计上心头

    不过姜秀秀刚刚提到陶望的问题可能会比孙东川问题影响更大时,乔梁明显看出蔡铭海脸上露出了几分凝重的神色,并且隐隐有几分为难,乔梁此刻也有点明白过来,陶望在县局干的时间太長了,牵扯到的中层可能不少,如果一下子都处理了,那势必会影响县局的工作,所以蔡铭海才会罕见露出为难的神色。

    猜测到这种可能,乔梁看了看蔡铭海,又看看姜秀秀,道,“本着治病救人惩前毖后的原则,陶望案子所牵扯出来的一些县局骨干,如果问题不是很严重,咱们可以酌情考虑予以宽大处理,同时也给他们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毕竟我们培养一个干部也不容易……”

    姜秀秀听到这话,看了旁边的蔡铭海一眼,点头道,“这个事,我会和蔡副县長充分做好协调和沟通的。”

    蔡铭海朝乔梁投去感激的眼神,有些话,他是不好直接说的,但从乔梁嘴里说出来就不一样了,而且乔梁说出来也显得更有分量。

    三人聊着工作,没过一会,常务副县長赵杰出也赶来了,看到蔡铭海和姜秀秀包括乔梁的秘書傅明海都在,赵杰出笑道,“县長,都这么晚了,你这办公室还这么热闹。”

    “说明咱们这些当干部的,大都是夜猫子。”乔梁笑道。

    赵杰出听了凑趣地笑道,“县長,你这一说还真是,咱们当领导的,我看大都是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

    乔梁点了点头,请赵杰出坐下,随即说道,“赵副县長,这些日子也辛苦你了。”

    “我不辛苦,干好自己的本职工作罢了,倒是叶副書记比较辛苦。”赵杰出道。

    听到赵杰出提到叶心仪,乔梁心里微微一动,估计叶心仪也知道自己现在回来了。

    略微走神了一下,乔梁看了下时间,“现在也挺晚了,今晚咱们就先不聊工作了,明天再谈正式的事情,咱们现在坐一会,聊聊天,待会就各回各家,早点休息,明天以抱满的精神状态迎接崭新的一天。”

    “县長这话说的好,您回来了,对于咱们松北来说,那就是迎来了崭新的一个篇章,在您的领导下,大家才能干劲十足,铆足了劲往前冲。”赵杰出道。

    “我看我没在的这些天,大家各司其职,也都把工作干地很好嘛。”乔梁笑道。

    “那不一样的,工作都是照常干没错,但乔县長您没在,大家就跟失去主心骨一样。”赵杰出笑道。

    旁边的蔡铭海和姜秀秀听到赵杰出的话,神色都有些古怪,以前还真看不出赵杰出挺会拍马屁的。

    几人聊了一会,时间很快就到了十一点多,考虑到确实不早了,乔梁让大家先回去休息,自己也回到宿舍。

    刚到租住的宿舍楼下,乔梁就看到楼道口站着一个靓丽的身影,仔细一看,叶心仪。

    “心仪,你怎么来了?”乔梁快步上前。

    “你被放出来了,我难道不该来跟你庆祝一下?”叶心仪抿嘴一笑,拿起手中的红酒冲乔梁晃了晃,“我可是连酒都带来了。”

    “那你等多久了?怎么不给我打个电话?”乔梁看到叶心仪白皙的脸蛋冻得红彤彤的,不由有些心疼,现在这个季节,松北的夜晚还是很冷的。

    “你一回来,消息就从县大院里传开了,我知道这时候肯定有人急着要去见你,所以我就不去凑热闹了,还不如拎一瓶红酒来你宿舍楼下等你。”叶心仪道。

    “那你倒是给我打个电话啊,那样我就提前回宿舍了。”乔梁说道,一边招呼着叶心仪上楼,“你也真傻,不会到楼道里等啊,偏偏在外面等,吹冷风。”

    “没事,我抗冻。”叶心仪温存一笑。

    看到叶心仪那美丽动人的笑颜,乔梁神情恍惚了一下,看到了宿舍门口,忙打开门,请叶心仪进去。

    “我这就有酒,还用得着你带酒过来嘛。”乔梁看着叶心仪手中的红酒笑道。

    “这红酒是我最近托朋友买的,我比较喝得惯。”叶心仪笑笑。

    “那你倒是顺便打包几个菜过来啊,咱们总不能光喝酒吧。”乔梁打趣道,说完拿起手机点外卖,准备叫几个菜。

    乔梁点菜的功夫,叶心仪上下仔细打量着乔梁,“我怎么感觉你进去几天,反倒胖了点嘛。”

    “是吗?”乔梁呆愣了一下,接着笑道,“可能我在里面除了吃就是睡,过着跟猪一样的生活,所以就胖了。”

    叶心仪听了,噗嗤一声笑出来,白了乔梁一眼,“哪有你这样说自己的。”

    “我说的是实话。”乔梁嘿嘿笑道。

    “你这次能出来,比我预想的快多了。”叶心仪又道。

    乔梁点点头,“我比较幸运,有大领导关心我的案子,所以市检那边也没敢过分为难我,再加上骆飞调走了,所以我的案子就以这种滑稽的方式结束了。”

    “是吕倩的父亲帮了你吧?”叶心仪看着乔梁。

    提到吕倩时,叶心仪脸上的神色有些莫名。

    乔梁点头道,“算是吧。”

    虽然廖谷锋否认他有对案子做出任何干预,但乔梁知道廖谷锋的个人因素还是在其中起了很大作用的,如果没有廖谷锋打电话给郑国鸿關注他的事,郑国鸿又岂会时刻惦记着他这个小干部?

    叶心仪听着乔梁的话,轻点着头,一时又有些沉默,叹了口气道,“你出事了,除了吕倩外,我们其余人也帮不上什么忙,只能干着急,也只有吕倩才能真正帮到你。”

    叶心仪这话似乎隐隐带着其他异样的情绪,又仿佛有别的意思,只是乔梁这会并没有感受到,笑道,“心仪,你在松北帮我稳固了大后方,不就是帮了我大忙嘛,说实话,我在里边还真有点放心不下松北的工作,而且骆飞又一门心思想撤我的职,当时我可是连最坏的打算都准备好了,我跟郭市長推荐了你,我说如果市里真要撤我的职,那由你来担任松北的县長最合适。”

    叶心仪闻言有些发愣,没想到乔梁在里头还发生了这一出,乔梁出事后,她还真从来没想过去接任乔梁的位置,也不知道是不是心里的潜意识作祟,叶心仪更喜欢和乔梁一起共事的这种感觉。

    两人说话时,乔梁的手机响了起来,看了下来电号码,见是吴惠文打来的,乔梁眼里微微有些诧异,没想到吴惠文这么晚给他打电话,而且吴惠文远在关州,难道这么快就知道他已经没事被放出来了?

    “心仪,你先自个坐一会,要喝水的话自己倒,我接个电话。”乔梁笑着对叶心仪道,然后走到阳台去接电话。

    接通电话,乔梁热乎乎地叫了一声,“吴姐。”

    “小乔,出来了?”电话那头,吴惠文笑问。

    “嗯,今晚刚出来的。”乔梁点头道。

    吴惠文听了,半开玩笑道,“小乔,你被关了这么些天,不会怪吴姐不关心你,一次都没去看过你吧?”

    乔梁听了微微一愣,他还真没那样想过,而且吴惠文这话明显不对,对方要是不关心他,又岂会第一时间知道他被放出来了?说明吴惠文其实也一直在關注他的案子。

    乔梁短暂的失神后,道,“吴姐,你怎么会那样想呢,我可从来没怪过你,而且我知道你一直在关心我。”

    “吴姐身份不太方便,所以没去看你。”吴惠文笑了笑,“不过好在你也没事了。”

    “我知道吴姐在默默关心着我,不然怎么会这么快知道我出来了?”乔梁笑着眨眨眼。

    吴惠文听了笑笑,问道,“你现在在市里吗?明天我要去江州一趟,顺便去看看你。”

    “吴姐,我没在市里,已经回来松北了。”乔梁答道。

    “这么快就回松北了?怎么,你刚出来也不好好休息两天,就急着回去工作了?”吴惠文笑道,言语里透着对乔梁的关心。

    乔梁听得一笑,“我这又不是住院,哪里需要休息,我在办案基地被关的这些天,每天吃了睡睡了吃,都快成一头猪了,工作这么些年来,我感觉这些日子反倒是我最轻松的时候。”

    “这么说来,你还想再被多关几天了?”吴惠文笑道。

    “那倒没有,松北这边的工作我也放心不下,早点出来也好。”乔梁笑道。

    “行,那我明天看下时间安排,有时间我就拐去松北看你。”吴惠文笑笑。

    听着吴惠文的话,乔梁心头一动,“吴姐,你明天来江州干什么?”

    “郑書记不是正在江州考察吗?晚上郑書记的秘書突然通知我,让我明天去江州一趟,也不知道是什么事,我现在也是一头雾水。”吴惠文说道。

    乔梁听了微微一愣,下意识道,“吴姐,郑書记不会是让你来江州陪同考察吧?”

    “呵呵,怎么可能,我一个关州的書记,郑書记让我去江州陪同考察算什么事啊?”吴惠文笑了笑,“或许是有什么别的事吧。”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感謝樓主的更新與分享!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