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第2806章 新任市长

    “我舅。”尹冬梅道。

    “你舅……”白钰猜测道,“与燕家有关?”

    尹冬梅摇摇头道:“另一个分支,姓赵,从碧海调过来的……”

    “省纪委书记赵永浚?!”

    白钰吃惊地问,尹冬梅含笑撇撇嘴,意思是“闲话少说且放马过来大战三百回合”!

    最近白钰在**方面总体很压抑,过着饥一顿饱一顿的生活,主要是空降湎泷以来铭铭靓靓轮流生病,蓝依悉心照料没时间过来探亲;温小艺自从上次白钰洞察屠郑雄阴谋后,在保安公司尚未站稳脚跟前不敢轻易在湎泷露面;而尹冬梅工作又忙……

    第一轮便显得有点猴急,丝毫不讲究策略和技巧地横冲直撞,每下都结结实实直夯到底势大力沉,砸到她那高高凸起的厚馒头上发出沉闷的声音。尹冬梅开局就被他控制住了全无还手之力,才几个回合便丢盔弃甲溃不成军,呻.吟得七零八落语不成调,可谓失声又失身。

    鸣金收兵没多会儿再度鏖战,方才有心思细品她的妙处——越往深处越*却充满弹性,总能包容他的尖锐与强硬;层层叠叠的皱褶环环相扣,从四面八方挤压他、紧箍他,但他已是身经百战的老将了,何止赵云七进七出百万曹军?已掌握她身体密码的他愈战愈勇,每当她以为已到尽头时居然继续向前推进,真有被洞穿之感,又是**连连无法消受……

    雨收云散。

    尹冬梅酥胸依然起伏不定,脖子到肚腹间呈现迷人的淡粉色红晕,鼻尖则沁着细密的汗珠。

    高.潮时的女人最迷人,她身子完全打开的时候,也敞开了自己的灵魂。

    白钰爱怜地吻她鼻尖上汗珠,她有气无力地微笑,隔了很久才说:“十年后……我俩还会如此疯狂吗?”

    “新酒和陈酒不同的喝法,味道也不一样。”

    “等我俩六十岁呢?”

    白钰失笑道:“别太早激励我,这方面功能可不是老医生老而弥坚……以前在苠原乡喝酒时听他们说过顺口溜——二十岁天天天;三十岁一天隔一天;四十岁七八天;五十岁有一天没一天;六十岁过一天算一天;七十岁摸摸看看算一天……”

    “八十岁呢?”她媚眼如丝懒洋洋问。

    “一碰就送命。”

    尹冬梅卟哧一笑,又“哎呀”慌忙拿面巾纸捂住下身,道:“瞧你们男人,真把女人形容成要命的老虎……你才是吃人的猛兽,每次象被你生吞活剥似的。”

    两人说说笑笑回到正题。

    严格意义讲赵永浚与燕家毫无瓜葛,是尹家家族另一枝旁系,大学毕业后一直在碧海正法系统直至省司法厅**。眼看正厅到副部的坎儿迈不过去,遂拐弯抹角请燕慎找到时任碧海申委书记的明月举荐,但本地提拔竞争太激烈,经过反复权衡遂服从京都调配出任暨南副省长兼****,数年后提拔进常委班子担任省纪委书记。

    早在白钰空降湎泷之际,尹冬梅就着手联系这位长期在外工作的远房舅舅以牵线搭桥,然而赵永浚反响并不热烈或者干脆说就是冷淡,以种种理由推脱而不愿见面。原因比较复杂:

    大家族里面向来恩恩怨怨一言难尽,赵永浚枝系与尹冬梅所在枝系不睦多年是其一;其二赵家有位在晋西工作的长辈多年前被时任省长的方晟查处,丢官解甲郁郁而终,赵家上下都耿耿于怀,故而对其儿子印象好不到哪儿去;其三赵永浚到暨南起初没能够着庄楫石,之后在徐迢任内进了常委班子,便考虑要与一把手保持一致,在徐迢没决定表露对白钰态度前谨慎观望,避免卷入官场矛盾。

    不料徐迢出访回来后局势急转而下,受身边工作人员牵连以“健康原因”辞职,庄楫石出乎意料杀了个回马枪。这一来赵永浚压力很大,立即致电尹冬梅“到勋城玩儿”,主动伸出橄榄枝。

    听到这里白钰微微一笑,并不奇怪赵永浚前倨后恭的做法,在官场“趋炎附势”、“顺水推舟”始终是主流,逆势而为的人在电视连续剧里往往活不过前两集。

    “见面后他怎么说?”白钰问。

    “我带了点甸西特产看望长辈,主要谈家族内部杂七杂八的事儿,临走时他不经意说对了,有机会请你以前同事到我办公室坐坐,我虽然不过问地方事务但喜欢跟年轻领导干部聊天。”

    尹冬梅学着赵永浚说话腔调道。

    “嗯,多个朋友多条路,”白钰问道,“他喜好什么?”

    “书法,从小就苦练毛笔字,但不清楚是否热衷收藏字画,以前根本没联系没接触,要不为了你才厚着脸皮攀亲戚……”

    “在他面前怎么介绍我的?”

    尹冬梅皱皱鼻子道:“能怎么说?老领导老同事,在通榆一直对我很关心——说到这份上够了吧?再说就招人怀疑了。”

    “没准已经怀疑了,纪委干部的嗅觉灵得很。”

    “我不信!”

    “我闻给你看……”

    白钰从她长发一路往下闻,她边笑边躲,不多时两人又滚到一起……

    庄楫石的回马枪令得暨南官场都有些错愕,也打乱了原本徐迢任期内业已形成的权力版图和正治生态,各方都在努力调整、整合、布局,包括屠家在内也偃旗息鼓不再寻求反扑,而白钰则暂时停止对港口管委会的管束,转而全力配合黎明复主抓万亩银秋滩的环球影视城项目。

    这期间柏艳霞要去省纪委参加年度述职,白钰主动陪同并单独拜访了赵永浚,时间很短只半杯茶的工夫,谈话间白钰飘了句“听说赵书记精通书法有机会另行请教”,赵永浚自然听出话中含意笑着摆摆手没将话题展开来。

    十二月初。

    从省到市、县、区各层各级都在忙着全年总结和来年规划之际,庄楫石主导下的省常委会猝不及防地来了次人事调整,其时间节点完全令人意想不到——通常情况下新领导到任三个月内不会主动调整人事,因为情况还没摸透,容易被本土系、强权部门和领导所左右。

    但庄楫石属于回锅肉,又另当别论。

    调整力度还比较大,可以说进行了重新布局和架构:

    免去宗晓渔所兼的省港务厅**职务,由原基杜市委书记谭规接任;

    宛东市委副书记兼组·织·部·长周黄调任基杜市委书记;

    宛北市委书记林百轮调任宛东市委副书记兼组·织·部·长;宛北市长接任市委书记;

    湎泷市长黎明复调任宛北市长;

    宛东常务副市长周沐提拔湎泷市长……

    宗晓渔被架空乃情理之中,当初提拔他为副省长兼港务**时庄楫石态度就很勉强,实在因为难以平衡各港口背后势力做的妥协;之后曾有两次想撤换,经宗晓渔多方奔走“化缘”又保了下来。这回庄楫石下定了决心,在常委会上说“让他以后专心念佛”!

    作为副省长,宗晓渔主要工作便是港务厅事务,其它只有寥寥无几的关联产业领域,不兼任港务**真无事可做只有念佛了。

    非但如此,因为省港务**历来由副省长兼任,可想而知受庄楫石青睐的谭规站稳脚跟后,明年初人代会被选为副省长是大概率事件,宗晓渔呢必须提前淡出转任省人大宗.教委员会主任吧。

    宛东市委副书记兼组·织·部·长周黄、常务副市长周沐双双调离则可视作为吴晓台排雷,“双周”历来在常委会非常强势,与吴晓台磕磕碰碰冲突不断。吴晓台终究长期在省属国企工作缺乏官场基层经验,策略、套路、手腕等都达不到白钰出神入化境地,每每在对抗中处于下风,若非副省长名头撑着简直要落荒而逃。

    从市委副书记调任市委书记,按说周黄并无不满,问题在于宛东是副省级城市,市委副书记本来就享受副省待遇,担任正厅级地级市委书记虽如愿以偿成为一把手,仕途却宣告终结。对此申委也有解释,即宛东查处打击“仙船盛宴”不力,效果不显著,隐隐带有问责的意思。

    另一位预示仕途终结的是黎明复。

    听说自己平调宛北市长,黎明复快要崩溃了!由始至终他根本没往那个方向考虑过,也没在哪位省领导面前流露到宛北工作的意思,到底谁吃饱了没事干耍弄自己?!

    宛北经济规模、体量和发展水平远在湎泷之上,但别忘了市委书记从市长提拔上去,人家基础好、情况熟又是一把手,不想可知必定要抢市长的活儿,黎明复除了忍让还能有啥办法?

    最让黎明复痛心的是年龄因素,再做一任市长便过了提拔市委书记或**的黄金期,接下来要么灰溜溜到省直机关当副**,要么提前转人大正协,总之先前的美梦全部幻灭!

    到底哪个躲在幕后搞我的鬼?!黎明复内心疯狂地嘶吼道。

    原本不受庄楫石待见的林百轮也是一肚子窝囊气,正厅还是正厅却变成班子三把手,可能省领导看中他性格温和、作风偏软的特点,希望给吴晓台营造宽松的执正环境;同时林百轮在京都、暨南人脉广的优势又能为吴晓台推动宛东经济发展保驾护航。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