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第120 喝高了吧

第120 喝高了吧


  “为啥见到你,好像有点惊讶,甚至有点不可思议的感觉啊?”邵华听张凡说是遇上中庸的人了,可这位对张凡的态度,让邵华心里有点不太高兴,好歹也是一个专家是不是,怎么这样的态度啊。我家张凡多热情啊。
  “嗯,这个倒是不该怪人家,首都医疗,特别是几家顶级医院的医疗人士,估计见到你家张凡都是这种样子。”老太太欧阳笑嘻嘻的给邵华说着,然后和邵华两個人嘀咕。
  对于院长夫人,欧阳很喜欢。老太太喜欢人可是标准好高的。而且喜欢邵华,不是看着张凡面子的。
  要不是真喜欢,她才不会如同娘两一样,任由邵华挎着,还给邵华解释八卦。
  首先,邵华事不多,几乎不来医院,更不会带着七大姑八姨来医院耍威风。
  这样的人有没有?太多了,在稍微有点能量部门上班的人,估计都遇上过这样的领导夫人,今天带着村里二花,明天带着表哥堂妹的,以为单位是她家的。当然了,这几年少一点,但绝对还是有的。
  第二呢,邵华不介入医院工作。老黄为啥和欧阳后期闹崩了,并不是说欧阳等不及老黄退休了,而是因为随着国家发展后,医院的建设多了起来。
  老黄的老婆倒是很少来医院,可她总是怂恿老黄把工程之类的包给自家的亲戚。比如当年的茶素食堂就是老黄老婆牵头引线的让一个有能量的人进了医院。
  第三,不妖媚。普通人都差距不出来,邵华是个烃基干部的夫人。说个不好听的话,贾苏越要是在这个位置上,估摸着能引领茶素女性的服装风潮。
  而这三点邵华都做的很好,所以,欧阳眼里邵华很吃香的。
  出来大厅,张凡就看到自己的联络员已经翘首以盼了。
  “哎呦,您客气了,我自己去就行了,每次来首都还要麻烦您。”张凡笑着和处长级别的联络员握手问号。
  “应该的,领导来首都了,我不赶紧靠过来像什么话,我还追求不追求进步了?”人家说话很有水平。其实张凡没权利给人家进步。
  就算张凡水平再高,办公厅啊,不是医院的院长办公室。
  可人家说话,就是好听,就是让人心里舒服。
  这玩意,真的一种技术和水平。
  “明天还有一个学界会议,然后就是观看军训大典,领导,估摸您和您的夫人要登台观看了,还有欧阳领导。”
  联络员对欧阳也很客气,看不出一丝丝中心的干部对边塞干部从上到下的一种瞧不起,其实人家到这个位置,还这么客气,真的是一种水平。
  邵华也知道,这次跟着张凡来会观看军训的,没想到竟然要登台?这一下,她都紧张了,捏着欧阳的胳膊,欧阳微笑着拍了拍邵华的手,别让她紧张。
  “学术界开会?”张凡心里咯噔一下。这玩意,自家事自家清楚,这一二年,张凡自己也明白,做的有点不地道。可这是没有办法啊,要是自家有发达省份的位置,也不会这么不要脸,弄的如同是医疗界的公敌一样。
  是个医院,现在要是不拿张凡挖人说事,都好像自己没牌面一样,比孵蛋医疗排名都还有效果。
  欧阳倒是不紧张,茶素医院发展到现在,她已经满足了。
  酒店是办公厅给预定的,这次学术界能来参加观看典礼的,都是统一安排的,就是靠近大广场的一家四星级酒店。
  张凡带队,跟着联络员入住后就看出人缘的好坏来了。
  李存厚人家四处去串门,很多学者见到李存厚,都是很热情的。
  张凡不行,一进门,大家就谨慎起来了,虽然都不是医院的领导,可也得避嫌啊,弄的张凡直接带着欧阳和邵华去鸟市住进办了。
  这次张凡来首都,想着好不容易出来了,也带着邵华转转,可老太太一个人在酒店,她也人缘不行,张凡也不能扔下老太太不管,心里不落忍。
  所以带着邵华去鸟市住进办要车,别瞧着鸟市挺边缘,可住进办位置倒是很不错,“稀客,稀客啊,张院请、欧院请,邵总请。
  以前啊,在首都一说边疆只有羊肉串,现在了不得了,一提咱们边疆,不说邵总薰衣草精油,都感觉不了解咱边疆一样。”
  住进办的主任也尼玛是个人精,不夸茶素,不夸医院,就可着劲的夸邵华。张凡都纳闷了,尼玛到底是首都能锻炼人呢,还是来首都的本来都是人精。
  人家几句话就和张凡他们的关系拉的很近很近,甚至都有一种亲人的感觉。
  聊了三句话,张凡还没开口,人家直接给张凡说道:“领导平时工作忙,好不容易来一次首都,我们住进办也帮不上什么忙,不过跑腿还是可以的,等会我派个司机跟着领导,有什么小事,您交代给司机就行。”
  然后二话不说,一辆奔驰,住进办唯一的一辆最好的车就交给了张凡,而且还交代司机,全天候的服务。
  等张凡离开,副主任有点不乐意的说道:“就一个医院的院子,把一二号领导专用的汽车给他,这个有点……”
  副主任这是挑刺,因为其他三家医院来首都,说实话,连正负主任的面都未必能见到,更别说安排车辆了。
  “怎么,你不愿意?”主任没给好脸色。
  其实人家更了解张凡,当初还没换领导的时候,一二号领导都好几次为了张凡来首都,甚至有一次老二都准备为张凡和几个部位打仗了。
  带着邵华和欧阳坐着住进办的汽车,转了一圈,无外乎就是吃个小吃,看看民俗罢了。太远又不能走。
  晚上,张凡他们吃了一顿首都涮羊肉,号称是外蒙肉,张凡觉得这个肉比不上南边疆的羊肉,滋味不是最顶级的,也就略微比茶素羊肉稍微好一点。
  吃完饭,张凡没相当,竟然有访客进了门。
  他觉得自己这个医疗圈的名声,很难有访客的。
  本来心里还挺得意,结果遇上一个卖水的。
  而且,人家卖水卖的也比较牛,号称搬用工。
  对于做生意的,张凡不太感兴趣,而且还是个卖水的,更不感兴趣了,卖水能卖几毛钱啊。
  这位卖水叫铁炎,也不是自己来的,是边疆江浙商贸总会的会长引荐的。
  邵华认识这个总会会长,当初薰衣草人家商贸总会的会长还帮着在国内营销过,不过这玩意味道太冲,华国人接受不。
  虽然没销售成功,可还是承认情,后来时不时的还联系一下。
  “他一卖水的干嘛来找我啊,难不成他想承包咱医院的饮用水的生意?”张凡笑着问欧阳。
  欧阳想了想,“功能饮料?”别瞅人家是老太太,可敏感性比张凡强。
  张凡想了半天,摇了摇头,“这个医院没必要参与,甚至连咨询都不能参与,这种事情麻烦的很。”
  “嗯,咱不能给资本家当走狗!”老太太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没一会,两位带着礼物进了门。
  笑的很热情,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多年的好朋友呢。
  礼物也不是什么贵重的,就是两瓶江浙特别流行的黄酒。
  寒暄了一会,人家就直接一句:“华国医疗界,论疫苗的研發水平,我覺得茶素医院是顶流了。”
  张凡一听,脸上没啥表現,而嘴上更客气:“您谬赞了,谬赞了,茶素医院的路还很长。”
  心里想的是,“疫苗?尼玛你一卖水的有多少钱啊,这玩意也是你能玩的?老子玩个结核,都差点玩破产。”
  “学者就是学者啊,谦虚谨慎让人钦佩啊!张院对于HPV了解不。”
  张凡一听,就回过味了。甚至心里对于这个货有一种另眼相看的感觉。
  因为这个名字怪异的水客,挺内行。
  HPV,很多人不了解,但女性,宫颈癌已经超越乳腺癌成为女性的第一杀手。
  几乎可以这样说,携带HPV未必会有宫颈癌,但宫颈癌患者几乎都是携带HPV的。
  这个携带者人群数量极其巨大,简单说一句,比如你的皮肤上,忽然发现有个小肉揪揪,就像一个小茹头一样的,那麼你可能就是HPV的携带者了。
  他不说,张凡还想不到,因为目前需要防御的疾病太多了,可他一说,张凡心里就有了想法了。
  挖来这么多人,也是要用的。
  看着张凡的脸色,卖水的炎同志心里咯噔一下,再一想医疗界传说的张凡人品,他有点后悔了。
  “炎同志关心女性的健康,这个让人钦佩,不过疫苗的研发是一个长周期,高投入,失败率极高的科研研究工作,也就国家平面还好一点……
  虽然我们医院有人才储备,不过需要研究的工作很多,目前……”
  张凡的意思就是你有钱吗?
  当张凡说出这句话后,炎同志放心了,脸上开花了。
  不就钱吗?看不起谁呢。
  说真心话,地处西北的张凡,对于钱还是理解的不透彻。
  “我们公司可以全额投资!”
  “这不是几百万的事情。”张凡理解的笑了笑,他觉得卖水估计利润也不大,这位想找个其他出路。
  “前期投入五个亿够不够?”
  张凡看了看欧阳,他觉得这家伙是不是黄酒喝多了,五个亿?你有五个亿吗?有这么多钱,你还卖水?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