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第2329章 秋雨认尸

    门外,熊晨下车。

    前脚关门,后脚就感觉耳畔有风声袭来!

    来人正是阿良,出手很快!

    熊晨也不是吃素的,抬起胳膊横挡的同时,一脚扫了出去!

    不弱的力道,让对方退了足足三步这才停下!

    只不过因为偷袭的缘故,熊晨的脖颈处擦伤少许!

    阿良更加狼狈,揉着小腹好久,这才慢慢站了起来!

    看得出来,熊晨刚才的那一脚势大力沉,阿良吃了暗亏!

    抬头,两个男人目光对撞,火花迸溅!

    熊晨冷笑,“田家的人,还真是越来越没规矩了!”

    阿良问道:“你去哪了?为什么才到?”

    熊晨挑眉,“跟你有关系吗?”

    阿良冷笑,“你去了天州医院,找那个苏家的女人,对么?”

    熊晨抬腿就走,“我做事不需要跟你解释!”

    阿良提醒,“现在大小姐正是需要你的时候,如果这种时候你敢为了其他女人伤害她,我跟你拼命!”

    熊晨眯了眯眼睛,“第一,我跟田秋雨都是成年人,我们之间的感情问题,我们自己能处理。”

    “别说我们只是订婚,还没结婚。”

    “就算真的结了婚,也轮不到你这个外人多管闲事,更轮不到你教我怎么做事!”

    “第二,真那么在乎田秋雨,就去跟她表明心迹。”

    “如果你们真的能成,我愿意祝福。”

    “该做的事你不做,却跑到我的面前张牙舞爪,表忠心么?”

    阿良突然厉喝,“熊晨,你别跟我装糊涂,她的心里只有你!”

    熊晨撇嘴,“没种!”

    “如果你把自己当成一条狗,就不应该在我面前汪汪乱叫,这样只会让田秋雨处境尴尬!”

    “如果你把自己当成一个人,就光明正大地来找我决斗,这样才是男人该做的事!”

    “还有,跟我拼命?”

    “你够这个资格么?”

    阿良狞笑,“我打不过你,那个苏家的女人呢?”

    熊晨冷漠道:“这话我是第一次听见,也是最后一次听见。”

    “再有下一次,我让你看不见明天的太阳!”

    阿良嘲讽,“不愧是熊少,真威风啊!”

    熊晨上下打量阿良一样,“你还挺可怜的!”

    说完这话,熊晨转身就走。

    阿良犹豫好半天,终于还是低头,“大小姐情绪不好,这种时候只有你才能安慰她。”

    “你去见苏晴的事,我没告诉任何人,这种时候别在她的伤口上撒盐!”

    熊晨脚步没停,大步向前走去!

    同时在心里暗骂,伤口撒盐?

    他跟田秋雨之间有婚约不假,可这些年,到底是谁在伤口撒盐?

    因为楚天南,他在天州背了多少窝囊的骂名?

    可熊晨知道,自己不能退,只能认下一切!

    他不退,还能替田秋雨分担一些压力。

    他要是真的退了,田秋雨必将死无葬身之地!

    按照熊晨的打算,等田秋雨成年,有能力选择自己幸福的时候他再放手。

    可结果没成想,因为这样一层羁绊,却让他陷入两难境地!

    这些年第一次遇见喜欢的女孩,却因为自己的一次表白,给对方惹来了天大的麻烦!

    现在呢?

    终于有机会跟这层羁绊划清关系,却又不断有人跳出来阻挠!

    苏晴今天在医院的婉拒,并没有让熊晨灰心。

    可是阿良这些人的指指点点,却让熊晨一阵不爽!

    难道他就活该认命?

    难道他喜欢上其他女孩,就要天打雷劈?

    他为了田秋雨承担了十几年,想放下而已,难道就是负心汉,是天大的错处?

    熊晨一时陷入迷茫,看见田秋雨的时候也一时不知道该怎么接话,而是定定站在了原地!

    听见身后的脚步声,田秋雨就像是有所预料一般,头也不抬地说道:“你来了?”

    熊晨心思回归,“怎么样?”

    田秋雨解释,“法医正在验尸,一会就出来,等我签了认尸的报告,就可以把人领走。”

    熊晨站在原地,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好歹也是田家的主母,蔡家走出来的大小姐。

    曾经在省城的圈子里,风光无限的大人物!

    结果呢?

    就因为一步走错,竟然落到如今下场!

    熊晨倒不是惋惜,毕竟蔡琳罪有应得,有如今下场也是报应。

    他只是有些感触,如果蔡琳不被当年的仇恨蒙蔽双眼,或许就不会走到如今这步田地!

    现如今,蔡琳撒手离去,有了解脱。

    可田秋雨呢?

    不出意外,蔡琳犯下的错,田秋雨必然要被牵连!

    似乎猜到了熊晨心中所想,田秋雨问道:“怎么样?是不是觉得很讽刺?”

    “同样是做错了事,我听说关老虎风光大葬,可我母亲这边呢?”

    “孤零零地躺在法医停尸房,等待我这个女儿过去认尸!”

    “她的丈夫,她的家族,她的亲属,没有一个人露面!”

    不等熊晨说什么,田秋雨打断,“你放心,咱们之间的约定我都记着。”

    “等会签字之后,先把母亲的尸体安顿下来,然后我就跟你去熊家。”

    “按照我们之前的约定,解除这段关系,还你自由,让你去追求幸福!”

    熊晨张了张嘴,似乎想要开口说点什么。

    田秋雨打断,“什么也别说,你知道我这个人,向来不喜欢别人的同情和怜悯。”

    很快,停尸间有人走了,“哪位是蔡琳的家属?”

    田秋雨站了起来,“我叫田秋雨,蔡琳的女儿。”

    法医说道:“请你跟我进来,辨认一下死者的身份。”

    “因为是车祸,再加上火烧,做好心理准备。”

    田秋雨点头,一个人上前。

    熊晨没犹豫,也跟了上去。

    门口,法医将熊晨拦住,看向田秋雨问道:“这位是?”

    田秋雨没有解释,而是站在了原地。

    最后还是熊晨开口,“熊晨,田秋雨的未婚夫。”

    法医点头,就连态度都变得恭敬不少,“好,两位里面请,如果有任何需要,随时跟我说。”

    一方面这里是天州,不是省城,田家没有那么手眼通天。

    而且就算是在省城,经过这一次的事,田家也受到了不小影响。

    另一方面,自然是因为熊刚。

    随着楚家失势,关老虎落幕,天州已经开启了一个新的时代!

    而且熊家的姓氏比较特殊,法医第一时间就猜到了熊晨是谁。

    田秋雨一个人默默走在前面,各种的情绪和失落,估计只有她一个人能体会!

    纷乱的心思,在看见裹尸袋的那一刻,突然崩溃!

    整个人不受控制,脚下失去力气的同时,身体也直接向后栽倒!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