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第1418章 谁能救你

    局长冲赵处长厉声质问:“扬城分公司的有轨电车项目为什么拖了那么长时间没批?”

    赵处长懵了!

    他满脸震惊看向局长,又看了看站在一旁的程大伟和胡驰元,费了好大的劲才把自己的声音找回来。

    颤颤微微。

    “局…..局长…..我……我…..正准备批来着。”

    局长却半点不给他面子,当着众人的面大声呵斥:

    “你正准备批来着?”

    “本该三天批复的项目你楞给人拖了半个月,现在我一来你就说正准备批,那就是说你到现在还没批?”

    “赵处长!你身为项目审批处长平常就是用这种态度服务公司企业的?”

    “要我说,你这个处长也别干了,赶紧让贤吧,有你这样的人当处长,还不知道要给那些来办事的公司企业老板造成多大的误会!”

    局长说完这句话招呼站在一旁看热闹的副处长:“你过来,赶紧把扬城分公司的项目审批手续给抓紧办了。”

    副处长连忙走上前坐到处长的位置上开始忙乎。

    局长又回头对程大伟和胡驰元满满歉意道:

    “真是不好意思,都是我督下不严才会给二位造成困扰,二位请放心,以后扬城分公司的项目底下人要是不能及时办理,可以随时找我。”

    程大伟冲局长微微点头致谢。

    三分钟!

    刚才赵处长大放厥词要一年才能办好的批复手续三分钟全办好了,办事的副处长态度恭顺把所有批示材料装进一个文件袋里交给胡驰元。

    这个世界有时候就是这么神奇!

    上一秒,你以为有些事是无解的。

    下一秒,有些事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权力的魔力在有些时候表现的淋漓尽致。

    刚才还无比嚣张狂妄故意刁难程大伟和胡驰元的赵处长,这会正目瞪口呆看着局长态度恭敬跟程大伟两人握手告别。

    他不明白,事情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

    郝大光不是跟自己说,“程大伟出身贫寒,无背景无靠山,这种无钱无势的人想怎么欺负就怎么欺负,绝不会有半点后遗症。”

    可现在又是什么情况?

    赵处长心里涌起一阵恐慌。

    他已经意识到自己这次可能踢到了一块得罪不起的铁板上,如果程大伟追究此事恐怕局长绝不会轻易放过自己。

    还真让赵处长猜对了。

    当天下午,局长便对赵处长做出了免去职务的处分,理由是,“在其位不谋其政,利用职权刁难来办事的企业。”

    赵处长从一个小小的机关办事员爬到如今的处长位置上足足用了近二十年,就因为局长一句话,他这么多年所做的努力一夜之间全都付诸东流!

    郝大光是当天晚上得知老同学赵处长被免职的消息。

    他听到这消息的时候当场懵了!

    最近发生了太多太多不好的事,他身边接二连三有人出事似乎已经成了一种常态。

    郝大光觉的现在但凡跟自己沾边的人都有可能成为程大伟下一个算计的目标,这种状况让他内心无比恐慌。

    当天晚上,郝大光连夜去了省城常副总家。

    常副总对郝大光的到来并未露出惊讶,只是问他,“又出什么事了?”

    这句话差点把郝大光眼泪问出来。

    他内心所有的委屈和不甘似乎都在这一刻忍不住喷发出来:

    “常副总,自从那个程大伟到我们扬城分公司当书记,我们扬城分公司就没有一天安宁日子,现在他连我的老同学他都不放过,我……”

    郝大光眼泪忍不住流下来。

    五尺高的汉子,像是受了委屈的孩子在“家长”面前哭个不停,这情景让常副总看了心里也觉的憋闷。

    他从茶几上烟盒里抽出一根烟递给郝大光,“来一根!”

    郝大光条件反射连忙双手接过,一脸的受宠若惊表情。

    他的眼泪倒是停住了,眼睁睁看着常副总拿起打火机先给他自己点上又来帮自己点烟。

    郝大光连忙伸手接过打火机,“我自己来”,一脸的诚惶诚恐。

    常副总看他这副模样心里幽幽叹了口气,像是要说什么嘴唇动了动最终却什么也没说。

    常副总家的客厅里安静极了。

    常副总坐在沙发上吞云吐雾,郝大光捧着一根烟和打火机坐在旁边的椅子上,欲言又止又不敢吭声,实在不知道说些什么打破僵局。

    打从常副总主动给他递了根烟过来,郝大光心里便意识到了什么。

    他抬腿想要告辞,却感觉两条腿千斤重怎么也抬不起来,心里像是有了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凉飕飕的冷风从黑洞里出来让他感觉浑身冰凉。

    有时候。

    领导没表态便已经是非常明确的态度。

    郝大光不知道,如果连一向支持自己的常副总都不站在自己背后力挺,自己还有什么筹码跟程大伟继续抗衡下去?

    “老领导,要不然我…..”郝大光终于发出声音。

    他准备告辞。

    常副总却看了他一眼,轻声说:“陶光华在里面交代了!”

    郝大光一愣。

    陶光华的名字他有日子没听到了,此时听常副总提及竟然有种山中方一日洞外已千年的感觉,他顺势问,“陶光华现在什么情况?”

    常副总把手头的烟蒂摁灭在烟灰缸里,并没回答郝大光的话,反而说了句,“你还是先关心关心你自己吧。”

    郝大光原本快要崩溃的一颗心刹那间像是泛滥的江水快要抵达崩塌的边缘,他颤抖着声音问,“我怎么了?”

    常副总这会已经恢复了平日里冷静理智表情。

    他抬手示意郝大光坐到沙发上来,两眼盯着他的脸低声说:

    “陶光华在里面把所有的事情都交代了,根据纪律委内部传出来的消息,你的问题也不小,如果纪律委的人深入调查下去,恐怕你有麻烦。”

    郝大光吓的脸都白了。

    “老领导,您得帮我!”

    “你一定要救救我!”

    “程大伟那头要是知道我被陶光华的案子牵扯上还不知道多高兴呢,他巴不得扬城分公司变成他一手遮天的地盘。”

    常副总冲郝大光摆摆手阻止他说下去。

    “现在唯一的办法是把你之前的漏洞补起来,你自己回去好好算算,要么砸锅卖铁拿钱弥补,要么被调查坐牢,你自己看着办吧。”

    郝大光感觉自己整个人已经废了。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