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第三百二十五章 姑奶奶不怕你

    李秋赶紧过来,一边帮王磊穿衣服,一边钦佩地说道:“王磊你真厉害,就像宫斗剧里的皇上一样,不动声色胸有成竹,小丑们自动就跳出来挨收拾了。”

    什么小丑自动跳出来?王磊被她说得一头雾水:“李秋你是弱智后宫剧看多了吧?那玩意少看,会拉低你智商的。”

    “嘻嘻,我才不怕,天天跟你这种智者在一起,只会越来越聪明哦。”

    俗话说一孕傻三年,这女人新婚一月,不会已经怀孕了吧?

    王磊决定少跟她说话,以免受到感染,把自己的智商也给拉低了。

    同时还得重新评估她的价值,这么呆的家伙,真的适合留在手术室吗?

    戴好手套,站上手术台,王磊二话不说就是一刀,将切口扩大。

    虽然已经看过王磊多次手术,孔一刀依然看得眼皮直跳。

    这种快速到粗暴、却偏偏能保护好切口的手法,他实在是学不来。

    王磊肯定是从一院学来的,多年未进大医院的手术室,现在大医院的基本操作,难道已经发展到这个程度了?

    扩大切口后,王磊将囊肿托出切口,用纱布覆盖肠道,然后用两把弯止血钳平行夹闭瘤蒂近端。

    陈澜问道:“为什么不直接复位,而是要这样夹闭?”

    “夹闭后,无论怎么操作,都不用担心血栓脱落。”

    “哦,明白了。”

    道理非常简单,陈澜只是没经过规培,没看过蒂扭转手术,现在一点就通。

    孔一刀也多年没开扭转的囊肿了,对操作细节懵懵懂懂。但他好面子,心里暗暗记住,脸上不动声色。

    夹闭后,王磊托住囊肿,将其旋转复位。

    复位成功后,又取了两把弯止血钳,夹闭了瘤蒂远端。

    至此,就恢复为普通的卵巢囊肿剔除术。

    这个我熟!孔一刀感到信心回来了,探究学习的目光变为审视。

    王磊则审视着整个卵巢,在系统空间里,经过数百次重复训练,他已经对这位孕妇的卵巢极其熟悉。

    第一步,是要找到血管分布最少的区域,沿着这个区域切开卵巢皮质。

    “刀。”

    王磊手一伸,兼任器械护士的陈澜将手术刀拍在他手心。

    下一刻,孔一刀再度眼皮直跳。

    王磊运刀如飞,包膜波分浪裂,深度恰到好处。

    这基本功,太强了啊!

    哪怕看再多次,孔一刀都感觉自己的心脏在受到冲击。

    锐性分离完成,王磊手指一钩,手术刀一个漂亮的旋转,手指与刀柄一起插入,囊肿迅速被分离开来。

    卵巢肿胀脆弱,王磊的钝性分离却快得如同疾风骤雨,孔一刀看得心惊肉跳,不由自主地叫道:“等等,分离得是不是太快了?”

    听到孔一刀急切的声音,王磊手上稍缓。

    听明白内容后,他再度加速,嘴上笑道:“孔主任,卵巢受损了吗?”

    孔一刀出声后自己也明白过来,赞叹道:“没有。真没想到,这么快的钝性分离,竟然可以不损伤卵巢,你是怎么做到的?”

    对于这种问题,王磊已经答出本能来了,习惯性地说道:“多学多练。”

    孔一刀郁闷道:“我也多学多练了。难道上过医科院校真就这么强,连基本功的练习效果都能翻N倍?”

    李秋笑道:“孔主任,你还真信了?鲁迅先生说过,99%的汗水都不如那1%的天赋重要。”

    “哎,鲁先生说得对啊……不对,李秋你是不是在内涵我傻?”

    “嘻嘻,我可没说,这是你自己说的。”

    王磊一个人在飞快操作,身为一助的孔一刀无所事事,一边观看,一边跟李秋斗嘴。

    不过他的嘴皮子功夫远不如手上功夫,被李秋单方面吊打。

    没多会儿,王磊完成分离,小西瓜一样大的囊肿被完整剔除。

    而卵巢还跟之前一样,完全没有受到额外的损伤。

    “陈澜,你来缝残端?”

    陈澜喜道:“好。”

    这种剩余步骤既不算难,又有学习价值,正是他这种工作一年的住院狗最需要的。

    又是十几分钟,手术完成,将孕妇送回病房,家属迫不及待地问道:“怎么样?卵巢保住了吗?”

    王磊跟陈澜早就离开,孔一刀习惯性地留下,昂首挺胸报告好消息:“手术非常成功!虽然囊肿很大,条件很差,但卵巢保住了!”

    李秋适时将盛放囊肿的托盘递上,看着那黑黝黝的、小西瓜般的、将托盘压得凹陷下去的囊肿,家属们连声感叹,纷纷夸赞孔主任水平高,不愧是孔一刀。

    孔一刀一脸享受地听了几句,忽然想起不对,现在不是只有自己一把刀的时候了,这手术明明是王磊做的。

    “是我们王医生主刀的,王医生水平非常高。”

    “王医生是谁?”

    一个家属是包打听,抢先答道:“刚来的小年轻。”

    家属们顿时了然:“嗨,孔主任太谦虚了,谁不知道你的技术啊,年轻人还要多向你学习才是。”

    孔一刀赶紧摇手:“不不不,是我要向王医生学习。”

    这话哪有人信,如潮的赞誉中,孔一刀难得地感到窘迫,只得快步离开。

    十几分钟后,手术团队全体坐在老章饭店的包厢里,一道道硬菜上来,沐霜雪埋头开吃,孔一刀则一边吃,一边高谈阔论,快活至极。

    有刀开,有饭吃,不久还会有足额的工资、会有多少个月没见着的绩效工资进账,老婆肯定开心得很。

    这不就是我孔一刀梦寐以求的生活嘛。

    王老板,真是上天赐予……哎呀不好,老大一条臭鳜鱼,我还没吃过,怎么忽然就没了?

    孔一刀震惊地看着沐霜雪。

    这么漂亮、身材这么好一姑娘,竟然这么能吃?

    沐霜雪美美地将最后一块鳜鱼肉咽下肚,筷子伸向刚上来的火腿炖甲鱼,目光与对面的王磊一碰,忽然有点害羞。

    我这吃相,会不会吓着他?

    不怕,王老板有的是钱,他只怕我不能干,才不会怕我能吃。

    当夜,众人尽欢而散。

    第二天下午,江婉柔召开全院职工大会,开场就毫不客气地说道:

    “医院是治病救人的地方,少数医护人员却罔顾患者生命健康,罔顾医疗规范,罔顾医德,拒绝履行本职工作,造成了极坏的影响。”

    “若非其他医护人员爱岗敬业勇于担当,医疗事故将不可避免。”

    “谪仙医院决不能容忍这种恶劣现象的发生!决不能允许这种劣迹医护人员的存在!”

    江院长这是要干什么?

    众人震惊地看着江婉柔,又纷纷转脸看向尹小丫,会场气氛有如三九寒冬,冰寒肃杀。

    尹小丫顿时火冒三丈,猛地一拍桌子,跳起来吼道:“江婉柔,你有本事直接点名,看姑奶奶怕不怕你!”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