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261章 进度90%(4k)

    “这个事,我们有必要跑一趟上京了。”陆令神色严肃。

    这着实,不是一件小事。

    “去那边还要做核酸,等我们到了,起码也是明天中午了。他俩现在只是证人,最多只能滞留12小时,你总不能说在这个网站有账号,就是违法行为。”燕雨摇了摇头,“我们甚至都不知道这网站是干嘛的。”

    “那怎么办?”陆令感觉燕雨话里有话。

    “我请人询问他俩。”燕雨道。

    “请人?”陆令一脸的不信任,“不是我多么自大,也不是我瞧不起上京那边的弟兄,这个案子从头到尾很多事,外人根本搞不清楚,问都没法问。”

    说着,陆令一脸的骄傲自信。这不是他吹,这确实不是随便来一个外人就能搞定的事情。

    “事关侦探社,我可以请我师兄...”燕雨看着陆令的样子,小声说道。

    “哦,那没事了。”

    “是吧,所以...”

    陆令打断了燕雨的话,摊了摊手,接着就好像没这个事一样,招呼了一下在这里的诸位,“今天大家都辛苦了,这么晚了,我请大家吃烧烤!”

    知道有人能把这个事情干好,陆令才不愿意接着费脑子想这个事情,这大夏天的,必须整点小烧烤啊...这几天忙案子,连着吃好几天食堂了。

    “别,我请。咱们六人凑齐一个队伍,我先请,下次再轮到你。”燕雨看着陆令脸上的笑容,也被感染了一些,办案是一方面,这么晚了,大家都没吃饭,也该聚聚。

    “行,不和你争。”陆令倒是无所谓,他是副队长,下次他来就是了。

    一听说有人要请客,最关键的是还有一位想请客的在排队,大家都高兴了起来,纷纷聊了起来,聊起一会儿要吃的东西。

    沈州烧烤也不是吹,能在省会把烧烤店干得很火的,没一个易与之辈。

    烤鱼、烤羊腿、烤海鲜...

    “啊,大晚上吃烧烤啊...”刘俪文吸溜了一下,“这会发胖的...只能吃一点点...”

    虽然队伍里都是警察以及未来的警察,但因为都很年轻,聚餐的时候多是欢声笑语。寇羽洋也很适应这里的氛围,说实话,比他在三组带队好多了。

    三组除了彭希龄话多且有些活力,其他人都不咋爱说话,而且寇羽洋知道,彭希龄这货有反骨,根本就不想待在三组...

    想到这里,寇羽洋愣了一下,反骨竟是我自己?

    对于来燕雨这个队伍,寇羽洋还感觉有些不真实,因为之前从未做过这样的打算。但现在想想,确实省心。

    “寇哥,吃啊,想啥呢?”叶文兴看寇羽洋愣神,用胳膊肘轻轻拐了他一下。

    “哦哦哦,吃。”寇羽洋回过神来。

    ...

    一顿聚餐,队伍的凝聚力再次提高了一个台阶。

    吃饱喝足,晚上大家一起回了警队。

    陆令在宿舍里做了做运动,思考着今天的案件。昨晚他也思考过一些,但显然没有燕雨想得那么远。

    如果上京那边,问出了些什么,什么样的信息会对案件进一步推动有用呢?

    陆令是接触过崔璧和项玉娇的,这俩人也给他留下了比较深的印象,在这种证据近乎为零的情况下,仅仅靠他俩的信息和某个网站有对应,他俩能招供什么呢?

    陆令今天之所以准备亲自去,那是因为他知道这俩人不好办,自己去能多一些胜算。

    这方面,陆令根本不敢作何打算,他完全不清楚上京那边能获取什么。

    然而,他刚运动了几分钟,就接到了燕雨的电话。

    文物修复那边,有人自首了。

    能修复这种文物的,那绝对是专家学者,这些人不会有太强的反侦查意识,他们必然是以为这次万无一失,但此刻被公安获取线索发布悬赏,这些人也就慌了。

    要是专业的犯罪分子,自然是知道,发布悬赏意味着公安还没有确定是谁干的,但这三位专家不敢赌。他们不傻,他们知道公安还没有确定他们的身份,但是却也知道可能只是时间问题。

    三个人坐一起讨论了半天,要分别时,都担心对方会先自己一步去自首,于是经过了几个小时的讨论,最终决定,一起去自首。

    他们三人当初接到这个单子的时候,也是非常震惊的。要知道这种东西可不是很常见的,随便拿出来一个,都是文物。

    对方称这是从一个农民那里买过来,准备修复好了之后,再送给家乡博物馆的。

    这三位自然是不信,但对方开了一个天价。

    他们只做修复工作,其他的一概不知道。

    身为专家,这样的解释也是没有意义的,还是有相应的法律责任。毕竟,他们一定明知这个东西有问题。

    此刻相约过来自首,从轻处罚,也是鬼迷心窍后最好的结局了。

    为首一人,讲述了他自首的主要原因。

    这个行当,并不是多大,尤其是行当里,敢做这种事的,就更少了。

    前阵子,为首的这位专家,不知道从何处得知,有人要出手这件罍,自然是知道咋回事,当时就有些心慌。

    他一直有侥幸心理,觉得这个人不是为了卖。但后来才知道,这个人确实是为了卖。

    而且,他知道这种东西一旦卖了,接下来的操作大概率是什么。

    “接下来如何操作呢?”燕雨问道。

    “这东西会出去,出去之后,再通过拍卖会回来,然后就名正言顺了。”这位叹了口气,显然是见过这种操作。

    “洗?”燕雨皱眉。

    “嗯,等着看吧,早晚上拍卖,但是,这不重要,因为拦不住。”

    “好吧...”燕雨此时看着陆令也赶了过来,接着问道,“你们就只能提供这么多东西吗?”

    “并不是...我前阵子还接了个电话...这种事,其实我们内部的圈里,是有传言的。包括被劫走的老教授,圈里人也基本上都知道,也知道有这么一件罍,”这位看着警察们,“我也不知道这个线索对你们来说,有没有用,但是...就是好几个月之前,在我还没有修复这件罍的时候,有个老友给我打电话,跟我咨询过这类东西的价值,他是历史系的,但对于青铜器不是很了解。我当时给他大概说了下,后来,我接到了这个修复的事情,还觉得这里面有联系,但是没敢到处去问。”

    “你把你说的老友的信息给我,这对你可能有很大的帮助。”燕雨说道。

    “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王仲询。”这位叹了口气,说道。

    嗯?

    陆令和燕雨相视一眼,都发现了问题。

    师范大学?

    如果没记错的话,向斌的女儿,向晓涵就是师范大学的研究生吧?向斌是辽东市运输公司的老板,陆令印象很深,而向晓涵,还是覃子从的第一任女朋友!

    如果和向晓涵有关,为什么要那么早就开始找老师询问罍的事情?

    这里面,有问题!

    从这边出来,陆令和燕雨都有些许激动。

    “一起去?”燕雨发出了邀请。

    “走。”

    这三位专家这边,有不少人在审问,有人看到燕雨和陆令就这么走了,也不知道他俩干嘛去了。

    通过这三位的供述,很快就能找到当初卖给尚强文物的那些人,这是实打实的功劳,这两位直接不要了?

    二人先是查了一下这位教授的家庭住址,然后做好了准备,找了辆警车,直奔这位王仲询教授家中。

    在路上,陆令开着车,燕雨迅速地查到了关于王仲询的一些消息。

    他确实是带研究生的,而且在古生物学院那边还有课。这个点应该已经休息了,但案件紧急,二人还是决定打扰一下。

    “你这挎着枪好帅啊!”陆令边开车,边瞅了一眼燕雨。

    燕雨工作已经两年多了,可不是陆令这般见习警。陆令还曾经听说,燕雨枪法还不错!

    总之就是很全能的一位队长。

    “还行吧,一次没在实战中开过。今天也就是太晚了,不然去找个教授没必要带。”燕雨道,“在这边申请他们的枪库还是很麻烦的。”

    “转正...”陆令合计着,“等考核完我才能转正。”

    “那你以后还得喊我师姐才对。”燕雨说道。

    “你本科哪一级的?”陆令问道。

    “2014级。”

    “那喊什么师姐,我本科2013级的,你得喊我学长。”陆令不甘示弱。

    “学长~”燕雨喊了一声,喊完就在捂着嘴笑。

    这案子明显有了进展,燕雨心情好了太多。

    陆令听得发毛:“算了算了,你还是叫我名字吧。”

    二人开着车,很快就到了王仲询教授家附近,这是个建了大概10年的高层小区,二人喊了个保安,跟着一起去了王仲询家门口,然后陆令敲了敲门。

    敲了好几下,里面才传出来声音:“谁啊!”

    “警察!有事情核实一下情况!”陆令喊道。

    “警察?”里面的人通过猫眼往外看了看,看到了燕雨举着的警官证,也看到了燕雨腰上的枪,就把门打开了。

    “什么事情?”出来的正是王仲询。

    “您是王仲询教授吧?”

    “是我。”

    “那就没有找错,找您咨询个事情,您看在哪方便?”陆令问道。

    “啊?那就这吧,您...”王仲询看了看两侧邻居的门,“进屋说吧。”

    保安直接回去了,三人一起进了屋,王仲询把灯打开,屋里书很多,到处都是书,吃饭的餐桌一侧,都摆着两摞书。

    “警官坐,什么事?”

    三人坐下,陆令打开了执法记录仪,直接就把情况说了出来。

    王仲询听完,思索了一阵子:“确实有这么回事,我有个学生,那天突然问起我这个问题,我不懂这个东西到底是什么情况,就咨询了我的老友...这有什么问题吗?我们没有涉及真正的买卖。”

    “我们相信您没有涉及这方面的问题。”陆令点了点头。

    “嗯,”王仲询思索了几秒钟,眉头微皱,“难不成我这个学生,涉及这些事了?”

    “这个就不好说了。”陆令看出来这位是个不错的老师,属于那种遇到事情就喜欢打破砂锅问到底那种。如果不是这样的性格,学生咨询这个问题,他直接说不知道就是。

    “愿闻其详。”王仲询点了点头。

    “没有什么特殊的,我们只想知道是谁问的您这个问题。”陆令道。

    “是我的学生,她叫尚晓涵,辽东人。”王仲询教授直言不讳。

    “那我明白了,非常感谢您。”陆令心情激动,却没有表现出来。

    “她有问题吗?”出于对学生的关心,王仲询问了一句。

    “这个不得而知,但我可以跟您说,就是我们可能会找她考证一下此事。您放心,我们不会诬陷您的学生,只是相关案件非常复杂,需要把大树上的每一个叶子都查一下。”陆令解释道。

    “好的。”王仲询点了点头,思考了一小会,“我会保密的。”

    “好的,感谢您。”

    ...

    从这里出来,陆令激动了起来。

    他的激动不仅仅来自于本案,主要是当初去伪装侦查的时候,被向斌给恐吓了一次,也正是因为向斌的出现,陆令知道他和叶文兴被列入了重点怀疑对象。

    后来,陆令得知向斌之女向晓涵是覃子从的第一任女朋友,就总觉得向晓涵和覃子从都有问题。现在,问题的根源找了出来。

    向晓涵,很可能就是凶手。

    陆令看过向晓涵的材料,她确实个子不高,鞋估计也是36码左右。

    这么多巧合都集中在一起,向晓涵的嫌疑实在是太大了!

    如果向晓涵抓了,说不定很多以前的案子都有希望!

    当然,陆令只敢这么去想,却不敢说出来,他实在是怕说出来就不灵了...

    燕雨可能也是出于这样的考虑,也不说话。

    二人一路无话,回到刑警队之后,立刻把这个情况向王队做了汇报。

    几个月之前,向晓涵曾经咨询过这种罍的价格。在这个案子中,这就属于很可疑的线索了,王队当即批准了传唤向晓涵。

    然而,向晓涵就没有王仲询教授这么好找了。

    她暑假没有离开沈州,在外面租房住,并不知道她具体的位置。

    但,这样的情况更是增加了她的可疑度!

    而这个时候,燕雨还接到了上京那边打来的电话!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