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第九百零一章:原点

(藏书堡 .cangshubao.net)        从男孩那里得到的本该是‘刹那’的力量,在由小女孩释放的瞬间,就因为那无与伦比的血统进化为了更高阶的‘时间零’。

    小女孩看着那凝固在自己面前的死侍,慢慢伸出了手里的匕首,那黑色的刀锋轻轻递过去,切入死侍的腹部就像热刀捅奶油一样简单,因为死侍扑来本身就携带着巨大的动能,与其说是小女孩捅穿了它,不如说是它自己撞到了刀口上。

    小女孩再顺着往上划拉出一条直线,直到口部的位置——至于为什么没有一口气切开整个脑袋,那是因为她的身高不够,她抬起手臂臂展只能刚刚好切到那个位置。

    小女孩收回匕首,熔岩的黄金瞳望着那胸膛已经被切开却浑然不知的死侍,似乎有些惊奇这种新鲜的力量...原本属于小男孩的力量。

    而在她的解读下,获得的对方的力量似乎并不只限于这一种。

    她开口咏唱出了宏大的语言,古奥的文字被念诵,新的力量诞生了。

    在新的言灵释放的瞬间,上一个言灵被撤销,空中的死侍恢复了那堪比火车的冲撞速度,他在空中腹部像是绽放了一朵黑红色的鲜花,大量的鲜血爆溅了出来!

    提着匕首的小女孩静静地站在一侧,爆血的尸体从她身边掠过,然后猛地撞在了巨大的针叶树上,强韧的树干将那鲜血淋漓的······

    有话想对作者说?来起点读书评论区,作者大大等着你!

    从男孩那里得到的本该是‘刹那’的力量,在由小女孩释放的瞬间,就因为那无与伦比的血统进化为了更高阶的‘时间零’。

    小女孩看着那凝固在自己面前的死侍,慢慢伸出了手里的匕首,那黑色的刀锋轻轻递过去,切入死侍的腹部就像热刀捅奶油一样简单,因为死侍扑来本身就携带着巨大的动能,与其说是小女孩捅穿了它,不如说是它自己撞到了刀口上。

    小女孩再顺着往上划拉出一条直线,直到口部的位置——至于为什么没有一口气切开整个脑袋,那是因为她的身高不够,她抬起手臂臂展只能刚刚好切到那个位置。

    小女孩收回匕首,熔岩的黄金瞳望着那胸膛已经被切开却浑然不知的死侍,似乎有些惊奇这种新鲜的力量...原本属于小男孩的力量。

    而在她的解读下,获得的对方的力量似乎并不只限于这一种。

    她开口咏唱出了宏大的语言,古奥的文字被念诵,新的力量诞生了。

    在新的言灵释放的瞬间,上一个言灵被撤销,空中的死侍恢复了那堪比火车的冲撞速度,他在空中腹部像是绽放了一朵黑红色的鲜花,大量的鲜血爆溅了出来!

    提着匕首的小女孩静静地站在一侧,爆血的尸体从她身边掠过,然后猛地撞在了巨大的针叶树上,强韧的树干将那鲜血淋漓的从男孩那里得到的本该是‘刹那’的力量,在由小女孩释放的瞬间,就因为那无与伦比的血统进化为了更高阶的‘时间零’。

    小女孩看着那凝固在自己面前的死侍,慢慢伸出了手里的匕首,那黑色的刀锋轻轻递过去,切入死侍的腹部就像热刀捅奶油一样简单,因为死侍扑来本身就携带着巨大的动能,与其说是小女孩捅穿了它,不如说是它自己撞到了刀口上。

    小女孩再顺着往上划拉出一条直线,直到口部的位置——至于为什么没有一口气切开整个脑袋,那是因为她的身高不够,她抬起手臂臂展只能刚刚好切到那个位置。

    小女孩收回匕首,熔岩的黄金瞳望着那胸膛已经被切开却浑然不知的死侍,似乎有些惊奇这种新鲜的力量...原本属于小男孩的力量。

    而在她的解读下,获得的对方的力量似乎并不只限于这一种。

    她开口咏唱出了宏大的语言,古奥的文字被念诵,新的力量诞生了。

    在新的言灵释放的瞬间,上一个言灵被撤销,空中的死侍恢复了那堪比火车的冲撞速度,他在空中腹部像是绽放了一朵黑红色的鲜花,大量的鲜血爆溅了出来!

    提着匕首的小女孩静静地站在一侧,爆血的尸体从她身边掠过,然后猛地撞在了巨大的针叶树上,强韧的树干将那鲜血淋漓的从男孩那里得到的本该是‘刹那’的力量,在由小女孩释放的瞬间,就因为那无与伦比的血统进化为了更高阶的‘时间零’。

    小女孩看着那凝固在自己面前的死侍,慢慢伸出了手里的匕首,那黑色的刀锋轻轻递过去,切入死侍的腹部就像热刀捅奶油一样简单,因为死侍扑来本身就携带着巨大的动能,与其说是小女孩捅穿了它,不如说是它自己撞到了刀口上。

    小女孩再顺着往上划拉出一条直线,直到口部的位置——至于为什么没有一口气切开整个脑袋,那是因为她的身高不够,她抬起手臂臂展只能刚刚好切到那个位置。

    小女孩收回匕首,熔岩的黄金瞳望着那胸膛已经被切开却浑然不知的死侍,似乎有些惊奇这种新鲜的力量...原本属于小男孩的力量。

    而在她的解读下,获得的对方的力量似乎并不只限于这一种。

    她开口咏唱出了宏大的语言,古奥的文字被念诵,新的力量诞生了。

    在新的言灵释放的瞬间,上一个言灵被撤销,空中的死侍恢复了那堪比火车的冲撞速度,他在空中腹部像是绽放了一朵黑红色的鲜花,大量的鲜血爆溅了出来!

    提着匕首的小女孩静静地站在一侧,爆血的尸体从她身边掠过,然后猛地撞在了巨大的针叶树上,强韧的树干将那鲜血淋漓的从男孩那里得到的本该是‘刹那’的力量,在由小女孩释放的瞬间,就因为那无与伦比的血统进化为了更高阶的‘时间零’。

    小女孩看着那凝固在自己面前的死侍,慢慢伸出了手里的匕首,那黑色的刀锋轻轻递过去,切入死侍的腹部就像热刀捅奶油一样简单,因为死侍扑来本身就携带着巨大的动能,与其说是小女孩捅穿了它,不如说是它自己撞到了刀口上。

    小女孩再顺着往上划拉出一条直线,直到口部的位置——至于为什么没有一口气切开整个脑袋,那是因为她的身高不够,她抬起手臂臂展只能刚刚好切到那个位置。

    小女孩收回匕首,熔岩的黄金瞳望着那胸膛已经被切开却浑然不知的死侍,似乎有些惊奇这种新鲜的力量...原本属于小男孩的力量。

    而在她的解读下,获得的对方的力量似乎并不只限于这一种。

    她开口咏唱出了宏大的语言,古奥的文字被念诵,新的力量诞生了。

    在新的言灵释放的瞬间,上一个言灵被撤销,空中的死侍恢复了那堪比火车的冲撞速度,他在空中腹部像是绽放了一朵黑红色的鲜花,大量的鲜血爆溅了出来!

    提着匕首的小女孩静静地站在一侧,爆血的尸体从她身边掠过,然后猛地撞在了巨大的针叶树上,强韧的树干将那鲜血淋漓的从男孩那里得到的本该是‘刹那’的力量,在由小女孩释放的瞬间,就因为那无与伦比的血统进化为了更高阶的‘时间零’。

    小女孩看着那凝固在自己面前的死侍,慢慢伸出了手里的匕首,那黑色的刀锋轻轻递过去,切入死侍的腹部就像热刀捅奶油一样简单,因为死侍扑来本身就携带着巨大的动能,与其说是小女孩捅穿了它,不如说是它自己撞到了刀口上。

    小女孩再顺着往上划拉出一条直线,直到口部的位置——至于为什么没有一口气切开整个脑袋,那是因为她的身高不够,她抬起手臂臂展只能刚刚好切到那个位置。

    小女孩收回匕首,熔岩的黄金瞳望着那胸膛已经被切开却浑然不知的死侍,似乎有些惊奇这种新鲜的力量...原本属于小男孩的力量。

    而在她的解读下,获得的对方的力量似乎并不只限于这一种。

    她开口咏唱出了宏大的语言,古奥的文字被念诵,新的力量诞生了。

    在新的言灵释放的瞬间,上一个言灵被撤销,空中的死侍恢复了那堪比火车的冲撞速度,他在空中腹部像是绽放了一朵黑红色的鲜花,大量的鲜血爆溅了出来!

    提着匕首的小女孩静静地站在一侧,爆血的尸体从她身边掠过,然后猛地撞在了巨大的针叶树上,强韧的树干将那鲜血淋漓的从男孩那里得到的本该是‘刹那’的力量,在由小女孩释放的瞬间,就因为那无与伦比的血统进化为了更高阶的‘时间零’。

    小女孩看着那凝固在自己面前的死侍,慢慢伸出了手里的匕首,那黑色的刀锋轻轻递过去,切入死侍的腹部就像热刀捅奶油一样简单,因为死侍扑来本身就携带着巨大的动能,与其说是小女孩捅穿了它,不如说是它自己撞到了刀口上。

    小女孩再顺着往上划拉出一条直线,直到口部的位置——至于为什么没有一口气切开整个脑袋,那是因为她的身高不够,她抬起手臂臂展只能刚刚好切到那个位置。

    小女孩收回匕首,熔岩的黄金瞳望着那胸膛已经被切开却浑然不知的死侍,似乎有些惊奇这种新鲜的力量...原本属于小男孩的力量。

    而在她的解读下,获得的对方的力量似乎并不只限于这一种。

    她开口咏唱出了宏大的语言,古奥的文字被念诵,新的力量诞生了。

    在新的言灵释放的瞬间,上一个言灵被撤销,空中的死侍恢复了那堪比火车的冲撞速度,他在空中腹部像是绽放了一朵黑红色的鲜花,大量的鲜血爆溅了出来!

    提着匕首的小女孩静静地站在一侧,爆血的尸体从她身边掠过,然后猛地撞在了巨大的针叶树上,强韧的树干将那鲜血淋漓的从男孩那里得到的本该是‘刹那’的力量,在由小女孩释放的瞬间,就因为那无与伦比的血统进化为了更高阶的‘时间零’。

    小女孩看着那凝固在自己面前的死侍,慢慢伸出了手里的匕首,那黑色的刀锋轻轻递过去,切入死侍的腹部就像热刀捅奶油一样简单,因为死侍扑来本身就携带着巨大的动能,与其说是小女孩捅穿了它,不如说是它自己撞到了刀口上。

    小女孩再顺着往上划拉出一条直线,直到口部的位置——至于为什么没有一口气切开整个脑袋,那是因为她的身高不够,她抬起手臂臂展只能刚刚好切到那个位置。

    小女孩收回匕首,熔岩的黄金瞳望着那胸膛已经被切开却浑然不知的死侍,似乎有些惊奇这种新鲜的力量...原本属于小男孩的力量。

    而在她的解读下,获得的对方的力量似乎并不只限于这一种。

    她开口咏唱出了宏大的语言,古奥的文字被念诵,新的力量诞生了。

    在新的言灵释放的瞬间,上一个言灵被撤销,空中的死侍恢复了那堪比火车的冲撞速度,他在空中腹部像是绽放了一朵黑红色的鲜花,大量的鲜血爆溅了出来!

    提着匕首的小女孩静静地站在一侧,爆血的尸体从她身边掠过,然后猛地撞在了巨大的针叶树上,强韧的树干将那鲜血淋漓的从男孩那里得到的本该是‘刹那’的力量,在由小女孩释放的瞬间,就因为那无与伦比的血统进化为了更高阶的‘时间零’。

    小女孩看着那凝固在自己面前的死侍,慢慢伸出了手里的匕首,那黑色的刀锋轻轻递过去,切入死侍的腹部就像热刀捅奶油一样简单,因为死侍扑来本身就携带着巨大的动能,与其说是小女孩捅穿了它,不如说是它自己撞到了刀口上。

    小女孩再顺着往上划拉出一条直线,直到口部的位置——至于为什么没有一口气切开整个脑袋,那是因为她的身高不够,她抬起手臂臂展只能刚刚好切到那个位置。

    小女孩收回匕首,熔岩的黄金瞳望着那胸膛已经被切开却浑然不知的死侍,似乎有些惊奇这种新鲜的力量...原本属于小男孩的力量。

    而在她的解读下,获得的对方的力量似乎并不只限于这一种。

    她开口咏唱出了宏大的语言,古奥的文字被念诵,新的力量诞生了。

    在新的言灵释放的瞬间,上一个言灵被撤销,空中的死侍恢复了那堪比火车的冲撞速度,他在空中腹部像是绽放了一朵黑红色的鲜花,大量的鲜血爆溅了出来!

    提着匕首的小女孩静静地站在一侧,爆血的尸体从她身边掠过,然后猛地撞在了巨大的针叶树上,强韧的树干将那鲜血淋漓的

    7017k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