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一台猪心移植,让很多人的目光就聚焦到了霸都东南医院,以及这家医院里一名叫做苏杰的医生身上。

  可对于苏杰来说,此时此刻,却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五月的最后一天悄无声息的过去,东南大学毕业生们迎来崭新的六月,这也意味着,他们终于要和过去的身份说再见,和相处了五年的同学、朋友、老师们告别。

  人生就是这样,不断地相聚,然后离开。

  有些人在这些经历中只感受到了孤独,可有些人却感恩相遇,将那些宝贵的记忆留藏着自己的心中,即便岁月无情,到了暮霭之年,躺在黑漆漆的房间里,这些回忆依然能成为心中的一道光。

  苏杰其实这段时间很忙,医院里有很多手术排着要做,猪心移植也有很多需要他配合的地方。

  可不管多忙,只要回到寝室,杨宇晨招呼一声:“走,隔壁寝室请我们去喝酒。”

  苏杰二话不说,揣着从急诊科带回来的纳诺酮就跟上了。

  临近毕业季的几周,苏杰喝醉了不知道多少次,一群糙汉子就在寝室里拼上两张折叠桌,上面摆满花生米和各式各样的酒,说着这一年来临床上发生的事情,说着说着就一口闷了。

  “说真的,当初刚进临床,我真想死,天天熬夜,而且还得帮老师跑腿、干杂活,我感觉啥都没学到,就是过去义务劳动的,可是哎,一年过去了,我怎么还怪想继续下去呢?”

  “谁说不是呢,人都贱,拥有的不去珍惜,失去了才追悔莫及,当初有一个小护士天天对我眉来眼去的,我纯纯大直男,竟然无动于衷,呜呜呜呜,早知道就去追她了,何苦现在孤单寂寞冷。”

  “节哀顺变,反正追了也不一定追到手,追到手也不一定能谈下去,谈下去也不一定结婚,结婚了孩子也不一定是你的,后悔啥呢?”

  “卧槽你大爷!”

  酒一杯接着一杯,一群实习生在临床被欺压了一年,肚子里有无数的苦水想要倒出来,但说着说着,又忍不住热泪盈眶,觉得这一年苦虽然苦,但苦中还是有甜的,而且现在回想起来,日子其实甜丝丝的还怪让人怀念的。

  “苏杰说说你这一年发生的事情呗!”

  大家都喝了不少的酒,舌头都开始大了,这才想起来同学里有个大神呢,非逼着苏杰说说这一年来的辉煌战绩。

  “没啥好说的,天天就做手术,都在酒里了。”

  苏杰直接端着酒就干了,一群人看苏杰这么豪爽也跟着一口闷了,紧接着就像是掉在水里的西瓜一样,扑通扑通一个接一个全趴在桌子上了。

  “艹,怎么都喝晕了,明天还要上班呢!”杨宇晨也喝的醉醺醺的,看到一群人全趴下了,瞬间就傻眼了,可等他再转头一看苏杰,他本来就快要短路的大脑更加转不动了。

  “老苏你干嘛呢?你怎么把医院的输液器都带过来了,还有药水,艹?你怎么把纳诺酮也带来了?!”

  苏杰嘿嘿笑了两声,也不和杨宇晨解释,熟练的架好输液架,挂上吊瓶,然后随手抓起一个同学的手背,拍了拍,涂上碘伏,一针见血。

  茂菲氏滴管内缓缓坠落着药水,原本的大学生寝室,顿时有种医院输液大厅的感觉。

  “你真是太残暴了老苏!”杨宇晨极为震撼,手里的酒瞬间就不香了,他可不想等会儿醉了被苏杰怼上一针。

  几名喝的酩酊大醉的同学在纳诺酮的药效下缓缓醒了过来,嘴巴里还嘟囔着我没醉,继续喝的胡话。

  苏杰收起了桌子上的酒,说道:“行了,小酌怡情,差不多就得了,和你们商量个事情,等这周末拍毕业照,帮我个忙……”

  “嗯?”

  一群红着眼睛的酒鬼纷纷抬起头,疑惑的看着一脸笑容的苏杰。

  ……

  ……

  六月初的东南大学,到处都充斥着离别的气息。

  道路两旁的合欢花热烈地盛开着,露珠在扁平的花瓣上呆呆的蹲着,风一吹,DuangDuangDuang。

  杜安楠依然忙于论文,时间一天天迫近,她的情绪也越来越焦虑。

  其实不光是杜安楠,每一个毕业生都会陷入这样的迷茫之中,未来的路到底在哪里,离开了按部就班的校园,自己该怎么规划自己的人生。

  今天又是在图书馆呆了整整一天,杜安楠背着重重的书包,怀里还抱着几本厚厚的专业书,正准备要离开图书馆,回寝室好好休息休息,旁边的同班同学突然拉了拉她的袖子说:

  “周末拍毕业照别忘了。”

  “哦哦哦。”杜安楠点了点小脑袋,说实话,这段时间日子过得浑浑噩噩,如果不是对方提醒,她真的快要忘记这回事了。

  “吴敏老师到时候也回来和我们一起拍照,你记得打扮漂亮一点,你可是我们班班花,要站在吴敏老师旁边的!”那名同学调皮的开玩笑道。

  “吴敏老师也要来吗?”杜安楠脸略微红了红了,但还是忍不住追问道。

  “嗯,手术很顺利,早就转到普通病房了,现在听说恢复的不错,平时也会坐轮椅出来晒晒太阳。”

  那名同学说着说着突然想到了什么,又笑着补充道:“这都多亏了你男朋友。”

  “哦哦哦。”杜安楠实在受不了对方有意的调戏,抱着书本转身逃走了。

  夜晚的东南大学透着一股凉意,路上行人稀疏,完全没有白天热闹非凡的样子,杜安楠肩膀上搭着沉甸甸的书包,怀里抱着厚厚的专业书,在这样寂寥的夜晚里忍不住从心底冒出一种忧伤。

  网抑云也许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

  杜安楠有点怕黑,所以只敢在路灯底下走,毕业季的伤感以及沉重论文压力的负担,让她的步子有些沉重,小脑袋也耷拉着,看起来特别没精打采。

  可就在她走出图书馆大楼,却看到不远处的路灯下站着一个无比熟悉的身影。

  只是一眼,杜安楠心里所有的负面情绪瞬间一扫而空,肩膀上的书包似乎也变得轻飘飘的,完全不能阻挡她小跑起来的步伐。

  “小苏!”

  完全没有了刚刚图书馆里羞涩的样子,杜安楠小跑着奔向苏杰,势头之大,直接一头就扎进了苏杰的怀里。

  “哎呦,我胸骨断了。”苏杰哀鸣一声,面露痛苦。

  “你骗人,我脑袋怎么可能比你胸骨还硬!”杜安楠在长期和苏杰斗智斗勇中收获了宝贵的经验,已经知道了用理性的思维去击碎苏杰拙劣的谎言。

  “嘿嘿,小丫头不好骗了啊。”苏杰嘿嘿一笑,顺手拿过杜安楠肩膀上的双肩包和怀里的专业书。

  两人就这么顶着皎洁的月光,踩着一大一小的两个影子,向着学校地下商城走去。

  网抑云在苏杰面前显得是那么的不堪一击,杜安楠还没有维持一会儿的低落情绪就这么烟消云散了,或许这就是情侣之间最好的情感支持,只要有你在,我的世界永远都是欢声笑语。

  “周末吴敏老师会去拍毕业照,你知道这事吧。”苏杰突然状似随意道。

  杜安楠还是太年轻,想也不想就吃了一口切好的芒果,甜蜜的笑道:“嗯,会啊,到时候你记得提醒我哦,我怕我忘了。”

  苏杰也笑了笑说:“嗯,一定会提醒你的。”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