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新书《一品权相》发布,欢迎品读

    各位书友新春好,新书《一品权相》已经发布,更新字数十万,欢迎投票、赞赏、阅读。

    内容提要:

    后金铁骑吞灭南,文朝尚文抑武,外有元蒙、后金、楚蛮侵边,内有腐败、专权、鱼肉百姓之痈,内忧外患,腐朽将倾!灭国亡种之相显露。杨继业意外到了文朝,从此:

    商鞅算老几

    王安石特差劲

    康有为他们五个算不上毛毛雨……

    看杨继业走最激进之变法路,强兵兴武、皇权进村,国富民安,成就良相伟业,华夏一族登临世界之巅。

    华夏不外侵,元蒙万里疆域、后金千里沃土、倭国弹丸之地全部归属华夏属国吧!

    架空历史+商战+官场+战争+崛起

    试读:

    正文:

    第1章穿杨箭

    身体在一股强大力量作用下,整个地往上空冲甩,惯性很大,随即被大力往下拉、跌回原位。

    这是快速移动带来强烈的颠动,很危险,这个过程偏偏又被力量固定了双腿,浑身的骨架,似乎快被颠散架。肌体的撕裂造成的剧痛,让杨继业从昏迷中醒转。

    杨继业记起来,自己旅游骑马拍照,游兴正高。谁想一只马蜂飞来蛰在马鼻子上,使得原本温顺的马癫狂起来,带着自己往前狂奔。那发狂的马是往山崖方向冲,没想自己此时还有命在。

    身上虽痛彻入骨,杨继业却暗自庆幸,只要有命在,肌体的损伤总能够养好。

    杨继业处在半昏迷状态,意识是间断不连续的,他意识到危险,也明白,此时唯有将发疯的马安抚住,才可能确保自己的安全。

    危险之中,求生意志强烈起来,杨继业想睁开眼,想看清楚面对的情况。

    可这时候,一股更强大的脑冲击波,让他再次昏厥。而后,再次被颠醒过来时,他一下子感觉到脑子里有两个人的意识、两份记忆,正在逐渐融合。

    “小少爷……小少爷,小……少、爷……”一个声音在断断续续、很急、极度惊惧地嚷着,“都是猛猛不好,老爷会打死猛猛的,打死猛猛的……”

    杨继业的意识一下子清晰起来,明白了自己的处境,也弄清楚这时候的状况。那个旅游的杨继业马惊后摔死了,灵魂却侵占了文朝的这个杨继业身体。

    按照习惯的说法:杨继业遇险的时候,穿越到文朝。

    搜检文朝这个杨继业的记忆,明白一段走歪的历史:大宋衰败,南宋在江南支撑二三十年,被金国突破长江防线,临安王朝被灭。但随后江南这边组建的抗金军队奋起抵抗、反击,格外激烈。几年的征战绞杀,在黄河流域的刘家兴起,凝聚力量,然后将入侵的金国军兵赶回辽东,建立文朝。

    文朝到今,已经延续三朝七十余年。文高祖、文太祖,如今是文昭帝在朝,文昭帝在位二十余年,风雨飘摇,内忧外患,自身也是体弱多病。

    文朝中,原右丞相杨文盛在朝独立支撑十年,力压各方势力,使得文朝有中兴之态。但五年前,右丞相却被左丞相朱子善排挤出朝廷,文昭帝一帧圣旨,把右丞相发送到荆楚蛮地。

    原右丞相杨文盛就是杨继业的老爸,作为老来得子,杨继业却没有丝毫娇生惯养的福利。六岁就开始蒙学,八岁考童生,随父亲发配到荆楚蛮地后,十二岁那年参加国考,顺利拿下秀才身份。

    随后,每天静心研读圣贤文章、科考范文,练字,写文章,每一个月仅有两天的休假,可外出家门,参与荆楚蛮地这里的年轻人活动。为此,杨继业的死对头刘浪,给他一个绰号:书呆子。

    常年与书、纸、笔为伍,杨继业一副文弱书生体质,那是很正常的。杨家不求他威武雄壮,只要求他熟读文章,将学业做好,文运昌隆,在国考上一步步登上巅峰,完成继业之壮举!

    搜检到这些大致的信息,让杨继业很无语。

    一个被皇帝赶出朝廷的右丞相,已经完全失势了,但右丞相还在做梦,妄图在儿子身上复兴、上位。文朝对于考举子谋出路,确实是一通天大路,文官掌权,武官受到文官制约与名义上的统辖。

    但像杨家目前的情况,杨继业考中秀才已经到天花板,想考举人是不可能被录取的。其实,杨家父子也明白这一点,但他们却选择忽视。或许是杨家父子都在期待三起三落那种人生机遇。

    左丞相朱子善绝对是盯死杨家,找到彻底灭除杨家的机会,哪会让杨继业考中举子?这是来至朝廷方面的因素;地方上,荆楚蛮地这边的考业,每一届开考的结果,最多三人获得举子名额。

    这并不是荆楚蛮地考生水准都差,而是朝廷在政策上有意压制边关之人,免得这里的地方势力过大,难以掌控,尾大不掉。地方掌权者,又如何会将难得的名额,落到杨继业头上?

    明知各种外因限制,绝对不会让杨继业考中举子,拿到殿试资格。杨父对于杨继业寄予很高期望,一直严厉督促杨继业在苦读、苦练,勤学不辍。

    不过,杨父对小儿子的呵护还是很用心的,从小将家养子杨猛,派在杨继业身边,严防杨继业的安危之事。

    这一次的三月三游园,杨继业被放风出门,参与柳河县的青年春游活动:聚会、交友、吟诗、对句,更主要的还有女子出行。杨继业书呆子性情,可交友还是必须的。

    荆楚蛮地春来迟,这时节,从县城边流淌而过的河水还冰冷,河岸的老柳林才有一些嫩白带绿的芽叶。

    好在风已经带温,阳光大好,关在家里一个冷冬的年轻人众,自然很有游兴。

    快到中午,素有一城之花的巫素贞放的风筝挂在一老柳的枝头,杨继业被其他年轻人挤兑,爬上老柳去给巫素贞取风筝。柳枝本来质地脆弱,不受力压。那柳枝在杨继业站上去,将到压断的极限。

    这时候,站在几十米外的刘浪,从扈从手中拿过弓箭,开弓射箭。一支穿杨箭,精准地射在杨继业踩着的柳枝,柳枝断裂,杨继业从树上直接栽倒。

    杨猛是杨继业的保镖兼随从,但在游园这种特殊环境中,他只能呆在随从群里,没有资格参与少爷、小姐们的活动。

    等杨猛得讯,跑过来见杨继业蜷在地上,不醒人事,吓得失魂。将杨继业往背上放,发狂飞跑往城内奔,以求尽快对杨继业做施救……

    浑身痛得说话都难,杨继业虽不知之前那书生具体细节和伤情。却明白,从几米高树上摔下致伤,如果不胡乱移动,等受伤的人缓过气后,再进行医治处置,命应该不会丢。

    可保镖杨猛也是少年,遇上这种塌天之事,惊慌失措,背起昏迷中的杨继业就狂跑。杨猛背起少爷往家里狂跑,可受伤的人哪经得起他这样颠。命魂散掉,倒便宜了他占据这身体,让他穿越到文朝来。

    明白所处情况,杨继业也担心杨猛这个一米八的、十六岁少年,背着自己癫狂地疯跑,把这副受伤的身体真伤重了。

    想抬手拍一拍狂奔中的杨猛,杨继业却没什么力气。浑身的血气乱窜,连说一句话都没法说出,卡在脖子,呜呜呜地出声。

    “少爷……少爷……少爷。”杨猛狂奔中叫喊着,估计这时候只留有一个念头,就是将少爷带到老爷面前,然后,自己被打死抵罪。

    第2章有鬼呀

    “少爷……”

    杨继业虽然对杨猛不熟,却知道他此时几乎没什么意识存在,要想摆脱此时的颠簸与肌体撕扯,唯有将杨猛叫醒。

    蓄势一阵,身体的痛感越发强烈,杨继业知道不能再等,竭力嘶喊的声音冲出口:“杨猛——”

    声音并不小,但狂奔中的杨猛却没听到。杨继业想再次叫喊,却没有了气力。杨继业也是悲催之极,觉得自己可能是所有穿越者中,最短命的那个。

    不知距离城门、距离家还有多远,让杨猛这样颠着自己,另一个小命也会魄消魂散不可。

    好在杨猛突然意识到他背着的少爷,似乎有了动静。虽说很可能是错觉,但他还是想确认一下少爷的情况。

    立定脚步,杨猛扭头想看背上的少爷,自然没法看到。杨猛小心翼翼地轻声喊,“少爷、少爷……”

    安静下来的杨继业,这时候确实没法反应什么,恍惚听到杨猛的声音,只能勉强发出一个“嗯”的声音。

    杨猛并没听出,但直观感觉到背上的少爷有些不一样。将少爷轻轻放下,待他转身看,只见少爷脸色惨白,与死人没什么两样。

    杨猛喊一声,再用手轻轻摸少爷的脸,感觉冷冷的又不至于僵硬。

    杨继业这时候有意识,知道自己的生死,完全在这个懵懂的少爷念头之中。如果自己再没什么反应,杨猛绝对会背起自己再次狂奔,那最短命的穿越者就成为事实。

    睁开眼,那强烈的光让杨继业又一阵眩晕,他也明白,杨猛正看着他,等候他的反应。

    杨猛见少爷眼睛在动,自然欣喜若狂,而表达情绪的办法,就是想抓住少爷,摇一摇。

    杨继业知道面前这个少年蛮力之大,从出事的柳林到此时位置,至少有两三千米。可他背着自己狂奔,居然粗气都不喘,仅仅是面颊微红,鼻头扩张一些而已。

    “我死了。”杨继业说。

    “有鬼啊。”果然,杨猛听到他如此说,大叫大喊,吓得往后一退。退开这一步,足有两三米远。

    退开后,杨猛知道自己做得不对,忙解释说,“少爷,我不是怕你……我是没见过鬼……我……这就带少爷回家,少爷啊,你成了鬼,也得回家见老爷。只要见到老爷,猛子就跟少爷一起死……”随后嚎啕大哭。

    见杨猛的认真神态,杨继业心中无语。古人多实诚,而面前这个少年估计没经历过社会的毒打,思维单纯,对什么事情都直接相信。

    “我又活过来啦。”杨继业忙指着自己的影子说,“我有影子,鬼没有。”

    “少爷,太好了。少爷你活过来了,太好了。”杨猛往前走到杨继业身前,随后又站定,瞪视着少爷,想知道少爷到底是死还是活。

    见杨继业面色奇差,但总算有活着的样子,杨猛放心不少。“少爷,你好些了吧。可把猛子吓死啦。都是猛子不好,没保护好少爷……”

    见杨猛准备过来搀扶自己,杨继业可不敢让他碰,说,“你别动,坐过来,让我头枕在你腿上。”

    身子斜靠,杨继业总算缓过这口气。至少,小命暂时不会有威胁了。

    身体弱而虚,先前又从几米高的树桠摔下来,加上杨猛疯狂奔跑带给肢体的伤害,此时,唯有静静地斜靠着,感觉最舒服。

    伤里偷闲,杨继业便思索目前自己面对的情况。回家,要面对文朝的前右丞相,估计是最难以过关的一环,说不定让曾经的右丞相察觉到自己与其儿子不同,当成妖怪给处理了。

    杨家,短时间都会在其中生存,目前的杨家也是举步维艰。刘浪之所以敢箭射柳枝,除了他射箭精准、有不会射伤人的信心,那他今天是要谋命,还仅仅是恶作剧般地吓唬自己?

    刘浪几年来都想狂踩自己,只要有机会,他都不会放过。而每一次的交锋,都是杨继业吃亏上当。刘浪敢这样做,那是因为他家是镇边王爷,家里有权有势,要人有人,要钱有钱。在这荆楚蛮地,刘浪家就是土皇帝一般的存在。

    刘浪骄狂,那也是有本钱的。读书不行,不过刘浪也无需读书,作为镇边王爷的后代,是不能参与科举、走文人晋升路子的。刘浪学武很有天分,如今十六岁能够炼成百步穿杨的射箭技艺,自然值得骄傲。

    柳河县作为荆楚蛮地的一县城,却是大文朝最为边远前线。这边虽不像文朝西北面对蒙匈族的边防,也不像东北方要对抗金人侵扰。可这荆楚蛮地的复杂性、这里面临的争战威胁,也是非同寻常。

    县城外是熟蛮,熟蛮散居分布在柳河对面,纵深大约是百里;百里之外是生蛮,生蛮与文朝之间,有着群族生存和资源之争。

    生蛮分布区域很大,这些人深居山里,悍勇好斗,地域观念极强,与文朝人水火不容。虽不是年年征战,但三五年会有一场小交锋。

    生蛮与熟蛮之间,也是对头,不过,他们之间的纷争主要是资源之争。越过生蛮的区域,就是蒙匈族的领域。按照原右丞相的推想,对蒙匈族的抗击时,要严防蒙匈族从生蛮之地偷袭入文朝。

    也就是说,目前的蒙匈族虽说已经不是当年跃马纵横、实力最盛的年代,但文朝的实力,也在这几十年的边防线消耗过多,战力下降。如果蒙匈族真的有万人队穿过生蛮区域,突破荆楚蛮地,进入文朝腹地,将是非常严重的后果。

    仅凭目前荆楚蛮地的武力,是没有抵御蒙匈族实力的。

    对于荆楚蛮地的情况,杨继业目前所知,也是他在攻读之余,听前右丞相教导而来,他自身没有多少看法和心得。

    不过,新杨继业站在后世的角度来看历史,自然有不同的视角。不过,真实的历史上却没有文朝这一代,历史拐弯之后,蒙匈族也没有灭金灭宋,一统华夏。对自身目前的处境,杨继业也很无语,没什么历史走向的凭据可依。

    荆楚蛮地情况复杂,各种势力交错。文朝对于这地方的统辖,一贯政策是稳住的局面。生蛮好战,是为求得生存空间。

    可柳河县城周边几百里,别有用心的人真不少,具体的情况,杨继业目前没有多深刻的体会。

    此时,看着高而湛蓝的天、懵懂茫然的少年脸庞,杨继业意识到面临的危机。当然,最让他担心的,还是回家是不是能够过杨文盛这位老先生的关口。作为文朝曾经的右丞相,这位会有多强大的睿智?

    想一想,杨继业背心都是冷汗淋淋。?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