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雪原第二四章 再战群狼

(藏书堡 .cangshubao.net)        内里蕴含着雪鸮的光团很自然地就给了雪问陵一种血脉来源的感觉,水乳.交融地能感受到是自己的一部分。

    而这团五彩缤纷闪烁不定的光团,虽然让雪问陵有了一种灵魂无比契合的感受,但是本能地却感受到了一些不适。

    之所以脸上的表情变得古怪,是因为这个光团给了如今的雪问陵一种玄妙的感受,它似乎是前世的自己,灵魂穿越到如今雪问陵身上的李光迪感觉到了一种无以伦比的熟悉感,是“地球”的味道。

    也就是说,雪鸮光团是原本已经逝去的雪问陵的魂。而五彩光团,是来到这个世界的李光迪的魂。

    五彩光团外形有些不像雪鸮光团,五彩光团似乎由无数细丝编织而成,且这些细丝在不停地流动穿梭。

    如果说雪鸮光团是一个实心玻璃球周围环绕着细丝的话,五彩光团则是一个由细丝交错缠绕而成的线团,大概是…一个规则而美丽的钢丝团?

    他能清晰地感觉到雪鸮光团对这团五彩丝线的渴望,似乎想要吃了它……

    如果雪鸮光团是原本雪问陵这具身体所具有的天力的话,那这团五彩线团应该就是前世的李光迪所带来的天力了吧?

    所以当下雪问陵或者李光迪惆怅了起来,这可是我从那个美丽的蓝色星球带来的唯一纪念了,怎么能就这样给你吞了?

    一阵思想斗争过后,雪问陵当下咬咬牙,做出了一个重要的决定——暂时先不再考虑这件事。

    他感受起了自己现在的身体,自从刚刚光团觉醒之后,他能够察觉到自己因为“大力丸”而脱力的状态似乎消失了。

    睁开眼睛,眼前的一切似乎没有什么改变,唯一与方才不同的是,他的力气恢复了。

    轻轻的扯动自己的身子,雪问陵开始龇牙咧嘴,原来“羽感”也有坏处,此时伤口撕裂的疼痛程度比方才也加剧了好多。

    缓缓坐起身,将石笛重新放回胸口。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仙人板板哟。”短短一个晚上经历了这么多的雪问陵忍不住呢喃道。

    来不及再细细感受自己身体的变化,十分钟时间应该已是过了,牛大力还一个人待在原地等他。

    雪问陵一边惨叫一边开始慢慢奔跑起来,忍受着身体还存在着的剧痛,雪问陵迅速回赶。

    回程的心情已经完全不同了,也不是相信披头散发的狼部那人的人品,而是相信雪原人的守诺品质,那人答应了自己,木夕今晚便必然不会有事。

    一个人的情况下,以木夕的本事,应该苟着不难,三人有很大的希望能够再次相见。

    如果所料不错,自己刚刚机缘巧合应当完成了阿爷所说的“醒魂”。

    这是天选之后的第二步,据说雪原人一般只有在神合自己的神伴时才会出现,没想到自己倒是天赋异禀,在这种关键时刻潜力爆发了。

    雪问陵想着想着不由得勾起了嘴角。

    “嗷呜——”一声悠长的狼嚎声从前方传来,雪问陵一开始没在意,可转念一想不由得一惊。

    牛大力满身伤痕,身上的血液必然会吸引无数雪原动物,听这声狼嚎的方向,情况怕是不妙。

    刚刚经历了狼部天选围攻,这就要再来一次真正的狼群围攻了?

    雪问陵开始慌张起来,不由得加快了步伐。

    “嗷嗷,嗷呜——”,又一声狼嚎传来,听得雪问陵汗毛竖起。

    “嘶。”慌张的雪问陵跳过一个深沟,又被自己的伤口疼得龇牙咧嘴。

    忍着剧痛继续加快速度,景物已经越来越眼熟,应该就在前方不远处。

    ……

    一只,两只。

    映入眼帘的是两只站在不同小山丘的灰白雪原狼,通常而言狼群会有首领在高处眺望指挥,为什么这群狼出现了两只狼王?

    雪问陵已经来不及多想,在引起狼群注意之前,必须射出一箭。

    雪问陵几个碎步停下身子,因为距离过远,目测有近两百米。雪问陵单膝跪地,拉弓瞄准那只较大的狼王,屏气,静止,定心。

    “咻——”雪问陵感知着羽箭飞出,一缕风溜过箭矢尾羽的缝隙。雪问陵油然而来一种陌生而笃定的感觉,这箭要落在狼王身后。

    于是他不再如以往一般等待第一箭落地,既然有了感觉,雪问陵果断地起立,再次搭弓,全力拉满,“咻——”。

    第一弓用的是“落日”箭法,用来初步判定风向,第二弓用的是雪问陵如今极限距离下能造成杀伤的“追星”。

    第一箭抛物线前进,第二箭却是近乎直线。

    雪问陵来不及看自己的“箭果”,射完两箭他就再次前奔而出,赶过眼前这座小丘陵,便是初始时他们所驻扎的小凹地。

    “呜呜…嗷”,雪问陵没看见,但确实如他感觉的一般,第一箭落空,落在了狼王身后,第二箭直接从前腿穿透了这只狼王的肩胛骨。

    两箭落下的时间相差无几,因此狼王根本没有反应的时间。

    雪问陵此时只是听见哀嚎,知道那只狼王中箭,却不知道他战斗时那油然而生的感觉是如此精准。

    这正是“醒魂”时带来的天赋——“羽感”所赋予他的。

    他铆足了劲前冲,展开双臂上下纷飞,很快越过山丘。

    眼前的一幕令他目眦欲裂,狼部剩下的那两人已经不见踪影,只剩下牛大力,只见他将上半身和头部蜷缩而起藏在那个狼部族人留下的圆盾下。

    壮硕的腹部以下和四肢暴露在外,周围七八只雪原狼在其周围游走。

    已经有四五只雪原狼的嘴里叼着夹杂着布料的血肉,牛大力的腿已经被啃噬得坑坑洼洼,暗红的鲜血铺洒在地上,将原本就乌黑的山石染得更加深邃。

    雪问陵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愤怒,一箭接着一箭开始疯狂射出,同时暴喝出声:“畜生滚开!”

    箭矢如星,狼群瞬间被打散,除了其中两只贪恋口中肉食,正在从牛大力身上撕咬血肉的雪原狼被射中。其余的狼则在那只狼王哀嚎时就已经不断跑动起来,均未被箭矢击中。

    雪问陵看着正在扩大包围圈,开始包围自己的狼群,不由得低骂:“老子今天就要当一次狼灭。”

    扎紧了自己的衣服,防止伤口近一步撕裂,掏出自己最后所剩的一把短刃,雪问陵直接冲向了狼群。

    “嗷呜——”,山头传来狼嗥声,是那只中箭的狼王。

    八只肩高超过半米的雪原狼迈着轻快矫健的步伐逐渐向雪问陵靠近,雪问陵又是三箭“追星”射出,直接射伤其中两只。

    一只较为敏捷的雪原狼躲开了射向它的一箭,已经几乎靠近雪问陵身前。

    雪问陵背弓,手持短刃朝其冲去。

    网络小说界的众所周知,铜头铁骨豆腐腰,雪问陵一脚就朝其腰部踢去。

    雪原狼借着冲势扭动身子,雪问陵这脚踹在了其后腿上。这只狼一个侧滚又爬起来继续与雪问陵周旋,此时其他的狼也都靠近了雪问陵周围。

    看着已经把自己包围的雪原狼,雪问陵也不由得头疼起来,雪问陵现在无比怀念牛大力的那个大斧子,想一斧子拍死这些狼。

    “被狼群围住就别想着全身而归”,这是雪原人几百年来的经验。

    “老雪啊,不行的话俺…俺就吹笛子吧。”那边早就听见雪问陵喝声的牛大力已经吃力地移开圆盾,此时正嘴里咬着石笛对雪问陵道。

    雪问陵咬咬牙,道:“我先试试。”他打算拼着受伤先弄死几只,吓退这些狼自是最好,全都杀死未免难度太大。

    当下便是再度气沉丹田,运气冲出,对着那只被踢中的狼冲去。

    群狼战法,见雪问陵一冲出,四周的狼便跃跃欲试地朝雪问陵靠近。

    雪问陵很快冲到那只正在试图再次躲避的狼身前,一刀狠狠扎下,直接扎进了这只狼的侧腹,又是狠狠几刀下去,鲜血汩汩直冒,狼嚎声凄惨无比,最后雪问陵还不忘从背上拔了一根箭矢从伤口狠狠插入。

    这些动作做完之时,他的左臂也被一只跃起的雪原狼咬住了,首先是身体的倾斜,然后是剧痛,雪问陵一个踉跄,面目狰狞地刺向这只狼的头部,怼着这只狠狠咬住自己手臂的雪原狼的眼睛鼻子一顿捅。

    体重超过两百斤的雪原狼死死挂住,头面部瞬间血花四射,却愣是没有松开嘴。

    “吼”,又一只扑向雪问陵,直接将雪问陵扑倒在地。

    雪问陵用力过猛,刀刃插进了那只咬住手臂的雪原狼的面骨,于是只得空手握拳发力,一拳狠狠击出,这只扑倒他的狼被击退几步,又再次前冲。

    第三只狼继续扑上,雪问陵终究是倒在了地上,左手狠狠掐着这只扑倒自己的雪原狼的脖子,不让它下嘴。右手还在继续用力挣扎着想脱离狼口。

    狼脸就在眼前,嘴唇龇开,露出十二颗牙齿对着雪问陵“微笑”,腥臭的口水已经滴在了雪问陵脸上,旁边还有好几只挤不进来的狼在“狼视眈眈”。

    雪问陵无奈了,只得吼道:“牛大力,我要撑不住了,吹笛子!”

    那边拼尽全力调整姿势只为获得良好观影感受,此时从躺着变成趴着观战的牛大力却忽然结巴道:“你…你再撑一会儿,有戏!”

    雪问陵闻言也不再多问,咬牙再次运力,右手猛然发力,将挂在右臂上的狼与眼前的狼狠狠相撞。

    好歹十二岁初他就能单手举起百斤石锁,如今机缘巧合下“醒魂”,力量有所增长,全力之下两百斤的雪原狼倒是也被抡起来了。

    两只狼头狠狠相撞,以一块巴掌大小的肌肉被撕下为代价,咬住右臂的那只狼终于是松开了他的手臂。

    雪问陵连忙借势又是一脚踹出,顺势后滚。

    慌忙后退几步,再次与狼群对峙起来。

    正在其余狼打算继续一拥而上之时,后方的山丘忽然传来了狼嚎声。

    “嗷嗷呜,嗷嗷”,这是急促的两声,再没有了气定神闲的悠长,似乎是狼王遇见了什么紧急情况。

    只见得冲向雪问陵的几只雪原狼纷纷止步,狼群纷纷抬头,然后开始集体冲向那只狼王所处的山丘。

    雪问陵就这样,莫名其妙地看着这群狼在自己身边飞驰而去,老半天才回过神儿来。

    雪问陵回头看了看山丘的情况,瞬间了然。

    原来,山丘上那只受伤的狼王正在被来时雪问陵看见的另一只狼王攻击。想必是一只被逐出狼群的孤狼,如今找到了机会就准备篡位了。

    两只狼王正撕咬在一起,那只中过箭的狼王明显落了下风。

    “老雪,俺都说了别让俺晕了没人吹哨,你咋还回来这么晚。”

    牛大力丝毫没有庆祝劫后余生的觉悟,上来就是一句埋怨。

    雪问陵转身对着牛大力翻了个白眼,道:“你这不是没晕吗。”

    “俺是被活活咬醒的!”牛大力忽然哀嚎出声,“这辈子没吃过这种苦啊,俺当时就想着,等俺这腿被啃到骨头了,俺就吹哨。谁没成想,这狼尽是往浅了咬,皮都给俺整层剥光了!”

    雪问陵走近牛大力,看着他暴露在空气中的鲜红创面,心里没来由地一抽。

    “先别说话了,赶紧离开这。”雪问陵拉起牛大力往背上一甩,背着他朝着狼群相反的地方跑去。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