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第二百六十八章 艰难困苦,玉汝于成

  神级鉴宝师正文第二百六十八章艰难困苦,玉汝于成“方阿姨,这幅《啮指痛心》图是梁叔叔收藏多年的珍品,怎么能送给我呢?我虽是个古玩商,但只是买卖古玩字画,并不懂得鉴赏其文史、艺术价值。您和梁叔叔将这幅珍贵的话赠送给我,岂不是明珠暗投?”

  唐昕一边摇手,一边有点惶恐地推拒。

  方清荷有点不悦地说:“小唐,这是我和你梁叔叔的一点心意。说得直白一点,是梁叔叔给你的一个见面礼,难道你不想领这个情?你不是说要将张大千的那幅《玉殿清荷图》作为寿礼送给我吗?如果你不收这幅画,那我也不收你的礼。”

  唐昕听她话说到这份上,不敢再推拒,只好伸手将画接过来,很礼貌地向梁天放和方清荷鞠躬致谢。

  随后,他打开随身带着的肩挎包,从里面拿出一个木匣子,扭开匣子上的铜扣后,从里面取出那幅《玉殿清荷图》,捧到方清荷面前,说:“方阿姨,祝您生日快乐,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也祝愿您跟这幅画上的荷花一样,永葆美丽容颜,永远清丽脱俗。”

  这几句祝福语,听得方清荷心花怒放、喜笑颜开,珍而重之地将画接过去,然后转头看着梁天放,用满含骄傲的语气说:“老梁,你听听,孩子的情商多高,多会说话,用的词语多贴切、多妥当!他虽然书读得不多,但我看他的讲话水平,比任何同年龄的名牌大学生都要强!”

  梁天放微微颔首,表示赞成她的话。

  就在这时,唐昕的手机响了,是陈韵菡打过来的。

  “唐昕,你是不是在横江宾馆一号楼?”陈韵菡的语气急促中带着一点兴奋。

  唐昕疑惑地问:“你怎么知道的?”

  “刚刚我去唐韵轩找你,听猴子说你在横江宾馆,准备参加方阿姨的四十岁生日晚宴,对吗?”

  唐昕看了一眼梁天放和方清荷,“嗯”了一声,说:“是的。菡菡,你找我有事吗?”

  “当然有事。先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昨天上午九点,我把报名表和个人履历通过微信传给了总台的钟副台长,请他审查。今天中午,钟副台长就打电话给我了,说我的初审已经通过,让我明天赶到总台去面试。如果面试没问题,就会将我列为选调考察对象。”

  唐昕惊讶地问:“这么快?面试应该就是走个程序吧,以你的外在条件和业务水平,面试肯定能通过的。”

  陈韵菡很高兴地说:“难得你这么夸奖我一次,谢谢你的金口玉言。不过,我心里很清楚:这次我能够报名并通过初审,纯粹就是方阿姨的面子。因此,我想见见她,当面向她道谢。我现在就在横江宾馆大堂,你下来接我一下,带我去见方阿姨。不然的话,我不好意思冒昧去打扰她。”

  唐昕有点为难地说:“菡菡,这不大好吧!方阿姨今天客人很多,她可能不大方便接待你。”

  陈韵菡执拗地说:“这有什么不方便的?我就跟她见一面,说几句感谢的话,然后马上就走,不会耽误她太多时间的。”

  唐昕还想劝她,方清荷却在一旁含笑说:“小唐,是菡菡要见我吗?没关系,我正想邀请她出席生日宴呢!你下去带她上来吧,告诉她:我和你梁叔叔都很欢迎她。”

  唐昕见方清荷主动邀请陈韵菡参加她的生日宴,不好再说什么,只好应了一声,匆匆出门下楼去了。

  待唐昕走后,梁天放有点纳闷地问:“你刚刚说的菡菡是谁?跟唐昕是什么关系?”

  方清荷有点得意地说:“菡菡名叫陈韵菡,是s省电视台《宝鉴》栏目的主持人。她很喜欢我们的儿子,可能会成为我们的儿媳妇。”

  梁天放忙里偷闲的时候,偶尔也会看看《宝鉴》节目,对陈韵菡有点印象。此刻听到方清荷的话,很惊讶地问:“陈韵菡喜欢唐昕?你确定吗?”

  方清荷很肯定地点点头:“确定。我是过来人,知道女孩子喜欢异性时的眼神和言行举止。前天我和唐昕在一家公司食堂吃饭,陈韵菡也来了。从她一进门,我就发现她看唐昕的眼神里,满含着喜爱和柔情。后来桌上有人开玩笑,说她喜欢唐昕,她也大大方方地承认,倒是唐昕好像有点不喜欢她。”

  梁天放诧异道:“唐昕不喜欢她?那个女孩子很不错啊,身材容貌都是第一流的,主持风格落落大方,看上去很有学识、很有修养,也有一定的名气。以唐昕现在的身份和地位,能找到这样的女朋友,已经很不错了,他怎么还不乐意?”

  方清荷笑道:“你忘记唐昕是谁的儿子了吗?别看他自小遭际坎坷、受尽了白眼和冷落,但他骨子里那种孤傲清高、百折不挠的性格,是从我们两个人身上遗传的,不管什么情况下都不会改变。所以,他不会因为受到了一个明星主持人的青睐而受宠若惊,也不会因为遭际坎坷而意志消沉。有句话叫‘艰难困苦,玉汝于成’,我儿子将来肯定会有大出息的。”

  …………

  唐昕匆匆下楼来到宾馆大堂,往左边的休息区一看,却见陈韵菡和她母亲艾丽珍正从沙发上站起身,笑吟吟地快步朝他走过来。

  原来,前天晚上陈韵菡回家后,将方清荷愿意帮她参加央视一套播音主持人选调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诉了艾丽珍。

  艾丽珍利名心最重,一听到这个消息,惊喜得两眼放光。尤其是当她听说给女儿帮忙的人,还是原来的s省省委书记梁天放的夫人,更是兴奋得一个晚上都没睡好,一直在盘算怎么借这个机会去结识方清荷这位“贵夫人”。

  今天中午,陈韵菡接到钟副台长的电话后,艾丽珍觉得机会来了,便对女儿说:“菡菡,今天我们一定要去拜访一下梁夫人。一方面,要感谢她给你帮这么大的忙。另一方面,也得想个办法报答她一下。人家主动给你帮忙,虽然看的是唐昕的面子,但我们也不能不懂味,该送的礼一定要送。否则的话,人家就会说我们不懂规矩!”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