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第1077章 大结局

    

    蛟龙携着本不该存在于这个世间的汹汹威势,盘旋于湖泊之上,周围飞石走沙、树影婆娑了。

    随即,蛟龙缓缓降落在地面上方,而立于龙背上的宋澈看了眼昏迷中的狄天厚和龙源山,分别用手掌往两人的胸口轻轻一拍。

    在那一瞬间,掌中似有白芒闪耀,随着那一拍,白芒缓缓渗入了两人的胸膛,下一刻,两人皆吐出了一大口湖水。

    见两人悠悠转醒,宋澈就将两人丢在了地上,而且是单手抓一人,竟是力大无穷。

    看到这一幕,摆渡人完全傻眼了,而且他隐约发现了宋澈整个人身上都萦绕着一股白芒!

    “你、你……连你也度过了雷劫?!成就了元婴?!”摆渡人惊诧道。

    宋澈缓缓扭回头,看着他,面色淡漠,只吐出两个字:“受死!”

    说罢,宋澈的右手霍然拔出了七星伏魔剑,左手则握着蛟龙的触角!

    蛟龙厉声一吼,裹挟着毁灭八荒的气势,猛然袭向了融合了蚩尤灵体的摆渡人!

    直到这时候,摆渡人也意识到刚刚的雷劫不仅是冲着那只洞螈而来的,也是针对宋澈!

    而现在,不仅洞螈度过了雷劫,进化成了蛟龙,连宋澈也冲破了桎梏,迎来了‘新生’!

    “区区元婴境,也敢和我叫嚣!灭了你们!”

    摆渡人也毅然决然的腾空而起,鼓动起所有的阴煞之气,在湖面上应战!

    霎时间,两股排山倒海的能量在湖面上碰撞在了一起!震起了漫天水雾!

    到了这一步,真正的对决没有任何的把式或花样,只有实打实的硬碰硬!

    一青一白,两股浩瀚的气流以湖中央为边界,显得旗鼓相当、势均力敌!

    “你这元婴……不该这么强的!”摆渡人骇然道。

    宋澈也不知道自己现在到底有多强,只是从梦中醒来,他就发现金菊花戒指里的那颗金丹消失不见了,转而体内积蓄了蓬勃旺盛的能量!

    他隐约猜想,积蓄了丘处机道长毕生修为的金丹,已经融进了身体里,同时借助雷劫的神威,让自己又迈向了一个超越世间法则的境界!

    不过,即便现在能量全开,又有蛟龙的威压加持,宋澈一时间也无法压制住摆渡人的阴煞之气。

    正如龙源山所言,【地鼎】中残留的蚩尤神志再稀薄,也足以是一个毁灭万物的恐怖存在。

    而且没有了肉身的限制,摆渡人竟逐步恢复了一些上古时期的神通!

    “但即便你有【人鼎】的庇佑又如何,反正你都不是那个青云了,自甘堕落为蝼蚁,就要接受蝼蚁的宿命!”摆渡人厉声一吼,将积蓄了几千年的怨念也迸发了出来,阴煞之气陡然又旺盛了许多!

    “用剑割我!”

    胶着之际,蛟龙竟口出人言!

    不过宋澈明白,蛟龙只是和自己建立了神志上的联系,这是在用意念提醒自己!

    “用剑锋沾我的血,能激发更强的能量!”蛟龙又用意念说道。

    “不用那么麻烦了,老伙计。”

    宋澈忽然站直身体,一手将七星伏魔剑摆在身前,一手掐着决,没有念诵什么口诀,只是默默感应着身体里的某个存在。

    渐渐的,他的额头散发出了一抹金光!

    依稀呈现出药鼎的形状!

    摆渡人只看了一眼,灵体立刻僵住了,狰狞扭曲的面容尽是难以置信,失声道:“金鼎、金鼎,难道是……天……鼎……”

    当他呢喃完,宋澈整个人已经浸润在金芒之中,又或者说,整个人都化作了一个金色的能量灵体!

    “昂!!!”

    蛟龙也感应到了那惊天动地的灵力,威压再次大振,借助金芒,径直冲破了阴煞之力凝结的结界,袭向了摆渡人!

    “不!你怎么可能有【天鼎】的?!这不可能!究竟是谁给你的?!”摆渡人歇斯底里的大喊道。

    然而宋澈根本没打算答复他,挥起剑锋,携着毁天灭地的气势,斩向了摆渡人,这个上古巫咸!

    “不要!我不要死!放我一马!我保证,我会尽心辅佐你,助你像姬轩辕一样成就霸业!”

    摆渡人自知不敌,绝望之际,发出了哀求。

    但最终,回应他的只是一剑!

    轰!

    湖泊上方传来了一阵爆炸闷响。

    躺在地上醒来的龙源山和狄天厚就赫然发现半空中的黑雾快速消散而去,几秒过后,天上地下,都只有那一道灿灿金辉!

    一切都趋于平静了。

    蛟龙缓缓落在了地上。

    宋澈一跃落地。

    “小师弟,摆渡人他……”

    “魂飞魄散了吧,或者说……这次真的轮回转生去了吧。”

    宋澈望着不知何时掉落在地上的那个药鼎,轻轻呢喃道。

    “地鼎!”

    龙源山一下就辨认出了巫族的圣物,立刻冲过去捧了起来。

    当捧起的时候,龙源山心里一动,隐约听到药鼎里传来了若有若无的嘶吼……

    “拿回去超度吧,不该属于这个世界的东西,都该离去了。”宋澈叮嘱道。

    “我也该离去了。”

    忽然,蛟龙也通过神志联系跟宋澈告别。

    宋澈看了眼蛟龙,在它的周围,空气隐约在扭曲,似有无数细小的空间裂缝在撕扯着。

    “你要去哪?”

    “去另一个时空,我也不清楚那是哪里,但我觉得有什么在召唤我,好像是我的祖先。”

    蛟龙吐着鼻息,有些迷惘的晃了晃脑袋,显然晋级之后,它的神志感应到了一些特殊的存在。

    “老伙计,你要跟我一起走吗?你也领悟了大道,留在这里,只会处处受限,纵然待上千万年也不会再有寸进了。”蛟龙继续沟通道:“而且,在那个时空,或许就有你的祖先们,你不想去会一会他们吗?”

    “想,他们也向我发出了邀约。”宋澈微笑道:“不过我现在还走不了,我的家人还等着我回去,我还要陪他们走过这漫长的一生呢。”

    “凡人就是琐碎,羁绊太多了,你的那些祖先,哪一个不是超脱了世俗,方能成就永生不灭呢。”蛟龙又喷了一道鼻息,对宋澈的没志向显得嗤之以鼻。

    “什么永生,都不抵和家人在一起的平安喜乐。”宋澈拍了拍蛟龙的身躯,笑道:“不过我们总有一天还会再见的,对了,你也赶紧找一条母龙,生几个小龙仔,一家人整整齐齐的才叫好。”

    蛟龙不知道是对这绰号反感,还是反感叫自己找母龙,没好气的又喷了一道鼻息,就扭过头颅腾空而起。

    盘旋了两圈,蛟龙忽然仰头发出了一声长吟,一道波纹从它口中直冲天际,与此同时,身体前段的两只爪子左右一撕,蛟龙前方顿时出现了一条裂缝。

    无尽精纯的灵气从那裂缝中涌出,透过裂缝隐约可见那片空间的高山大川以及浓郁的近乎成实质的天地灵气,万丈高山上虎啸猿鸣,呈现出了一幅上古的画卷。

    “后会有期,我的朋友。”

    蛟龙最后一道神识传入宋澈的脑海中后,躯体就钻进了空间裂缝。

    然后,天地间的裂缝就合拢在了一起,紊乱的空间也变得稳定了起来。

    龙源山和狄天厚都很费解洞螈怎么会这么快的进化完成,而且还直接进化成了传说中的蛟龙,拥有如此超然的神力。

    他们觉得,除了【人鼎】的加持作用,还有一件奇特的存在给洞螈创造了这个得天独厚的机缘……

    蓦然间,他们想起了最后关头,宋澈额头上依稀闪耀的那个药鼎形状的金芒,还有摆渡人破灭时的呐喊!

    “天……鼎……”

    两人看着宋澈的白皙额头,隐约猜到了什么。

    但宋澈不说,他们也不好贸然询问。

    “师兄,这个人鼎交给你保管了。”宋澈又将蛟龙留下的人鼎递给了狄天厚,“有这个东西,或许能对你的修行大有裨益,可能不用太久,你也能去那个时空走一遭呢。”

    狄天厚捧过人鼎,沉默片刻,忽然飒然一笑:“我暂时也没那么念想,这个红尘,我都还没领略够呢。”

    “那好,咱们就好好的过完这一世,下一世的事情留着下一世再说。”宋澈灿烂一笑,一如当初的那个少年。

    或许,有朝一日,他会前往那个时空,和岐伯、蛟龙还有力牧他们畅游这个大千寰宇。

    然而,现在,宋澈只想回家。

    当他们离开这里的时候,冥冥之中,苍穹中似有人高声朗诵:

    夕阳终于向下沉去,就像等待了千万年那样久,久的让人精疲力竭……

    黑夜很快就要来临,带来漫长的寂静与虚无……

    而那黑暗的最深处,又是谁的心念不肯改,幻作五光十色的——梦?

    ……

    夜晚,歌舞升平的天州市。

    某住宅区的屋里传来了一阵家常的闲话。

    “怎么去接你师兄,回来浑身湿漉漉的,你跑去潜水玩啦?”

    “害,刚路过一片湖,看到有人想不开寻短见,就见义勇为咯。”

    “你怎么老碰到这些惊心动魄的事,就不能安稳点嘛,快,赶紧去洗洗,别着凉了。”

    “好嘞,乖女儿,你等着,粑粑等会给你讲故事,粑粑刚刚在外面杀了一个大魔王,拯救了世界呢。”

    “快拉倒吧,你想把这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本事传给女儿啊……”

    “咯咯咯咯咯……”

    (全书完)?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