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第1730章 下一个突破口

    廖谷锋看着手上的名单,一边不动声色地看了刘昌兴一眼,道:“昌兴同志,这样吧,你这个名单先留下,我再斟酌斟酌。”

    “好。”刘昌兴笑着点头,又道,“廖书记,鉴于西州市当前的问题,我觉得咱们应该尽快将西州市的班子配备到位,好让西州市的工作重新走上正轨。”

    “嗯,你考虑地很全面。”廖谷锋淡淡点点头。

    刘昌兴笑了笑,见廖谷锋没再说什么,起身告辞。

    刘昌兴走出办公室,正好碰到在外头等待的蔡文睿,两人四目相对,刘昌兴愣了一下,随即笑道:“文睿同志,你也来找廖书记?”

    “对,来找廖书记汇报下工作。”蔡文睿笑着点头。

    “嗯。”刘昌兴点了下头,和蔡文睿对视了一眼,两人交错而过。

    刘昌兴心里对蔡文睿可谓是恨得牙痒痒的,明面上却是保持着一团和气。

    蔡文睿走进廖谷锋的办公室,看似随意地问了一句:“刚刚昌兴同志来干啥了?”

    “你自个看看。”廖谷锋微微一笑,将手头那份文件递给蔡文睿。

    蔡文睿接过来一看,见里面是刘昌兴关于调整西州市班子的意见以及推荐人选,蔡文睿眉头微拧,认真看完后,呵呵一笑:“难怪昌兴同志要急着调整西州市的班子,看来西州市的个别人让昌兴同志很不满啊。”

    廖谷锋不禁抬头看着蔡文睿:“文睿同志,你似乎知道些什么?”

    “今天网上曝出了一些关于尚可的负面新闻,廖书记应该知道吧?”蔡文睿笑问。

    “知道。”廖谷锋点头。

    “就我得到的消息,西州市已经组成一个调查组,进驻铁矿调查。”蔡文睿说道。

    “哦?”廖谷锋微不可觉地点头,道,“看来西州市的效率很高嘛,就是不知道这调查是走过场还是动真格的。”

    “动真格的。”蔡文睿回答道。

    “文睿同志这么肯定?”廖谷锋看着蔡文睿。

    “嗯,西州市的史明成同志刚刚跟我汇报了相关情况。”蔡文睿笑了笑,把史明成汇报的情况和廖谷锋说了一遍。

    廖谷锋闻言,赞许地点头:“看来这个萧顺和还是敢于坚持原则的嘛。”

    “或许正是他太坚持原则了,所以个别人对他不满。”蔡文睿意有所指地说道。

    廖谷锋笑了笑,道:“我看西州市的班子没必要这么快调整嘛,姑且先让萧顺和干一段时间看看,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

    “这倒是可以,不过就怕有些人不同意。”蔡文睿指了指手头的文件,“廖书记,这两个人选,很有讲究啊。”

    廖谷锋点了点头,正待说什么,这时,廖谷锋放在抽屉的私人手机震动了起来,廖谷锋拿起来看了一下,眉头微拧,脸色一下变得严肃起来。

    “文睿同志,我先接个电话。”廖谷锋朝蔡文睿比了个手势。

    电话不知道谁打来的,廖谷锋接起来后,默默地听着,眉心拧成了一个川字。

    好一会,对面的人似乎已经说完,廖谷锋肃然道:“我知道了,我会妥善处理。”

    廖谷锋说完挂了电话,眼里隐隐闪过一丝怒火。

    蔡文睿见廖谷锋脸色不对,不由关心地问道,“廖书记,什么事?”

    “这个刘广安,简直是胆大包天,没完没了,之前上电视访谈也就算了,现在又在京城里四下告状,到处喊冤,还找相关部门的领导反映问题。”廖谷锋气地拍了拍桌子,“真把我当老好人了,以为我不会把他怎么样吗?”

    “啊?”蔡文睿吃惊不小,可以想象刘广安一个西北省知名的民营企业家在京城四处告状喊冤,会给廖谷锋带来多么坏的影响,难怪廖谷锋会这么生气。

    “廖书记,刚刚那个电话是……”蔡文睿神色凛然地问道。

    “上头领导的电话,问我是怎么回事,让我尽快处理此事,同时要注意影响,不能再闹出什么负面新闻。”廖谷锋叹了口气,“瞧瞧人家这闹的,明明是恶人先告状,反倒一副受害者的样子,搞得连上面的领导都惊动了。”

    “这个刘广安,他的举动很反常啊。”蔡文睿目光微凝。

    “呵呵,依我看是狗急跳墙了。”廖谷锋撇了撇嘴,不屑道,“连过来见我的勇气都没有,这个刘广安,也就那样了,成不了大气候,连个人物都算不上。”话是这么说没错,不过他现在在京城闹,也不是一回事啊,得让他回来。”蔡文睿担心道,“如果让他一直在京城闹下去,难保上头领导对您会有看法,觉得您的处事能力和掌控力都不行。”

    廖谷锋点了点头,他何尝不是想到了这一层,所以刚才才会气地拍桌子,甚至他猜测刘广安的目的也就是在这,对方这一招委实是毒辣。

    “廖书记,我觉得咱们得派人去把刘广安接回来,不能让他在京城这么闹下去。”蔡文睿建议道。

    “派人去接他,你觉得他会回来?”廖谷锋反问。

    “是啊,这还真是有点难办。”蔡文睿也皱起了眉头,“偏偏这刘广安的身份也颇为特殊,不好对他用手段,不然就强制性把他带回来。”

    “呵呵,他无非就是觉得自己是知名企业家,有这么一层光环保护着他,别人不敢轻易拿他怎么样。”廖谷锋冷笑,眼里闪过一丝寒光。

    “廖书记,我听说刘广安和昌兴同志的关系非同一般,或许可以让昌兴同志出面去劝说,应该会有效果。”蔡文睿建议道。

    “你的意思是让我去求昌兴同志吗?”廖谷锋笑道。

    “这……”蔡文睿苦笑了一下,一时语塞。

    廖谷锋看了蔡文睿一眼,幽幽道:“文睿同志,你有没有想过,或许这件事也跟昌兴同志有关系呢。”

    听到廖谷锋的话,蔡文睿心头一跳,没想到廖谷锋会直接把矛头指向刘昌兴,但不论是从之前的王世宽的案子,又或者是从现在腾达的案子来看,尽管王世宽和腾达都和刘昌兴过从甚密,甚至都能算刘昌兴的门生,因为这两人都是刘昌兴提拔起来的,但就算是他们之间有这层关系,目前也都没有直接的证据证明刘昌兴有问题。

    蔡文睿处在纪律口这样的严肃部门,他是看证据说话的,不会凭个人的观感去评价一个人,所以他虽然对刘昌兴的印象不怎么好,也听说了一些刘昌兴不好的风评,但就他目前亲自批示调查的几个案子来看,都没有相关的证据指向刘昌兴,因此,蔡文睿在对待刘昌兴的问题上,也显得格外谨慎,并没有轻易开口。

    蔡文睿不知道的是,廖谷锋布置了另一条线在查鸿展集团的问题,并且取得了很大的进展,只不过廖谷锋没有和他说。

    蔡文睿在廖谷锋办公室呆了半个多小时,汇报完相关工作后,蔡文睿便离开。

    廖谷锋亲自把蔡文睿送到门口,这才返身走回办公室。

    坐到椅子上,廖谷锋从抽屉里拿出乔梁之前给他的那个小日记本,目光微凝,凭着这日记本里记录的东西,再加上他让孙泽中那边调查到的线索,他现在就能办刘广安,只是现在一旦走出这一步,势必会让刘昌兴彻底受惊,到时候要查刘昌兴怕是更难了。

    时至今日,廖谷锋不得不感叹刘昌兴真是太狡猾了,尽管大家都知道刘昌兴和鸿展集团关系密切,但就是让人查不出他们之间有什么不当的利益往来,要说他们没有问题,廖谷锋是绝对不信的,只能说刘昌兴太谨慎了,把一切手尾都处理得干干净净,让人抓不到半点尾巴。

    沉思片刻,廖谷锋拿起手机,拨打了省厅孙泽中的电话,让孙泽中现在过来一趟。

    约莫等了近一个多小时,孙泽中才急急吼吼地赶过来,一进门就苦笑道:“廖书记,让您久等了。”

    “没事,你这速度已经够快了。”廖谷锋笑了笑,他刚刚打电话过去,孙泽中跟他解释说下区县考察警务工作去了,这时候能赶回来,已经够快。

    “泽中同志,你说现在如果抓刘广安,时机合适吗。”廖谷锋示意孙泽中坐下,开口就问道。

    “廖书记,我觉得没什么时机合不合适的,该抓就抓。”孙泽中神色严肃,他一直都是个强硬派,前两天那电视访谈节目刚出来的时候,他就已经主张抓刘广安了。

    廖谷锋听到孙泽中的话,笑着点了点孙泽中:“我就知道问你也是白问,你呀,怕是恨不得早点动手吧?”

    孙泽中笑了笑,并不否认自己的想法,不过他猜到廖谷锋突然召他过来问这事,肯定是事出有因,不由问道:“廖书记,是不是这刘广安又闹出什么幺蛾子了?”

    “这个刘广安,又开始在京城上蹿下跳了,四处告我的黑状,看来是彻底不让我安生了。”廖谷锋笑道。

    “廖书记,那还等什么,前两天我就建议抓他了,这种人,仗着自己有点财富就飘了,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孙泽中冷声道。

    廖谷锋淡淡点着头,并没有急着做决定,他心里还在斟酌着一件事,现在动了刘广安,会让刘昌兴彻底受惊,那么,下一个突破口在哪里?

谢谢楼主的更新和分享!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