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第一千三百八十九章 意外

    通着电话,韩东五指有些绷紧。

    那边确实近期发现有人偷渡出境,并且在边管内部自查中,发现了线索。

    是一个叫孙胜海的制外人员,扛不住压力,主动自首。承认是他协助关新月外逃,并将责任一并揽在己身。

    孙胜海?

    韩东默念了下,并不认识这个人。

    他迟疑着:“能确定关新月出国?”

    “东哥,事实没清楚之前,谁也无法确定。这么说吧,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概率,孙胜海说的,可能是真的。不过他权限做不了这些事,到底还有什么人参与其中,需要好好的调查。”

    “有没有怀疑对象。”

    “额,有些话不方便电话里说。东哥,有时间么,兄弟请你吃顿饭。”

    韩东看了看时间,下午要去谈判,应当六点之后能见一面。这样,七点左右,我联系你。”

    挂断电话,韩东心里隐约有念头浮现。

    打电话的这位边管局朋友,是早几年关系就不错的一个同事。属于,禁毒局平调进了边管局。以自己对他的了解,言下之意,大概已有了怀疑对象。

    是谁?

    韩东心里也出现了脉络,却不敢深想。

    他怎么可能做这种事?

    关新月到底付出了什么代价,能腐蚀一个正儿八经,前途无量的公务员。还有,对方跟关新月应该都未必认识,为何帮她。

    心里有些沉甸甸的,无法疏解。

    这种状态持续到下午去谈判,亦基本任由黄莉发挥,并未过于主导局面。当然,就算没烦恼,他也打算让黄莉主要跟施雅接触洽谈。一是为了锻炼黄莉这个人,再就是,旁观者清,随时能够抓到重心。

    两三个小时眨眼而过。

    话锋交错中,基本达到一个双方都能统一的点。这时,施雅稍微有了点放松,看向韩东:“你们的要求,我们这边一退再退,十足的诚意。我也希望,你能答应我一件事。”

    韩东看向她:“说来听听。”

    施雅斟酌着言辞:“古总是希望可以有一个正式的签字场合,召开新闻发布会。”顿了顿:“这是一个很正当的要求,媒体时代,加上近期的新闻热度。古总认为,很有必要给最近悦城的舆论画上句号。”

    “悦城再怎么说算明星企业,易主这么大的事情,出于公众责任,也需要这样。对不对?”

    韩东径直点头:“黄经理可以参与发布会,并且能够代表我进行签字。”

    “你误会了,我知道黄经理能力不错。但,需要你亲自参与,这是前提。”

    韩东看着她,直到施雅躲开视线,才随意道:“我不喜欢面对媒体,这个没商量。”

    “可是……”

    韩东打断:“你可以帮我转告古清河,我满足不了他这种要求。如果他对悦城没那么大的兴趣,今天咱们就当随便坐坐。”

    施雅被他口气惹恼:“东子,作为同学,我能争取到的条件,全努力过。现在,仅仅是让你参加一下媒体发布会。”

    韩东失笑:“不用这么冠冕堂皇,如果不是看同学情分。你还真没资格代表普阳,来跟我谈。”

    “你!”

    “我再说一遍,满足不了古清河这种奇奇怪怪的要求。好了,还有事情,先走一步。”韩东起身:“悦城的事,你如果还有别的说辞,跟小莉交流。”

    说罢,便不再理会施雅,离开房间。

    工作上已谈的差不多,黄莉思路也全部清楚。接下来应付施雅,应该是小意思。

    更何况,他还要去见一面那个边管局的朋友,没心情再耗下去。

    ……

    提前约定好了餐厅,韩东到地方的时候,对方看上去等了已经有一会。三十来岁,穿着便装。

    秦怀勇,上京人。

    当初海城工作任务繁重,属于白雅兰点名调来的人之一。韩东跟他不算是交情太深,却是毋庸置疑的上下级关系。

    代理局长的时候,跟每个人,关系保持的都还可以。

    他叫来服务人员点菜期间,随手丢了盒烟过去,单刀直入:“怀疑谁?”

    秦怀勇左右看了看,探身耳语。

    韩东眉头慢慢的锁死,神情微变:“有证据吗!”

    “我们下午审问孙胜海的时候,他供述出来的人。不过这人跟关新月关总,同样不算熟悉。”说着,秦怀勇愣了愣:“东哥,你是不是想到什么了。”

    韩东深呼吸:“你说的这个人,当初跟我一个朋友关系很密切,有过一些工作交集。”

    “谁!”

    “说了你也未必认识,旦愿是我多想。”

    韩东连抽了几口烟,摁灭。放在沙发扶手上的手掌,青筋凸显,略微颤动。

    他不敢再深想,想下去,就是对朋友的猜忌。可理智上知道,自己所想九成是对的,且有先例在前。

    梁海。

    他认识秦怀勇口中的那个边管局科员,以他个性,也极有可能帮助关新月做这种事。如果不是梁海参与其中,又会是谁,有这么巧合吗。

    再无心应对秦怀勇追问,韩东揉了揉太阳穴,完全吃不进。沉默之余,道歉:“怀勇,不好意思,今天不想喝酒,欠你一顿。”

    秦怀勇错愕:“您有事可以先忙。”

    “好。”

    韩东离席,出门。走至街道无人处,拿起了手机。

    嘟嘟嘟的响动中,电话接通后,另一边的梁海不禁有些忐忑:“东,东子,找我有事。”

    韩东答非所问:“是不是你?”

    “什么……”

    梁海本能疑惑,无声约两分钟,才艰难吞了口唾液:“是!”

    韩东听笑了:“你他妈是不是傻X来着。上有老,下有小,帮她做这种事。给了你多少钱,值不值?还有,你知道她犯的什么罪,想没想过后果!”

    “我,我……对不起。”

    韩东强忍着摔手机的冲动:“等着坐牢吧,你安排的那个科员目前已经被抓。你要不要也学关新月一样,跑出国,一辈子别回来。”

    梁海难以回神,像自言自语:“我知道做错了,也想到过后果……可是我不想欠别人的,她对我不薄。这是两码事,就像我肯为你豁出命一样……”

    “况且,她是因为得罪人,才会不得已离境!”

    韩东乏力扶住了路灯杆,天色渐暗,如同他的内心。

    “我当初就不该让你跟着她!算了,不说这些。不管你在哪,现在马上过来自首,配合警方调查。”等不到答复,韩东声音骤冷:“现在是七点二十,十二点之前。见不到你人,咱们俩以后再也没有关系。权当我这些年,帮了一个垃圾!”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