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第970章 价值的体现

    没过多久,慕远回到了车上。

    “走吧!先回酒店。”

    潘帆很好奇:“慕支队,你……查到什么了吗?”

    “等结果吧!”

    “那这边不监视了?”

    “正监视着呢。”

    潘帆一脸恍然,似乎明白了的样子。

    随后,潘帆被慕远赶出了驾驶室,他自个儿坐进去,愉快地开这车回了酒店。

    ……

    这一等便等到了晚上。

    其实也不能算晚上,就傍晚的时候,慕远和潘帆正在酒店的餐厅吃晚饭。

    至于为何会选择在酒店吃,这个……主要是自助的。

    慕远所选的酒店,档次都不太差,自助餐可选择的菜品很多。

    原本潘帆是要请慕远去外面吃的,在他看来,在酒店吃自助餐是最不划算的,可慕远阻止了他这个可怕的想法。

    正吃着,慕远电话响了。

    正是前不久那位奉命与慕远联系的人打过来的。

    “慕支队长,关于弋图装饰所涉及的工程,我们查到了。里面确实有保密要求的装修工程,比如有几家科研单位,便是找弋图装饰装修的。不过这里面也没什么问题啊,弋图装饰本身具有这方面的资质。”

    慕远顿时明白了。

    这个项目,本质上就是一个连环套。

    所有的一切,都是为易侯与弋图装饰老板搭上线做铺垫。

    而对方所采取的方法也非常隐蔽,若要去查红枫服饰,根本查不出什么,因为这是一家完全合法合规的公司。

    真正在背后发力的却是吉庆商贸。

    然而吉庆商贸并不直接与那些做外贸的企业产生业务关系,它只是一个牵线搭桥的公司。

    所以若是从资金流向或者其他正常途径去查,还真很难将吉庆商贸给牵出来。

    可有了慕远的深挖,这一切便浮出水面了。

    慕远没有隐瞒,起身去了个隐蔽的地方,将自己推断的事情以及自己所调查到的信息全都告诉给了对方。

    关于这条线后续的调查,慕远没打算亲自去做。

    说到底,一方面,这不是自己的本职工作,另一方面,他相信有了自己给的这些信息,他们能比自己办得更好,毕竟这不是正常的刑事案件,自己并不专业。

    处理好了这个事情,慕远将重心重新回到了易侯死亡的本身上。

    易侯为什么被杀?

    他的这重特殊身份,或许可能给他带来杀身之祸,但可能性不高。

    而且被钝器打碎颅骨,这种杀人方式,不专业。

    所以,易侯的死,大概率是出自某种不专业人之手。

    什么叫不专业呢?就是从来没想过要杀人,而且杀人也没经过提前谋划,是脑子一热便自然产生的想法。

    正常情况下,如果一个人要有预谋地杀人,大概率是准备利器,匕首、菜刀什么的,斧头都很少会用到,那玩意儿不方便携带,就更不用说拿着锤子之类的钝器去杀人了。

    类似于这样的凶杀案,大概率是情杀,或者临时冲突产生激愤情绪。

    而以慕远所查到的有关于易侯之前的那些聊天记录,慕远大胆推断,他大概率是死于情杀。

    其实之前一开始便是这样认为的,他打算将与易侯有过暧昧的女人全给查一遍。

    但因为第一个就刚好查到弋图装饰,然后带出了红枫服饰,数百万的工程,这就带偏了慕远的思维。

    慕远办案虽然厉害,但毕竟是人,不是神,难免会受到各种错综复杂的信息所影响。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也算是错打错着吧。

    要不是因为这番调查,估计还查不出这幕后的东西呢。

    当然,在案件最终侦破前,任何一种可能都不能完全排除,慕远现在选择这个方向,是因为他觉得这个方向可能性更大一些而已,一如他之前查红枫服饰一样。

    案件侦办,本就是一个随着工作进展逐步调整方向的过程,任何一起复杂的案件,都很难做到一条路走下去完全不出岔子。

    唯一让慕远有点头疼的是,接下来如何去跟杨局长解释。

    跑到魔都来出差,结果办的案子却不是公安局的,这就有点尴尬了。

    不过慕远也没打算解释什么,无他,脸皮厚而已。

    挂了电话后,慕远重新回到餐桌上。

    一边吃,一边说道:“小潘,一会儿让杨局长订机票,我们回同安市。”

    “呀,这就回去了?”潘帆真的很惊讶。

    慕远道:“这边该查的也查的差不多了,剩下的事情也用不着我们管。”

    潘帆有些迷糊,不是办杀人案吗?怎么就不用他们管了呢?

    慕远看他一脸求知欲的样子,有些不忍。

    想了想,道:“这里面情况有些复杂,之前查的情况,确实也牵扯到违法犯罪事实,但却与易侯被杀一案没有直接关系,所以,我们要改变侦查方向。”

    “那这边……”

    “这边的人,包括那顾绣婉,都会由别的部门来展开侦查工作。”

    潘帆虽然进入公安部门没多长时间,但听了慕远这话,再仔细想想这次调查的全过程,忽然明白了什么。

    这……确实不是自己应该深问的事情。

    “慕支队,我明白了。”潘帆一脸严肃地说道,“我会保密的。”

    慕远微微一笑,也就没再多说什么。

    ……

    饭后,慕远二人开着车去了机场,先把租来的车还掉,然后才进了机场。

    等回到同安市,却已经是夜里十一点多。

    星夜兼程,差不多也就是慕远他们这种状态了。

    杨局长那边虽然有些奇怪慕远二人突然又折返回同安市,但出于对慕远办案能力的信任,他并没有多问。

    慕远对此也没多做解释,不过他进了酒店的房间后,却开始了高强度的数据查询。

    连思维风暴药剂都给用上了。

    没办法,要是这案子最后没破掉,那自己这脸就没地儿搁了。

    以前慕远都没感受到这般压力,主要是这次自己跑了趟同安市也就算了,还去了魔都,办案经费都花了上万,要是最终案子没破,还真不好交代。

    倒不是说泉市公安局会拿他是问,主要是过不了自己心里这道坎。

    这人一旦有了压力,效率一下子就上来了,贼快。

    当然,思维风暴药剂也起到了很好的辅助作用。

    一条条信息查下去,顺藤摸瓜,只要是网上能找到相关信息的,慕远一个都没放过。

    所有与易侯有联系的人,都在他排查范围之内,特别是女性。

    很快,他将重点锁定在了一个叫杜韩燕的女人身上。

    在昨天的时候,他也查到过这个女人的信息,包括她与易侯的交流内容。

    当时慕远并不觉得这里面并没有什么奇特之处,或者说这个女人与易侯之间的联系与其他人并没什么区别。

    所以慕远才随机选了弋图装饰公司的老板孟乐萱。

    无他,这些人里孟乐萱最有钱,与易侯死的时候所穿的LVT恤更符合一些。

    而现在,他发现了一个细节。

    根据推测,易侯死的时间应该是在距离发现尸体的五六前,被杀之后就被扔进了海里。

    慕远现在所查到的关于易侯的信息,包括一些聊天信息、手机信息,其最终手机信号消失的地点是在海边,而信号消失的时间,而在手机信号消失的时间前后,他手机里的一些软件还有数据流。

    这说明什么?

    很大程度上,说明易侯是在海边或者海上遇害的。

    虽说这也不能排除行凶之人将易侯杀死后,一边搬着尸体,一边玩他的手机,但这可能性微乎其微。

    毕竟现在手机大多都有密码,要么人脸、指纹识别,要么其他加密方式,除了最亲近的人,一般都不会有其他人知晓自己的密码。

    而根据以后个人情况判断,其对手机密码的重视程度肯定超过普通人,外人知晓其密码的可能性更小。

    所以基本上排除了杀死后再搬到海边抛尸的可能。

    至于说慕远为什么盯上了杜韩燕这个女人,是因为在死者手机信号小时前两天,易侯曾约杜韩燕有时间到海边玩。

    虽然在那次的交谈中没有言明究竟哪一天去海边,但对于两个勾搭得火热的人,一两天都算是老长时间了。

    如果说以上只是推测,那么通过对杜韩燕轨迹刻画,发现其在易侯失踪时间的前一段时间,也曾在那片海边去过,虽然从轨迹上看并不能确定两人就碰了头,但这也很值得怀疑。

    在这个想法支撑下,慕远又查了杜韩燕丈夫的情况。

    这个倒是挺简单,毕竟……丈夫只有一个,通过网络数据确定对方轨迹就行了。

    忽然,慕远眼前一亮……

    他发现一个细节。

    杜韩燕的丈夫去过以后消失的那处地方。

    虽然其轨迹与易侯并无交叉重叠,也与杜韩燕并不完全重合,但却与杜韩燕有交叉。

    慕远已经大致在脑子里模拟出了当时的情景。

    比较可惜的是,当时自己参与到这个案件侦办时,距离易侯“死亡”时间已经超过了十天。

    所以想要通过时光回溯重现当时案发现场的情况已经是不可能了。

    慕远稍作思索,小毛从天空中掠过,直接飞向了一处住宅小区。

    那里,是杜韩燕的家。

    慕远的想法很简单,如果真是杜韩燕丈夫杀了人,亦或者说那易侯的死与他有关,其在人前肯定会强装镇定,但当一个人的时候,肯定会露出一些马脚。

    不就是监视嘛,这种事情又不是没做过。

    而且现在是晚上,其独处的几率很大,暴露的可能性也最大。

    ……

    人生,很多时候充满了戏剧性。

    侦破案件的过程中,这样的戏剧性更多。

    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这种事情在办案中太常见了。

    这个案子再次让慕远体会到了什么叫巧合。

    在小毛飞过去后,正巧看到了很暴力的一幕。

    杜韩燕正被一个男人殴打,这个男人正是她的丈夫,熊北。

    其边打还边在咒骂,大抵意思就是说杜韩燕给他戴了绿帽子,还害得他杀了人……

    对此,慕远还能说什么?

    对于熊北的心态,慕远听了一阵他的咒骂,多少能猜到一些。

    巧合之下知道了老婆和一男的有染,脑子一热便杀了人。

    再然后,他冷静下来,却又怕了。

    这种情况下,他连与老婆离婚都不敢。

    毕竟,一旦离婚,对方跑去举报了他,那就彻底玩完。

    可不离婚,心底那口气又咽不下,那就打吧……

    至于其犯案的细节,却是不能从他那些话语中推敲出来,不过这些可以在后期的审讯中弄明白,慕远也不太担心。

    他听着,心情也蛮复杂的。

    要不要不直接给现场录像,然后通知泉市警方过来抓人。

    但稍作思考后,他还是没这么做,毕竟解释不通。

    数据查询和分析差不多花了一个多小时,为了防止晕倒,慕远还为此付出了一瓶超级能量药剂。

    可药剂这东西,虽然能供应能量消耗,但却不管饱。

    所以,他现在很饿。

    于是,他拿起了手机。

    “小潘,睡了吗?”

    “还没呢。”

    “我刚才查了一些数据,经过推敲,基本上已经确定了嫌疑人。”慕远非常认真地说道。

    潘帆顿时大为惊喜,连忙问道:“真的?是谁呢?……呃,算了,我知道是谁也不管用,慕支队你说该怎么办吧?”

    “通知杨局长派人过来抓人。”

    潘帆先是一愣,接着有些失落:“我们不去抓吗?”

    作为一名警察,对于抓捕犯罪嫌疑人,存在着天然的向往。

    “等他们来了再抓,抓了直接送回泉市。”

    潘帆内心很是好奇,如果是这样,你慕支队用不着给我打电话吧?还问我睡没睡,你直接通知杨局长派人过来不就行了?

    带着这股好奇,潘帆问道:“那……我们现在做什么?”

    “嗯……去吃顿烧烤。”

    “……”

    “难得到海边一趟嘛,烤鱿鱼、烤生蚝什么的,必须得吃个够不是?你是本地人,应该知道哪儿味道不错,对吧?”

    潘帆有点失落,又有点自得。

    他,潘帆,也不是毫无用处的人啊!

    现在不就到了体现他价值的时候了吗?

    你记地图再厉害,地图上有说哪儿的烧烤好吃?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