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1036章 憋屈的死法

  有一种不对劲叫浑身都不对劲,但身上又有没毛病。

  唐来科就是这种情况,他隐约感到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可又说不出来。

  他的沉默让本就压抑的气氛又添了几分郁闷。

  乔伦汗说道:“我觉得我们没有必要再等那些废物了,直接进去吧。”

  卡米修斯抬头看了一眼仪表台上的显示器,在显示器的画面里的微微散发着光芒的漩涡,心里始终有点不踏实,他说了一句:“就这样进去的话,会不会有危险?”

  乔伦汗说道:“这艘潜水器是路途公司改造的,它能承受万米之深的海水的压力,也应该能承受那个磁场的压力。基地里的那些家伙也不是没有用,他们计算过,应该没有问题,我们要相信科学。”

  卡米修斯点了一下头:“那我们就进去吧,我们停留在这里也不是办法,圣女派我们到这里来,就是为了弄清楚里面的情况,这关系着她的计划能否成功,如果我们就这样回去,我们没法向圣女交代。”

  唐莱科也不犹豫了:“好吧,我们进去。”

  乔伦汗颂念了一句:“青烟笼罩,归途漫漫。”

  这句话似乎给了三个光头无上的勇气和信心,就在话音落下的时候,卡米修斯伸手抓向了潜水器的推动杆。

  三个光头的视线也都聚集在了仪表台上的显示画面上,一个个的心里充满了对种子库的憧憬和期待,还有紧张,这毕竟是拿着命在冒险。

  毫无征兆的,一张人脸突然出现在了显示器里的画面里。

  三个光头顿时被吓了一跳,一个个的脸上也都露出了惊悚的表情。

  我日!

  什么东西?

  什么情况!

  就是这种感觉。

  那张脸普普通通,挡住了摄像头,所以显得很大。

  其实,在那张脸刚刚出现在显示画面里的时候,三个光头的第一个反应是一条深海鱼。可是,那张脸往后退了一点,整张脸都显示在显示画面里的时候,他们才确定那是一张人脸,有鼻子有眼睛,尤其是那双眼睛黑白分明,甚是明亮,是那种看一眼就很难忘记的眼睛。

  那是大师的眼睛。

  大惰随身炉排除了磁场的作用力之后,他立刻赶到了潜水器的前面。

  他要弄死潜水器里的三个守卫,但怎么着也要打个招呼,让人家知道是谁弄死了他们,背后打黑枪的事情不要。

  以德服人,大师就是这么的讲究。

  李子安对着潜水器前面的经过特殊处理的摄像头露出了一个笑容,然后探手到腰后,将天杠剑抽了出来。

  也只有天杠剑这样的玩意能承受住这个地方的水压,如果是带一支枪或者手雷下来,枪会弯曲,手雷会被压扁也不会爆炸。

  剑在手,李子安毫不犹豫地戳向了摄像头。

  潜水器驾驶舱里,仪表台上的显示画面变成了雪花屏。

  卡米修斯忽然想起了什么,脸上露出了一个惊悚的表情,脱口说道:“是他!”

  乔伦汗也叫出了一个名字:“李子安!”

  那张脸庞虽然不是他们所熟悉的李子安的脸庞,也抛开那双眼睛的识辨度不谈,就这件事本身,一万多米深的海底突然冒出一个人来,身上连氧气瓶都没有背一只,这个世界上除了种花家的李子安,还有谁这么变态?

  “前进!”唐来科吼了一声,他是最先意识到危险来临的人,也是第一个做出正确反应的人。

  他就是这么优秀。

  可是即便是这么优秀的人,他也没法改变已经降临的命运。

  他的话音刚刚落下,潜水器的外壳就传来一下震动,一直处在运动状态维持潜水器悬浮的涡轮扇叶突然就静止了下来。紧接着,悬浮在海水之中的潜水器头部往下倾斜,然后滑落。

  砰!

  潜水器的头部撞在了海底的岩石上,海水里没有多大响动,但是潜水器内部却响起了震耳的撞击声。

  驾驶舱里的三个人慌了,也害怕了。

  这是一万多米深的东瀛海沟底部,一旦潜水器破裂,他们都得死在这里!

  然而,事实上……

  现在这种情况跟已经死在这里有什么区别?

  这是深海潜水器,不是脚踏车。驱动潜水器的涡轮扇叶已经坏了,它又没有脚踏子,怎么回去?

  如果这是在陆地上,三个光头乘坐的又是一辆车,这车发动机坏了,他们还可以下车推着车子走,可尼玛这是一艘没轮子的潜水器啊!

  一下震动之后,潜水器里安静了。

  李子安也没有继续破坏潜水器,可是潜水器里的三个人却已经陷入了绝望和恐惧之中。

  “他……他怎么可能追到这里来?”乔伦汗说,但他很快意识到这是一句废话,他跟着又补了一句,“他怎么可能潜到这里来?这不科学!这不可能!”

  刚刚他还说要相信科学,可是一转眼就被科学打了脸。

  “现在说这些已经没有用了,我们该怎么办?”唐来科直盯盯地看着驾驶舱一侧的密封舱门,时刻担心着它突然破裂,或者被打开。

  咚!

  舱门突然震动了一下,震耳的声音又开始在驾驶舱这种响起。

  乔伦汗和卡米修斯的视线也聚集到了舱门上,本来就很紧张,现在就更紧张了。

  咚咚咚!

  震耳的敲击声不断响起。

  你这是在敲门吗?

  尼玛逼的!

  你走开啊!

  “啊!”乔伦汗一声怒吼,“法克由!”

  可惜,他的怒骂声根本就传不出去。不过就算是能传出去,外面那个人估计也不会听招呼。

  咚咚咚……

  一连串的敲击,舱门变形了,缝隙里开始有海水渗漏进来。

  驾驶舱里的三个光头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反而平静了。

  “圣女会为我们复仇的。”卡米修斯说。

  乔伦汗说道:“即便是死,我们也要拉他垫背,门开的时候,我扑上去抱住他,你们杀了他。”

  卡米修斯和唐来科同时点了一下头。

  然后,三个人一起诵念了一句:“青烟笼罩,归途漫漫。”

  嚓!

  一把小剑从舱门变形的缝隙之中插进来,然后撬了一下,将裂缝扩大。

  乔伦汗不顾一切地抓向那只小剑的剑身,可是没等他抓到,那只小剑又缩了回去,他的手抓了一个空。

  海水更汹涌地灌进来,驾驶舱里的灯闪烁不停,仪表台也不停地冒电花,线路已经开始短路了,这艘潜水器的电路系统随时都有可能瘫痪。

  “不能再等了!杀出去!”乔伦汗神色狰狞地吼了一句。

  卡米修斯双腿蓄力,一身骨骼噼噼啪啪地响,完成蓄力之后,他侧身冲刺一步,用肩头撞向了变形的舱门。

  乔伦汗和唐来科也做好了拼死一战的准备。

  可惜,卡米修斯这拼劲全力的一撞非但没能把舱门撞飞出去,反而使得海水灌得更快了。刚刚海水才到膝盖,转眼就到胸口了。

  乔伦汗也不顾一切地撞向了舱门,可是,没等他撞到舱门之上,海水就淹过头顶。巨大的压力从四面八方挤压过来,潜水器开始变形,他的口鼻也开始来血。别说是发力撞击舱门了,他就连移动一步都不可能!

  潜水器里的灯灭了,三个守卫的视线陷入了一片黑暗。

  却就在这个时候,一团绿幽幽的光在舱门外面出现,驱散了黑暗。

  三个光头都看见了,那团绿幽幽的光芒之中有一个人,不是李子安是谁?

  李子安的脸上露出了一个笑容,那个笑容里充满了对临终人士的关爱。

  他还特意冲被困在潜水器里的三个守卫挥了挥手。

  这是在说再见的意思吗?

  “啊!”乔伦汗疯狂地用拳头砸着变形的舱门,可是他的力量在万米之深的大海的压力前根本就不值一提,他没挣扎两下就不动了。他的身体开始变形,胸腔最先塌下去,然后是头颅,就连四肢的骨头也开始碎裂。

  卡米修斯和唐来科是一样的情况。

  两人七窍流血,身体变形,死状极其凄惨。

  三个守卫想要在临时之前跟李子安决战,拉李子安垫背,可是李子安就只是破坏了舱门而不打开舱门,就连一个机会都不给他们。

  实在是卑鄙!

  实在是可恨啊!

  可是,死人是没法喊冤的。

  确定三个守卫已经死翘翘了之后,李子安才靠近舱门,用天杠剑将舱门撬开。潜水器里的空间灌满水之后,压力就平衡了,撬舱门也很容易,就那么几下就撬开了。

  李子安收了天杠剑,钻进了变形了的驾驶舱,看着三具扭曲的尸体,心中叹了一口气,暗暗地道:“实在是对不起啦,三位,我本来是想正明公道跟你们打的,可是你们又不出来,我就没法子了。”

  三个守卫瞪着一双翻白还开裂的眼睛,什么都没说。

  李子安来到了乔伦汗的身边,将他的尸体踩在脚下,右掌压在了他的额头上,往他的尸体之中注入了一股元气。

  三个守卫已经死了,现在是收割战利品的时间。

  三个守卫的尸体里都有相当高级的火种,不能取走,那就变成香灰。

  香灰之于大惰随身炉究竟扮演着一个什么样的角色,直到现在他也没有弄明白,但是对他有好处这一点却是可以肯定的。

  十分钟后,李子安从变了形的潜水器中出来,三个守卫的火种都被他变成了香灰,他感觉他的状态前所未有的好。

  他的视线移到了海底山峰脚下的能量漩涡上。

  他得做出一个决定,进去还是离开?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感謝樓主的更新與分享!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