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第九百三十八章 鬼迷心窍

(藏书堡 .cangshubao.net)        大片虎纹毒蜂被烧断双翅,纷纷掉落在地上,却仍是挣扎着向沈落冲过来。

    “金刚护体!”

    就在这时,一声爆喝从不远处传来。

    沈落忽然感到周身一股热流蔓延而过,身脚下顿时荡漾起一圈圈金色涟漪,一层模糊的金色光芒从其脚下升起,凝聚幻化成一座硕大的金钟模样的光罩,朝着周遭扩张而去,将周围所有雾气和毒蜂尽数逼退。

    沈落定睛朝身旁不远处看去,就见白霄天手掐一个古怪法诀,周身正激荡着一阵阵强烈的法力波动。

    “你这金刚护体,何时能够庇护住两个人了?”沈落有些诧异地问道。

    “上次西域一战,回去之后有所领悟,此神通便又精进了些。别说是两个人,就是再来两个,我也罩得住。”白霄天面露自得笑意,说道。

    他话刚说完,脸上神色突然一变,身上释放出的法力顿时剧烈波动起来,笼罩住他和沈落的金钟光幕也陡然嗡鸣闪动,眼看着就要消失了。

    “让你小子吹牛皮,这下……”沈落话还没说完,突然感到身上法力正在快速流失。。

    他忙低头一看,只见缠绕在自己小腿上的青黑藤蔓上竟然隐隐有流光滑动,赫然是在吸取着他的法力。

    沈落抬手一挥,纯阳剑胚立即倒掠而回,朝着青黑藤蔓上斩落下去。

    眼看剑光即将落下之际,沈落身子忽然一阵倾斜,竟是直接被藤蔓大力扯倒,朝着自己的飞剑迎头撞了上去。

    好在纯阳剑胚与沈落心意相通,就在擦着他脸颊的前一瞬,剑光上挑,避让了开去。

    冲入半空的剑胚远离沈落而去,朝着更远处的藤蔓一剑斩落下去。

    “铮”的一声锐鸣。

    一道剑光落在地面上,径直将一截深藏地下的藤蔓斩断,一股墨绿色的树液顿时从地底喷洒而出,“咝咝”冒起了白烟。

    而这边,缠绕在沈落身上的藤蔓虽然停止了吸取法力,但却依旧没有松开他,反而是奋力扯着他朝地下钻了进去,似乎是在尝试着与原先的断口重接。

    沈落自然不会放任它们重接,身形猛然一坠,体内法力灌入双腿,猛然使出斜月步,强行以大力挣脱开了藤蔓束缚。

    那截藤蔓则是以极快的速度,一下子钻入了地下,消失不见了。

    “韦驮护法,降魔真身。”就听白霄天一声怒喝,身上金光悄然消退,浑身皮肤竟是霎时间变作漆黑之色。

    其一头长发倒竖而起,浑身气息霍然一变,原本俊朗的面容也在陡然之间变得狰狞凶恶,与寺庙中的韦陀护法简直一模一样。

    沈落一眼望去,见其周身泛着金属光泽,丝毫不惧毒蜂尾针穿刺,只是不断发出“叮叮当当”的声响,却是丝毫无损。

    “吸我的法力……”

    只听白霄天一声怒喝,抬起一掌并指如刀,猛然朝着地面插了下去。

    几乎瞬间,他的手掌就直接刺穿了身下的青黑藤蔓,从里面猛地射出一股墨绿色的汁水,溅在了他的衣衫和手臂上。

    “咝咝”白烟冒起,白霄天的胸膛上的一衣衫被快速腐蚀,大片大片掉落下来,而他的手臂上却没有丝毫变化。

    “给我出来。”紧接着,白霄天一声爆喝。

    其单臂大力一拽,背过身朝着谷口方向猛地过肩摔了出去。

    “轰隆隆”

    一阵土地崩裂之声,自沈落两人身边响起,不断朝着山谷深处传递而去,一个庞然大物从浓雾深处被扯了出来,在高空中划过一道圆弧,朝着谷口狠狠砸了下去。

    随着那庞大身躯从天而降,所带起的劲风呼啸响起,将山谷中的浓雾逼迫着朝两侧山壁上方排空而去,山谷里霎时间出现一片真空地带。

    沈落立马看清楚,那个被白霄天一把扯出来的东西,赫然是一棵无数枝蔓交错而成的巨大树藤,其主干之上纤细琐碎的藤条相互虬结,形成了一张古怪而狰狞的大脸。

    而在那大脸的顶端左侧挂着一个水缸大小的黑色蜂巢,而右侧位置则生着一朵颜色妖艳的花朵,形态好似喇叭花,却比之大了十数倍。

    “原来就是这么个藤蔓花妖在偷袭我们。”白霄天啐了一口唾沫,说道。

    “不是它们偷袭我们,是我们闯进了它们的地盘,你还看不出来吗?是那个林心玥摆了我们一道。”沈落说道。

    “林姑娘……不会吧,人家也只是好心给我们指路,以前又没进过这里,我看多半是凑了巧了。”白霄天闻言,却显然不信道。

    “白霄天,你小子是鬼迷心窍了吗?”沈落闻言,实在有些无语。

    他心中暗想,莫不是那林心玥对白霄天施了什么迷魂之术?不然平日里冷静异常的白霄天,今日怎会如此反常?

    还不等他想明白,身后却突然传来一阵模糊不清的低语声:“沙,沙了……杀了。”

    沈落皱眉望去,只见那藤蔓花妖嘴巴并无开合,而那声音……却赫然是从它头顶那朵大喇叭花里面传来的。

    随着那含糊的声音停下,那颜色妖艳的喇叭花却突然花瓣收缩,由敞口大开的状态转为了收缩一起,凝如长管一般的模样。

    紧接着,只听“噗”的一声响,那收缩起来的喇叭花却是突然再次绽放,从其花心之中猛地喷出一层白色粉尘,如火山喷发一般洒落而下。

    沈落两人立即向后退开,连忙封锁住了呼吸。

    与此同时,他还抬手在半空一挥,一层蓝色水幕立即凝结而成,化作一道半球形水幕遮挡在了上方。

    只见那些白色粉尘无声落在水幕当中,好似尘埃入水一般,全都消失不见了。

    沈落正疑惑那藤蔓花妖为何有此雷声大雨点小的行径时,头顶上的蓝色水幕却像是突然被滴入了颜料一般,瞬间晕染开一片片紫红色团。

    但紧接着,令人惊讶的一幕出现了。

    只见那晕染开来的色团当中纷纷绽放开一朵小型的喇叭花,从底下却突然延伸出无数条纤细藤蔓,密密麻麻地遮蔽了住了沈落头顶的阳光。

    他所施放的水幕也在瞬间被藤蔓瓦解,吸干了所有水份。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