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第990章 多管闲事

  冯闻牧的老父亲所住的是一处三人间病房,此刻已经满员了。

  冯老伯此时正躺在靠窗那边的病床上,此刻看上去双目紧闭,一动不动。

  另外两张病房分别住着一位中年男子和一位六十岁上下的老者,中年男子此时正在看书,看样子,他的病情应该还算稳定,另外那位老者此刻正在熟睡,旁边坐着一位二十岁出头的小姑娘正在玩手机,看样子,那姑娘应该是老人家的女儿。

  冯家雇请的护工此刻没在病房,孟奇亭看了夏晓数一眼,见其轻轻摇了摇头,孟奇亭也就不好上手为老人家搭脉了。

  三个人站在窗前稍微等候片刻,依然没有见着护工的身影。

  夏晓数正准备起身上护士站打听一下冯老伯的病情,就瞧着一位年轻女护士进门巡视来了。

  “你们三位是冯驭士的家属吗?”女护士目无表情地问了问。

  “不是的,这位是冯老伯单位的领导,我们两个是冯老伯的朋友。”上前紧走两步,夏晓数随口应付了几句。

  “老人目前的情况不大好,建议更换单间病房,你们最好联系一下他儿子,现在的单间病房可是相当紧张呢,好多人都在等着呢!”女护士建议道。

  “好的,好的!我们会尽快通知家属的。”夏晓数赶紧回应了两句。

  听闻此言,年轻女护士似乎对夏晓数他们三个不抱什么希望似的,很负责任地为三位病人测量完体温也就走了。

  正在这时,护工回来了。

  这是一位四十来岁的女护工,个子不高,最多也就是一米六的样子,人显得很瘦,双眼无神地瞧了瞧夏晓数他们三个。

  “来了啊!是冯经理叫你们来的吧?把钱给你吧!当时说的是日结,昨天和前天的护理费到现在还没给呢!这叫什么事啊!”说罢,女护工掀开被子一角,看那意思是查看一下冯老伯是否有大小便。

  还好,一切正常,女护士不由地松了口气,径直走到墙角坐在一张陪护专用的板凳上。

  看得出来,这个女护工不是很尽职,王禺冬对她有多少有些反感,不过,察言观色,夏晓数意识到,王禺冬丝毫没有管闲事的意思,单间不单间的,王禺冬就当没听见。

  见王禺冬对冯老伯的病情多少有些漠不关心的样子,夏晓数只得上前冲那位女护工问了几句:“大姐,冯老伯这是睡着了?还是部分失能了?”

  “唉!脑梗!还挺重的,偶尔也能醒一阵子,基本不认识人了,全天下来,基本就是昏睡,这不,已经无法正常进食了,胃管下了也有一周了,唉!你们是不知道,这老头可累人了,也就是我这人心特善,换旁人,就他儿子给的那点儿钱?!我才不干呢!”那位女护士说起话来还挺絮叨。

  “如果我们帮冯老伯换个单间,您看如何?”夏晓数随口说道。

  “是吗?那太好了!单间设有陪护床,晚上我也能休息好,不过……这事儿得跟他儿子说一声吧?你是他家亲戚?还是他儿子的朋友?”

  “怎么说呢!算是冯老伯的朋友吧,那麻烦您帮着联系一下冯经理吧!”夏晓数笑着回应道。

  听闻二人对话,王禺冬不由地皱了皱眉头,轻轻拽了拽夏晓数的衣袖,将他叫到了病房门外。

  “你怎么还管上闲事了呢?瞧冯老伯那样子,怕是只会越来越差,冯闻牧都不管不问的,你又何必给自己找麻烦呢?退一步讲,这事儿也应该由我们公司出面管啊!”王禺冬好心劝解道。

  “冯老伯只是公司员工的家属而已,想必贵公司待遇再好,也不会负担这一块开销吧?”夏晓数笑着回应道。

  “那……也不能让你一个外人破费吧?”

  “没关系,我跟这位冯老伯有些渊源,将来……等有些事告以段落,我再向您解释吧!”

  “那……好吧!回头我跟账务那边商议一下,尽量审批些特别津贴给冯闻牧,省得再多浪费你的钱。”

  “小事一桩,王助理不必放在心上,得亏您今天陪我一块儿过来,否则,这名不正言不顺的,还招人猜忌呢!”

  “好说,好说!”说着话,二人再次走进病房,听听冯闻牧那边的反应。

  “冯总说了,单间病房的事儿他不管,你们看这事儿……”女护工表情复杂地看了夏晓数一眼,看他咋说。

  “他不反对就行,这位王先生是冯经理的上司,您就放心吧!那麻烦您先照料着老先生,我这就跟护士长商量一下。”说着话,夏晓数转身出门上护理站找护士长协商去了。

  该院方方面面的设施虽说显得有些老旧,业务方面还是相当正规的,护士长查验过夏晓数的身份证之后,随手给冯闻牧打了个电话,将夏晓数的个人情况简单解释了一下,同时告之他,王禺冬助理此刻也在病房。

  没过多一会儿,就见护士长放下电话,表情复杂地向夏晓数解释了几句:“冯先生的儿子明确表示他只负责最基础的医疗费用,其余开销他一概不管,所以……您既然主动承揽了此事,我们还得跟您签署一份协议书,否则……将来有些事儿还真有可能说不清楚呢!”

  “行!没问题!您草拟好协议书之后,我过来签字。”

  “好的,谢谢您啊!”这一次,护士长终于露出了笑脸。

  ……

  单间病房有些狭小,不过,里面倒是放置了两张病床,看得出来,女护工显得特别高兴。

  病房里此刻再无外人,等小护士巡视完之后,孟奇亭坐到床头为冯驭士做了做相关的中医检查。

  一边等候孟大夫做最后的诊断,夏晓数就在那儿琢磨:“要不要更换一个身强力壮的护工?眼前这位瞧着有些太过普通了。”

  思索良久,夏晓数觉着这事儿还得从长计议。

  不管怎么说,眼前这位女护工优缺点都摆在明面儿上,实事求是地讲,这种人反倒好打交道。

  有时候,观察护工不能只看表面,那种当着主家的面一套,背后又是一套的护士更不值得依赖,倒不如先观察几天再说。

  那边,孟奇亭诊断完毕,冲夏晓数微微点点头,啥话也没说。

  夏晓数张罗着将带来的各种礼品交给那位女护工,叮嘱几句,三人也就告辞了。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