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第549章 苏炳坤的辛酸事

    听到柳浩天竟然提议要强行拆除这些建筑,苏炳坤直接站起身来,用手指着柳浩天说道:“柳浩天,你简直是不可救药,你知不知道,静心湖根本没有你想象的那样美好?你知不知道静心湖以前是什么样子?你知不知道,为什么我们要引入绿野仙踪私人会所和那些别墅群?

    难道你真的以为,我们这些市委常委都是吃饱了没事撑的嘛?难道你真的以为,我们大家都不想把东林市发展好吗?

    我告诉你柳浩天,不是只有你柳浩天一个人是真心实意的为老百姓着想,我们东林市大部分常委都抱着这个心思。”

    柳浩天不屑一笑:“那我就不明白了,既然大家都想为老百姓着想,那么为什么你们偏偏要违规建筑呢?为什么你们不赔偿张建生的损失呢?”

    苏炳坤闻听此言,带着几分悲愤,带着几分怨恨,冷冷的盯着柳浩天说道:“柳浩天,原本有些事情,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但是既然今天你柳浩天非得逼着我把有些话说出来,那么我也就直接说了。”

    看到苏炳坤被逼到如此份上,很多常委无奈的轻轻的叹息了一声,纷纷低下头去,有人甚至轻轻的摇头。

    柳浩天也发现了会场内众人的诡异,脸上露出了诧异之色。

    苏炳坤沉声说道:“柳浩天,你的问题我一个一个的来为你解答。

    首先,我先回答你为什么我们对于张建生所承包养殖的鱼塘受到污染后不进行赔偿,甚至不管他。

    原因有三个,第一,张建生虽然获得了静心湖养鱼的承包权,但是,在8年以前,我们东林市就已经出台过相关的规定,静心湖不允许商业化养鱼。

    但是,张建生以后这他们张家在静心村所拥有的强大的人脉关系,以威逼利诱的手段,拿到了静心湖的承包养殖权。

    但是,他的这个权利是违法的,更违反了我们东林市的相关规定,所以,从法律层面,张建生所谓的养殖权并不受到法律的保护。

    第2点,也是我非常不愿意说的一点,张建生虽然获得了静心湖的承包权,但是他只是把这个静心湖当做是为他个人谋利的手段,并没有用之造福于民,反而自从他承包进新湖之后,因为静心湖的相关设施年久失修,再加上保护措施不到位,导致有多人在静心湖内发生溺水的事件,但是,张建生却从来没有承担过任何的责任,而且他也不想承担责任,最终导致我们市里不得不成为了静心湖溺水事件的主体责任人。而这也是为什么,张建生后来虽然层层上告,但是却没有人愿意为他站出来做主的原因。他张建生是咎由自取。

    你柳浩天虽然看到了张建生因为极度抑郁而精神疯癫的凄惨事实,但是你却没有看到,在它凄惨遭遇的背后,是一种历史的必然。

    所有的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

    第3点,也是非常关键的一点,这个张建生胆子太大,他在不经过任何审批上报的情况下,竟然擅自把绿野仙踪私人会所包括那些别墅群周边的土地想要卖给开发商,让他们进行商业开发。

    柳浩天,我就想问你一句话,如果你处在邱市长和我的这个位置,你会怎么做?你会容忍他们这样做吗?”

    柳浩天当时就愣住了,他没想到,在张建生疯癫的背后,竟然还隐藏着如此多的往事。

    柳浩天的脸色不由得阴沉了下来,这些事情,还真没有什么人跟他说过。

    柳浩天沉吟了片刻,缓缓抬起头来说道:“如果事实真的如苏副市长所说,那么这个张建生的的确确存在违法的问题。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你们直接把他控制起来不就得了吗?”

    苏炳坤冷笑起来:“控制起来,柳浩天,你说的倒是轻描淡写,但是你可知道,张建生所在的静心村,他们张氏家族可是大族,静心村内有1/3的人都姓张,而且张建生也曾经是张氏家族的头面人物,拥有极强的号召力,再加上他的做事的手段比较卑劣,曾经煽动村民前来闹事,如果我们真的动他的话,恐怕会有大的麻烦。我们投鼠忌器。

    对于像张建生这种自私自利的人,只能以恶制恶,以毒攻毒,正因为如此,我才下定决心要引入强势的房地产开发商以及强势的项目运营方来操作静心湖这个项目。

    事实的结果证明,我们的这种应用思路是正确的,因为有了东林房地产集团,因为有了绿野仙踪私人会所以及那些别墅群,这块儿原本属于静心村老百姓的土地最终在我们市里的运作下,以每年向静心村提交100万元的承租费来租赁这块土地,租赁期限为70年。”

    也就是说,静心村100户村民,每家每户每年可以拿到1万元的收入,而这笔收入相当于以前一个普通家庭一年的收入总和。这笔钱对于静心村的老百姓来说,是非常重要的,而对于这笔钱,我们市里一分钱都没有截留,全部转交给了静心村。

    正因为如此,静心村的百姓对这个项目非常支持。

    柳浩天,你是否记得,当初你去静心村微服私访的时候,可曾有老百姓明确的站在张建生的那一方呢?

    没有吧!

    为什么张建生会带着他的两个孩子睡在窝棚里呢?

    那是因为他的房子,他们静心村唯一的1栋豪华别墅被他的亲戚给侵占了,为什么会这样呢?

    这就是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的后果。

    张建生没有疯癫的时候,他凭借着心狠手辣以及有钱有势,也曾经侵占过静心村很多村民的利益,其中就包括他的亲戚和朋友的利益,所以,他后来疯癫之后,才会有别人反过来侵占他的利益的情况。

    柳浩天,你只看到了张建生可怜的一面,但是却没有看到他为恶一方的一面。更没有看到我们东林市市委在处理这件事情上,我们的难处。

    柳浩天同志,我知道你是一个有着理想主义情结的官员,但是,我今天希望你能够睁大你的眼睛,仔细的看一看这个世界,这个世界,并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黑白分明,我们东林市的官员,也不是像你想象的那样,我们的心中都有一杆秤,我们也想为老百姓做些实事儿。

    或许我们做事的手段和你柳浩天所追求的光明正大相比有一些出入,但是,我们的出发点是好的,静心村的老百姓也因为我们的这个操作而获得了实际的利益。

    柳浩天,难道你现在还认为我们错了吗?难道你现在还认为,只有你柳浩天是一心为民吗?

    你信不信,如果你要强行拆除这些别墅以及绿野仙踪私人会所,首先找你麻烦的,不是我们市委的各位同志,也不是这些产业的业主,而是静心村的老百姓。

    如果你真的想要让你的这个提议在市委常委会上获得通过,你最好还是先去把静心村的老百姓全部说服,然后再上常委会提交你的意见吧!”

    苏炳坤说话的时候,情绪非常激动,不时的拍着桌子,做着各种各样的手势,充分将他对柳浩天的愤怒和对静心村老百姓的维护淋漓尽致的展现了出来。

    柳浩天听完之后,当时就愣住了。

    此时此刻,柳浩天突然发现,自己在绿野仙踪私人会所的这个问题上,依然犯了先入为主的错误。

    如果苏炳坤所说的这些事情是真的,那么他柳浩天这次行动,的的确确有些草率了。

    柳浩天是一个知错就改的人,柳浩天缓缓抬起头来,看向了邱德志和苏炳坤:“邱市长,苏副市长,刚才苏副市长的这番话,让我很受触动。

    现在我暂时收回我刚才的提议。

    我会对这件事情继续展开调查,如果苏炳坤同志所说的事情是真的,我会重新规划我的意见。

    我的话说完了。”

    柳浩天说完之后,会议室内的气氛顿时变得有些诡异起来。

    谁都没有想到,以前敢直接怒怼邱德志的柳浩天,今天竟然服软了。

    就连陈松林也有些意外,陈松林的目光有些复杂,又询问了一下其他人的意见,随后宣布散会。

    散会之后,陈松林笑着对柳浩天说道:“柳浩天同志,到我的办公室来一趟。”

    柳浩天轻轻点了点头,迈步跟在陈松林的身后向外走去。

    身后,邱德志看向柳浩天的目光多了一丝阴影。

    “看来,陈松林是想要拉拢柳浩天了。可惜了,柳浩天是一个很适合冲锋陷阵的干将,只可惜,他命中注定不能成为我的盟友和朋友。”

    邱德志有些遗憾的叹息了一口气,向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柳浩天跟着陈松林来到他的办公室,陈松林十分热情地给柳浩天倒了杯水,陪着柳浩天坐在会客沙发上,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柳浩天,你知道为什么那么多的常委,在这件事情上,会力挺苏炳坤吗?是在这件事情上,我都没有投反对票,当然,我也没有支持。”

    柳浩天脸上露出了震惊之色,轻轻的摇了摇头,目光中带着几分疑惑看着陈松林。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