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第六百四十九章 华西老总

    不少食客也已经起身离开,毕竟现在事情闹这么大,万一留在这里,殃及鱼池,那不就倒霉了,但也有几名自持有些身份背景的人,倒是没有急着离开,依旧坐在不远处吃着东西,静静的盯着这边。

    林凡则已经开始吃着面前的红油火锅,作为五星级酒店,这食材上面还是没有什么说的,特别是毛肚,那家伙在红油火锅里轻轻一刷,在粘上准备的调味碟,简直可以升天啊!

    如果不是之前刘真在这里,他早就想吃火锅了,特别是夏天吃上这红油火锅,那更是别有一番滋味啊!

    十分钟后,一群人气势汹汹的冲了过来。

    为首之人便是焦家家主焦天元,虽然年近六十,那依旧精神矍铄,给人以龙精虎猛的感觉,在他的背后,还跟着一群穿着制服的治安官,显然都是焦家的故交。

    “爷爷!”

    坐在地上,脑袋包扎的跟企鹅一样的焦玉龙一看到焦天元,顿时就委屈的就像是孩子一样哽咽了起来。

    “小龙,你,你这头?是谁打的给老子站出来!”

    焦天元看着焦玉龙头上的伤势,差点气的一口气没上来,昏死过去。

    “焦总,哎呀,今天这事儿实在抱歉的很啊!都是误会,这样好了,我马上给小龙在我这里冲两百万,以后随便来消费,算是我的赔偿了如何?”

    黄轩上前盯着焦天元讨好的笑道。

    “哼!老黄,不是我不给你面子,今天被打的可是我的孙子,我要是不把场子找回来,以后我还有什么颜面在杭城行走?”

    焦天元闻言,却是眼睛一瞪,一来凶狠的盯着黄轩咆哮道。

    黄轩闻言,这面色也一下子阴沉了下去,邬红梅已经把事情的经过都整理的明明白白,在请他过来的时候,同样也交代的很清楚,这件事儿林凡虽然有错,可最大的错却是在焦天龙。

    如果不是焦天龙上前挑衅,哪里会有这么多的事儿,再者,林凡今天是他的客人,如果真的在这里被焦天元带走,试问,以后那些名门富豪谁还敢来这里吃饭?

    不但吃饭没有保证,出了事儿更是没有丝毫的保证,上百万一顿饭,别人脑子有病在这里吃?

    现如今可是信息时代,一旦这样的负面新闻传出去,很可能会让他酒店的生意一落千丈,这后果他承受不起。

    再者,他在杭城好歹也有几分面子,现在焦天元把话说的这么死,他也颜面无光,怎么能轻易就让焦家找林凡的麻烦呢?

    “焦总,我叫你一声焦总,那是给你面子,这里我黄轩的地盘儿,不是你焦家的地盘,你的孙子在这里闹事在前,你带人过来在后,怎么着?把我黄轩当成软柿子了?”

    黄轩袖子一撸,瞪大了眼睛,盯着焦天元呵斥道。

    “哼,你少在这里跟我吹胡子瞪眼睛的,今天小龙他舅舅也来了,他是什么人,你比我清楚,你如果认为你惹的起,便只管拦路就是了!”

    焦天元见状,却是没有一点害怕的意思,神色傲慢的盯着黄轩冷笑道,华西矿业,全国知名企业,每年的利润简直大到无法计算,势力几乎遍布全国,他只是只是混迹于杭城,旗下也就是这家五星级酒店还上的了台面,如何能跟华西老总相比呢?

    “要是不敢跟华西老总叫嚣,就给我让开,今天这小子敢动我孙子,他死定了!”

    焦天元见黄轩不敢吭声,当即咧嘴傲慢冷哼道。

    “呵呵,我倒要看看这华西老总有多大的本事!”

    酒足饭饱的林凡放下抿干净最后一根签子之后,神清气爽的靠在椅背上咧嘴冷笑道。

    “哈哈,好,多少年了,从没有人敢这么跟我冯朝胜说过话,小子你是第一个啊!”

    一道充满霸气的声音骤然响起。

    随后所有人的目光都朝着门口看了过去,只见一名穿着黑色短袖,带着墨镜的魁梧男子正龙行虎步走了进来,他不但身材魁梧,气息更是彪悍,犹如下山猛虎一般让人望而生畏,在他的背后,则跟着两名眉心高鼓,力量十足的宗师之境武者。

    可见这华西老总的确是名不虚传,能够请的动宗师当保镖,这已经是商人最高荣誉了,到了龙师之境,那依然拥有了遨游人间的资格,世俗的金钱依然无法打动他们,自然就无人能够请的动龙师强者了。

    “舅舅!”

    焦俊龙见状,顿时面色大喜,急忙一瘸一拐的迎了上去。

    “朝圣,你来了啊!”

    焦天元也有些紧张的讪笑道。

    “你小子,真的被人打成这个熊样了啊?简直丢老子冯朝胜的脸啊!”

    冯朝胜看着焦玉龙头上的伤,不禁有些皱眉抱怨道:“你就没给人家提提你舅舅的名字?”

    “我说了,人家没放在眼里,我也没办法啊!”

    焦玉龙有些受宠若惊的笑道,在他眼里,冯朝胜那就是无所不能的神仙,以往很多次焦家挡不住的劫,可都是冯朝胜三个字给压下去的,现在冯朝胜本人在这里了,谁还能够伤到他?

    “哦?那我倒要看看是何方神圣,竟然敢不把我冯朝胜放在眼里!”

    冯朝胜闻言,神色玩味的狞笑道。

    “冯总!”

    黄轩硬着头皮上前,讨好的讪笑道。

    “滚开!”

    冯朝胜轻蔑看了黄轩一眼,如同呵斥猪狗一般傲慢的呵斥道。

    黄轩闻言,一张脸一下子难看到了极致,可却不敢造次,只能讪讪一笑退到了一旁,否则,一旦惹怒了冯朝胜,以对方的人脉跟财力,想要让他破产恐怕也只是一句话的事情。

    “就是这小子!”

    焦玉龙指着依旧老神在在的林凡咬着槽牙怨毒的说道。

    “呵呵,你是真的胆子大呢,还是已经被吓软了,无法起身?”

    冯朝胜直接在林凡对面坐下,神情揶揄的盯着林凡调侃道。

    “吓我?”林凡微微摇了摇头,冷笑道:“说实话,凭你还真不配!”

    此话一出,在场所有人都愣住了。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