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第一百六十五章 【不好的猜测】

(藏书堡 .cangshubao.net)        第一百六十五章【不好的猜测】

    曲晓玲前一个月跳槽了。

    从之前工作的那个场子,跳到了红姐和夏夏所在的这个场子里。

    也是其他小姐妹介绍的。

    跳槽的原因很简单:新的场子,档次更高,小费标准也更高,赚钱也更多。

    来了这大半个月,曲晓玲其实混的还不错,尤其是颇得红姐的欢心。

    按理说,曲晓玲的姿色,在风月场所里算不得顶尖。

    但是她性子里自有一股子泼辣的劲头,而且眉眼很灵,很会看眼色,情商很高,很会哄客人,也会哄红姐开心,于是最近这半个月的时间,红姐就格外的关照她。

    今晚的这种局面,原本红姐是不会叫曲晓玲的——原因很简单,她不够漂亮。

    但红姐手下的精兵强将,另外一个红牌妖精,今晚也有重要的客人要陪的,分不开身。

    夏夏一个人来,红姐怕不保险!

    客人的口味都是难说的,夏夏虽然讨喜,但是万一今晚的客人不喜欢夏夏这一卦的呢?而且听李青山手下人交代的那么郑重,说必须确保今晚招待的贵客要开心才行。

    红姐老江湖一个,打了安全牌,夏夏一个不保险,就临时把能说会道,会哄人会来气氛的曲晓玲也叫来了。

    这姑娘虽然颜值不及下下,但走的是另外一个风格——万一客人不喜欢夏夏,还有一个备用方案。

    何况,曲晓玲最近这些日子跳槽来了后,也着实把红姐哄得不错,今晚也算是给她一个上位的机会。

    其实张林生推门进来的时候,曲晓玲就看清了!

    但因为身份的原因,她一直坐在最靠里面的沙发,李青山和老七起身迎客的时候,红姐和夏夏也起身,就把曲晓玲拦在了最后。

    曲晓玲此刻面色复杂,身子也是微微颤抖着,用力咬着嘴唇,面皮也有些发白,盯着那个被李青山客客气气引着走向餐桌的张林生!

    ·

    张林生才走到餐桌前,还没坐下,扭头就看见了房间里的三个女人。

    眼神扫过去,浩南哥也顿时就呆住了!

    红姐撇除不理。

    看到夏夏的时候,张林生只是一愣。

    随后眼神落在了曲晓玲身上的时候,张林生连呼吸都停顿了一下!

    身下一僵,脚下的步子都停住了!!

    年轻的浩南哥,张了张嘴,但终究嘴巴里没说出一个字来,只是有些楞神的看着曲晓玲。

    曲晓玲嘴唇微微颤抖,一句“林生”还没来得及喊出口……

    张林生却已经扭过了头去,收回了目光。

    而随后,夏夏已经娇笑了一声,娇滴滴的喊了一声:“小哥哥!怎么是你啊!!”

    说着,这个小妖精扭着腰就贴了上去,毫不避讳的就上去搀住了张林生的胳膊,恨不能将整个身子就贴上去。

    张林生身子一震,似乎想甩开,但是甩了一下,却被夏夏反而不动声色的贴得更近了,于是下意识的扭头又看向了曲晓玲一眼。

    曲晓玲站在原地,面色如死灰,只是呆在了那儿!

    ·

    “咦?你们认识?”

    李青山似乎没察觉到张林生和两个女孩的眼神变化——虽然张林生往房间里两个姑娘多看了几眼。

    不过年轻人么,看见漂亮姑娘,多看几眼,在李堂主想来,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倒是夏夏一下就贴上去,让李堂主有些意外,就把注意力集中在了这个美貌的小妖精身上。

    “是啊,李总。”夏夏笑着:“我和这位小哥哥可是认识了好久的。早知道今晚是陪他……哎呀,红姐,你也不早说呢!”

    红姐心中松了口气——看来今晚这酒局应该没问题了,于是也笑眯眯道:“我哪里知道你认识这位帅哥啊!”

    “什么帅哥!”李堂主脸色一凛:“别乱叫!叫小先生!”

    红姐心中再次一跳,虽然满脑子好奇,但也赶紧规规矩矩的叫了一声:“是,是,小先生!”

    夏夏眼神一转,却故意笑道:“那红姐你叫小先生吧!我反正都是一直叫小哥哥的,对不对啊,小哥哥!”

    张林生板着脸不说话,却终于放弃了挣开夏夏的意图——或许也不是挣不开,而是心中也不知道出于什么情绪,不动了。

    “坐!坐!都坐!”

    李堂主笑哈哈的走上来,引着张林生直接坐到了主位上。

    张林生哪里懂什么主位不主位的,浑浑噩噩就坐了。

    看的红姐心中再次一跳!

    这个小子,怕是身份不知道如何多了不起的!

    原本就谨慎的心思,更多加了几分小心!

    李青山的安排,让张林生坐在主位,然后让夏夏和曲晓玲,一左一右的,就分坐在张林生的身边两侧伺候。

    李青山坐在右侧,旁边是红姐负责伺候。

    至于老七,坐在最靠外的位置上。

    张林生坐的浑浑噩噩。

    曲晓玲坐的噩噩浑浑。

    唯独夏夏,倒是兴致高涨,恨不得把全身本事都发挥出来,酒桌上巧笑嫣然,一句句俏皮话,带动气氛。

    张林生平日里在李青山和夏夏的印象里就是一张冷脸,两人倒是都习惯了的张林生的样子,他今晚浑浑噩噩,倒也并不扎眼,只当是这位神秘的小先生,一如既往的冷漠摆酷。

    倒是红姐,微微有些意外的是,自己带来的曲晓玲,今晚却是大失水准!

    以往在红姐的印象里,这个叫曲晓玲的妹子,一直都是情商很高,会说话会来事,会调气氛,能说能笑的。

    今晚去仿佛丢了魂一样的,坐在那儿跟个木头人似的,僵着一张脸,话也不多说半句。

    就那么机械的随着大家一起举杯,喝酒,菜却是一口都没吃。

    而那个神秘的小先生,似乎对她也没半分兴趣,坐在那儿,头都没有回一次,一眼都没看曲晓玲。

    红姐心中叹息。

    罢了,今晚怕是自己看走眼了。

    这个曲晓玲,平日里看着机灵,原来是个上不得台面的,一到这种大场面,见到大佬,吓的连话都不敢多说了!

    枉费了自己还想栽培她一下的用心了。

    幸好,还是夏夏够厉害,靠得住。

    看着夏夏完全不管张林生的冷脸,毫不在意的一而再再而三的说笑,甚至几次主动的贴上去,哪怕张林生无动于衷,也丝毫不气馁。

    红姐心中也忍不住感慨:红牌毕竟是红牌的。

    ·

    这顿饭吃的其实……怎么说呢,气氛很干。

    不得不说,也真的多亏了夏夏施展浑身解数,才让饭桌上的气氛不至于冷场。

    以夏夏的印象,张林生平日里话就少,但是也没少到今天这个地步,简直就是变成了一个闷葫芦了。

    好在自己给他倒酒,给他点烟,张林生毕竟还是没有拒绝的。

    李青山大概是误会了,以为夏夏和张林生之间有些什么不清楚,倒是对夏夏的态度和蔼了很多,甚至还主动敬了夏夏一杯酒。

    夏夏也是鬼精鬼精的。

    明显感觉到李青山对自己态度变化后,干脆大蛇上棍,原本客客气气恭恭敬敬的称呼“李总”的,直接就改成了更亲近的“李老爷子”。

    李青山非但没有不快,反而还很痛快的应了!

    随后就假装开玩笑的笑道:“小夏啊,我的这位小先生可不是一般人啊!你是怎么认识他的?你可知道,多少女人恐怕都会哭着喊着的往他身上贴呢!

    你能靠上小先生,只要你能好好的伺候好小先生,以后在这金陵城里,你的前途还用说吗!”

    夏夏笑了笑,却故意身子又往张林生的身边凑了凑,才笑道:“人家哪有资格能贴上小哥哥呢。

    我倒是好想他能多看我两眼呢……但是啊,小哥哥就是一直这么酷的,就是不怎么大理会人呢。

    上次我们逛街的时候,求他陪我看一场电影,我都恨不得给他跪下了,他都没同意。

    陪我吃个冰激淋,都好像是皇帝开恩了一样呢~”

    这番话说的极其巧妙。

    看似是抱怨,但是却用的撒娇的语气,就不会惹人讨厌,同时还不露痕迹的稍微点破了一点自己和张林生关系的亲近之处。

    倒是让李青山听了,对夏夏的态度越发的客气了几分。

    却不知道,旁白坐着的曲晓玲,捏着酒杯的手指,都已经白了!

    深吸了口气,曲晓玲站了起来,起身离座朝着包间里的洗手间走去。

    她走进洗手间里,立刻放水,然后一把抽出几张抽纸在掌心里死死捏紧,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眼睛发红。

    只是……却怎么也没哭出来。

    虽然有些难过,但和张林生的那段糊里糊涂的纠葛毕竟已经结束了许久了。

    她又不是张林生那种感情上的雏儿,这种事情,虽然当初确实动了点真心的,但是风月场里打滚多年,这种事情,过去也就过去了。

    今晚重逢张林生,若说是伤心难受……倒不如是眼看张林生在那位赫赫有名的李堂主面前的姿态,让曲晓玲心中不甘心的情绪作祟,来的更多!

    尤其是看见夏夏贴在张林生的身边,更是让曲晓玲心中越发的恼恨不甘!

    这原本……应该是我的才对啊!!

    ·

    走出洗手间,曲晓玲抹了抹脸,正打算走回包间,却看见旁边红姐已经站在了那儿,对自己招了招手,于是走了过去。

    “你今晚怎么了!像个傻子一样!话都不会说了?!”红姐不爽道:“我带你来见重要的客户,你就这样的表现?!”

    曲晓玲咬牙,低声道:“对不起啊红姐……我,我今天不太舒服。”

    “大姨妈来了?”

    其实并没有,但曲晓玲还是点了一下头:“嗯,我肚子疼。”

    红姐叹了口气,低声道:“好了,那你就不必进包间了,你回去吧。”

    “……啊?”

    “李堂主手下人说了,让你先回去吧,你还不懂么?你是死人啊!”红姐怒其不争道:“你就坐在那儿,一句话都插不进去!那个客人摆明了不喜欢你的!难道让你留在那儿碍眼么?刚才李堂主的手下,那个七哥就偷偷吩咐我了,让你先走吧!

    哎呀!你这个蠢丫头!真的,今晚要不是夏夏,真的让你坏事了!”

    曲晓玲心中委屈:“对,对不起啊,红姐。”

    “行了!你回去吧!不是来大姨妈么,今晚你也别上班了,回家休息去吧。”

    曲晓玲点头应了。

    本来今晚到这里,情绪也已经很糟糕了,自己今晚也确实不想再去上班了。

    就算红姐不松口,自己今晚也想请假的。

    “去吧!以后机灵点。”红姐说完,摆摆手。

    曲晓玲心中松了口气,也不知道是不甘心,还是如释重负,朝着包间的门看了一眼,终于转身离开。

    其实,心中也有那么一瞬间的冲动,很想推开门进去,冲到那个男人的身边,扑上去,抱住他。

    看看他还会不会像从前那样,对自己温柔的笑,和顺从的护着自己……

    但终究那种幼稚的念头只是一闪而过。

    ·

    重新回到包间里,红姐坐下后,对李青山打了个眼色,意思是自己都安排好了。

    李青山没有问曲晓玲怎么没回来,就笑着点了点头。

    倒是张林生,坐在那儿几分钟过后,忽然扭头看了看身边空着的座位,就看红姐。

    “这个……她呢?”

    “啊?”红姐愣住了,不过还是反应极快,笑道:“那个,晓玲啊,她,嗯,她身体不舒服,我就让她先回去了。”

    张林生愣了一下,点了点头。

    片刻之后,一瓶白酒见底,不等李青山张罗再开酒,张林生忽然就把自己的酒杯一翻,扣在了桌上。

    “可以了,今晚就到这里吧,李堂主,我今晚还有别的事情。这顿饭,你的心意我领了。谢谢。”

    “啊?”李青山一呆,笑道:“那个……楼下场子里,包间已经准备好了,我们不如……”

    “不了,我今晚还有事情。”张林生缓缓摇头。

    看了李青山一眼,张林生想了想:“李堂主,你今晚找我,真的没什么别的事情?”

    “没,没有!真的没有!就是听说您最近才得空闲下来!,这不是就摆酒给您庆贺一下,真没别的事情。”

    张林生点点头:“那……我谢谢了。今晚的款待,心意我领了,但酒就真的不喝了,我还有事。”

    李青山虽然有些失望,但也不好强留——今晚其实他已经觉得算是一个很大的进步了,自己能和这个杀星坐在一张桌上喝酒,套套近乎什么的,已经把双方的关系有了长足的进步。

    以后……一步步来吧!

    说着,李青山就起身:“行!小先生既然还有别的事情要忙,我不敢耽误您的正事。我安排车……”

    “不用了。”张林生摇头。

    李青山犹豫了一下,试探道:“要不然……让小夏送您?”

    “啊!我可以的,没问题啊。”夏夏赶紧道。

    张林生看了一眼夏夏,缓缓的,但是坚定的把夏夏拐着自己的胳膊拉开,摇头道:“不用了,你也不要送,我自己回去就好。”

    李青山只当是这位小杀星还有什么事情不能让人知道,就此不敢再多说什么。

    夏夏虽然有些不甘心,但是李青山在场,她也不敢太过粘人——万一这个小哥哥真的不给面子,那今晚自己一晚上努力的狐假虎威,也就全白费了。

    罢了,见好就收吧。

    一行人恭送张林生出门到电梯口,在张林生的拒绝下,不敢再送。

    倒是送走了张林生,李青山看了一眼红姐和夏夏。

    老头子思索了一下,吩咐红姐道:“下面的包间别撤。”

    然后老头子扭头看夏夏,语气很和善:“小夏啊,下去陪我聊会天,我有些事情想问问你。有空没?”

    夏夏眼珠子一转,笑眯眯道:“李老爷子请我喝酒么,我没问题啊。”

    “哈哈哈!不喝酒,不喝酒!咱们喝茶,喝茶!”

    李青山心中想:老子都知道你和浩南哥有一腿了,我还敢找你喝酒么?我是嫌自己的腿利索了么?

    嗯,找这个女孩喝喝茶,看看能不能从她嘴巴里打听到一些那位浩南哥的一点喜好也好。

    哪怕是打听不到,对这个夏夏好一点,以后能在浩南哥身边美言几句,也是好的啊。

    ·

    晚上八点。

    张林生站在楼下,抬头看着眼前的这栋民宅。

    曲晓玲家就在五楼,此刻站在楼下,能看见房间的灯是亮着的。

    其实张林生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走到了这里来的。

    从酒店出来后,端着一晚上的心防才放下。没有了李青山在面前,倒是不用伪装了。

    张林生坐车,回家,但是鬼使神差的早下了两站路,然后在夜色之下,不知不觉就走到了这里来。

    站在楼下,张林生轻轻苦笑了一声。

    虽说是放下了放下了,但心中某个角落位置,怕是还留着一些执念吧。

    可能,也就要随着年纪增长,这一丝执念,才能真的埋下去,埋深了,再也不会触碰。

    深呼吸了两下后,张林生转身离开,朝着小区门口的方向离开,可是才走了几步,迎面却有四个人影快速走来。

    张林生开始没在意,和这些人擦肩而过的时候,忽然心中一跳。

    这些人的呼吸韵律,步伐节奏,隐隐的应该是身上有功夫在的!

    练功虽然才几个月,但是有陈诺那个加速器的作弊,张林生的身手不说,但是在内息方面却已经增长了一大截,已经有些小成了。

    一旦辨认出来,张林生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两眼,却发现这四个人,目标明确,就朝着曲晓玲所住的那栋楼走去,然后直接就走进了曲晓玲所住的那个单元楼洞!

    张林生愣了一下,下意识的往回走了几步,鬼使神差一样,走返回了过去,在楼下的时候,这几人已经上楼去了。

    听着脚步声,张林生心中隐隐的判断……

    三楼……

    四楼……

    还在上!

    张林生心中一沉!

    上五楼了!

    五楼是顶楼!也是曲晓玲住的楼层!

    心中忽然有些不好的猜测,张林生下意识的就往楼上快步走去……

    ·

    【真的,月票别攥着了,我知道你们想等月底会不会有双倍活动。

    但是月票排名等于是一个推荐位,现在排名靠后,这样等到月底就算追上来,也等于是少了一个月的推荐。

    所以,别等了,有票就投吧!】

    ·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