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第十六章 沈浪惊人的艺术细胞?(下)

(藏书堡 .cangshubao.net)        诺大的私人音乐厅的里面……

    沈浪闭上眼睛,仔细地回忆起了脑海中的那个旋律。

    《婚礼曲》很不错……

    不管是后面契科儿弹奏轻盈浪漫旋律,还是后方小号的声音,无一例外地给人一种携着心爱之人,一步步走入殿堂地感觉。

    可是,沈浪心中却无端端地出现了一个《婚礼曲》并不是很成熟……

    还缺点什么东西。

    沈浪不懂钢琴曲……

    他根本无法像秦瑶一样,准确地说出一首曲子里面,哪个音符出了问题,更无法把出了问题的音符,节奏,给纠正出来。

    这需要无比牛逼的专业素养。

    就算后来恶补了很多音乐方面的知识,并且跟人学了一段时间唱歌,但是,很多东西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他毕竟不是天才。

    不过……

    听完《婚礼曲》的时候……

    沈浪脑海中出现了《婚礼进行曲》的声音……

    两个声音一比较……

    《婚礼曲》浪漫确实很足,但是,似乎却少了一丝庄严肃穆感。

    对!

    就是庄严肃穆的感。

    当脑海中两种旋律一直回荡比较的时候,沈浪终于明白了《婚礼曲》缺些什么……

    沈浪睁开了眼睛。

    虽然……

    不记得前奏到底应该用什么乐器来演奏,但是,原先世界的《婚礼进行曲》异常的清晰……

    特别高潮部分……

    特别是新人刚牵手入场的时候……

    沈浪看着契科儿。

    随后……

    努力按照自己的记忆,把自己能哼唱出来的东西,慢慢地哼了起来。

    “噹、噹、噹、噹……”

    “……”

    旋律不紧不慢……

    非常认真……

    ………………………………

    契科儿听到了沈浪的旋律。

    笑容从刚开始的漫不经心到逐渐的认真,到随后,笑容慢慢消失,陷入了沉思当中……

    作为一个冲击音乐殿堂级大师的人物……

    契科儿自然对音乐有非常深的理解。

    事实上……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音乐就是生活,或者更详细一点说,音乐是一种对生活的表现方式。

    譬如《秋日之歌》的钢琴曲,绝对会让人有一种来自梦幻般的秋天,看到了枯黄的落叶,看到了万物萧瑟,悲凉之中,却又到了果实的饱满……

    把这些能够理解的东西,用音乐的方式表现出来,才是好音乐。

    而婚礼……

    婚礼的元素,契科儿想到的是欢快,浪漫,以及永恒……

    《婚礼曲》着重要表现的,也就是这些基调,但是,真正当心沉下来,开始认真考虑的时候,他却忽略了婚礼进行曲的一样东西!

    那就是肃穆!

    一场婚礼,不止是需要浪漫和快乐,它需要庄严和肃穆,更需要永恒……

    沈浪在哼着旋律……

    虽然旋律没有前奏,似乎只有高.潮部分,但是,却契科儿却听出了肃穆感。

    他脑海中不自觉就浮现出了两种乐器……

    一种是管风琴……

    另一种是钢琴!

    沈浪哼唱的时间并不长,只是短短的半分钟不到的时间!

    哼唱完了以后……

    契科儿表情呆滞……

    整个诺大的音乐厅里,也是一阵死寂。

    契科儿默默地站在原地,仿佛陷入了一阵恍惚,全世界仿佛在这一刻,都与他无关一样。

    而不远处……

    交响乐队的成员们都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最终,目光看着沈浪和契科儿的方向,他们不知道到底发生什么事。

    但是,他们没有上前询问,只是静静地等待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以后……

    他们看到契科儿全身似乎一颤,紧接着仿佛魔怔了一般猛地转过身,朝着钢琴的方向走去。

    ……………………………………

    钢琴的声音响了起来。

    庄严而肃穆!

    但是,却又不显阴冷,反而充满着如同阳光照耀下的温柔。

    秦瑶默默地看了沈浪一眼……

    刚才的一幕幕不断地在她脑海中一遍遍地回荡。

    沈浪哼唱的旋律的瞬间,她就意识到沈浪似乎做了什么了不起的事情。

    当听到钢琴声的瞬间!

    秦瑶已经完全明白了……

    她震惊……

    作为一个音乐领域里面的人,她非常知道一刹那间出现的旋律,比任何东西都要珍贵!

    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

    这句话,同样适用于钢琴谱曲。

    不过……

    震惊过后,却有一种形容不出来的理所当然感。

    毕竟,之前沈浪的很多歌曲,很多旋律,都是沈浪哼出来,自己帮忙着谱曲……

    似乎……

    也很正常?

    她目光静静地看着沈浪,美眸如水一般泛着涟漪。

    而此时此刻的沈浪却是默默地看向远方一遍一遍回荡起来的钢琴旋律……

    仿佛,若有所思,仿佛,又陷入了一种奇怪的状态当中……

    时间……

    真的在这一刻凝固住了!

    ………………………………

    “我们要去邀请契科儿了……”

    “晚上下一场音乐会要开始准备了……”

    “嗯……”

    “沈浪?沈浪怎么在这?”

    “他们在排练?”

    “嘘!”

    “好像不是……”

    “……”

    音乐厅外,几个西装革履的中年人走了进来。

    当他们看到眼前的景象以后,他们瞬间就意识到这里的事情还没结束。

    他们下意识地坐在角落里一声不吭地看着……

    他们看到了坐下来的秦瑶以及站着一动不动的沈浪。

    以及……

    不断地敲击着琴键,仿佛在找感觉的契科儿。

    他们似乎还从来都没有见过这样的契科儿。

    不断地敲击着同一个旋律,仿佛在寻找……

    他们明白,现在任何人都不能打扰契科儿!

    他们明白……

    艺术这种东西……

    如果被打断了,那么付出的代价实在是太大了,甚至可能会成为一种遗憾。

    ………………………………

    普通人和大师之间……

    似乎需要一道鸿沟。

    契科儿是国际上公认的音乐大师,但是契科儿却明白,自己始终还差一点……

    但是,虽然只有一点,但真心是天差地别。

    《婚礼曲》是契科儿触摸到大师鸿沟的代表作,他觉得完美,但是,这一刻看来,却不甚完美……

    任何东西,需要一个契机!

    你积累得多了,只能说明你努力,但是,努力的人很多,他们都在打结实的基础,当然真正找到那一丝契机,并且掌控住,真正登堂入室的人,却并不多。

    契机,有时候像一些电影里面的破案一样,真的很玄乎……

    而这一刻……

    契科儿感觉自己已经完全水到渠成了。

    不知道弹了多少遍以后,契科儿终于畅快淋漓地长呼一声!

    音乐声停滞!

    诺大的大厅之中,又开始寂静。

    寂静得让人大气都不敢喘……

    随后,他站了起来。

    目光看向沈浪……

    “沈浪先生,你刚才哼的东西,我用钢琴曲表现出来,你觉得怎么样?”

    “……”

    大厅中……

    契科儿的声音带着些许回音……

    沈浪点点头。

    下意识地鼓掌了起来。

    契科儿很厉害!

    高.潮部分,弹得一字不差,甚至,自己没有哼出来的那一部分,他竟然推演了出来。

    这种感觉,让人不自觉就肃然起敬。

    掌声响起……

    但是,却有一种莫名的孤独感。

    后方穿着西装革履的中年人看着沈浪鼓掌,他们却不知道要不要鼓掌……

    他们有一种感觉,明明这个地方有那么多人,但似乎,沈浪和契科儿之间,好像不可能有第三人进来……

    “沈浪先生,你觉得前奏部分应该怎么样?”

    契科儿再次看着沈浪,认真地问道。

    “前奏我哼不出来,可能零零碎碎的,不全……”

    “没事!”

    “那我哼一下?”

    “嗯……”

    沈浪来到了契科儿旁边,契科儿继续坐在钢琴凳上,极为认真地触碰着钢琴,随时等待着琴键的发声……

    而沈浪推了推眼镜。

    《婚礼进行曲》的前奏,没有高.潮部分那么连贯……

    他哼得断断续续的……

    甚至,自己有时候都忘了接下来要该怎么哼!

    但是……

    契科儿却非常神奇地用钢琴曲不断地推演,模拟……

    “沈浪先生,是这个音符吗?”

    “好像不是……”

    “那是不是用这个音符代替,更好?”

    “嗯!对!”

    “……”

    两人的对话并不重。

    但是……

    很多声音却让人无比震惊……

    仿佛,醍醐灌顶一般……

    时间一点点过去。

    契科儿在不断地模拟,推演,并且修改……

    而沈浪则是在点头,或者陷入深思地摇头。

    所有人都在看着他们两人……

    ………………………………

    “音乐会好像要开始了……契科儿要出场了……这……”

    “暂停!”

    “这……”

    “你没看到吗?他们在编曲!也许是世界级的曲子,嘘,轻点!”

    “可是那些观众……”

    “他们会理解的!你轻点!出去说……”

    “……”

    “……”

    后方,几个穿着西装的人小心翼翼地走出了外面……

    一个戴着眼镜的中年人在走出去以后,拿出音乐会现场的直播……

    这是……

    央视音乐会直播!

    搞不好会成为事故……

    就在这个时候……

    电话响了起来。

    “喂,人来了吗?马上就要开始了,很多领导都在问了……”

    “……”

    “抱歉,张部长,那个……契科儿可能,要迟一会……”

    “迟多久?”

    “不知道……”

    “什么情况?他们在哪里?”

    “在不远处的私人演奏音乐厅里……”

    “这么近为什么会迟到……”

    “这……”

    挂掉电话以后。

    几个中年人面面相觑。

    这一次,恐怕真心是一场演奏事故了!

    但……

    他们现在能做什么?

    很明显,契科儿在编曲子……

    而且,可能是世界级的曲子啊!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返回列表